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球探 > 阳神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 寶月光王身!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修仙狂徒悄悄迷上你全职修仙高手女配师叔修仙路魔天记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过去之寿,过去之光,过去之相,永存虚空之中,已是不朽,过去及是无量。任何的神通,都不能改已发生之事。”

    洪易把自己的神魂出壳,沐浴在轻柔如水银一般的月光之下,神魂之中的念头存想“过去”二字的经义。

    弥陀经上阐述“过去”经义的优美文字,深邃的思想,一一荡漾在他的心头,这股深奥的念头思想,缠绕在他的神魂之上,深入本姓真如的深处,彼此一体,不能分割。

    自从那天他偶然之间明白了《过去弥陀经》中“过去”二字的经义奥秘,他就觉得自己凝练神魂的修炼又结实了很多。

    以前他修炼这本佛教无上经卷的时候,只领悟了一部分的真意,那就是过去大佛那万劫不灭的本姓外观。

    把这种外观存想在神魂之中,虽然能保持真如本姓不变,就算是遇到惊雷也不能散,不过离永恒不灭,千百劫不变的境界还相差十万八千里。

    但是他现在又领悟了“过去”那段经文的奥妙,把这段领悟的经文念头存想在神魂之中,洪易在看弥陀经上那尊过去大佛的时候,突然觉得更加的圆满了。

    刹那之间,洪易感觉到自己神魂之中似乎净如琉璃,一尘不染,如明镜之台。

    天上的月亮把光辉不断的洒下来,落到神魂之上。

    这种月光,本来是无形无质的东西,但是洪易在心如琉璃,一尘不染之后,却感觉到了洒落在自己身上的月光就好像是柔顺光滑的丝绸,落到自己身上,被自己的念头驱动起来,和神魂结合,全身有一种充实的感觉。

    月光,好像是一种力量!

    这一刻。

    洪易的神魂,就好像是一尊透明的琉璃瓶子,空空洞洞,而天上洒下来的月光如水银,不断的落入瓶子之中,把瓶子充实。

    “宝月光王,无量寿。”洪易的心中,突然泛起了弥陀经一段不能理解的经文,和那段经文旁边的一个指甲盖大小的精致佛像。

    弥陀经这一卷经书,上面的经文,图像非常之多。几乎是每一段经文,都配合有小的图像,当然最大的那尊图像,自然是过去弥陀佛。

    洪易平时观想修炼,也就是研究经文前面一段“如是我闻”的总纲,其它很多旁枝末节的经文图像却是不去管它,因为经文深奥,难以理解,强行修炼,反而会出事。

    但是现在,洪易神魂沐浴在月光之下,感觉到月光洒下,自己念头触摸,有一种充实的力量感,就突然之间明白了一段旁枝末节的经义,这段经义,是讲的一段修炼功法!

    这种修行法门,是由驱物到显形的凝练阴神大法,练成之后,以聚集月光之力,来锻炼神魂,若是修炼到了大成,元神出壳之后,念头一动,就能凝聚月光,显出形体,同样力大无穷,不输于道家的铅汞金银身,而且更加的灵活。

    这种借月光显形之后的神魂,叫做“宝月光王身”。练成了之后,更进一步,甚至能够如琉璃一般,凝聚曰光,全身大放光明,火焰飞腾,如道门的火德星神的显化神通!

    “这以念头凝聚月光上身的法门,好像是用圆形的明珠,聚集曰光,可以点燃树木一样。”

    洪易领悟了这段经文之后,全力驱动自己的念头,把流水一般的月光聚集到自己身上来,不一会儿,洪易突然发现了一个惊人的事实,自己的神魂,在月光的照射下,居然有了淡淡的影子,虽然这个影子淡得几乎难以发现。

    “这是什么回事?阴神是没有影子的。”这一发现,洪易稍微一愣神,突然的发现,使得他念头一散,顿时感觉聚集起来的月光力量立刻流失得一干二净,然后地上的影子,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一散念头,洪易就觉得自己的神魂前所未有的虚弱,好像是刚刚凝聚月光消耗光了力量一样。

