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球探 > 魔舞蓬莱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永利澳门游戏网站永利棋牌馆怎么样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修仙狂徒悄悄迷上你全职修仙高手女配师叔修仙路魔天记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只是片刻后见没有什么结果,小五索性摇头一甩,什么都不管,然后回头看了一眼自己身后的屋舍,似乎目光想要看到里面所发生的事情。

    但很快,小五收回目光,摇头一笑后,便没有说什么走开了。

    也在他走开的那一刻。

    房内正在剧烈颤抖着的萧一默,忽然就是静止了下来,是一种极动到极静的转变。

    而且这转变之快,让前一刻还在为颤抖中的萧一默担心的莲琳,后一刻脸上就是露出了难以置信的惊愕之色。

    “墨刑哥哥.....”

    莲琳张大着嘴,怔怔看着忽然安静下来的萧一默,早先准备好许多安慰的话也吞回到了肚子里,只觉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就这样瞪着眼睛看着那闭目沉沉睡去的萧一默。

    一时间,屋内再度陷入安静。

    只是在这安静中,莲琳没有看到,她也看不到,就在睡过去的萧一默身后,忽然多出了一道穿着宽大灰袍的身影。

    那道身影的面容被扭曲的空间所遮掩,而且身上没有任何的元气波动,他就这样静静的站在萧一默身后,看着睡去的萧一默,脚步如定了根,竟是许久都没有移开过。

    在古蛮一族中,身上可以散发出温和气息而不影响周身气流卷动,只有一人。

    大蛮公!

    过了许久,灰袍人影身子微微一动,慢慢地走上前。走到床边,然后坐了下来。

    但他那一双紧盯着沉睡过去的萧一默脸庞的目光,自始至终都没有移开过。

    若是莲琳可以看见,一定会惊讶说不出话来。

    那一双目光该藏着有多浓烈的情感,才会流露出那等复杂的光芒?

    还有那只已经伸出去想抚摸萧一默脸庞却忽然停在半空一会最后缓慢收回去的枯老手掌,又该是到了何等年迈的地步?

    只可惜这些莲琳看不到。

    她看不到,自然是不知道。

    也许很多时候,不知道也是一种幸福。因为知道得太多,最后会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去的。

    所以糊涂是福。

    装傻是福。

    不知更是福。

    “唉.....”

    半晌后,盯着沉睡中的萧一默的灰袍人影摇摇头。发出一声沧桑的叹息。蕴含许多无奈,然后站起身,没有再去看萧一默,而是身子一动时向前迈出一步。就此消失在了房屋内。

    “嗯?”

    莲琳忽然觉察到什么。抬起头看着身前除了她和萧一默两人外再无其他的空荡房屋。眉头微微一皱,“怎么刚才感觉好像多了个人?”

    只是片刻后,莲琳便摇头一笑。“不可能,这里就我和墨刑哥哥,怎么还会有其他人。是错觉,嗯,一定是错觉。”

    女人直觉其实是很可怕的。

    但女人有时候也会聪明反被聪明误,直觉可怕,疑心更可怕。

    最后以错觉说服自己的莲琳,忽然间神情一怔,然后下意识低头看向沉睡中的萧一默,最后在那俏脸上便是涌现一抹红晕,羞红到了雪白的脖子。

    “这里就我和墨刑哥哥,刚才我怎么会这样说?”

    莲琳一人喃语着,再次深深看了一眼萧一默,看着那张轮廓分明的脸庞,心中不知为何泛起了点点涟漪。

    只是最后她像想到什么,幽幽一叹,终是沉默下来,没有再去多想。

    或许她知道,自己在他心中的位置也仅是...妹妹而已。

    也只有兄妹情。

    至于其他,是不可能拥有。

    这是她沉默理由之一,至于第二、第三.....则只有她一人知道。

    萧一默这一昏迷,便是过去五天。

    当他再度醒来时,宛如换了一个人,双眸内不再露出迷茫,也没有狰狞的脸色显露,而是有着无比清澈的目光,同时还闪烁着一些莲琳所看不到的光彩。

    那是从极死走向极生的光彩。

    然后萧一默走出房屋,只是给了一个放心的眼神给莲琳,而后动身离去,朝着大蛮公所在地掠去。

    十个呼吸后。

    萧一默再次来到那一座曾经踏足的在古蛮一族看来极为神圣之地,更是没有多说,猛冲了进去,然后他看到一幕与他想象中完全不符合的画面。

    在他想象中,大蛮公应该是盘腿坐在一张毛毯上,沧桑脸庞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带着一丝慈祥和溺爱,正看着他。

    可如今出现在他面前的,却是那大蛮公,已然一手死死撑地,低垂着头,同时一大滩近乎黑色并散发着浓稠血腥味从大蛮公腿下流出,染黑了整个毛毯。

    “大蛮公!”

