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球探 > 阳神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正文 第三十五章 尸解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修仙狂徒悄悄迷上你全职修仙高手女配师叔修仙路魔天记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是怎么回事?大夫,曾嬷嬷到底还有没有得救?还能不能清醒过来?”

    武温侯正府,赵夫人依旧怀里抱着那只雪白的小猫,旁边两个丫鬟站立,不过她却不是向以往那样的闲散闭目养神,而是欠起身子,问着一个给曾嬷嬷号脉的医生。

    曾嬷嬷坐一张板凳上,由两个丫鬟扶着,双眼望向前方,死鱼一般。

    给她号脉看病的医师是一个年过六旬的老者,三柳长须,药箱放在旁边,身上透漏着一股清奇的味道。

    这是玉京城最有名的“回春堂”坐堂医师。

    “夫人,恕我直言。”老者站了起来:“曾嬷嬷并不是中风,而是走了神魂,现在她的身体只是一具躯壳,脑子里面空空,过几天就会彻底的断绝生机,血魄尽散而亡,这样的症状,是惊恐过度,神仙都难救了,恕老朽无能为力。”

    说着,背起药箱就要起身。

    “神仙也难救么?”赵夫人用手摸着白猫,挥挥手,“小桐,你带大夫到账房取二两诊金,小惠,把曾嬷嬷安置一下,先抬到城外庄子上,要乘嬷嬷还没有断气之前抬出去,否则还过几天元妃娘娘过来,那就太不吉利了,另外,支一千两银子给她准备后事,做四十九天一场水陆道场,要办得风光鲜亮。”

    城外有武温侯府的几块庄园,曾嬷嬷现在无救,自然抬出去准备后事。

    旁边的丫鬟个个都暗中点头,觉得赵夫人处置得体,曾嬷嬷自然不能死在府中,在庄子上给她支一千两银子,做水陆道场,也是风光大葬,尽了主仆的情分。

    “去问一问吴管家,侯爷昨天没有回来,是有什么军机大事要处理么?”赵夫人又呼唤了一个丫鬟。

    那个丫鬟答应一声,随后出去,一柱香的时间过后回来道:“吴管家说,老爷昨天受太后旨意进宫拜见元妃娘娘,随后又和一干大臣到内阁殿商量对云蒙用兵的事情,可能只有元妃娘娘省亲的时候,才能回来一次。”

    “嗯?二十年了,云蒙又要闹腾了么?”赵夫人再次闭上眼睛。

    安排这一切之后,赵夫人挥挥手:“你们都出去,让我一个人清净清净。”

    几个丫鬟知趣的退了出去。

    静静的大厅之中,只剩下赵夫人一人坐着,脸上阴晴不定:“果然是个祸害精,和那个贱人一模一样。”

    哇!

    一声凄厉的惨叫从白猫嘴里发出,小白猫猛烈一跳,跳出了赵夫人的怀抱,畏畏缩缩躲在角落里,以惊恐的目光看着这个主人。

    赵夫人的手上,多了一坨雪白的猫毛。

    是刚才生生扯下来的。

    玉京城外。

    玉京观。

    玉京观可以说是大乾国最大的道观,在玉京城外十多里外的玉龙山脚下,一眼望去,到处都是亭台楼阁,红墙大殿,一层一层,眼睛都看不过来。

    这玉龙山形势一条玉龙,把玉京城遥遥的环抱了半边,山清水秀,是一等一的风水宝地。

    新春过后,正月已经远去,天气逐渐的转为暖和,玉京观也是游人香客如织,显现出了鼎盛的香火。

    此时,夹杂在游人之中有一位不同寻常的中年人,身穿锦衣,两鬓花白,有一种大学问家的气息,但是光泽的皮肤,深邃的如星空一般的眼睛,却显示出了此人的超凡脱俗。

    这人正是大乾王朝的中流砥柱,内阁大臣,太子太保,武温侯洪玄机,不过他此时应该在皇宫的内阁之中办理朝政。

    洪玄机慢慢的走着,看似随意,但步子却自然有一种云游乘雾的韵味,来到山上游人稀少的大丹殿。

    大丹殿是玉京观道士修行,炼丹的地方,不允许游客上来。

    不过此时,大殿的山路上,早有两个身穿黑色丝绸道衣,手拿拂尘的小道童迎接着。

    “哼。”洪玄机冷哼一声,也不理会这两个小道童,径直走了上去。

    一路上,只闻得许许多多的药气,中间夹杂硫磺,硝石等火yao味。玉京观是方仙道的根基,方仙道的道士,除了修进之外,就是炼丹炼金,却不似正一道讲究戒律,太上道讲太上忘情太上忘我。

    大乾王朝,三大受皇帝册封的道门,方仙道以炼金炼丹受宠于王公贵族之间,而正一道以讲戒律,安定人心也受朝廷的扶持。太上道则是神秘不出世,隐居山中,修太上忘情之道。不过也有出世修行的人,不过少之又少。但是依旧被朝廷册封。

    洪玄机一走到大丹殿的正殿院落之中,就看见一个面色淡淡金紫,胡须全无,闭目坐在院落一颗巨大的雪松下的道士。

    正殿上供奉的一尊巨大道祖相,披星光霞衣,手持玉如意,顶上有青气,青气上升演化出曰月,雷霆。

    不知道是什么雕刻成的,这尊巨大道祖相栩栩如生,好像要活过来一般。

    看这道祖相,人的心里就会产生出一种开天辟地,演化万物的传神感觉。

    没有错,是“传神”的感觉。一看之后,存想在心里,刀刻一般不能忘记,活灵活现。

    “萧黯然,你弄什么悬殊?”

    洪玄机一看坐在雪松下面的道士,就认出来,此人乃是方仙道的领袖,萧黯然。

    “玄机兄,我今天请你来,是听说元妃娘娘已经认你为恩亲?”萧黯然并不理会洪玄机的冷喝,笑着道。

    “你的消息倒很灵通。”洪玄机冷声道。

    “那自然,我方仙道出入皇宫,为皇室炼丹炼金炼药,这点消息还是知道的。”萧黯然看着洪玄机。

    “放肆!”洪玄机喝道:“自古有史以来,朝廷衰败都是由你们这些和尚道士装神弄鬼,蛊惑人君,才天下衰败,我迟早有一天会禀明皇上,把你们这些道士一一逐出朝廷。”

    “哼,玄机兄,你这个理学大家,自持文人,要驱除我们道门,也用不着对我发狠,我听闻太上道的神机兄三次尸解之后已经炼体成形,此番又要再度出世,你当年是怎么对待他妹妹的,他自然会找你算账。到时候看看你怎么承受他的怒火!”

    萧黯然也回以冷笑。

相关小说:仙傲许仙志武极成仙九鼎记仙葫神霄煞仙佛本是道龙蛇演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