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球探 > 魔舞蓬莱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兴发娱乐网页版登录必发棋牌兑换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修仙狂徒悄悄迷上你全职修仙高手女配师叔修仙路魔天记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之所以问这样的话,大蛮公其实看不透墨宗宇和青凤,更不明白这对夫妇的做法。明明可以与儿子相认,为何要躲避开来不愿面对,明明是可以团聚,为何不敢见上一面。

    青凤没有回答大蛮公的疑问,一个人站在之前萧一默站过的位置上,血缘关系让她在这一刻感受到萧一默当时迫切想要看到她的那种焦虑心情,绝美容颜忽然绽放出一抹凄美笑容,眼角凉意袭遍,泪水不知不觉流了下来。

    “我儿.....”

    青凤慢慢低垂下头,喃语出那一句一直在她心中想要亲口对萧一默说出却始终都没有说出口的话。

    那两个字也包含了这些年她的所有思念与愧疚,若当年没有被虚渺宗长老抓走,若是自己反抗的话,也许不会有今日这般纠结的心情,更不会看到自己儿子出现而自己却要躲避开来的场景。

    只是一切不再来,也没有如果。

    一切仿佛早已注定,这一场相聚或许也会被延后很多年。

    多少年青凤不知道,只是她明白,当下一次自己再站在萧一默面前时,或许会出现让她神伤的画面。

    但也仅仅是或许。

    烈冥已经将萧一默放下,然后退后数步,让萧一默一人站在那悬崖边上,再往前一步就是万丈深渊。

    如果萧一默想不开,倒是可以直接迈前一步,然后了却残生。若想开了,直接一个转身回来。

    这是烈冥心中此刻的想法。

    只是他忽略了一点,若萧一默按照他所想的两条路去做,那么他就不再是...萧一默!

    当然,烈冥也想不到,萧一默除了他想出的两条路之外,居然还能走出第三条。而那第三条路,是他无论如何都不会去想的。

    当悬崖边上吹来一阵寒风,那种冻入肺腑的冷意已彻底将萧一默惊醒。然后他回头看了一眼烈冥,眉头微皱,却没有出声。

    他自然懂烈冥这样的做法。

    这或许是对自己刚才在大蛮公面前那般鲁莽和焦急的惩罚,又或者是烈冥想要让自己清醒一下。

    可是萧一默很执着,甚至性子中带着些固执顽强,他不认为刚才自己在大蛮公面前那般鲁莽和低吼是错误的,相反他认为是极为正确。

    他也不后悔自己所做的一切。

    既然是自己选择的,那有什么可以后悔的呢?又为什么去后悔?

    站在悬崖边上这一刻,脑海闪现出这种种想法,萧一默忽然更加坚定自己之前的直觉。

    在大蛮公屋内,母亲一定出现过,甚至自己进去的时候,母亲也一定还在,只不过是在暗中看着自己......

    “暗中看着自己.......”萧一默突然一怔。

    暗中...岂不是说,母亲还在大蛮公屋内吗?

    随着这个猜测在脑海里滋长然后疯狂占据,甚至让整个身子都不禁颤抖起来,连那血液都要沸腾了,萧一默脸上骤然闪现出一抹狂喜之色。

    是的,母亲还在暗中看着自己,一直不曾离去!

    是这样,一定是这样!

    不然怎么解释刚才自己站在大蛮公屋外听到的那道无比熟悉的声音?又怎么解释当自己一冲进去却是看不到母亲身影?

    那自己当时的种种举动,想必在暗中看着自己的母亲都是亲眼看到了,也是知晓的。

    或许当自己离开的那一刻,自己母亲就重现现身!

    想到这,萧一默蓦地回头,狠狠盯着烈冥,眸光闪烁一抹杀机!

    要不是你阻拦着我,只要再坚持一下,说不定母亲就会出现了。

    “就会出现.......”萧一默忽然叹了口气,眸光闪烁的杀机也完全消失不见。

    若是母亲会出现,何必在自己进去的时候躲起来?一定是不想见自己才这样做的。可是母亲为何要躲避着自己不见面?难道也是和父亲一样吗?

    萧一默心中突然感觉到一片苦涩和惆怅。

    父亲不是不愿见自己,而是见了自己依然那般冰冷,而母亲则是完全不和自己见面。

    虽然一直期待着有亲情,可是当亲情来临的一刻,萧一默却发现原来这些年习惯孤单的他,对那所谓的亲情也只是抱着一份幻想和希望,自己心底所希望的美好,永远也不会成为现实。

    这也许是现实的残酷和无奈。

    毕竟未来不是自己所期待的样子,正如雨后不一定会有彩虹。

    萧一默再次叹了一口气,身子一动,没有向前迈步,也没有向后退去,而是向左边慢慢走去。

    一人走在那悬崖边上,随时都有可能失足坠落,只是此刻他的心已经不在这里,脑海里都是在大蛮公屋内所发生的一切。

    自己走后母亲一定会现身出来吧,她会说什么?还是一个人沉默?

