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球探 > 魔舞蓬莱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亚洲必赢 登录亚洲必赢的网站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修仙狂徒悄悄迷上你全职修仙高手女配师叔修仙路魔天记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对苏柔与任逍遥,还有王杰以及欧阳菁菁,萧一默一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同一师门出身,但冥冥中自己似乎与这四人的命运牵连在了一起,仿佛在哪里都有着这四人的身影。

    而那一种感觉,也是比同门的师兄弟的情谊更浓几分。

    若同门师兄弟出事,萧一默他必定会全力以赴,更何况欧阳菁菁、任逍遥等人和他的情谊比同门更要来得亲切。

    因此,若是这四人发生什么事情,萧一默断然会拼命以赴,而不是全力以赴!

    因为那四人不单单是自己的同门,更是自己一生中为数不多的...朋友,是心中永恒不变的执念!

    当初的他凭借着心中的执念,不顾一切踏上云痕宗;为了获得石儡让自身更加强大,亦是不惜生命代价踏入阴蚩废墟......而这些的根本,还是因他心中有了执念的存在。

    执念,带来希望,让他在旭暗中看到了黎明的曙光。

    执念,带来生的渴望,让他在茫然无助时找到了方向。

    萧一默很难想象出,若此生的他心中没有了那几道执念,那么他会走到哪一步?又可会有今天的一切?

    答案当然是不。

    没有执念,等若行尸走肉,自然也就不会走到今天,拥有三虚分镜二虚分的修为。

    蓝裙女子看着神色焦急的萧一默,仿佛重新认识了那张坚毅脸庞下掩藏着的一颗火热跳动着的心,眸光闪烁。微微一叹,“我不能说。”

    “不能说?”

    萧一默立即一怔。而后皱眉,“为什么不能说?”

    “因为现在的你还不能知道。”

    “笑话!我为什么不能知道。还是你不想让我知道?”

    “不能...不想....”蓝裙女子垂眉,摇摇头,“一半一半吧。”

    萧一默突然不说话了。

    他静静地看着眼前的女子,好像隔了岁月在看人,在看着当初让他刻骨铭心却无法割舍的人,熟悉中带着陌生。

    只是他知道,眼前的女子再也不是当初那令他牵肠挂肚的青衣人儿,再也不是他的...颜嫣。

    虽然不清楚眼前的女子是如何将寒颜嫣之前的第一魂和第二魂融合在一起,但可以明确的是。她是个完完整整的人。

    这个完整,是灵魂的完整,更是修为上的无缺!

    此后这世间再无寒颜嫣一人,却是有将《抽心离魂**》修炼到极致的女子。

    萧一默忽然明悟。

    当初他所喜爱的青衣人儿,正是因为修炼《抽心离魂**》,故而有了三魂独立开来,并各自产生了意识。

    但因本魂无法渡过情爱一劫,让得其余的两魂逐渐占据主动,最后被第二魂重伤。然后是第二魂与第三魂展开**上的争夺。

    途中的经历一定凶险万分,但最后的结果已经是一目了然。

    第三魂全胜,不仅将第二魂融合,也吞噬了第一魂的所有。这才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寒颜嫣。

    但这个寒颜嫣已经不是最初的青衣人儿,而是修炼了《抽心离魂**》的寒颜嫣,就如同太上忘情一般。红尘的情爱对于她来说,不过是浮云罢了。很难在她的道基上种下一颗种子。

    “是这样么?”

    萧一默脸上慢慢浮现出一抹笑意,看着蓝裙女子。目中清澈一片,再也没有当初他看着青衣人儿时露出的那种深情。

    也是在这一刻,萧一默身心忽然无比轻松起来,像是卸下了一个重大的包袱。

    他自然知道,现在的自己才算是真正放下了...对寒颜嫣的喜欢。

    之前在石天帝与不死药王联手施展的刹那芳华之术中,以三个春秋化为三天,所经历的其实也是一种...忘记。

    只是这忘记远远不能达到极致,做到真正的...忘记。

    直至此时,在看到蓝裙女子从仙域涂晨宗穿越真界缺口而来,站在自己面前时,自己才是真正大彻大悟,放了下来。

    这一放,仿佛隔着一个世界,隔着一段岁月。

    岁月里,是谁将谁的思念化为无声的清风,回荡在一个世界里,不变的是那风,改变了的是两人的心。

    再也回不到当初,回不到那一个岁月,去看一眼当初曾经让自己朝思墓想的人儿容颜。

    初恋大多纯情,但能坚持下来的没有多少,往往结果也都是让人愁断肠。

    一如此刻的萧一默。

    “那年我做了一个梦......”忽然,蓝裙女子清脆的声音带着淡淡的追忆缓缓传出。

    萧一默目光微微一闪,抬起头,看着眼前的女子,沉默不语。

    蓝裙女子低垂着头,睫毛一颤一颤,仿佛陷入回忆,回到那梦见的场景中,“我梦见了你带着我去看那漫天星星,虽然那是在白天......”

