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球探 > 阳神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正文 第六十三章 恩主 下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修仙狂徒悄悄迷上你全职修仙高手女配师叔修仙路魔天记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ps:发精华了,大家投票!!!!!!!!杀杀杀杀杀杀杀!!!!

    “谢已谢过了,别再谢了。”

    看见小女孩拜了下去,洪易连忙把虚拉了一下。

    这个时候,微微黑暗的铺子里面也走出两个人,正是那个老头和铁塔一样的壮汉,看见洪易,口称恩主,又要拜下去。

    “吃过饭了没有?我进来坐坐,说些话。”洪易打量了一下这个铺子,虽然不算大,却也收拾得干干净净,里面摆的杂货也是井井有条。

    “忙和了一天,还没有来得及吃上,刚刚煮上。铁柱,把房间里面的油灯点上,小穆,给恩主沏茶。”老汉连忙说话,一面把洪易请进了铺子后面的房间中坐好。

    这临街的房子,前面是铺面,后面是三间房屋,一个天井,天井中央还有一口水井,水井旁边,是一口锅,炉灶,案板,上面有切得整整齐齐的菜叶子,还有半块猪肉,饭已经在锅里面闷出了香味。

    这是标准的玉京城中等人家的房子和晚饭。

    这一家三口,两天前还是街头卖艺,风餐露宿,睡城隍庙,现在却过上了安定的生活,这一切都自然归功于洪易。

    在房子里面点上了油灯,洪易坐在正中央吃着茶,老汉,铁塔大汉都搬个小凳子坐着,而小女子却在天井里面忙碌起晚饭来。

    “恩主今天中了举人,飞黄腾达,指曰可待。”

    铁塔大汉看见洪易坐定之后,连忙道,他倒也并不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莽夫,却是看出来了洪易的身份。

    “铁柱你说些什么,恩主本来就是侯爷公子,本来就是贵人,还说什么飞黄腾达。”老汉用大铁烟斗磕了磕地面,大汉立刻不说话了。

    “这些天忙着等放榜出来,倒是没有时间问下你们的来历。我看你们身手不凡,为何又沦落到卖艺的地步呢?”

    洪易今天来,自然为了问清楚这三人的来历,也并不在乎三人说谎,他颇有阅历,擅长揣摩,说谎不说谎,倒是一下听得出来。

    “恩主要问我们的来历?”老汉的目光一下凌厉起来,“不知道恩主要听真话?还是要听假话?”

    “真话假话你喜欢讲哪一门,就讲哪一门吧。不过你们应该练的是大禅寺的功夫,这一点倒是瞒不过我。”洪易抬着头,看看这老汉。

    “好眼力!”老汉此时,眼睛上下打量了一下洪易:“传闻我大乾朝两大武圣,第一就是温武侯,也是恩主的令尊,第二是神威王爷,恩主倒是得了温武侯爷的传承,居然能看得出小老儿一身功夫的来历。”

    “你的功夫我看不出来,铁柱的武功,我看得出来,应该是‘猿魔混神棒’吧,不过我却是奇怪,小穆的功夫却好似是云蒙国武学圣地玄天馆之中的‘蝶舞拳法’,大禅寺,玄天馆,一东,一南,相隔万里,武学怎么会在一起?”

    洪易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恩主连小穆的蝶舞拳法都看得出来?”老汉惊讶了,连连摇头:“我看恩主虽然有武艺在身,但也只是刚刚练到了筋肉饱满的地步,想不到眼力这样高明。”

    洪易却笑而不答,等着老汉说出自己的来历。

    “我们是中州沈家沟的人,我叫沈天扬,这是我儿子沈铁柱,小穆是我们在路上救下来的,她姓宇文。我们沈家沟早年都是租种的大禅寺的田,租子还不重,但是后来大禅寺被剿,田虽然归了我们,但税就一年重起来,加上前几年遭了水灾,税交不上去,官府就要收田,我们气愤不过,打伤了几个衙役,逃荒出来,一路流落到这里。我们的拳法,也是早年大禅寺流传出来的。咱们沈家沟世世代代种田,练拳,虽然功夫说不上精深,却也能自保,在江湖上行走,也不怕匪徒。”老汉娓娓道来,往自己的烟袋里面装了旱烟,吧嗒抽了一口,摇摇头。

    “你们是沈家沟的人?前几年沈家沟是遭了水灾,听说是太子爷调拨了不少赈灾钱粮去过,但是好像是大禅寺的余党组织刁民还要闹事,结果闹出了民变来,后来派军镇压。因为镇压及时,太子爷还得了皇上的赞誉,说是办事雷厉风行。”

    洪易一听,倒是相信了这沈天扬几分,不过这沈天扬既然是打伤衙役逃出来的,就是带罪之身,却不好善后。

    “什么?根本没有调拨赈灾粮过来!都被中州省的官儿贪掉了,我们去论理,就说明民变,后来带兵来缴村子的什么将军,是污民为匪,用血来染他的乌纱帽!我们逃出来之后,他们把村子里面的留下的人都杀光了!男女老少都用竹稿子钉在地上!”

    沈铁柱一听洪易的话,终于忍不住了,猛烈的一脚跺在地面,整个房子都似乎摇晃了一下。

    “有这回事?”洪易一听,心中大吃一惊,这事情非同小可,牵扯到当朝太子,更有可能牵扯到洪府!因为武温侯洪玄机就是支持太子的,洪熙更是当年为太子保驾护航,杀进杀出。

    “此事禁声,公道自在人心,总有水落石出的一天,却不是现在。”洪易连忙道。这事情,不说他一小小的举人,就算是朝廷重臣,也是担当不起的。足可以杀头抄家一千次。

    “小老儿知道厉害。”老汉又深深的抽了口烟,烟把脸都朦住了。

    “小穆姓宇文?是复姓?那是云蒙国的大姓,只有云蒙那边的胡人,才会有宇文,慕容,欧阳那些复姓。难道小穆是云蒙国的人?”洪易看着天井之中忙碌炒菜的小女孩。

    “小穆是云蒙国的人,我们在路上的时候,偶尔看见她被一个云蒙武士背着,被人追杀,于是救了她下来,但是那武士受伤过重死了。不过这些年,多亏了她,我把她当嫡亲孙女一样看待。”老汉又吧嗒的抽了一口烟:“可惜没有让她过上好曰子。”

    “你们的身份,恐怕在玉京呆不下去,这事情实在是干系太大。”洪易道。

    “这个小老儿也知道。”沈天扬道:“其实我们在江湖落魄了几年,曰子也过得实在是没有滋味,恩主既然有举人的身份,却是可以庇护我们,如果入个籍为仆人,以后的曰子就安稳了,只是这事情我们恐怕还有牵扯,只怕以后要给恩主牵扯很多麻烦。”

    “这事情是真够麻烦的。”洪易苦笑一下。

    本来洪易是看见这三人武功不错,又有骨气,自己搬出去没有人艹持家里,三人是个好人选,但是现在却迟疑了。

    沈天扬,沈铁柱这对父子是沈家勾出来的,一旦暴露了出去,牵扯到沈家沟民变的事情,那立刻就是泼天大祸!

    太子那个位置,有很多野心勃勃的皇子都盯着。这个事情一抖出来,必定要震动朝野。

    而且那小穆的来历,也很不安稳,被云蒙国的人追杀到大乾来,肯定也不是个安分的因素。

相关小说:仙傲许仙志武极成仙九鼎记仙葫神霄煞仙佛本是道龙蛇演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