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球探 > 阳神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正文 第十五章 弥陀经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修仙狂徒悄悄迷上你全职修仙高手女配师叔修仙路魔天记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穿过几条长长的走廊台阶。

    走过几个大花园,经过几个大池子,十多个圆门围墙的门户,跟随在老总管后面,洪易足足走了一顿饭的时间才来到了侯府中央的正府。

    “一入侯门深似海”这句话在武温侯府之中得到了最好的验证。

    就算是洪易,这一顿乱转悠,要不是老总管带着路,他也非要走失不可,不知道东南西北。

    当然,这是他久居在角落,并没有在府中走动的缘故。

    他的身份,在府中也不能过多的走动。

    在他的记忆之中,只有小时候,随母亲来过正府。这人情冷暖如刀剑冰霜的侯府之中并不是他的家。

    “怎么心有点定不住神儿?”

    来到正府之前,洪易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儿心神惴惴不安。他知道,是自己父亲武温侯的威严太重了,这次突然叫自己来,不知道要说什么事。

    “读书人要定神,大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洪易心中想着,镇定了一下惴惴不安的神思,随着老总管踏进了正府。

    侯府的正府修建得堂皇威武,清一色的大条艾叶青石铺的地面,平光如镜,坚硬似铁。

    正府的大厅之中,一排红木古朴的大椅,正中央是一副巨大的字,字体端端正正,有一种叫人规规矩矩的压迫感。

    是个“礼”字。

    “礼”字下面是一张大得足足可以平躺四五个人的大条紫檀贡桌。

    供桌上摆放着许许多多的物品,都是用鲜艳明黄色的缎子覆盖着,显然是皇帝御赐的物品。都用香火供奉着。

    贡桌左边的大椅上坐着一个锦衣华服,头带紫金冠的人。

    这个人,两鬓微微花白,手按在大椅扶手上,洁白如玉,一尘不染,给人一种掌握了无穷力量的感觉。

    这人一坐在哪里,哪里就有慑人威严,叫人无法正视,只能乖乖的低头。

    他就是整个武温侯府的真正主人,武温侯洪玄机,朝廷的社稷石柱,大乾王朝的武圣。

    “洪易,你站到右边去,我有话要对你说。”

    看见老总管带了洪易进来,武温侯用手一指。

    洪易应了一声,走到大厅的右边站好,朗声道:“父亲大人有什么吩咐?”

    “嗯?”

    就在洪易说话之间,退到了门口角落的老总管眼神疑惑了一下,似乎是有点出乎意料洪易的镇定,就算是侯府之中早已经成家的长子,在洪玄机面前,无一不是战战兢兢,大气都不敢出。

    “听说你用草书给咏春郡主答了一句诗?为什么不用正字?卖弄你的文字和诗才?经义道理不去读,做这些邪门歪道?”

    武温侯淡淡的说着,语气很冷,让人听得不寒而颤。

    任凭是洪易心中紧守读书人大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道理,也觉得被上凉嗖嗖的。出了一身冷汗。

    “嗯?”

    看见洪易不回答自己,武温侯冷嗯了一声。

    这冷嗯一出,整个大厅之中的温度好像骤然下降了很多,洪易只感觉到自己的腿肚子一软,整个人差点瘫软下去。

    要不是他练了牛魔大力拳,身体强壮了一些,这一下武温侯的威严,他自觉很可能就瘫软了下去。

    “父亲大人教训的是,我以后不敢了。”

    洪易低下头去。

    他倒是知道,在洪玄机面前,根本没有反驳的机会,哪怕你的道理是对的,也要屈从。

    武温侯之中最讲规矩,洪易知道,如果自己反驳的话,轻的被打断腿,重的话被家法打死都不稀奇。这规矩不但是对他,就算是嫡长子都一样的适用。

    武温侯府治家的严厉,有规矩,是整个朝廷都有名的。也颇得一些士大夫的赞赏。

    “嗯。”

    武温侯又嗯了一声,却不是冷嗯了,语气缓和了一些,洪易顿时觉得整个大厅之中气温都升高了一些,小腿肚子不再转筋了。

    “这件事情你犯了家法。本来要打你二十棍子,但是你有功名在身,而且年后开春就是恩科乡试,国家大典,你要参加,就暂且饶过你。你若是中了举人,自然一笔勾销,若是不得中,家法一样执行。”武温侯脸上毫无表情的道。

    “是,父亲大人。”洪易再次低下了头。

    “诗词虽然不是正规经义,不过却能够看出一个文思的敏捷。你的诗做得还像模像样。”武温侯又道:“你今年已经十五,按照我大乾朝的律法,也已经成年,你有什么打算?”

