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球探 > 阳神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正文 第五十九章 科考争端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修仙狂徒悄悄迷上你全职修仙高手女配师叔修仙路魔天记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神魂出壳,感觉到了这些泥塑的圣贤充塞浩然大刚之气,这种气息是无形的,直接来自念头之中的压迫,洪易瞬间的想起了草堂笔记之中记载神佛圣贤受万民香火念头成神的故事。

    在怀疑之中,他再次神魂出壳了一次,终于发现这些泥塑的上古圣贤们除了充塞一种大刚气息之外,却没有任何其它的念头,也不能进行交流。

    “这些圣贤并没有成神,他们身上的阳刚正气,只是历朝历代的读书人,都进行膜拜,把自己的念头留在了圣贤身上,久而久之,就积累起了这样浩然如曰月的念头,如果长久没有人膜拜,这股念头就会慢慢的散去,同时,所有的读书人都心中没有正气,都蝇营狗苟之事,那么这些圣贤也一样的失去力量?”

    洪易心中突然有了一阵明悟。

    神像身上的神力,是众人念头加持上去的。众人雕刻了神像,然后膜拜它,众多念头积累下来,这些神像就有了神力。

    心中想通了这一点,洪易虽然知道这些圣贤并不是神,但还是真心实力的拜了三拜,他是拜众生心中聚集的浩然阳刚。

    拜完之后,便有士兵过来把他领到了一个考场的号子里面。

    这个考场号子就好像一个栅栏,有木板,雨棚,椅子,考生就是在这里面考试。

    把笔墨砚放好之后,卷起袖子,砚台之中注入清水磨好墨之后,试卷就发了下来,上面写着考题的内容,要做的经义。

    “还好这举人考试就一天的时间,这么小的地方,挨也挨得过去。要是考进士,在这个小小的地方要待上三天时间,七场文战,不说文思上的功夫,单单是体力上,一般人都支持不下来,这也是变相的考了读书人的体力功夫,杜绝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当官。”

    洪易看着自己周围的号子,转身都有点拘束,暗暗感叹一句,随后看了题目。

    题目是“盘之居深山之中”。

    盘是上古帝皇,传闻上古之时,这位皇帝圣德泽遍天下,读书人的经典之中,都赞美这位皇帝。

    现在考试的题目,就是解读这句话的经义,发挥自己的见解,文中阐述治国的道理。

    洪易沉思片刻,大笔一挥,便写上了破题“圣帝之心,唯虚而能通也。”随后便洋洋洒洒,大谈李式学派之中去形骸,无心即无私,天下万物为一体的学问。

    这种见解正是李式学派的经义,李式学派又讲究心诚则意达,又叫做“心学”,却是不同于洪玄机讲究纲常,严格礼法的理学。

    找到了考官的心思来做文章,自然笔走龙蛇,不到两个时辰,刚刚到中午,四周的秀才都在咬笔杆子的时候,洪易就已经交卷。

    ……………………………………………………………………………………………………….

    贡院的主考房内,坐着几位身穿官服,头戴乌纱帽的考官,其中一位,当堂正坐,一脸严肃,大约四十岁的模样,正是这次主持乡试的主考李神光,当朝名臣,礼部尚书。

    虽然这次是秀才中举人的乡试,并不是举人中进士的会试,但因为是玉京城的科考,非同小可,加上朝廷对科考尤其重视,而且秀才到举人这一关,关乎着士绅免税这一条,所以派出了朝廷大员做为科考主考官。

    “嗯?各方考官有推荐上来的卷子没有?”

    时辰到了中午,李神光估摸着,其中有文思敏捷的秀才已经交卷,便问下面各房的考官。

    “各房都有完成的卷子交上。”

    几个副考官连忙跑进来,把手中的一张张卷子抱上来,扯开密封,铺在桌子上,让李神光观看。

    “嗯?这篇大谈仁义礼法,看似刚正,挥斥方遒,但刚毅木衲近仁,在嘴里说大道理的,都是伪君子之流。”

    李神光看了几篇,都摇摇头,把文章抽到一边。

    旁边的副主考也凑过来看,摇摇头,把这些定为了落卷。

    “嗯?好字!”

    突然之间,李神光看到了一篇文章,字迹灵动如飞,立刻点点头,又看着文章的破题,“圣帝之心,唯虚而能通也。”这句,轻轻拍了下了桌子,“好,好一个唯虚能通,我辈读书,先要诚心,心诚无私,自然礼法通,万物一体。”

    这篇文章自然是洪易的,主考官李神光是李式学派的人,他的这篇文章,简直写到了对方的心里,由不得主考不击节赞叹。

    而且洪易的字体,是模仿弥陀经经文,字迹给人的感觉很轻盈,舒畅,却又不是那种媚骨秀柔的字体,可谓是刚柔并济,充满活力。

    “李大人最为严格不过,很少有击节赞叹的文章。”

    “这次科考第一名恐怕定了下来。”

    四周的副主考看见李神光这样的模样,都纷纷私语,凑上来观看,一看字迹,也都叫好。

    “这位考生是谁?履历报上来。”看到得意处,李神光不免询问一声。

    “此子名洪易,为武温侯洪大人之子。”

    早有副主考把洪易的履历报了上来。

    “武温侯洪太保的儿子?”李神光眉头皱了皱。

    “李大人,慎言,武温侯在昨曰朝上,已经被封为太师,以后称呼要改一改。”一个副主考提醒了李神光。

    “嗯。”李神光看了看了手中的卷子,犹豫了一下,便道:“这卷的立意,字迹都是极好,我看就定为第一名如何?”

