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球探 > 阳神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ag游戏代理买球网站188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修仙狂徒悄悄迷上你全职修仙高手女配师叔修仙路魔天记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铛铛铛!!!!!铛铛铛!!!!!!铛铛铛!!!!!!!

    白云庄后山之上,一座修建得华丽的道观里面,瞬间就响起了一连串急促的钟声,这钟声紧急,好像要把人的心敲得提起来一样。

    这是白云庄专门用来应付突发事件的“警钟”,重达万斤,以响铜铸造,一旦连续敲击,声音可以传出几十里开外。

    这种“警钟”铸造起来花费也不少,一般只有那种有家财百万,土地万顷,家族数百年的大地主,还有富可敌国的寺庙,为了防止土匪抢劫,乱兵流民搔乱而建设的。

    遇到突然情况,连续猛烈撞钟,方圆几十里的人听到钟声之后,立刻人人都拿起武器,迅速聚集到一起!抵抗外来侵略。

    “师妹,师妹!不好了!这吴渊省的八营兵马齐聚,已经到了二十里之外,转眼就到!这是怎么回事?那巡抚侯庆辰想做出骇人听闻的事情?”

    就在赵妃蓉站起身来,山上“警钟”连响,突然之间,白云庄庄主柳白云身体一闪,几下就掠上了楼阁,吐气开声,急急忙忙的对赵妃蓉道。

    “我乃大乾缙绅,方圆数百里都有名的士人,他就算以一省之巡抚,也就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发兵剿我?”

    “哼?这吴渊省的八营兵马么?侯庆辰这狗官,不愧是心狠手辣的人物,我在官道上截杀,他找准了借口,立刻就调集兵马过来?是想屠庄取财?能找到白云庄上,他的探子不少!”赵妃蓉看着极远处滚滚而来的兵马,脸上显现出不以为然的笑容:“白云,你掌握这吴渊省的绿林道,黑道,接受供奉,早就是那铁血巡抚侯庆辰的眼中钉,肉中刺!迟早他会发兵来剿的。他一看中了庄子上的财物,二是要讨他主子欢心,三是显示他的手段,震慑绿林黑道!”

    “那现在怎么办?”柳白云看着赵妃蓉,神情早冷静了下来,不过他虽然是庄主,心中早有成算,但还是要听从这大罗派五百年才出两个最杰出弟子。

    大罗派,已经足足有五百年的传承,五百年之中,最为杰出的弟子,只有两个,其中一个就是这赵妃蓉。而另外一个,就是当朝太师,武温侯,洪玄机!

    “他只有八营兵马,四千人,我一人就可以杀他数百!怕他干什么,你速速召集高手,亲兵,死士!出去迎战!彻底的打废他!”赵妃蓉把手一抬。

    “只怕侯庆辰这样大张旗鼓的来,肯定招揽了高手!”

    “无妨,咱们拼掉他的血本,也可以随时突围,飘然而走!想想,他以八营四千兵马,围攻这区区白云庄,要是死伤大半?八营残废?上传到兵部,立刻就是革职拿问。”赵妃蓉把身体一转,腰间环佩叮当,“去吧,我会为你压阵的,他有什么高手,我直接斩杀了就是。”

    “好,那就多谢师妹了。”

    柳白云一声狞笑:“左右,把我的九层鲨鱼皮铠,蟠蛟枪拿出来,照玉夜狮子也牵出来,‘白云八卫’听着,你们让八十名死士各自行动带队,立刻行动,把弩车推出来!手弩也启出来!刀铠弓箭,一一穿着,庄子大门关上!所有奴仆婢女,立刻集中到庄园西边院子里面关着,防止搔乱!还有你们派人护卫账房先生,家眷,立刻收拾金银财宝,从后山地道从水路到南方。”

    “还有,你们去唤白云五老!让他们跟在我身边,冲杀敌人!”

    一连串的吩咐下去,柳白云下面的亲随虎吼一声,脚步如飞,立刻就去了。

    整个白云庄,立刻行动起来,好像一台上了弦的机器。竟然井井有条,雷厉风行,远不是一般的大地主家比较得了的。

    ………………………………………………………………………………………………………“想不到这白云庄,居然安置有警钟!”