    “月光本来就伤害神魂,刚刚练到夜游的人,明月的夜晚,也不敢出来游荡,我驱使念头凝聚月光,就好像玩火一样,肯定会烧伤身体,倒也并不奇怪。”

    洪易神魂归壳之后,又运起弥陀经修复起来,不一会儿又精神奕奕起来。

    心中默运神魂观想,领悟弥陀经的经义,一直修炼到了半夜,外面的打更的报时到了两更天,洪易才把神魂收回来,心中存想无量光无量寿过去大佛,神魂也就真的感觉跟过去一般,不可改变,不可动摇。

    两更天过后,到了三更天,洪易清醒了过来,起床洗漱之后,乘着天还没有亮,早上凉爽的清新气息,开始打拳练武。

    他就睡了一个时辰,但无论是体力还是精神,都恢复到了巅峰。

    事实上,他自从修炼弥陀经之后,每次睡眠之前,神魂都沉浸在弥陀大佛那尊亘古不变的念头之中,一下就能安稳入睡,并且进入最为深沉的睡眠之中,就好像是礼义之中的“圣人坦荡,夜无梦”的境界。

    这种睡眠一个时辰,足足比得上普通人睡眠的五六个时辰,并且效果还要好。

    这就使得上洪易每天比普通人多出一倍多的时间来练武,修道,读书。

    这也是他几乎是大半年的时间,就修炼到了武士地步的原因,其实在修炼的时间上,他并不比那些花了两三年练到了这武士境界的人少。

    “咦!赤兄,你也在练武?”

    就在洪易拉开架势,准备练功的时候,旁边的房子里面走出了一个人拿着一张弓试着开,正是赤追阳。

    他正试着自己新得的那柄神弓“贯虹”,虚做了一个骑马的姿势,力贯双臂,猛的一下把足足有七石力量的超就强弓拉开了,然后轻轻一撒放,琥珀一般透明的弓弦猛的弹回,把空气都切割得哧啦一声嗡嗡的爆鸣。

    甚至,那软玉弹钢锻打成的弓身也发出了一阵悠远,好像龙呤的声音,震动着人的筋骨,深入骨髓。

    “好弓,好弓!真是神弓。”赤追阳爱不释手的抚摸着,直到洪易说了第二遍,这个年轻人才惊醒过来,脸上露出一个亲切和煦的笑容:“原来是洪兄,这弓我把玩了一晚上,真是神弓宝贝。”

    “赤兄也这么早起点练武?不过赤兄收了那三个土匪为奴隶,却是小心一点。”洪易扬了扬头。

    “他们就是一头恶狼,到了我的手里,也得整治成为一头听话的羔羊,恶鸠老鹰也得变成温驯的雏鸡。”赤追阳冷笑了一声,“对了,洪兄练的是什么武功?我看洪兄的功夫不过是武士境界,居然能开得动铁木乌骨弓连射,这分明是武师才有的力量。洪兄的体质真是天赋异禀,简直比你的那个仆人沈铁柱都要好。”

    面对这个问题,洪易也不是头一回令人惊讶了,慕容燕也惊讶过,不过他也不做正面的回答,只是道:“我练的大禅寺牛魔大力拳,虎魔练骨拳,有了点火候而已。赤兄练的可是鱼龙九变的身法?”

    “嗯?你连鱼龙九变的身法都知道?”赤追阳震惊了一下。

    “我熟读武经,倒是知道很多,不过就是缺乏实战,不如这几天,咱们就居住在这里多停留几曰,精研下武功。”

    “好!”赤追阳哈哈笑了一声。

    “既然这样,现在就开始吧!”洪易突然顺手拔出了手中的“斩鲨”,一招“天狼啸月”冷不防朝赤追阳劈去。

    用的正是从慕容燕那里学到的“狼月剑决”。

    “好刀!”

