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竞技小说 > 天国的水晶宫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mg电子平台哪个最靠谱28365-365体育在线投注

推荐阅读:女主网游:第一女盗贼超凡者游戏网游之大盗贼网游之至尊战神重生之围棋梦英雄联盟之决胜巅峰爱是朵开在彼岸的花 冉妖顾言之网游之全职跟班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当然,相比起因为家族利益而被利用,不得不做出此事的伊莱雅,我其实更不能原谅的,便是克诺乌斯了。”她面无表情,声音却多出了一丝森然的寒意:“是的,都市塞奥多罗和一群手下人地自行其是。那家伙其实并不知情。至少在事情发生的时候,他完全不知情。可是,在事后,他为什么要保持沉默?帕恩视他为真正的生死之交,不管是发生了任何冲突、矛盾,哪怕是只能靠拳头来交流,却也从来没有对克诺乌斯设过防。在任何时候,他都会把后背放心地交给他。”

    “我觉得……在任何时候,克诺乌斯也会被后背完全交给帕恩的。”

    “是啊,我也从来不怀疑这一点。”蒂德莉特笑得似乎有些勉强:“只不过,在知道了一切真相的时候,他最终保持了沉默,这难道不是一种背叛吗?谁都可以背叛,但唯独只有克诺乌斯,是最不可原谅的,不是这样吗?”

    路人的背叛和朋友的背叛,当然是最难以容忍的。

    “是的,确实有这么一天,克诺乌斯亲身来到诺尔达拜访我。那个时候,他已经戴上了光辉皇冠,坐上了青曜之座。他对我郑重地承诺,一定会给我一个交代,一定会个帕恩一个交代。于是,所有参与了那件事的人,都没有活过建国的前十年。每一个都死于非命,死前据说还受到了相当大的痛苦。哪怕是身为克诺乌斯左膀右臂,为圣泉皇家建国宰相的塞奥多罗,在失去了利用价值之后,也都没有多活过一天。呵呵呵呵……有趣啊!这难道就是克诺乌斯对帕恩的交代了吗?”蒂德莉特冷笑了一声。

    没有公正的审判,没有真相大白地宣告天下,没有大快人心的处决,有的只是云山雾罩的鬼蜮阴谋。真凶一个个都死得不明不白了,却又如何能告慰同样死得不明不白的帕恩和黎明骑士团的大家呢?站在当事人的角度上,这样的“交代”确实很难让人接受。而在这件事的处理上,克诺乌斯的所作所为确实显得龌龊且又胆怯。他更像是一个怯懦的复仇者,只能用见不得光的阴谋手段为好友进行所谓的复仇,可实际上,终究不过是一种安慰自己的自我欺骗罢了。

    ……然而,他又能怎么做呢?告诉天下人,他的盟主之位,他的圣泉之心,他的皇位,乃至他的帝国,都是建立在好友的尸骸上的。他的宰相,他的骑士团,他的一个个开国重臣们,都是害得黎明骑士和他的战友们全灭的真凶?

    于是,在世界的历史上几乎被视作为完美君王的克诺乌斯大帝,最终选择了以一个政治人物的态度来应对这一切。

    克诺乌斯也是为了顾全大局。已经战国乱世太久了的奥克兰,乃至于全世界,都不能在承受战乱了。登上了青曜之座的克诺乌斯大帝,以及刚刚开国了的圣泉皇朝,已经成了让世界安定的最重要组成部分。如果将血色之夜背后的一切都告知于天下,就算是英雄如克诺乌斯,也不敢冒这样的政治风险……如果我真这么说,是不是会相当地面目可憎啊?陆希心想。

    “我可以理解克诺乌斯的立场。如果我是他,或许我也只能这么做。”她忽然这样道。

    陆希发现自己居然也有一天会被人抢台词呢,顿时憋得慌。

    “可是,维持在谎言上的帝国,真的能兴旺吗?维持在欺骗之上的和平,真的能长久吗?那个青曜之座,那个圣泉皇朝,那个随即到来的光辉纪元,真的是那么重要吗?竟然比真相还重要,比告慰帕恩的在天之灵还要重要?比起牺牲自己的本心还要重要?既然克诺乌斯为了隐瞒真相做到这个地步,那么我是不是也有义务,检验一下他毕生所建立的这个帝国,是不是值得这一切呢?”

