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球探 > 魔舞蓬莱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永利提款失败优德棋牌手机app下载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修仙狂徒悄悄迷上你全职修仙高手女配师叔修仙路魔天记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他们究竟要干什么?竟弄出这么恐怖的阵法,难道是要毁灭这个真界吗?”萧一默沉吟片刻,揣测道。

    “不!不是要毁灭真界。”青岚直接摇头否认道。

    “那是?”

    “是用来困锁你的母亲!”青岚长叹一声,神色充满萧索。

    “什么!!!”

    萧一默立即瞪大了双眼,眼球差点都要凸出来了,而且一瞬间,眼球内就是充斥满了猩红的血丝!

    那血丝的出现,也代表他的愤怒达到了一个”“。

    融合了西暗烛火的天乾地坤阵竟、竟是用来困锁自己的母亲?

    他妈的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难道是想要瞬杀母亲她吗?

    不可能!!

    那天乾地坤阵都是足以击杀大帝了,怎么可能会无法杀掉母亲?更何况还融合了西暗烛火进去?

    那虚渺宗那帮畜生到底想干什么?

    萧一默只觉此刻的自己怒火填膺,恨不得立刻杀上那虚渺宗去救出母亲。

    可他知道,现在的自己还没有这实力。

    虽说修为突破了第一道门,达到第二道门的第一步,三虚分镜。

    但虚渺宗毕竟是仙裔族的分支,传承千年,底蕴何等深厚,单是古祖恐怕就有好几个坐守,更不要说那些第二道门的存在。

    因此实力不够,只能暗中忍着。

    他也一直在忍,在等着自己强大起来的那一天。可以亲自踏平虚渺宗,然后去救出自己的母亲。

    可这一次,萧一默是真正被激怒了。

    天乾地坤阵融合西暗烛火,然后将母亲打入其中,这是何等残忍的手段?

    连大帝都能被击杀的大阵,母亲不过是柔弱之躯,怎么能够抵挡得住?

    那简直就不是让母亲死,而是要让她生不如死啊!

    到了这一刻,萧一默也真正理解刚才青岚所说的生不如死了。

    的的确确是生不如死,而且还是那种永远都看不到希望的生不如死。

    “为什么。他妈的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母亲?”萧一默咬着牙。双手紧握,尖利的指甲因刺中那掌肉而流出妖艳的鲜血。

    那血仿佛是他内心的怒火所化,透着一股滔天的怨气!

    怨气中,更蕴含着惊人的杀气!!

    似要将这天地都颠覆。然后杀尽所憎恨之人。杀尽与自己有仇的人!!

    青岚眼皮低垂。神色黯然,叹道,“这一切。也是为了你的父亲。”

    “父亲?”

    萧一默豁然抬起头,双眼内的猩红浓郁,杀气弥漫周身,随即紧紧盯着青岚,道,“这是怎么回事?舅舅,你告诉我!!”

    说到最后,那语气近乎请求!

    而这般的语气也是萧一默第二次说出。

    但无一例外,都是牵涉到了他的父母,方才有这般的语气。

    “虚渺宗的长老以天乾地坤阵封锁你母亲,目的不外乎是为了问出你父亲的下落。”

    青岚道出真相,说着,忍不住叹声道,“可怜的妹妹,她硬是忍受那杀阵的煎熬,也没有说出半句关于你父亲的事情。”

