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球探 > 魔舞蓬莱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云顶正规网站澳门永利总站网址多少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修仙狂徒悄悄迷上你全职修仙高手女配师叔修仙路魔天记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果然,就在他眼皮跳动后的一瞬,金光一闪,一柄飞刀朝其破空而去。

    若烈冥没有闪避,三个呼吸后那飞刀足以将其头颅一举贯穿。

    看着那极速朝自己射来的飞刀,烈冥瞳孔骤然一缩,然后低骂一声,显然是不曾想到萧一默会有这一招,可是无奈,在那飞刀下他只能选择躲闪,同时一拳打出,雷电霹雳中轰在那道金光上。

    但接下来一幕让烈冥震惊无比。

    他那最为霸道绝伦的雷电轰在那道金光上的一刻,一柄飞刀突然冲出,竟是一举将那雷电劈为两半,而金光一穿而过,之后消失在虚空中。

    闪身出去的烈冥当场被震住,有些愕然地看着飞刀隐去的方向,只觉所有的认知都被打破,“那、那飞刀竟然破去了...雷电?”

    烈冥这一刻很是郁闷和无语。

    雷电啊。

    那可是至为霸道无匹的雷电,世间最为凌厉和具有最强毁灭性的雷电啊,竟然就是被那一柄飞刀给割碎了两半?

    这是什么概念?

    烈冥不要说没有见过,就是听他都没有听过。

    毕竟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啊,飞刀将雷电割碎?难道那飞刀还要比雷电更加恐怖吗?

    烈冥一时怔住在原地,甚至看到飞刀将雷电震碎的那一刻时,他都泛起了一股无力感。

    战?滚蛋吧。

    自己的肉体和萧一默硬撼时被伤得咳血,刚才祭出那音波攻击的神通却又被萧一默一刀割碎?这样的话还拿什么去战?

    想到这里,烈冥心头更是一片苦涩。

    之前他在大蛮公那里还是在暗中想着,要自己去和萧一默一战纯粹就是欺负对方,可有谁想到真正战斗这一刻,尼玛的自己是被对方完虐啊。

    能不能别这么坑人的。

    烈冥心中有种想骂人的冲动,当然不是骂那大蛮公的‘暗算’,也不是骂萧一默的扮猪吃老虎,而是骂作者的构思也太狗血了吧,我怎么说也是上古雷龙,居然就让我这样战败?以后出去还怎么见人?

    烈冥这一刻还真的想仰天大哭,可是没办法,他也哭不出来。

    在一个后辈面前哭,那岂不是失了身份?

    “唉,不打了。”烈冥无奈,最后两手一摊,对萧一默道。

    “不打了?”

    萧一默收起飞刀,看着烈冥奇怪道,“不是你要求一战吗?怎么才只是热身就不打了?”

    烈冥一瞪眼,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小子,你是在坑我吗?”

    萧一默眉头一皱,不明白烈冥的话中之意。当然若是他知道烈冥战斗时这么憋屈,或许他也会笑出声。

    只是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在肉体上和精神力上竟然是可以完虐烈冥,如此说来,这十年苦修倒是没有白费。

    至少和烈冥一战后得到了证实。

    “如何坑前辈了?”萧一默道。

    “你的肉身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强悍?还有那精神力?刚才那是以精神力驾驭的飞刀吧?竟然可以将我的雷电劈开,那还打什么?”烈冥瞪眼道。

    萧一默却是笑了起来。

    的确,刚才的一战中,一开始自己是以肉身硬碰,可在烈冥施展出音波攻击后,他就完全醒悟过来,然后是以精神力驾驭飞刀破空而出,目的就是想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与那道雷电一击。

    虽然萧一默不知道自己精神力驾驭的飞刀是否可以将那雷电轰碎,但不得不说,冒险尝试之下还真的让他成功了。

    一刀破雷电。

    这放在以前绝对是他不曾想过的事情,甚至都不敢去想象。

    毕竟雷电何等霸道,乃是这天地间最凌厉也是最具有毁灭性的。

    能以一刀击碎雷电,足以说明那一刀比雷电还要恐怖!

    而雷电却是烈冥的赖以取胜的底牌,可是被一刀击碎,那样的话还拿什么战斗?