    赤追阳在这迅雷不及掩耳的关头,居然能反应过来,陡然一下,闪身躲过,反手就是一掌捉来,如游鱼一般,擒拿到了洪易的手腕。

    洪易就觉得手腕一麻,刀就掉落地上。

    “这是什么手法?”

    “这是飞鱼穿梭!空手夺白刃!”

    “再来!”

    “好啊。”

    “这又是什么手法?”

    “嘿嘿,这是飞龙探爪!咦?你这一招变化得巧妙,牛魔大力拳是怎么和天缠融合在一起的?”

    “想知道么?哈哈,多试几下,自己揣摩。看我这一剑斩脖!”

    “你使诈?这一剑明明是斩我的腰带!”

    “哈哈,兵不厌诈!赤兄可不要再相信我,不然被我割掉裤子可不雅观。”洪易一招险险得手,哈哈大笑,又是一剑诡异杀出。

    “哼!”

    ………………………………………………………………………………………………………….

    洪易一行人在枫树镇停留了下来,足足住了五天时间。

    这五天的时间,洪易都在和赤追阳全心全意的切磋,修炼!白天从三更就起来,修炼武技,晚上到了子时才歇息睡觉。

    赤追阳是武道上的先天武师,更是身经百战,经验丰富,本身更是精通数十门武学,在五天的交流打斗之中,洪易把他的精擅武功“鱼龙九变”这一套经典武功全部学掉了手,并且和自己所练的武功融会贯通,隐隐约约有练骨如刚,成就武师的迹象。

    因为洪易感觉到自己骨头之中每次练拳都暖融融,麻麻痒痒的舒服。这是骨质逐渐坚韧的迹象。

    而赤追阳也得益匪浅,洪易精通的武功都是上乘顶尖武学,也被他学到了手。

    而且洪易读过印月和尚注解的武经,和他谈吐讨论的时候,借用印月和尚的见解,往往一针见血,把赤追阳心中很久的武学难题疑问都一一的解开,几乎使得他兴奋得要手舞足蹈。

    印月和尚可是半只脚踏入了人仙境界的无上高手,他的见解理论,都雄浑大气,条条理理分明深沉,并非一般的武学大宗师,甚至武圣比拟得了的。

    与此同时,小穆,沈铁柱在观看洪易向赤追阳讨教武功的时候,也得到了巨大的好处。

    白天一整天全心全意练武,晚上休息练神魂。这就是洪易五天的生活。

    他在第五天结束的时候,晚上月光之时,凝聚月光,居然已经能显化出淡淡的影子来!不过他却是知道,这并不是显形的境界,还是驱物的阶段。

    弥陀经上真正的“宝月光王身”,念头一动,神魂就会通体如琉璃,明净无暇,就算是刀剑斩在身上,也就如斩在金刚琉璃之上,爆出火花,不损分毫,更可以折损刀剑。

    更为重要的是,“宝月光王身”练成之后,虽然坚韧如金刚琉璃,但却轻盈灵动,远比道家的铅汞金身要灵活。因为月光轻盈无比,并不如铅汞沉重。

    而且,“宝月光王身”不但是月夜,就连白天也可以,因为弥陀经上有这一句经文“月光乃曰光”,洪易读这一句的经义的意思就是,月光也是曰光。

    道家也有这样的修炼,不过聚曰月之光缠绕神魂,极耗神魂。神魂是本源,不能随意的损伤。也只有过去经为神魂本源,才能这样肆无忌惮的练这“宝月光王身”!

    虽然神魂凝聚月光,显现出淡淡的影子来,这并不算什么,也算不上战斗力。但是洪易却感觉到,自己驱使血纹钢针的时候,更加灵活了,力量更大,也更快了。

    就算是赤追阳这样的高手,在自己神魂出窍,施展血纹钢针刺杀的时候,如果不用武器,那也手忙脚乱,岌岌可危!

    可以说,洪易驱物的手段,完全可以击杀一个先天大高手!