    洪易骑在马上,在军队的护卫之中,滚滚而行,老远就听见了远处山上铛铛铛急促的钟声,心中暗惊。就算玉京城外土地万亩的大地主,大豪门,也很少有警钟的,这吴渊省一个小小的庄子,还设置有,他对大罗派的忌惮,心中又增加了一层。

    他所处的队伍,是两营兵马,一共千人。骑兵二百,枪兵六百,大刀藤牌兵一百,弩兵一百。一路上急行军,将士人人脸上都汗水四溢,但却精神旺健,体力充沛。

    尤其是个个士兵,腰间挂着的水囊,但洪易看见有时在急行军之中,他们拔开塞子小小喝一口,扑鼻而来就酸到牙齿的酸味,竟然不是水,是醋。

    “士兵热天急行,喝水伤身肚痛,喝醋去邪气,生津液,止口渴,长精神,这是小小的秘诀,却又十分的重要。世弟以后带兵打仗,却要记住这个细节。”

    吴渊省巡抚侯庆辰此时,一身黑色鱼鳞钢片重铠,头盔面罩,骑在一匹乌血马上,左右紧紧护卫着二十骑高手。

    “以八营兵马,四千之众,剿灭一个小小的山庄,似乎有点杀鸡用牛刀之势吧。况且大人居然亲自上阵?”洪易心中一边学习带兵的细节,突然一动,向侯庆辰询问。

    “白云庄高手如云,不可小视,幸亏才来这里三年,要是再经营五年,根深蒂固,势力壮大,联络官绅,我也奈何不了他了!”侯庆辰冷冷道:“我已经调查得一清二楚,白云庄庄主柳白云,手下‘白云八卫’,个个都是武师级别的大高手,这八卫,每人麾下都会带着十名死士,也都是强悍武士,而八十名死士,每名死士下面,都会带着五个庄丁护院,曰夜艹练已经有了三年!这股力量,就不容小视。更何况,白云庄这三年,暗中请了不少绿林黑道上的高手,据我所知,最少有五名顶尖高手做为客卿供奉,都恐怕都是数十人敌的顶尖武师,甚至,甚至可能有先天境界的高手!”

    “白云八卫,八十名死士,艹练三年的庄丁,加起来也就四百八十八人,至于那些佃户,打杂长工,都是乌合之众,大军一压,立刻如毛鸡一般瑟瑟。”洪易看了一眼藏在铁甲之中的,侯庆辰,又问道。

    “世弟不要小看了这四百八十八人,白云庄敛财无数,屯粮无数,哼!还私藏兵器,刀枪,铠甲,甚至还有手弩,一旦天下大乱,流民四起,就凭借这四百八十八人的核心队伍,开仓放粮,收拢流民,顷刻之间就可以聚成数万人队伍,糜烂一省,甚至整个中州。”

    侯庆辰哈哈长笑一声。

    “那倒是,历朝历代,水灾荒年,天下大乱,都是这样。”洪易心中点头:“私藏刀枪铠甲,可是谋反大罪!”

    “现在只要是有地位的缙绅,家中谁不私藏兵器铠甲自保?虽然说是谋反大罪,但屡禁不绝。”侯庆辰摇摇头,“任凭朝廷如何严厉,都禁止不了这些事情的。”

    说话之间,行军速度飞快,骑兵就已经迫近了白云庄,修建在山下,高大围墙,一片庄园房屋的,塔楼的白云庄已经可以看得见。

    就在这时,前面四面八方,无数的农民,佃户,都拿着锄头,扬叉,镰刀,菜刀,从田埂上,大路上,疯狂的向白云庄涌来。

    “警钟响了,大家上啊。”

    “土匪杀来了!”

    “抢粮抢钱的来了,大家拼了!”

    一眼望去,到处都是密密麻麻如蚂蚁一样的农民,却是白云庄附近各村的农民,听见了山上的警钟,都一窝蜂的赶来。

    这些人虽然乱糟糟,但到处都是,不知道有多少,吼叫之声响成一片,手里拿着武器,朝大路上的千人大军涌了过来。

    “白云庄谋反,朝廷来大军剿灭,拦阻者满门杀头!”当先的二百骑兵,整齐大吼,张弓搭箭,刷刷刷!一蓬箭雨如蝗虫一般扑了过去,立刻射倒了最先涌来的几十个农民,惨叫之声立刻络绎不绝!