    完全没有必要继续战斗下去。

    无怪乎烈冥刚才会说出那等话语,是他有自知之明,哪怕继续战斗下去,最后战败的一定是自己。

    烈冥摇摇头,脸上忽然露出一抹苦涩的笑容。

    他是完全没想到,十年之后的萧一默竟然可以成长到如此地步,竟然比他还要强大。

    这太不可思议。

    不过比起这些,更让烈冥震惊的是大蛮公对于这一战的猜测。

    “老家伙一定是知道他的战力比我还要强大,不然怎么会露出那样的笑容来?”一想到大蛮公预测这一战之前脸上所露出的那一抹神秘的笑容,烈冥心中就是感到无比的愤岔。

    搞什么飞机。

    这明显是坑自己的节奏,只是自己还自傲到不想去欺负对方,说到底是自己无知了些。

    可是一战已过,再去反驳也改变不了什么,烈冥长叹一声,就此沉默起来。

    萧一默看烈冥沉默不语,也没有出声打破,两人一时无言,任四周寒风呼啸,任那卷起的雪花漫天落下。

    苍穹不知何时渐渐黑暗下来,像是一场暴风雪的前奏。

    两人站在雪地里,之前迸发出的战意早已熄灭,如雪中火炉,渐渐被风雪掩盖,只剩下冰冷的躯体。

    这沉默也不知过了多久,只是暮色四合时,烈冥身子微微一颤,而后醒神过来。

    他看了一眼同样沉默的萧一默,眉头微微一皱,只是很快舒展开来,而后一笑道,“跟我走吧。”

    “走?”

    萧一默惊醒,抬头看向烈冥,“去哪里?”

    “去见一趟大蛮公。”烈冥微笑道。

    “大蛮公?”萧一默讶然。

    虽然过去十年,可是大蛮公身影一直在他脑海挥之不去,若不然在之前与莲琳相遇的一刻,也不会在第一时间发觉自己这十年来一直都有一双目光在注视自己。

    而萧一默也知道,这十年来大蛮公一定是时刻都在关心着自己。

    只不过此刻听到烈冥要让自己去见大蛮公,还是有些惊讶。

    去见大蛮公?所为何事?自己在这十年以来似乎都未曾再踏入大蛮公的屋内,可为何在这一刻,大蛮公却要见自己?

    烈冥看了一眼萧一默,似乎明白后者的心事,当即一笑,“非是大蛮公要见你,而是我带你去见他。”

    “为什么?”

    “因为现在的你,有资格了。”烈冥脸上的笑容越来神秘,有这一种萧一默看不懂的韵味。

    “资格?什么资格?”萧一默疑惑道。

    “不必问那么多,随我去见大蛮公就是。”

    烈冥一笑,伸手拍了拍萧一默肩膀,随后身形一闪,周身雷电闪烁,嗖的一声便是朝着祭月部大蛮公所在地疾驰而去。

    只留下一脸错愕的萧一默站在原地,没有立刻动身。

    “大蛮公...资格...”

    萧一默抬头,望着阴沉的苍穹,眉头皱的越紧,眼皮跳动间也是让他嗅到一种极为不妙的感觉。

    这种感觉在这十年以来,还是第一次感觉到。

    仿佛冥冥中存在着一个让他无法看清楚的局,只是内心又有一道声音在告诉他,若此次不去见大蛮公,那么或许他会错失一些本属于他的东西。

    而那东西到底是什么,此刻的萧一默并不知晓。纵然他知晓了,可是就凭着大蛮公这三个字,也会让他前去一趟。

    毕竟大蛮公乃是自己师尊的分身,名义上而言可算得上是他半个师尊。

    去见师尊,这自然是名正言顺的事情。

    “去看看。”

    望着已经消失在雪地里的烈冥,萧一默目中光芒一闪,脸上闪现出一抹坚定之色,便是毫不迟疑身子一晃,立刻化作一道虹芒朝着那大蛮公所在之地掠去。

    半个时辰后。

    萧一默与烈冥两人站在大蛮公屋外,但没有举步迈进。

    因为就在萧一默赶来的一刻,于那屋内传出了一道让他心神猛地一震的声音,整个人更是瞬间呆立在原地,脸色都有了一抹苍白,久久没有醒神过来。

    那道声音是萧一默朝思墓想魂牵梦绕了不知多少年的声音,是曾在云痕宗的天梯和荒骨禁地内所听到的模糊声音,更是他这一声都无法忘记只会刻骨铭心的声音!

    那声音是属于母亲...青凤!

    “母亲......”

    萧一默浑身巨震,许久才反应过来,可是仍然是一脸不可思议似看着眼前简朴的屋舍,目光似是想要透过屋舍,看到里面的人影。

    居然是母亲的声音?这、这怎么可能?

    完全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母亲...母亲她不是被虚渺宗的天乾地坤阵和西暗烛火炙烤吗?可现在又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难道是自己听错了吗?

    不,不可能!

    自己何等修为,只要是被听到过一次的声音都会完全记住,那样一来就是不可能是自己听错。

    那么唯一的解释是,屋内的那一道声音正是自己的母亲无疑!

    萧一默整个人都呆了。

    也完全想不到,自己母亲竟然会出现在这里?她是如何过来的?又是怎么从那天乾地坤阵内逃脱出来?是谁将母亲救出来的吗?

    种种疑惑一一浮现在萧一默脑海里,一时间让他呆懵同时脚步也如灌注了铅一样,无论如何都是移不动,就连抬起来都不可能。

    实在太难以置信。RS

相关小说:美女来袭爱似烟火,终难忘 云熙何奕明末日仙界之系统重炮之王富贵天成三国之皇图霸业异能大乱炖黑白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