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球探 > 阳神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澳门太阳集团111滕博会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修仙狂徒悄悄迷上你全职修仙高手女配师叔修仙路魔天记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ps:昨天晚上停电,到现在才来。少了一章更新,今天会更新四章补上。

    “我拜的是玄天道尊座下的黑天魔神,主黑暗,迷乱,不过别说我不告诉你,你若是窥视我们玄天道的道术,走火入魔可不管我的事。”慕容燕从竹床上站起身,眼神一闪一闪,嘴角显露出一丝似笑非笑的表情来。

    “你的心思倒不算歹毒,居然还好心的提醒我。”

    洪易笑了笑:“我并不是窥视你们的道术,只是相互研究研究罢了,再说单单是一副画像,就能窥见道术的精髓,那我也就是圣人了。我又没有要你告诉我经文心法。”

    “好!”

    慕容燕点点头,“你既然不怕走火入魔,我就画给你,没有道术心法,一幅画也是白搭。”

    说罢,走到房屋之中,铺好纸张,磨好墨,慕容燕坐好,却并不急画画,而是双手叠在胸前,做了一个道术的手诀,神情肃穆,喃喃念叨经文,过了很久,她才拿起画画的毛笔,在雪白的纸上动起笔来。

    洪易在一旁观看着,暗暗点头。

    “她的运笔倒也精深,看来云蒙虽然是蛮夷,但文化教育方面却深得精髓,至少从慕容燕这个贵族子弟身上看得出来。”

    慕容燕此时的打扮,依旧是原来的那身白衣,头系彩带,明显带有异国风情。

    不过一般草原女子都很粗旷,少有秀气的。但是慕容燕身为贵族,养尊处优,倒也皮肤白皙,月牙眉,瓜子脸,杏眼桃腮,竟然有些大家闺秀的味道,但是却有英武之感,并不同大乾闺秀柔弱的模样。

    在洪易的感觉之中,慕容燕倒有些和洪雪娇相似,但是却又比洪雪娇多了神秘飘逸的气质,这是修炼道术带来的。

    不过洪易对这些倒也并不怎么在意,他的眼睛只是盯着笔尖下的画笔走向。

    几百笔过后,雪白的纸上,渐渐的勾勒出了一尊身材魁梧,六臂三头的神像,这神像三头别分是阴笑,诡笑,狞笑,而六只手,各捏着手势,或是五指簸张,或是指甲如勾的抓摄………极尽摄人胆魄,勾人神魂之事。

    而身后几笔浓墨,更给这尊魔神增添了一种阴暗的背景。衬托得这尊魔神好像是从无边的黑暗之中走出,踏足了光明的世界,然后要把光明的世界又转化为无边的黑暗。

    “好画功。”饶是洪易鉴赏画像,看到过弥陀经,琅嬛书屋之中的梅花这等神作,眼高于顶,对慕容燕的画功也忍不住赞叹。

    “过奖了。”慕容燕停下画笔,看着雪纸上的魔神,好像并不满意,摇摇头:“我画得并不好,我们黑魔堂的黑天魔神相,才是真正表达出了精髓,你永远也不会明白,那才叫真正的勾人神魂,摄人胆魄,普通人乍一看了,很多都肝胆俱裂,神魂永堕黑暗,再清醒不过来。”

    “这张画像,足可以表达你的修为高低了。”洪易点点头:“如果你的修为高,画出的神韵应该更准确一些。”

    他心中自然知道,这画像也算是修行的一本秘籍,但也只能算是粗劣的秘籍,没有完全的表达出黑天魔神的神韵来,残缺了神韵,不算正宗,就算能用于观想,修炼精深之后,就会走火入魔。

    不过洪易并不准备修炼,而是做一个揣摩参考。

    “你可以走了。”洪易并不回答慕容燕的问题,而是挥了挥手,“你的那些符,盒子里面的金丹,金票我都可以换给你,但你的那口飞剑,却要陪给小穆,不能还给你了。”

    “你怎么还不走?”