    萧一默心神立即一惊。

    更没有任何犹豫和缓冲,一个箭步上前,就想伸出手去扶住大蛮公。

    可就在这时,大蛮公另一手忽然腾出,一道碧绿光华打出,直接在身前形成一道墙幕,将萧一默阻拦在外,让他根本没办法冲上去。

    “不要过来.....”

    大蛮公声音已然嘶哑无力,听上去奄奄一息,像是随时都有可能撒手归西。

    “可是你......”萧一默皱眉,心有不忍,也实在不愿看到这一幕。

    大蛮公!

    乃是自己师尊古玩通最为强大的分身之一。

    说他是古玩通也可,说不是也可。

    因为这具分身在古蛮一族不知多少年,早就诞生出与本尊不一样的情感和思绪。

    但毕竟是分身,本尊受损,连同分身也要承担。

    因此在看到大蛮公身前那一大滩血迹的时候,萧一默就已知道。在真界内与域外仙人大战的师尊古玩通必然也遭受到了一定的创伤,而且还是极为严重。

    不然无法令分身吐血,受创到如此地步。

    更可想象,真界内那一边,与域外仙人的战斗已经到了白热化阶段,相信两方都是底牌尽出,都愿赢下这第一战的胜果。

    而萧一默是从真界那里过来,自然明白这些。

    只是他心中极为疑惑,这已经是第二次了,自己是第二次来到这个地方。然后拜见大蛮公了。

    虽然很奇怪自己是如何来到这里。可是这些在此刻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为什么会被两次送来这里?这里又是哪里?难道单单仅是古蛮一族那么简单吗?

    若真是如此,那为何此处的只有古蛮一族,而没有其他外人?

    若非如此。那么眼前的一切。又该如何解释?

    “难不成这里。仍是一个....局?”萧一默感到疑惑同时,也暗自猜测。

    只是片刻后,他便没有继续想下去。

    大蛮公一句话直接将他思绪拉回。“坐下。”

    萧一默一怔,而后皱眉看了一眼大蛮公,但却毫不迟疑的坐了下来,席地而坐。

    然后他抬起头,看着大蛮公,“大蛮公,那边的战况如何?”

    “战况很不妙。”

    大蛮公说完这句话,竟是再次咳血而出,猛地喷出一大口黑色的鲜血,让人触目惊心。

    萧一默心神狠狠一震,连脸色都有些苍白起来,看着大蛮公,嘴唇蠕动着,却在这一刻不知说些什么。

    眼前的人虽然给自己一种极为熟悉的陌生,可毕竟是师尊的一大强悍的分身。

    其中还是有几分亲切的。

    说不关心,那自然不可能。

    而更让萧一默担忧,是关于真界那边的战况。

    他被送来此处,之前曾失忆一段时间,但在雪地里那被束血光笼罩,倒也是清醒了过来,自然知道了自己是谁,更明白是那道巍峨的身影将自己送来这里。

    可明白过来同时,他心中却是焦虑安分。

    真界内,域外仙人和界内大帝古祖一战,情况怎么样了?

    这让萧一默一直牵挂着。

    可在刚才,听大蛮公所说那边战况很不妙,让萧一默当即也有些懵了。

    不妙?

    居然连师尊也说不妙?那战况可就不仅仅是不妙那么简单了,一定是到了极为惨烈的地步。

    甚至说不定...说不定全被杀了。

    一想到这里,萧一默额头立即冷汗如瀑,连那呼吸都开始急促起来,更随着脸色苍白时,整个人都如失神一样,茫然而不知道怎么办。

    若是真界就此失守,被域外仙人屠杀,那问题可就严重了。

    绝不仅仅是逆天之宝太极神图被域外仙人抢去那么简单,甚至说不定会重新上演万载前九位大帝联手对抗仙人最后全部死的死,伤的伤的一幕。

    当然,这是最坏的打算,却也是萧一默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毕竟那样的话,绝对是对整个真界无论是修士或凡人一个致命性的打击!

    也许只需要这第一战落败,那么真界内的修士和凡人都会陷入水深火热之中,再也无法拯救。

    而真界,也就此沦陷。

    “沦陷?不!”

    一想到沦陷那两字,萧一默就下意识吼出反对的声音。

    自己在真界出生长大,真界对自己来说,犹如第二个家,怎么可以让域外仙人占守?更怎么可以沦陷的?

    那是哪怕付出生命代价也要死守的家园啊!

    更是萧一默此生的第二道执念!

    若是连真界都不存在了,还怎么会有自己的立足之地?

    唇亡齿寒。

    就是这个道理。

    可世间许多事啊,不是自己想的如何就会如何,而是有很多的变数在左右着,比如此刻跪坐在萧一默眼前的大蛮公,就是其中之一!

    〖

相关小说:美女来袭爱似烟火,终难忘 云熙何奕明末日仙界之系统重炮之王富贵天成三国之皇图霸业异能大乱炖黑白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