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下载 > 爱如潮水阿正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正文 第一百六十六章不一样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念念一生不忘你 苏念念苏亦深宝鉴不良之谁与争锋北宋闲王官道无疆美女会所里的催眠师贴身兵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很开心,大概是因为这是我和这个女人之间第一次在交锋之中获胜。

    “说说看,把你的理由跟我说清楚,不然今天晚上我就让阿香她们,把你按在床上给轮了,哼!”瓯楚菁古灵精怪的哼着,给自己围上了一条价值不菲的腰带。

    看着一身黑白条纹小西装打扮的瓯楚菁,我笑着说:

    “其实我跟叶姐还是比较熟的,到了这种关键的时候,我想瓯姐心里面其实也很忐忑吧,所以瓯姐大概率是不会穿比较宽松的衣服,所以还是女士小西装比较合适,而且颜色最好,以黑或白或灰为主,然后呢,额,大概也是长袖长裙吧。”

    其实都是借着在杂志上看到的一些东西胡乱想的,但是实际上,我对这方面一窍不通。

    果然,瓯楚菁很不可思议的冲我说:“就冲你默猜的本事,你去做个什么小网红应该不难,做网红,不就是吃一个特色,你这个特色足够好。”

    我算是被瓯楚菁给挤兑了一下吧,我无奈的说:“我还能支撑得下去,这良家子的名号,我还不想扔地上不要。”

    良家子,就是说这个人清清白白,在我老家,很多地方都夸好男儿是良家子,谁要是犯了错事,偷了寡妇踹了门房,那都要被人骂的。

    “你还有点古气哈。”

    瓯楚菁挽起桌子上的黑白色皮包,对我说:“走吧,真是的,今天晚上好好给你个奖励。”

    我看了看瓯楚菁杂乱的头发,说:“不需要我给你梳一下头发吗,你刚起床,应该没梳头发吧。”

    “就你小子猜得中。”瓯楚菁主动的挽住我的手,说:“这是怎么猜到的?”

    “洗发水的香气啊,就我所知,女生身上很多的香气,其实都是洗发水的味道吧,我能闻得出来。”我诚实的说,这次可真不是我猜的,这是事实。

    瓯楚菁点点头,倒也没再多问。

    她似乎在寻找着某种状态,从屋里面迈出一步,脚到屋外,高跟鞋清脆一下,瓯楚菁整个人的气质就好像变了。

    原先是一个古灵惊怪的邻家大女孩,可以开玩笑,一起烧烤撸串,无话不谈,什么玩笑都开,现在她的脸忽然冰冷下来,宛如戴上了一个冰面具。

    我拿着瓯楚菁送我的拐杖,走起来也不免得有些沉重。

    “不用这么紧张,真正紧张的时候还没到。”瓯楚菁的话清冷淡雅,好似一朵幽兰,打在人的心上,伤痕不种,却会留下一丝印记,久久不散。

    和刚刚灿烂如阳光的向日葵女孩不一样了。

    我摇头说:“不是紧张,而是一时间转变不过来。”

    “没事,你看燕芬芬她到现在,也没有转变过来,不是你的问题。”

    我点头,忽然看到瓯楚菁的头发还是有点乱,毕竟压了一晚上。而且头发长的女孩早上起床的时候都有相同的体会,头发非常难处理。以至于有的女孩干脆晚上就不解开头发了。

    我低声说:“还是我帮你梳一下头发吧。免得一会儿遇到下属。”

    瓯楚菁的手掐了一下我的腰,不过没有反对。

    我从伸出左手,轻轻的抚摸在瓯楚菁的头发上。用上了一些推拿的手法,我一边用手指梳理头发,一边帮瓯楚菁按揉头皮,舒缓压力。

    按了好一会儿之后,瓯楚菁才推了下我,笑着说:“好小子,原来你是想骗我,占我的便宜!”

    “我哪有,帮你按摩还是我的错了?”

    我真是对这个女人无语了。

    “哼,那晚上你可得给我好好按摩一下。”

    虽然这么说着,但我还是看到,瓯楚菁一边走,一边拿小镜子看着自己的头发。

    我的手法还是很稳当的,就算是用手,头发也梳得跟收拾过一样,瓯楚菁不时的这里看看,那里看看,分明就是很喜欢的样子。

    但走路的时候,却还是带着一种大人物的沉稳。

    这种一个人两个气质同时不变的样子,让我非常羡慕。

    也许这就是站在高位上的人才会有的气质吧。

    我们走了快半个小时,差不多约走了几里路,瓯楚菁才指着远处的一辆加长林肯说:“我家里面都是些这种老号的车,像是这辆车,还是我爹上个年代,从加利福尼亚买来的,在船上运了三个月,车才到吴松,结果他自己还是喜欢开红旗。”

    我呵呵笑了笑,表示我这种穷逼不懂你们富人之间的娱乐。

    前面站着五个呈梅花桩站立的女保镖。每一个都是短发墨镜,西装革履,看起来英姿潇洒。尤其是带头的那位,一头金色短发竖着,肤白有身材,往那里一站,把那些娘炮一样的小鲜肉们全都比了下去。

    “阿香,走,我们去机场。”

    瓯楚菁很熟悉的喊折保镖的名字,然后和她们熟悉的拍拍肩膀,弯腰上车。

    不愧是加长林肯,钻进去一看就觉得很牛逼。

    地上都是波斯地毯,整个车内装修好似繁华的宫廷似的,里面不但有沙发,还有豪华沙发,甚至后面还有一个床。

    “他是谁?”阿香冰着脸,看下我的表情,很不客气。

    事实上不只是她,剩下的四个女保镖对我也没有什么好的观感。

    可能是因为六个女人,不适合再加一个男人吧,这怎么说,也是两台大戏的规模了。

    我刚想说话,瓯楚菁却挽着我的手,说:“你可不能对他感兴趣啊,这是我的人,今天晚上他陪我睡觉。”

    “哼。”

    阿香推开桌子上的东西,举起手冲我说:“来,比比手腕。”

    “比手腕?”

    我彻底懵了,我就是个穷打工的,你们何必都这么过来针对我的?

    “你不是做保镖的吗,来吧,我倒要看看,你们这些喜欢抢生意的男保镖都是什么本事。”阿香冷淡的推手,其他几个人都面带不善。

    我苦笑着摇头,“我又不是保镖,你跟我较什么劲儿。”

    “你都已经做得到私密保镖了,还说你不是,有没有卵子,直说吧!”阿香呲着牙骂道。

相关小说:红颜绝恋:千面王妃坐吃等死的穿越人生:玉儿传穿越爱上美王爷:九儿传大千之王总裁的契约婚姻(全本)囚情替身(完结+番外)危情赌局:总裁,弥足深陷(全本)坐吃等死的穿越人生:喜儿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