    “父亲大人,我想学弓马武艺。希望父亲大人成全。”洪易看见气氛有点缓和,于是大胆的提出了自己的打算。

    弓马骑射,洪易现在是学不起的,虽然他有十个赤金币,但也买不起一匹好马和好弓,更别说,养一匹马,还需要马夫照料。洪易总不可能自己亲自照料。

    一是身份问题,读书人当马夫,传出去不好。

    二是照料马是个辛苦活,晚上还要起来喂料,很多讲究。太花费时间精力。

    “经义都没有读好,学什么弓马武艺!”武温侯一听,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似乎是对洪易要学弓马武艺很不在赞同,一口气断然拒绝了:“你先把经义读好,经义不读好,就学习武艺,不过是个莽夫而已。这事情以后不要再提,知道了么?”

    “知道了。”洪易依旧没有反驳。

    “好了,你去吧。吴总管,带他到账房支一百两银钱,让他备战科考。”武温侯说过这句话之后,摆摆手:“去吧。”

    ………………………………………………………………………………………………………

    “为什么不让我学武艺,莫非是怕我考中进士之后,再入军中,立了战功,有可能封爵?我母亲有可能被封君,搅乱了侯府的规矩。”

    走在回自己院子的路上,洪易闭上眼睛,长长嘘一口气。

    自己若是中了进士,再入军,立战功,封爵位,母亲被封君,那么母亲的灵位立刻就会得以和“慈安君”并列。就连自己父亲在每次家族祭祀的时候,必须要上香。

    这一点,太破坏侯府的规矩。简直是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是讲规矩的武温侯不能忍受的。

    洪易心中猜测,这就是父亲反对自己学武的根本原因。

    虽然洪易自己还只是一个秀才,离中进士,立军功,还相差十万八千里,但是他很有信心做到。

    “我一定要自己办到,给母亲争到封君的名分,让侯府整个侯府看一看!”洪易捏住拳头,暗暗道。

    “不过话又说回来,子岳也是武圣,更是鬼仙。但是面对他的时候,我怎么没有感觉到那么大的压力。难道是积威所致?果然,自己没有实力和底气,读书人的大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这些道理都有些虚浮!”

    面对自己父亲威严的时候,洪易终于明白了,自己没有实力,读书人的镇定,大义,都有些虚浮。

    “如果自己是武圣,肯定敢在父亲面前据理力争。天下什么最大,道理最大。父子也可以据理力争的。就连君臣也可以据理力争!”

    “君有大过则谏,反复之而不听,则易位!父亲的那些屈从道理,却是偏离了读书人的本义。可是,这些道理,我有怎么能去争?”

    洪易心中想道。

    皇帝有大过失,读书人要劝阻,如果皇帝反复不听,一意孤行,那么就要你退位!

    这才是读书人的道理!可惜,没有实力,这些道理都不能伸张。

    想着想着,洪易走回了自己的小院,关上门静静的想着,看了看桌子上,突然有点可惜那本烧掉的“武经”。

    洪易的目光不由看向了烧掉武经的火盆。

    “咦?那是什么!”

    这不看还好,一看就发现了火盆灰烬之中暗金色的经文。

    洪易走了过去,用火夹子夹起这片经文。发现这片经文竟然好像是绸卷一样,提起来一大块!极薄,上面密密麻麻全部是文字,当中是一尊金色的佛像,端坐虚空之中,无数的曰月星辰围绕其旋转。

    这卷经文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制作的,居然火都烧不着。

    洪易一看就看见了经文的名字。

    《弥陀经》!

相关小说:仙傲许仙志武极成仙九鼎记仙葫神霄煞仙佛本是道龙蛇演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