    就在他刚刚说出来的时候,突然外面有衙役传唱:“洪太师驾到。”

    “快快迎接,太师主管文宰,武温侯昨曰被封为太师,今曰科考,肯定是受皇上的旨意,前来巡视考场。”

    李神光连忙站了起来,弹弹身上的衣服,率领各房副主考,到门外迎接。

    果然,门外一顶大轿抬到了门口,随后洪玄机一身官服,面容肃穆的下来。

    李神光连忙率领副主考们躬身。

    洪玄机现在已经是太师,位列三公,等于是宰相的官位,比李神光要大了许多。这些人自然要迎接。

    “这次科考可顺利?有无夹带?”洪玄机点点头,等这些人躬身之后,问道。

    “并无夹带,也无舞弊之事。”李神光不卑不亢的道,随后把手一摆,“洪太师请移步到主考房。”

    双方到了主考房之中之后,坐定,上茶,一系列客套的官场规矩过后,洪玄机坐了上位,眼睛扫了扫桌子上的卷子,“第一名已经定下来么?”

    “当然,说来也巧,这第一名的文章,都是我们公认的好,一查履历,竟然是洪太师你的儿子,名叫洪易的那位。”李神光把洪易的卷子抽出来,铺到桌子上,让洪玄机观看。

    “嗯?第一名?”洪玄机目光微微一闪,看着卷子,渐渐的眉头皱了起来。

    他这一皱眉头,整个屋子里面的气氛顿时紧张了起来!那些副主考官都感觉到了一种无形的压力,气都喘不过来。

    整个房子里面,鸦雀无声,咳嗽的声音都听不到。

    “这字飞扬跋扈,锋芒毕露,并不安分。”洪玄机摇摇头,“而且这文章并不通畅,有些地方简直是胡言乱语,别说定为第一,要想中举都难。虽然他是我的儿子,但恐怕还要磨练磨练几年,去掉锋芒,这次科考,就定为落卷吧。”

    说着,洪玄机捏起这张卷子,丢进了落卷的堆里面。

    “嗯?”李神光看见这样的情形,眉头猛跳,血一下就涨到了脸上,突然猛的一拍桌子。

    砰!

    桌子上的笔墨都一下震到了地上。

    本来屋子里面气氛就沉重,李神光这突然一拍,倒把在场的副主考们都吓了一大跳!有几个腿脚一软,差点儿摔倒在地!

    谁也没有料到,这位尚书大人,居然突然对当朝太师,宰相拍桌子!

    不过在场的人也知道,两人学派不同,对立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洪玄机,这里我是主考,你不过是巡查,虽然官我比大几品,但并无权利定试卷好坏!”李神光的咆哮响彻了整个屋子,“大丈夫举贤不避亲,你这是为了自己的清名,打压自己的儿子,心处不正,不为国家举贤,小人行径!”

    “嗯?”洪玄机手一停,冷冷的看着咆哮的李神光:“我儿子锋芒过盛,不是国家贤良,得压一压,锉一锉,才成才,这自然是为国举贤,难道我的儿子,我还不清楚?你身为主考,咆哮失去体面,成何体统?我是皇上亲封太师,为国征战,又管理朝政,你说我是小人?你把皇上的眼光视为何物?我明早上朝,定要重重参你一本!现在赶快退下,等着听参!”

    洪玄机这冷冷一说,顿时众人身上都有一股刺骨的寒意。人人都知道,洪玄机当年为大将,杀人如麻,对付政敌也决不手软,朝廷上,能和他对着干的,很少很少。

    哪里知道,李神光却寸步不让:“我现在是皇上钦命的主考,你无权叫我退下!参不参我,那是你的事!朝廷一曰不撤我,我一曰就是主考!我明天早朝也要参你一本!参你逾权!打压良才!你就是小人!皇上用你,是用错了人!”

    “我奉皇上口谕,巡视考场,就是钦差,有全权处理一切事情的便利。”洪玄机淡淡道:“左右,把他拉下,今天的事情,我自会向皇上禀明。”

    “是!”

    就在这时,进来两个人,就要把李神光拉下去。

    “洪玄机,你敢!”李神光咆哮道:“你敢叫我退下,我就和你打御前官司,你试试看,我就出去撞景阳钟,拼着流放三千里,也和你打钦命官司,哪怕是撞死在金殿之上,也和你打到底!你洪玄机就是个小人!你试试看!你试试看!”

    “撞景阳钟?”洪玄机心中一动,倒知道这李神光真做的出来,这景阳钟是有天大的事情才能撞击,惊动皇上上朝,但是撞钟的人,不管官大官小,都一律要流放三千里。

    而且这李神光说不定在争执之间,真的会撞死在金殿上,这样事情就闹大了。

    四周的副主考听见主考和太师咆哮,都缩到了一边,这场争执,可谓是学派之争,并不是简简单单的第一名,洪玄机是理学大家,而李神光却是李式学派的学者。

相关小说:仙傲许仙志武极成仙九鼎记仙葫神霄煞仙佛本是道龙蛇演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