    说实话,母亲长什么样对于现在的萧一默来说,就像是一场梦,模糊而不真切,甚至有时候他都忘记了自己母亲的模样。

    毕竟那是很久远的事情了,十几年一晃而过,不仅是对于母亲,还有父亲也是。

    记忆中的父亲只有那高大的背影,母亲则是一脸的慈祥。

    似乎除了这些,再也没有什么更好的画面去描述出父母亲的模样。

    这该是何等悲哀的一件事。

    烈冥心神巨震,直到萧一默走远的一刻才回过神来,而后眉头紧皱,深吸口气,脸上惊愕之色方才慢慢消去。

    刚才萧一默那一眼带给他的不仅仅是震撼那么简单,甚至他有种直觉,若自己敢怒目反驳的话,那萧一默一定会毫不犹豫就出手,甚至自己都会有可能死在对方手中。

    这对于烈冥而言,毫无疑问是非常惊骇的一事。

    毕竟那具有浓烈杀机的目光他已经是很久都没有感受过了,只是万万想不到刚才竟然会在一个后生晚辈的眼里体会到那中无限接近死亡的感觉,真是可怕的要命。

    烈冥更是想不明白,怎么萧一默突然会那样瞪着自己,而且目中还流露出滔天的杀意。

    那杀意让他现在回想起来,仍是身子微微颤动。

    太可怕的眼神,那杀机完全就是不顾一切哪怕是死了也要拉上人的杀机!

    更是带着无比的憎恨。

    “我什么时候惹了他?难道是刚才不应该带他出来?”烈冥摇头苦笑,望着渐行渐远的萧一默,不由陷入沉默,却是没有立即追上去。

    刚才萧一默那眼神带给他的惊骇还没有消去,若是就这样追上去,或许迎接他的不仅仅是一道眼神那么简单了,说不定会直接出手要了他的命。

    死其实并不可怕。

    可怕的是不明不白就死去。

    那绝对比窦娥还冤。

    所以烈冥站在雪地里,目送着萧一默到了视线的尽头,也依然没有追上去。

    而他不知道,连萧一默也不知道,还有一道倩影同样站在雪地里,但却是一步一个脚印在行走着,在向前追着。

    追的是不是萧一默,莲琳已经不知道。

    她仅是知道,当自己看到萧一默从大蛮公屋内走出的那一刻,她听到了自己内心的召唤,所以她没有任何的犹豫就是追了上去。

    朝着那道身影追着。

    但她很有把握,没有立即追上去,而是像之前一样一步一个脚印,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在追。

    而且这一次她追的或许不再是那道身影,只是想追回曾经在风雪里迷失的自己,曾经自己在风雪里走过的那些路,还有一路上看过的那些风景还有...人。

    莲琳紧咬着下唇,低着头在向前走去,她也不再抬头去望那道身影是否消失在了雪地的尽头,还是就在自己的前方,在自己触手可及的地方。

    她仅是知道,自己要这样一路走下去,直到筋疲力竭的那一刻,直到自己再也不能走下去的一刻。

    到了那时候,自己或许会遇上另外一些风景吧,也会看到不一样的自己。

    此次的风雪路,是属于她一个人的路,更是她一个人的路程。

    再无他人涉足。

    这一路她走得很正确,如她心中愿景,当她走到一半的时候,身前虚空之中波纹忽然一阵闪动,而后便是走出一名雍容华贵的女人。

    正是青凤。

    莲琳看着眼前忽然出现的女子,神情一怔,更是下意识退后两步,露出警惕之色。

    她敢肯定自己之前绝对没有见过如此美丽的女人,尤其是脸上露出一抹迷人笑容的女人。

    而且更重要是,她在祭月部生长至今,也从未见过这一名女子。

    因此意识之中,她是将眼前女子当做敌人看待。

    青凤看了一眼莲琳,目中露出赞赏之色,轻轻点了点头,便是一笑道“莲琳?”

    “是我,你是?”莲琳讶然,看着眼前微笑的女子,感觉前所未有亲切,心中敌意也消去几分。

    “你喜欢他?”青凤没有回答,只是再次一笑道。

    “他?”莲琳一怔,不明白青凤的话中之意,更是有些愣住青凤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青凤脸上笑容如春风和煦,直接道“对啊,就是你平常叫的墨刑哥哥。”(未完待续。

相关小说:美女来袭爱似烟火,终难忘 云熙何奕明末日仙界之系统重炮之王富贵天成三国之皇图霸业异能大乱炖黑白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