    与此同时,这一千大军同时怒吼,刀兵以刀击盾牌,整齐一致。

    杀!

    杀!

    杀!

    千人大军刀击盾牌,齐喊杀字,惊天动地,天上的云似乎都被一下冲开了,洪易顿时就感觉到猛烈彪悍之气,凝结一股,把人的血都震得沸腾起来。

    “是朝廷大军,快跑!”

    “不是土匪,跑啊!”

    “跑啊!”

    大军这一喝,四面八方涌来的农民佃户好像炸了锅一般,猛烈逃开,作鸟兽散。许多人被吓得滚落到田里,落到水中。

    “死伤的农民,每家三十两银子,等剿灭白云庄之后,立刻擅后。”侯庆辰声音之中没有一点波动,“破庄之后,不准私掠,不准放火,不准强歼!妇女不杀!老人不杀!小孩不杀!违令者,军法处置!”

    “遵令!

    听见到命令后,两营指挥使,让亲兵把手中的帅旗一挥,旁边的马车上,立刻拖出一张大鼓,咚咚咚!振奋人心的鼓声响起。

    鼓声响起的同时,军中号角也长长的吹了起来。

    与此同时,远处的也响了号角,鼓声,四面回应。给人一种大千世界,三尺难藏的包围感。

    “这种压迫感,就算庄子之中的高手,恐怕也心神不宁,其余的人,只怕会要崩溃吧!”洪易看见这样的威势,把自己代入了白云庄之中人,觉得就算是以自己的神魂强大,面对这样的包围,鼓声,号角,都难以做到镇定如常。

    ……………………………………………………………………………………………………….

    “我还是小瞧了军队的威力。哼!”

    与此同时,站在白云庄一座塔楼上的赵妃蓉也已经远远瞧见了外面铺天盖地四千兵马,聚集到了白云庄外面,形成合围之势。

    此时,白云庄之中,已经是一片混乱,哭喊的哭喊,那些奴仆,长工,马夫听见外面号角,大鼓,就已经歇斯底里,抱头鼠窜,拿钱的拿钱,拿物的拿物,要冲出去的冲出去,好不容易才被死士庄丁赶进一个院子,杀了几人,才锁起来,停止搔动。

    庄子之中,虽然有一千多人,但这些奴仆,长随,长工,马夫都是没有战斗力,搔乱起来反而扰乱人心的无用废物。

    现在庄子之中唯一能镇定下来的,只有白云八卫,八十名死士,还有艹练了三年的四百名庄丁武生,武徒。

    这些人,都占据了各个要点,全身铠甲,佩刀,手弩,甚至还推出了十多架弩车!

    这种弩车需要五人看守,长一丈,粗手臂的木铁箭,绞轮上弦,能射五百步,洞穿铁盾,穿透人和马匹,咯吱咯吱的摇毂辘声音,铁箭上了弦。

    “柳白云经营了三年,到底还浅薄,虽然说三年训练出了这么死士,庄丁,也还不错,但毕竟根基太浅。遇到小规矩军围剿,还可以抵抗,遇到这八营兵士,倾巢而出,却就抵挡不住了!不过这些死士消耗了就消耗了,拼死防守,让这些兵马损失惨重,我乘机取掉侯庆辰的脑袋。这狗官,却是活得腻味了,早知道刺杀了算!”

    赵妃蓉没有丝毫的动容,心中算计着,怎么割掉侯庆辰的头飘然而走。

    以她的道法,武功,只要不被包围万人大军,随时飘然而走,没有人追得上。

    “破庄!”

    四千大军,在白云庄之外千步聚集,巡抚侯庆辰在中军之中,一声令下,刀牌手整齐出列,快速逼近白云庄的围墙大门。

    嗖!嗖!嗖!嗖!嗖!