    旋即,青岚泪水流淌,视线模糊,眼前仿佛也出现了妹妹青凤被封锁在漫天火海的天乾地坤阵中的画面。当即心中一痛,又是一声长叹发出。

    萧一默倒抽口冷气,随青岚一字一句说出时,心中亦是一阵揪痛。

    当知道自己父母没有死的时候,他宛如重生,暗自发誓定然要找到父母,然后见上一面。

    可没有想到,这条路他走得是如此的辛苦。

    一路走来,所听到的消息一条比一条震撼,也一条比一条让他愤怒。

    但怒气滔天的同时,也为父母之间那一份至死不渝的爱情而感动。

    也在此时,萧一默突然明白了过来。

    父亲墨宗宇与母亲青凤之间,方才是真爱。

    至于那妖族蛇母寒茹烟,却是暗中痴恋父亲,但怨恨母亲青凤夺走其所爱。

    可是后来母亲被抓回虚渺宗,父亲心痛之下,唯有将尚在襁褓中的他交给寒茹烟,然后只身远去,不知道去了哪里。

    但可以肯定,当墨宗宇远去的时候,一定是去过虚渺宗,并试图救出青凤。只是力量不济,去了也是白搭。

    而后,萧一默被寒茹烟抚养十八年。

    但因为十八年前墨宗宇突然离去,让寒茹烟误以为是弃她而走,便将一切怒恨都发泄在墨宗宇与青凤两人身上。

    这,也就是为何那寒茹烟要让萧一默不惜一切代价杀了墨宗宇与青凤!!

    然后也可以肯定,那寒颜嫣必定是寒茹烟的亲生女儿,是与墨宗宇一起生出来的

    念头到了这里,忽然被截断,萧一默猛地惊醒过来,却发现自己竟然冒出一身冷汗。

    寒颜嫣是寒茹烟与墨宗宇的女儿,若这是真的,那么自己与寒茹烟之间,便是、便是同父异母的兄妹?

    萧一默顿时如泄了气的皮球,只觉世间之事竟如此无奈。

    他所喜欢的,一直惦记的,一直念念不忘的,原来竟是自己的妹妹?

    这一刻,萧一默突然很想放声仰天大笑,笑他个癫狂,笑他个天翻地覆。

    这一切算什么?

    是命运的捉弄吗?还是上天跟他开的一个无理玩笑?

    “不是真的,颜嫣她不是我妹妹”萧一默失神般喃喃自语。

    一直想要追寻的真相,终于在这一刻揭晓。

    再联想起在那萧家府邸石洞内的一幕幕画面,想起那道曼丽背影告诫自己的话。还有那座楼阁内的人影,竟全部都是一场精心设计的阴谋。

    寒茹烟不是自己的亲生母亲,那寒颜嫣竟然是自己的妹妹

    还有那寒茹烟一直让自己去寻找的杀父仇人,竟然是自己真正的父亲!

    这一切,全部都是寒茹烟设下的局。

    为的,就是要借助他的手,去杀了那墨宗宇与青凤,以泄她自己的心头之恨!

    “哈哈哈”

    萧一默突然癫狂般大笑而起。

    他终于明白了过来。

    一切都明白了。

    他的身世,还有那寒茹烟、寒颜嫣之间的事情,到这一刻也真正明了。

    原来他在寒茹烟眼中。不过是一枚棋子。任她摆布的棋子。

    可怜的自己到现在才终于明白过来,可恨的是以前他竟对那寒茹烟百般听从,更不敢有丝毫叛逆之心。

    这是多么痛的领悟。

    “妖族蛇母!终有一日,我要让你付出比死更痛苦百倍的代价!!”萧一默咬牙切齿。无比痛恨道。

    他知道。那寒茹烟必定是知道自己的身世。也是这世间最为清楚墨宗宇与青凤的人,毕竟她与那墨宗宇之间曾有过一段孽缘。

    或许也是念着这份情,当初的墨宗宇才会将还在襁褓中的萧一默交给她。

    虽说那寒茹烟抚养了自己一十八年。可这一十八年来,萧一默过的都是没有丝毫尊严的日子!

    更是不清楚自己的亲生父母到底是谁。

    他怎能不痛恨那寒茹烟?

    而寒茹烟抚养他是恩,可借助自己的手去杀了她所痛恨的人,那便是死不足惜。

    更何况,要去杀的还是自己的亲生父母。

    这是萧一默无论如何都不能容忍的。

    想到这,萧一默心中忽然一痛,凤石城那些百姓惨死的画面一股脑涌了上来,让他对寒茹烟的痛恨瞬间达到一个。

    “毒蝎心肠,死不足惜!!”

    萧一默想不到寒茹烟手段竟如此狠辣,城府更是极深,为了灭口,不惜屠掉整个凤石城。

    那可都是些手无寸铁的凡人,又怎么下得了手?

