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球探 > 阳神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正文 第七十六章 慕容燕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修仙狂徒悄悄迷上你全职修仙高手女配师叔修仙路魔天记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穆,你看着她,把她身上的东西都搜出来,我来救醒天扬和铁柱。要是她再有什么动作,立刻杀了她。”

    洪易和小穆压着白衣女子又回到了院子里面。

    此时,院子里面刚刚经历过剧烈的打斗,是一片狼藉,地面几个明显的巨大脚印,散落的铅灰汞灰厚厚一层,房门更是破裂,木头乱飞。

    沈天扬,沈铁柱两父子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看来是神魂还被镇压着,人清醒不过来。

    小穆拿着精钢长剑,狠狠的用剑尖抵住白衣女子的脖子,她的手很稳,只要稍微一动,就能划破对方的脖子。

    白衣女子脸色极其苍白,脚步虚浮,好像随时都要摔倒在地面,但是她的精神却并没有显得颓废,眼神烁烁生光。

    小穆听见洪易的吩咐,一手抵住长剑不动,另外一手在白衣女子身上搜摸着,从她背后的一个小背袋之中,搜出一个小盒子,一瓶药,还有几张散发出淡淡火yao味道的符。

    搜索出这些东西之后,连同女子的那口奇形飞剑一起,远远丢到床上,不上白衣女子接触到。

    洪易看得点点头,默运神魂,一下跳出躯壳,施展出观想入梦之术。

    被镇压住神魂的沈天扬,沈铁柱只感觉到自己梦中突然出现了洪易,手一挥,一道金光闪过,自己浑身束缚尽去,猛的一下跳跃了起来。

    “好厉害的邪法!小老儿行走多年,江湖上那些迷惑人心神的邪术,也见识到不少,早年小老儿也跟随着大禅寺的和尚学过两手,遇到这样的邪法,心中观想罗汉降魔的威猛,邪法就迷惑不了,但是今天这样厉害的邪术,镇压得小老儿动弹不得,简直闻所未闻。”

    沈天扬跳跃起来,直咂舌头。

    行走江湖的人,多少要学一点儿对付邪术的方法,沈天扬在大禅寺学过“罗汉威德观”。洪易也知道,这种方法是观想罗汉的威严,使自己的神魂带有威严刚猛的气质,不受迷惑。

    “哼,我玄天馆的黑魔乌鸦阵,岂是小小的罗汉威严破得了的?要破我黑魔乌鸦阵,除非是神魂比我强大,以力破术,要么就是佛门的诸天菩萨观,道门的周天星神观,这些无上法门才抵抗得了。”

    白衣女子冷哼一声,同时看见洪易又这么轻易的破了她的黑魔乌鸦阵,眼神之中也掩饰不住震惊。

    “你练的是什么道术?为什么就这么破了我的黑魔乌鸦阵?”白衣女子又问道。

    “天扬你把屋子收拾一下,明天到城里喊个木匠把院子的门修补一下,铁柱,你到门口把守着,如果是有道士听见动静过来问,你就说我是处理家务,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洪易坐在椅子上,并没有理会白衣女子的问话,而是自顾自的吩咐。

    吩咐过后,洪易便对白衣女子道:“你叫什么名字?是什么人?来抓小穆是为什么?”

    “你先回答我的话,你修炼的什么功夫?看你的神魂并不强大,不可能破得了我的黑魔乌鸦阵的,我修炼观想的是玄天道尊坐下黑天魔神,主一切迷乱,昏暗。就算是道门的曰神观想修炼到极,神魂如炎炎烈曰,也扫除不了无边的黑暗。不可能以弱破强。”

    白衣女子对洪易叫喝着。

    “现在你身为阶下之囚,还大呼小叫!快点回答我的问话!”洪易一拍桌子喝道。

    配合洪易的喝问,小穆手中的剑紧了一紧。

    “我姓慕容,单名一个燕,乃云蒙玄天馆黑魔堂首座完颜乌的弟子,云蒙赤炎侯慕容家三小姐,你想把我怎么样?你只要放我了,我可以用钱赎回自己。”

    白衣女子傲然道。

    “玄天馆,黑魔堂?完颜乌?云蒙赤炎侯,慕容家?”

    洪易得出了几个关键的信息,点点头:“原来还是名门小姐,又是武学圣地出来的弟子,难怪会有这么高的道术,你为什么要掠走小穆。”

    “我这次来是寻找宇文太师尸解之后的转世之身。”慕容燕道:“她,会我们玄天馆的武学,当年,我们玄天馆寻找到了十多个女孩子,都有可能是宇文太师的转世之身,于是把她们一一带到馆中,修炼武术。好以后分辨到底谁才是太师的转世之身,但是后来这些女孩子全部被人劫走,我们玄天馆必须要把她们都带回去。”

    “你说谎!”洪易猛的站立起来,脚步在房间之中走来走去,一手按着斩鲨剑的剑柄,竟然透露出了几分凌厉的杀气。

    “我知道道家尸解之术精深无比,转世之后,并不会迷惑神智,不会有胎中之迷。我熟读经史笔记,也知道云蒙当年的太师宇文穆道术精深,武技通玄,又位高权重,怎么会尸解失去神智?还要你们来分辨?”

    被洪易的突然站身,按剑走动,慕容燕似乎吓了一跳,以为他要干什么,失血过多的脸上越发苍白。

    “宇文太师当年是和太上道教主梦神机斗法,被梦神机的九火炎龙伤了肉身,不得不尸解转世,因为出了岔儿,这是我们云蒙的秘密。你当然不知道了。好了,我就回答这么多,我的身体失血过多,要休息一下,你帮我买药材回来,我自己治疗治疗,需要修养一两个月才能复原。”

    慕容燕一口气说了这么多的话,脸色更是苍白了几分。

    “你别忘记了,你现在还是阶下之囚,语气还颐指气使?不说你私闯民宅,就说是云蒙国的人,私入大乾,带剑行走,就是一个歼细之罪,我把你送到玉京府大牢,你自己知道是什么下场!什么玄天馆,慕容赤炎侯,也许你在云蒙是颐指气使惯了,但这是大乾,你的身份不但一钱不值,只会为你增添灾祸而已。”

    洪易冷笑一下。

    “好了,这次是我认栽,你说怎么办?”慕容燕无奈的道。

    “第一,你可以留在这里养伤,但我得收缴你身上的一切东西。第二,我问的一切事情,你必要有问必答。”洪易道。

    “嗯?那你要怎么样才肯放了我?”慕容燕问道。

    “眼下还谈不到。”洪易按住剑柄,又坐回到椅子上。

相关小说:仙傲许仙志武极成仙九鼎记仙葫神霄煞仙佛本是道龙蛇演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