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球探 > 魔舞蓬莱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优德w88官网8中文永利yl888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修仙狂徒悄悄迷上你全职修仙高手女配师叔修仙路魔天记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世间阵法数,强大如‘欺天纹阵’,可蒙蔽天机,能坑杀准帝,恐怖比;再次者,似‘轩道天宗阵’,布下七七四十九面旗幡,可以一举坑杀上万名修士,威力绝伦

    当然,阵法万变,一法衍化万象,纵然欺天纹阵敌,也是有些缺憾,法自行变阵。最而轩道天宗阵亦是如此,一旦布下局,就没有自行转变的机会。

    因而,任何一个阵法也法称得上是天下双!

    但在这界内没有,并不代表域外星空之地也没有”“。

    碑龙山中的幻影神阵,就是其中之一!

    此阵法除了威势恐怖外,还可自行衍变万象,让进去的修士陷入混沌之中,分不清方向,不知身在何处。

    似这等具备了灵韵的阵法,若非古祖以上的修为,是绝对法催动。而在此界内,尚还没有听说过曾有哪一名古祖,能精通这幻影神阵,可以将其刻在一座山峰上,使其成为铭文,再施展出来。

    这般手段,已近乎逆天!

    不过冷月从东琴而来,会这般阵法倒也没有什么惊奇。何况,他本身修为限接近大帝,纵然拥有厉害的阵法也不足为奇。

    只是,对于毫不精通阵法的萧一默而言,可就显得有些危险。

    碑龙山,山底。

    依然是那一个地方。

    萧一默自一跃而起,抓住那最初的黑石时,就一直不曾放手。

    半个时辰过去,他整个身子仍是攀在原地,仿佛陷入了某种奇异的状态,竟没有再向上挪动丝毫的距离。

    这般情景,若在外人眼里看来,定然是显得比的诡异。

    可在萧一默眼里看来,却是另外一回事。

    **************

    “嗤~~~”

    一柄秋水莹白的长剑忽然闪现而出,接着银光一闪。传出一声轻响。直接没入那坚硬比的黑石中。

    萧一默双眼立即闪过一抹坚毅之色,看了一眼头顶上的‘神斩’剑,没有任何犹豫,两腿一蹬,整个身子赫然是如鹰飞长空一般,霍地腾身而起,直接跃上那柄长剑的末端。然后稳住了身子。

    这一跃,也就是三丈多高。

    “呼!”

    萧一默站在长剑上,轻轻松了一口气,而后向下望去。

    在他脚下,是一片黑暗的深渊,望不到尽头。看不穿在那尽的黑暗中存在着什么可怕的事物。

    “我这攀爬差不多半个时辰,一百多丈,想来也应该到了,怎么感觉永远攀不到顶峰?”萧一默抬起头望去,目中光芒微闪,不禁沉吟了起来。

    自听到冷月的心神传音,知道此座碑龙山上存在着他父母的一些事情,这半个时辰以来。便一直都是在攀爬!

    奋力地攀爬!!

    甚至没有一丝的懈怠与放松。精神紧绷着,用‘神斩’剑开路。一路向上攀去!

    可越是攀上去,萧一默心中的那种感觉越是强烈!

    他竟然望不到这座碑龙山的尽头,看不到冷月口中的山巅!

    要知道,在最初的时候站在那碑龙山的山底,虽说有数的雾气遮掩,也是望不到山峰的尽头,但隐约中还是可以看到山巅的轮廓。

    而现在已经攀爬有半个时辰,至少也是超过了半山腰,这一眼望去,怎么还是望不到山巅?

    这岂能让萧一默不心生疑惑?

    而当这般疑惑的念头升起时,萧一默也不再着急动身继续攀爬上去,就此站在那里开始沉思起来。

    “这碑龙山历来传闻诡异比,果真是如此。”

    萧一默暗暗点头,看向身旁突起尖利如刀的黑石,目露疑惑之色,“而且在方才之时,这山峰本来是极为普通,可一阵变化下,竟然变成这些黑石。这其中,一定是存在着某种隐秘。可这变化的根源,到底是什么?”

    碑龙山上本来极为寻常的山石,竟在眨眼变成了这坚硬如铁的黑石,幻化出一柄柄长剑利刀,突了出来。

    也在一开始的时候,萧一默直接将整个身子贴了上去,那长剑利刀全部刺入他的身体中,是在一瞬间将他的长袍悉数染红。

    这一切看似非常真实,可萧一默在开始的时候就知道,这不过是个幻象!

    但随着他开始攀爬起来,身上流淌的血越来越多,精神也出现短暂的模糊时,他便开始怀疑起来,这不是虚幻,而是真实!