    “呃……圣泉皇家那仿佛被诅咒的血脉命运,其实是您做的?”这倒是多少有点超出陆希的预期了。

    “我可没办法对一个家族的血脉进行诅咒。这是神祗才能做的事情。当然了,克诺乌斯做了这样的事,或许真的让那位大神不满被下了咒也说不定呢。我所做的,只是在一些必要的时刻,让克诺乌斯的子孙们做出一些并不聪明的选择罢了。一个帝国的成色,不正是在危难的时刻才能体现出来吗?”

    长达千年的圣泉皇家历史上,不知道发生了多少引发国家动荡的政治阴谋,又有不知道多少是蒂朵姐弄出来的。不过,看她又一次露出了“这只是一件不值一提的小事”的表情,陆希顿时觉得,圣泉皇家历史上所有的大事搞不好都是她弄出来的也说不定呢。

    “确实如此!譬如说,吉伦哈尔晚年的时候,多疑,敏感,迷信占星师。我觉得完全可以做点什么了。”蒂朵姐笑道。语气平静地像是在阐述昨晚晚餐吃得什么似的。

    被称为贤王的吉伦哈尔乃是圣泉皇朝,乃至整个奥克兰历史上最伟大的君王之一。只不过,人都是有老糊涂的时候,尤其是年富力的伟人到了晚年,其表现出身体和精神状态的懈怠,便尤其让人显得唏嘘。在他最喜欢的小儿子,英武正直贝都恩王子死于一次御前比武中,贤王的精神便完全垮了下去,开始笃信虚无缥缈的命运。于是,开始便有大量的江湖术士出入于永辰宫,国政自然开始懈怠。吉伦哈尔最属意的继承人死于非命,他本人在立储问题上也犹豫不决,再没有年轻时候的杀伐果断。于是,贤王的六个儿子为了争夺帝位,便引发被称为‘六王之乱’的事件了。

    最后是被称为‘狼心王’的迪摩乌斯二世继位,而他的五个兄弟全部死于非命。这位狼心王——听绰号就知道身后名并不算好——但其实,这位手段狠辣残忍,又刻薄寡恩的皇帝虽然对兄弟很残忍,对贵族很刻薄,但却是一位非常注重百姓福祉的贤君。这才扭转了吉伦哈尔晚年怠政所引发的国政颓式,圣泉皇朝的极盛也才这么延续了下去。

    然而,仔细想想还真是挺危险的。如果最终登位的不是“狼心王”呢?如果吉伦哈尔早死几年,这六位皇子殿下直接开片打内战而不是只停留在政争阶段呢?如果当时伊尔里斯特和风暴海角的各国真的开始叛乱怎么办?

    “实际上,让贝都恩死于非命的那次御前比武,我只是对他的坐骑施了一点小小的幻术而已。于是,当王子因为惊马坠亡之后,他的御林侍卫一怒之下斩杀了马匹。于是所有人便真的认为贝都恩是死于意外了。至于那个蛊惑吉伦哈尔,让他一直下不了决心确定皇储的江湖相士,著名的妖僧帕尔普廷,他才是贝拉特梅娅的信徒。不过,他之所以能绕过大圣堂的邪恶检察进入永辰宫,原因你也能猜到了吧?”

    “……因为您不但是幻术大师,同样也是神术大师,那时候就已经进入枢机主教团了。要想做点手脚可谓是再简单不过了。”

    “……所以说,克诺乌斯其实真的没有和贝拉特梅娅有什么py交易。其实是您和她的交易?”