    可此话一出,萧一默双眸骤然微不可查地闪过一道光芒,瞳孔微缩下,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起来,随即脸上浮现出一抹自嘲笑意,苦涩喃喃,“是白天看星星么......”

    可他的话很轻,蓝裙女子并没有听见,仍是一人在喃喃自语着,“然后我还看见了,我牵着你的手很开心地走着,可是在一座石桥上,我看到另外一个女子.....”

    “你看着那个女子很久、很久,好像水中的鱼儿在望着天空的飞鸟,你知道吗?在那个时候我的心忽然被刺了一下.....”

    “我虽然不知道那个女子你可喜欢,但我看得出,她是喜欢你的。”蓝裙女子声音从清脆逐渐变为低沉。最后微弱不可闻。

    可这些落入萧一默耳中,却是让他心神连番震动。

    “为什么会这样?”

    萧一默皱眉。怔怔地看着眼前的蓝裙女子,只觉心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压抑。

    压抑感如一座山岳。让他胸口近乎窒息,非常的难受。

    而他更加不明白,怎么会出现这样一种情况,为何眼前的女子会做那么一个不可思议的梦?

    要知道,眼前女子口中所谓的梦,乃是自己亲身的经历,或者说是石天帝施展的刹那芳华之术。

    按理而言,在这术法之内,除了当事人以及施术者之外。是绝对不会再有外人知晓。

    可为何在蓝裙女子这里,萧一默却是听到了和自己所经历一切一模一样的事情?

    难道说.....

    萧一默脑海中瞬间霹雳,灵光一闪,浮现出一道人影。

    而在他沉思时,却也没有察觉眼前的女子不知何时慢慢抬起了头,正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当萧一默回过神来看向眼前女子,看到后者那一双清澈灵动的妙眸正盯着自己时,瞳孔骤然一缩,半晌后平静下来。淡淡道,“这...该说是你的梦,还是你从她的记忆里得到?”

    “如果你认为这是梦,那么就是一个梦。一个属于我的梦。”

    蓝裙女子微微一笑,笑颜绽放如百合纯洁,让人怦然心动。“如果你觉得我是从她的记忆力得知,那么我也乐于接受这一个事实。只是你应该明白。梦和现实的不同。”

    “什么是现实?”萧一默反问。

    蓝裙女子第一次怔住,看着萧一默。眸光闪烁,同时脸上露出复杂的神色,好一会儿才是叹声道,“我不知道。”

    萧一默笑了,笑容里带着一种明悟,也带着一种释然,然后他缓缓转过身,没有再去看眼前的女子一眼,慢慢朝房屋走去。

    只是在他刚走出第二步的时候,一道呼喊蓦地从身后传来,带着一种急切,“你难道就不想知道他们的下落了吗?”

    “他们.....”

    萧一默脚步骤然一顿,停下身子,依然没有转过身,抬起头望着蔚蓝的天空,像是想起什么,嘴角扬起一抹笑意,沉吟一会,缓缓开口道,也没有去问他们的下落,而是换了话题,“你...叫什么名字?”

    “寒雪。”

    “寒雪、寒雪......”萧一默喃喃几遍,最后释然一笑,没有多说,便是继续向前迈步走去。

    夕阳下,金色光芒洒在那道背影上,拉出一道长长的影子,一直延伸到她的身旁。

    怔怔地看着那道背影,蓝裙女子娇颜不由掠过一抹失望,同时眸光黯淡下来,像是失去了心中最重要的东西一般,竟是缓缓闭上了双眼。

    也在他双眼闭合的刹那,往昔的一幕幕不由在脑海里闪现了出来。

    那也是在梦中发生的事情,或可说,是在仙域内种下的因。

    只是那时候的他远没有今日这般决然和无情,仿佛隔着一个世界,也是变了一个人,再也不是当初在那危机来临时不顾一切救下她的那个人。

    蓝裙女子知道,自己身上有着他最喜欢的她的身影,因此这才会与自己有着一丝牵连。

    可这牵连也仅仅是一丝。

    当他真正放下的时候,自己与他便是没有半点的纠葛,如那最熟悉的...陌生人。

    但不知为何,望着那道远去的背影,她的心中如被针狠狠刺痛,似乎这样的一个结局,不是她所要的。

    可她也想不出,除了这么一个结局,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收场。

    隐约中,蓝裙女子耳边响起一道声音,那声音是一首童谣,如当年他与她一起并肩站着,望着遥远的天空。

    “青衣牵,红尘缘,因果世世生.......”

    〖

相关小说:美女来袭爱似烟火,终难忘 云熙何奕明末日仙界之系统重炮之王富贵天成三国之皇图霸业异能大乱炖黑白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