    寒茹烟心肠之狠辣,可见一斑。

    可忽然间,萧一默心神一震,蓦然想起一道青衣人影,体内气血立即翻滚,如被重锤狠狠轰中,竟忍不住‘哇’地喷出一大口鲜血!

    “颜嫣”

    萧一默嘴角溢血,脸色苍白间,露出一抹苦涩的笑容,痴痴道。

    若他杀了寒茹烟,又怎么去和那寒颜嫣交代?

    此时此刻,萧一默也是第一次感到了无助和矛盾。

    而一旁的青岚见萧一默一直沉默,还以为他是因青凤所遭受的痛苦而痛苦,但看到萧一默猛地喷出一口鲜血时,立即惊呼一声,暗道不妙,便连忙抢步上前,二话不说伸出一手,就想去按住萧一默的胸口,抚平后者的心情。

    可他的手还没触碰到萧一默胸膛时,那‘颜嫣’两字立即传入他的耳中,让那只已伸出去的手立刻停在半空中。

    “唉”

    半晌后,青岚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萧一默,随即面露无奈之色,叹声道,“孽缘!都是孽缘啊!”

    他知道萧一默因何而伤,也清楚当初墨宗宇与那妖族蛇母之间的事情。

    但让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这个外甥的情毒竟然也如此之深。

    妖族蛇母痴恋墨宗宇无果,酿造出借助墨宗宇与青凤之子的手,转而去杀那墨宗宇与青凤。

    而现在,却是让得墨宗宇与青凤的儿子痴恋妖族蛇母的女儿。

    冥冥中,这岂能不说是一场轮回?

    至于在这里面,究竟谁是谁非,也没有一个真正的答案。

    又或许这答案已经不重要了。

    因为在这场轮回中,因果注定,因而哪怕是寻到了答案,也终究是如那镜花水月,一场空罢了。

    解铃还须系铃人。

    一切的果,还是要种因之人方能解开,可那种因之人此刻在何方

    青岚突然感到一阵无力。下意识抬起头,望着阴沉的苍穹,神色不断转变中,跟着沉默了起来。

    也许在那域外星空,会有种因之人的身影存在。

    可那种因之人可还会在乎这些事情?

    早已经不得而知。

    青岚心情沉重,轻叹一声,接着收回了目光,看向萧一默。

    “一默?”

    让青岚意外的,此刻萧一默竟是清醒过来,也不知何时抬起了头。望着刚才他所望着的苍穹。怔怔出神。

    而萧一默也仿佛没有听见他的呼唤,仍是那般一个人静静地抬头望天,好似要看透这天,看到天的尽头存在着什么。

    “一默。你在看什么?”青岚眸光一闪。轻声道。

    然而。回答他的仅是很简单的两个字。

    “看天。”

    “那不是天,是另一片星空。”

    “也是天。”

    “那天为何物?”

    “无物。”

    “那你还说看天?”青岚皱眉。

    “在我心中,此天非彼天。”萧一默仍是仰头望着。声音平静道,“天有尽时,可在我心中,这天永远不会消失。”

    青岚心头一震,“那你怎么知道这天永远不会消失。”

    “因为我知道你知道的。”

    萧一默忽然笑了,脸上笑容是那么灿烂,随即转过头看着青岚,“而且,你也知道我知道的。”

    说着,萧一默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一抹仿似是自嘲的笑意。

    可这话落入青岚耳中,让他神色前所未有大变,但他不曾出声,而是紧盯着萧一默,好像要从后者的脸上看出些什么。

    但很快,青岚便失望了。

    因萧一默的脸上除了那一抹自嘲的笑容外,便再也没有其他情绪。

    而青岚不知道这是否萧一默伪装,也不知道后者此刻内心在想着什么,但他心中对于萧一默先前所说的话语,却是感到了一阵惊骇。

    因为这天!

    并不是真正的天地!

    而是由他人的‘天门’所造,也是一个虚幻的世界!!