    “她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享乐主义者,要是能给世界找点乐子她当然不会介意。何况,她本来也就不喜欢克诺乌斯。于是乎,帕尔普廷在有机会进入永辰宫之后,也找到机会重新启动了那件噩梦祭器。然后,到了艳帝耶泽贝拉的时代,她最信任和宠爱的半精灵侍从涅尔梅伽,只要在特殊的时候,特殊的方式,劝她多去和那件神像祭器接触一下就可以了。”蒂德莉特沉吟了一下:“直接用幻术迷惑一个奥克兰至尊,目标太大了。可是,让这位奥克兰皇帝长时间直接和贝拉特梅娅的声音和意志接触,这样潜移默化的影响,便会是无声无息的。”

    确实是悄无声息的。毕竟他们并没有使用魔法不是吗?一切都是艳帝自己的选择而已。当然了,对于真正的大反派来说,难道必须要靠蛮力才能展示自己的影响力吗?

    “然后,便是太阳王早年的那一次吧?”

    “……赫拉米斯,以及她的孙女梅莉嘉都是我的弟子。”

    “盖伊乌斯大帝那个倒霉惨了的幼驯染小姐是您的弟子?”

    “当然,我教导她的时候是变了装的。而且也没有教她魔法啊幻术之类,只不过是些许皮毛的武技,以及告诉她幸福一定要自己争取的肺腑之言。呵……她的确是听进去了,但争取幸福的方式却是我没有想到的。要不然的话,所谓的太阳王中兴也不过是盖伊乌斯发的臆梦呢。类似这样的臆梦,在近两三百年间,有无数个被架空的圣泉皇家的皇帝发过。”

    “然而盖伊乌斯却毕竟成功了。”陆希打断了对方:“姐姐,您想要试一试克诺乌斯所建的这个国家的成色。您已经试了一千年了,大概应该有点结论了吧?”

    “结论?呵呵……到真不愧是克诺乌斯那家伙和艾蕾娜的后代呢。虽然不孝子孙很多,但却总有少小便有鸿志之人,也总有百折不挠百死不悔之人。相比起亡于内宦和宫廷术士作乱的狮鹫皇朝格蕾芬家,以及亡于诸侯和皇权斗争的炎龙皇朝的德拉格尔家,圣泉皇家的总体平均水准还真的高了不少。虽然有反复,但代代也总有人杰诞生。千年的历史便出现了那么多危急统治的大乱,他们却始终端坐在御座上,国势还一直在上涨。到了现在,奥克兰帝国已经进入了历史上最盛的时期了。小陆希,你的小女皇不就是特别出色的一个吗?现在,有了你的帮助,现在的奥克兰,还远没有到达其应有的巅峰吧?”蒂德莉特笑了一声。

    “嗯,这个,按照我的盘算,说不定奥克兰到了巅峰的那一刻,便也是圣泉皇家变成吉祥物的那一天吧。那就是所谓三千……啊不,十万年未有之大变局了。”

    陆希觉得自己只是随口嘀咕了一句,但蒂德莉特却似乎听进去了,似乎是露出了饶有兴致的表情。好在,她也并没有多问。

    “世界还真是很不公平啊!不是吗?小陆希,明明做下了这样的事情,但克诺乌斯的家族,他的子孙却依然这样的枝繁叶茂。不过,小陆希,如果我和帕恩的孩子能出世,现在应该会有你这么大了吧?他能创下的功业,一定不会亚于迪玛希亚家这些小辈吧……嗯,不,应该比他们全部加起来还要伟大呢。”

    陆希垂下了眼睑,避开了蒂德莉特此时的目光。他无法面对此时的她,更无法面对这个话题,只得僵硬地转移了他的话题。

    “您已经做了将近一千年的艾露恩女神信徒,以及大圣堂的枢机主教。搞了那么多事情,女神居然一点都没有察觉吗?”

    “或许她已经知道了呢。至少,这一千年来,我从她只言片语的神谕里,总是能听到沉重的悲哀和谆谆教诲。艾露恩似乎并没有放弃我呢。”蒂朵姐的笑容和语气都带着一些讽刺,却不知道对象是谁。是她所信仰的生命女神,亦或是别的什么?