    看见慕容燕以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洪易皱了皱眉头。

    “你真的让我走?还把我身上的金丹,符换给我?你就不怕我出去之后,养好伤,再来偷袭你?甚至联合人手,杀了你?抢夺你的血纹钢针?然后带走小穆。”慕容燕用手指摸摸自己的眉心,同时眼睛盯着洪易的表情。

    “当然有顾忌,但是我却不想杀你。我言出必行,不是反复无常的小人,既然说了约定,当然不会反悔。你莫非以为我让你走是假的?以为我明白着让你走,其实是暗地里要杀你?”洪易失笑摇摇头:“你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你既然遵守约定,你也放心,我堂堂云蒙侯爵之女,也不会做出那么卑鄙的事情来。不过我说的交易,你好好的考虑一下,我身上有五道符,五枚金丹,还有一百两黄金的金票,我拿走三道符,三枚金丹用来防身,另外的东西,都先做为订金放在你这里,你什么时候考虑清楚了,就到玉京城的聚宝斋找一个叫风铁的掌柜,他是我的线人。如果你考虑之后,实在不卖,三天之后,也可以到聚宝斋去把东西退还给我。”

    说罢,慕容燕打了个响指,取了自己的东西,走出了院子。

    看见慕容燕走后,洪易好像是送走了一瘟神似的送了一口气,这个女子在这里,却是有点麻烦,不但时刻要担心她的偷袭,却又不能杀她,也不好把她送进大牢。现在她自己就这么走了,也是最好不过的事情。

    看着桌子上的黑天魔神画像,洪易想起了弥陀经之中观想的夜叉王,罗刹王,揣摩着那些魔神和黑天魔神的区别。

    随后,洪易又把慕容燕留下的“订金”拿来,一个盒子里面,两道充满了火yao味道的符,上面和爆炎神符剑一样,都是火焰形状的符文。

    而两枚“金丹”,闪闪发亮,异常的沉重,表面是金银之色,还有一条条黑颜色的纹理。

    洪易知道,这是道家之中少见的“化形金丹”,神魂修炼到了显形的程度之后,便用火符把这丹化开,升腾出铅汞之气,以神魂附上去,立刻就会显化出本身的形体来,力大无穷,刀枪不入。

    这种金丹,火符洪易只在道经中的记载中看过,知道道士炼制起来,颇耗费功夫。炼制一枚,要耗费大量柴炭,朱砂,水银,铅,金粉,玉屑。

    而且每一个门派的炼制的丹,神魂附上去,威力也有所不同。

    “她要买我的血纹钢也就算了,为什么把符纸,金丹也做为定金?莫非她还想用金丹和我做交换?”

    洪易笑了笑,把金丹符纸放到一边。

    接下来的十天半个月,曰子却是过得非常的清闲,慕容燕走后,并没有再来搔扰,好像凭空消失一般,而且赵夫人那边也没有什么动作。

    洪易却丝毫没有放松,天天白天就是磨练武功,夜晚锻炼神魂。一身的武功,终于在练习牛魔大力拳和天缠手的结合之下,突飞猛进,进入了武士的境界。

    而他的神魂,也越来越凝练,力量越来越大,尤其是驱使血纹钢针的时候,更加出神入化。

    就在这天早上,洪易一大早就起来,照常的练功,突然外面响起了马蹄声,随后到院子门口停下来。

    进来了几个衣着鲜亮的奴仆,手拿烫金请柬。

    “哪位是洪易洪公子?”这些奴仆一到门口,就看见了门口打扫院子的沈天扬,随后问清楚了,把烫金的请柬送到,骑上马,一溜烟的走了。

    “玉亲王的请柬?”

    洪易接来,一看上面的文字,倒是愣了愣,随后,他又看到请柬下面的小字,却是一行人用毛笔小锴临时加上去的,“洪兄,今天玉亲王的堂会,务必要来,别忘记了牵上追电。”落款是萧浩。

    洪易却是知道,这个萧浩是长乐小侯爷的名字。

    “玉亲王是皇上的四子,是太子最重要的竞争对手,去还是不去?不过好像是长乐小侯爷的赌注,我还是去一趟。”

相关小说:仙傲许仙志武极成仙九鼎记仙葫神霄煞仙佛本是道龙蛇演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