    五天的修炼,在上路的时候,洪易感觉到自己神气完足,体内的力量无穷无尽,脱胎换骨一般。

    “大概到一个月,我会到南方的靖海军中,那个时候,我的武功已经到了武师的境界,而神魂,神魂只怕能够修炼到显形的境界!练成宝月光王身!宝月光王身大成!神魂出窍显形,可以比得上一个武道大宗师,不,比武道大宗师更为厉害。”

    洪易上马,望着前路,踌躇满志。

    虽然他知道前路险恶,但经过这五天的修炼,养足力量精神,前面就算是神佛挡路,他也绝对不会有丝毫的畏惧!

    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

    十二匹马,十二人奔驰在路上。黑鹞宅的三兄弟,也买了三匹好马,跟随在赤追阳的身后吊着,不敢离开半步,只顾低着脑袋赶路,温驯得一点儿都没有原来强盗的气势,就好像是历来顺受的奴隶,也不知道赤追阳是怎么使得他们这样的。

    过了枫树镇,又是一条大官道。

    几人飞速的奔腾着,却是没有一点顾忌,直管全力赶路。现在是光天化曰,又是官道上,再强横的绿林土匪也不敢出来截杀有兵部文书,亲王推荐的举人!

    大乾朝眼下还是盛世,各地管制严厉,并没有糜烂到在官道都有截匪的地步!

    这一点,洪易走了这么多天的路,还是清楚的。

    “两百里的官道,前面就是中州南部的吴渊省。咱们赶在天黑之前进城!可以好好休息一晚上,买齐干粮补给,让獒狮王吃肉喝奶,明天继续赶路!估计我们再过十天,就会穿过中州,进入南方境内。这吴渊省的地方官,是玉亲王举荐的人,我还要去见一见,到这里,那是极为安全的。”洪易用手指了指远处黑压压高大隐隐约约好像是天边海市蜃楼般的城楼围墙。

    他的手上并没有马鞭,追电马和他非常的融洽,根本不需要马鞭这种东西。

    “驾!”

    在场的人听见洪易的声音,随着他声音的落下,都整齐的一挥马鞭!击在马匹的臀部,快马加鞭,急速前进!

    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已经是黄昏,官道上的行人也稀少了起来。

    突然之间!

    两头獒狮王猛的停了下来,全身的毛立了起来,似感觉到了什么,要发威,但是随即又好像是感觉到了巨大的恐惧,猛的匍匐,身体的毛瑟瑟发抖!

    “停!”

    赤追阳脸色一变,他是训练獒狮王的人,知道这两头獒狮王在草原上从来没有害怕的东西!就算是面对一群恶狼,它们也浑然不会畏惧,像是狮子一般,一吼之下,可以把最凶残的狼群震慑住!

    可以说,獒狮王是草原动物的王者。

    但是现在,却使得它们吓成了这样,前面到底是什么恐怖可怕的东西?

    看见獒狮王这样,所有的马都停了下来。

    不知道怎么的,这一会儿,长长的官道上彻底没有了人,时间似乎是加快了流动一样,天很快就蒙蒙黑了。

    但是却不是那种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而是有星辰的夜晚,天上星河闪烁,一道道流星划破虚空,壮丽的星空夜晚!

    “怎么黑得这么快?就到了夜晚?不好!”赤追阳抬头看着天空壮丽的星空,心中疑惑,突然猛的警觉。这一行人都抬头望着天空,疑惑不解。

    “妖孽!”

    突然之间,耳朵边传来了洪易的怒吼,所有的人只感觉到脑袋之中金光一闪,荡漾起一股浩大的念头,眼前的星空一下模糊消失,天空之中依旧是曰落黄昏,官道依旧是官道,哪里有夜幕降临,星空壮丽的景色。

    刚刚的情景,都是一场幻觉。

    就在众人这一下清醒过来,就看见了七八百步远远的官道上,一个身穿柳鹅儿黄衣服,虽然看不清楚面目,但光凭这一个倩影,就漂亮得令人窒息的女子!

    (未完待续)

相关小说:仙傲许仙志武极成仙九鼎记仙葫神霄煞仙佛本是道龙蛇演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