    在这些盾牌手接近五百步之外的时候,围墙上塔楼弩车发射了,一支支粗大的箭瞬间撞击而来,一下就把刀牌手的盾牌射穿,连人的身体都撞得飞了起来,压倒了很多人。

    十多辆弩车,第一次射击,就使三四十名刀牌手命丧黄泉!

    “弩车!好家伙!”侯庆辰的眼睛之中,射出凶狠的光来,他也没有想到,白云庄之中,居然还有军中守城的大弩车。

    “这还是普通的山庄?简直是一个小型的城池!”洪易也吃了一惊。

    “我来!”赤追阳一马当先,冲了上去,在距离七百步的地方停下,拉开贯虹,雕翎箭连发,惨叫连连,准确的洞穿了给几辆弩车上弦的人!

    这一下,冲击的刀牌兵压力大减,轰隆一下冲到围墙下,撞击大门,就在刀牌兵冲上的时候,长枪兵也补了上去,同时,弩兵上弦,跟随在后,中间夹杂铠甲铁骑,一波一波,潮水一般的涌上。

    轰隆!

    庄子大门一下被轰开,数千士兵炸了锅的冲进去,堵都堵不住。

    这白云庄,并不是坚固城墙的城门,哪里抵挡得住冲击。

    “不知道赵妃蓉走了没有?应该来不及,大军到达的速度太快了,这几十息时间就破了庄子!”洪易正要策马跟随大军进去,就在这时,突然之间,天上星光一闪,在无数人惊讶的目光之中,一条匹练似的星光,卷着一柄闪亮的长剑,以雷霆轰隆之势,电射涛卷而来,直取他旁边马上的侯庆辰。

    “大人小心!妖法!”

    侯庆辰身边的几骑护卫,早就密切注意到任何动静,他们都是高手,耳听六路,眼观八方!蚊子苍蝇飞过去,都要注意两眼,这么大的动静,当然立刻就发现了,立刻就举起手中的长枪,迎着飞舞过来的长剑撞击过去。

    扑哧,扑哧!

    飞来的剑光只一闪,这些高手的兵器全部断裂!

    就在这时,侯庆辰身边的一个铠甲士兵,突然冷哼一声,背后闪出一口长剑,迎上了星光长剑!在空中相互绞杀在一起!

    “咦?正一道的剑法?”

    星光长剑之中,突然发出了微微冷笑,正是赵妃蓉的声音!

    与此同时,涌簇着长剑的星光突然垂下,落进保卫侯庆辰几个武术高手的身体之中。

    这几个高手突然身体一震,僵持了一会,齐齐转过脸来!抽出佩刀,嘿嘿冷笑,朝着侯庆辰就砍杀下来!

    更为恐怖的是,他们的嘿嘿冷笑,非常女姓化,声音也和赵妃蓉一模一样,中邪一般的诡异!

    “不好,他们被附体了!”

    洪易一看这变化,心中再吃一惊,便知道这是赵妃蓉附体分神的手段,一个念头,可以短时间控制人的身体!这种手段,实在是骇人听闻,妖魔诡秘。

    轰!

    就在这危急关头,洪易旁边的沈铁柱把铁棍一扫,准确的打在这个几高手的佩刀上,一下就扫飞了出去。

    “正一道小道士,你能在这样庞大杀气压力下飞剑而出,倒也不错了,不过呢,别怪我,你要和我斗剑,还差得远,你们的宗主姬常月来还差不多。”

    就在这瞬间,崩!正一道道士化妆成的铠甲士兵飞剑,一下被滂湃的星光围拢,一挤,化为了无数的铁粉!

    赵妃蓉在星光之中的声音戏谑。

    洪易知道,此时凶险无比,稍微不注意,就要被赵妃蓉那道法高强的女人万军之中,取上将首级。当下也不顾的许多,心神一沉,阴神脱体而出,进入到了随身携带着的“诛邪”桃神剑上。

    神魂和剑中之神缠绕,力量爆涨!

    嗖!

    碧绿剑影直接飞了出去,迎着赵妃蓉的星光长剑一撞!

    砰!巨大的力量爆发,直接把这柄星光长剑撞得翻翻跌跌,飞出了七八百步之外。

    (未完待续)

相关小说:仙傲许仙志武极成仙九鼎记仙葫神霄煞仙佛本是道龙蛇演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