    众生都不过是活在‘天门’内,活在‘天门’所幻化出的真界中。

    这一真相是此界最大的隐秘,除了一些古祖以及大能者知道以外,便再也没有谁知道。

    可刚才那萧一默望着苍穹的神色,隐约中带着一丝明悟,让青岚心中立即有了一种极为奇怪的感觉。

    难道萧一默是看出了这天地的隐秘吗?不然的话,怎么会说出刚才那般话语?

    “因为我知道你知道的,而且你也知道我知道的。”

    这好像是暗中告知青岚,他内心关于这天地最大的隐秘,萧一默他已经知道了。

    若此事是真,那萧一默知道这天地为虚假的世界,青岚觉得很有必要作出一些行动。

    毕竟,这虚假的真界牵扯到一些极为重要之事,倘若被泄露出去,很可能会让某人的计划全部落空。

    哪怕是自己至亲的人,也不行!

    只是在青岚升起这么一个念头时,一道淡淡的声音忽然响起在他耳边,“让刑儿知道也无所谓,他是他计划中最重要的一步,迟早也是要明白,但也不要告诉他,就让他自己一人去参悟。”

    古玩通缓步而来,走到青岚身旁,脸上随之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师叔。”青岚忙躬身道。

    “先让刑儿静一静吧,刚才你说了那么多关于他父母的事,估计他一时半会转不过来。”古玩通右手一挥,一道气劲立即飞出,化为灰色的光圈将萧一默整个身子笼罩,旋即便是让其昏迷了过去。

    盘武这时也从虚无空间走出,右手一招,就是将萧一默的身子抱住,然后眉头一皱,哼声道,“你这小子总是那么多事,唉,算了,谁让我是你的大师兄呢?”

    说着,盘武朝古玩通咧嘴一笑,骂了声老疯子后,便脚底抹油,一溜烟跑回自己洞府去了。

    责天峰上,唯独剩下两道身影在伫立。

    许久,古玩通开口,轻声道,“那血扈门的事情查得怎么样?”

    “查清楚了,他们突然降临这里,是想得到极道圣兵‘太极神图’!”青岚沉声道。

    “太极神图!”

    古玩通一直平静的脸色,在听到这四字时,也终于忍不住变了变,深吸口气平复心中的震动时,皱眉道,“他们是如何知道,在这真界内会有极道圣兵太极神图的出现?”

    “这个听说是那仙裔族的仙帝推断出来!”

    “哼!果然是他。”

    古玩通冷哼一声,脸色阴沉下来,“我就知道,这些准是那仙帝搞的鬼,不然这血扈门怎么舍得花费上百万的灵石跑来这里。”

    “师叔,那我们可要有所行动?毕竟那是极道圣兵”青岚沉吟片刻,迟疑道。

    他很清楚极道圣兵的厉害。

    在诸多宝器中,极道圣兵乃是达到了巅峰的存在。

    换个说法,以道器与仙器来比较,就是达到了极品巅峰道器与仙器的存在。

    故而为极道圣兵!

    而极道圣兵的恐怖,还在于兵器之内,存在着一道器灵!

    只是这器灵极为不简单,相当恐怖,仅是战力就达到了大帝的水准!

    否则,兵器也不会称作为极道!

    无限接近大道的大帝作器灵,然后衍化而出极道圣兵!

    这极道圣兵不仅在这真界,哪怕是在另一片星空,甚至是在那域外星空,都是凤毛麟角的存在。

    而青岚也知道,自己的师叔古玩通其实也拥有一件极道圣兵。

    如此想着,青岚忽然低下头去看了一眼自己脚下的山峰,只是很快就收回目光,不敢再看。

    因整座责天峰,正是一件极道圣兵!

    也是古玩通曾为古帝之时最为强悍的道器。

    而这道器若放在另一片星空,也是那上古纪元,足以让无数域外仙人与修士轰动。

    因此道器,名为责天!

    古帝有器,是名责天,以武责天!!

    只是后来随着他来到这云痕宗,也让这极道圣兵衍化为一座山峰。

    这便是责天峰的来历。

    *********

    ps:继续五千字大章奉上,请推荐票支持,家声拜谢。(未完待续……

相关小说:美女来袭爱似烟火,终难忘 云熙何奕明末日仙界之系统重炮之王富贵天成三国之皇图霸业异能大乱炖黑白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