    因为他能感觉到,那一柄柄长剑利刀刺入他身体中的疼痛感,蔓延便全身,让人不得不相信,这一切都是真实,没有半分虚假。

    “不,这些依然是虚假。”

    萧一默摇摇头,目中精光一闪,没有任何的犹豫,就是伸出一手,朝身旁一柄利剑狠狠拍了下去!

    “噗!”

    手掌血肉筑成,薄弱纸张,在那锋利比的利剑刺穿下,根本不可能没有丝毫损伤,这一拍之下,也立即是贯穿了过去。

    遥遥看去,就仿佛是萧一默的右手被一柄利剑狠狠地钉在山峰上,流出的鲜血是瞬间将周围的黑石染红,变作血红一片!

    黑中带红,这一幕显得非常诡异!

    萧一默眉头一皱。

    在右手穿透那柄长剑的刹那,一种疼痛感再次清晰传来。而且那种感觉,竟是与最初的感觉一模一样,根本是没有任何的改变。

    按照道理而言,这些长剑应该是越靠近山巅,便越为锋利,因为长年累月的冷风可以将其磨练得比锋利。

    因此,萧一默刚才一掌下去,疼痛感应该为julie才对。

    可事实上是,没有!

    那疼痛感,没有julie一分,也没有减弱一分,竟是和山底时一模一样的感觉。

    “不错!这是个幻象!当我看到那黑石变幻成利剑时就知道,这一切都是幻象!”

    萧一默蓦地抬起头,心有所感,似明悟到了什么,遥望山巅,目中逐渐露出一抹清澈明亮之色,“或者说,这是一个阵法!以碑龙山为根基,再辅以幻象的阵法!”

    “幻象,是这碑龙山的眼点。这也是为何,我被如此多的长剑刺中心脏依然没有死去。因为在这个阵中,我是虚假的。我所看见的一切,也都是不真实的。”

    眼点,指的并非是一个阵法的根基,而是阵法中最为重要的手段!

    用来迷惑人,或者杀人的手段!

    想到这里,萧一默的眼眸彻底清澈,自语声中,缓缓闭上了双眼。而后抬起一手,体内元力尽数暴涌而出,全部贯入那一只手掌中,旋即朝身前的黑石直接拍去!

    “这幻象才是阵法的关键,最初的我也应该明白,这些都不过都是障眼法。若我没有猜错,那么现在的我”

    不等声音落下,萧一默伸出的左手已然拍在了身前的黑石上。

    登时,可以明显地感觉到,在那一掌落下时,整座碑龙山竟是立刻震颤了一下。

    紧接着,‘轰’地一声巨响,仿佛玻璃碎裂般的声音赫然是以萧一默为中心,猛地朝四周扩散而出,像一股风暴般席卷四方,发出轰隆隆的巨响。

    只是在这般巨响声中,一道平静的话语慢慢传出,取代了一切声音。

    “依然是在原地!”

    最后一字落下,萧一默双眸猛地睁开,其内精光一闪,露出了比的清澈之色。

    且随着他睁开双眸的一刻,随着那巨响逐渐停歇下来时,一幕画面立即闪现而出。

    山,依旧是那碑龙山。

    黑石,依然变幻成了一柄柄利剑。

    可让人惊异的是,萧一默整个身子竟凭空悬浮在碑龙山的一旁。也如他所说,此刻的他依然是站在最初的地方,并没有向上移动分毫。可在他的身体中,却是插着五六柄泛着黑光的利剑。在那利剑上,是有着点点的鲜血流淌而出。

    而其中有三柄长剑,是极为诡异地,直接插在了怦怦跳动的心脏之中!

    “假中乱真,真中有假,这、这到底是什么阵法!!”

    萧一默心中震惊之极,看清眼前的一幕,目光落在自己身体上那五六柄长剑的刹那,脸色第一次露出了骇然!

    显然,从那幻影神阵走出,眼前突然出现的情况,是他论如何也不会想到的!

    不过,萧一默一路走来,经历过不知多少次生与死的考验,区区一座碑龙山就想将他杀死,也不是如此的容易!

    忽然间,萧一默身子蓦然一震。其脸色竟不见了方才的骇然,而是露出比的凝重之色。紧接着,没有二话,也不去顾及插在身体中的利剑,就是直接抬起头,看向山峰上的一处黑石所在。

    只见,在那处黑石之中,竟是稳稳地插着一柄泛着秋水莹白的长剑,剑尖仍在不停地颤抖着。

    在那柄长剑的末端,即是插入黑石的所在,赫然是闪烁着妖艳的血色光芒!

    那剑,名为‘神斩’!

    而那一片血渍,则是萧一默体内流淌的鲜血!

    “在真与假之间,是生死间的轮回与替换”萧一默看着那片血渍,脸色露出些许的怔然,也一下子联想到许多事情。未完待续。)

相关小说:美女来袭爱似烟火,终难忘 云熙何奕明末日仙界之系统重炮之王富贵天成三国之皇图霸业异能大乱炖黑白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