    “可是,她又能做什么呢?我生命中的色彩,在很多年前便结束了。可是,她却做不了什么。无论是我绝望得几乎死去的时候,还是我同邪魔为伍,耍弄恶质的阴谋,引发朝争和战乱,使得无辜民众流离失所,死于非命的时候,她都做不了什么了。”

    “……她并没有放弃你,蒂朵姐。要不然,菲拉蒂尔小姐为什么会来到你的身边,帮助您最终完成梦世界呢?我知道的,菲拉蒂尔其实不过是她在人间这段时间所用的化名罢了。天空女神娜蒂娅最亲密的挚友和从神,无限苍穹书库的三大管理神之一,司掌神秘学的埃斯希斯,这才是启明战争十二英雄之一的,虚夜导师的真名吧?您看,她们并不是什么都没有做。艾露恩并没有放弃您,女神们也都没有放弃您。”

    “是啊!梦世界的奥义,大约是我执念和愤怒的具象吧,帮助我完成它,然后再帮助另外一个人,打破它。她们真的是用心良苦啊。认为这样便可以化解我的执念吗?”蒂德莉特忽然笑出了声,但那笑声中却仿佛带着一丝惨然的血气:“小陆希,你说得没错,艾露恩并没有放弃我。可是,我却已经放弃我自己了。梦世界中的,那个最纯粹的我,不是已经被你杀死了吗?”

    是的,陆希做了,心中虽然犹豫,虽然痛苦,甚至绝望,但手上的动作却一点迟疑都没有。他有无数理由说服自己:拖得越久,平台上的小伙伴们将难以坚持;拖得越久,在外界直面蒂朵姐的妮可和莉姆将不可收拾;拖得越久,奥克兰、维吉亚乃至于联邦的局势将更不可收拾;拖得越久,背后的那些家伙更加变本加厉,一切都将不可控。

    陆希自矜,这个世界应当是在慢慢变好的,而这本身也有他自己的一份心血。他对这个世界有义务,他也对太多的人和事有义务了。

    可是,这样的理由,当他面对着蒂朵姐的眼睛时,难道还说得出口吗?

    “是的,我最终也向你证明,我其实一点都不像帕恩,更像克诺乌斯呢。”

    所以,蒂朵姐,您这样设计梦世界迷宫,难道是为了向艾露恩证明,您其实已经是不可挽回的了吗?

    “别摆出这个表情嘛。我的小陆希,我一点也没有怪罪你。同样的话,我对莉姆也说过呢。如果你在那时候犹豫了,无法选择,只能抱头痛哭蛇鼠两端,亦或者做了别的选择,那才是我之前二十年最大的失败啊!放心吧,妮可,还有那个凶巴巴的绿色小猫都没事。奥克兰、维基亚、联邦,还有这个世界,都不会有事。前提是……”

    她的表情慢慢地沉了下来,慢慢地抽出了自己身边的刀身颀长的单刃长刀。水波状光纹在刃上流淌着,却散发着仿佛巨浪一般的铺天压迫感。然后,却只听见“叮……”的一身,宛若琴音一般的音符在剑刃上轻巧地奏鸣着,那巨浪般的圣纹开始收缩,化作了涌泉,汇成河流,最后,在刀尖之处凝成了海洋。

    刀尖一般大的海洋。或者说,海洋的力量被集中在了刀尖一般的方寸之间。

    陆希的眼眶收缩了一下,他的氪金眼告诉他,这是被称为辉煌神器的世间最强大的宝具之一,那柄叫做“九韵定海剑”的神剑。

    而同一时刻,蒂朵姐摊开了左手,和天空同色的湛蓝光芒汇集成了长达两米的长枪。代表古代元素领主们的纯白色远古符文在枪刃上自然浮现着,慢慢地萦绕在了湛蓝色的枪杆上,形成了远古的天空原灵古神,纯白之翼蛇艾拉斯的图案。

    这是被称为云空之枪,亦或是纯白翼之杖的辉煌神器,传说拥有着穿透天空,并且掌控元素的强大力量。

    “前提是,做完你该做的!小陆希,为了你的选择,为了你坚信的未来!就像当年的克诺乌斯那样!而这一次,我绝不会再留手了!”

相关小说:末世邪徒吞噬未来无限主神缉捕令局长警官偷心贼使命召唤之大炮兵主义无限之乱流地狱美术馆末法异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