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球探 > 阳神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 驚濤駭浪!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修仙狂徒悄悄迷上你全职修仙高手女配师叔修仙路魔天记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是……”

    洪易看着这一箱子秘药,心中暗暗震惊,看见名字他就知道,这些药膏,药丸,药液可并不是一般市面上药材配合药方能熬炼得出来的。

    像那种“豹胎生筋丸”,必须要雪山上一种凶猛雪花母豹子怀孕之后的胎儿胎盘,活生生的从身体中剖取出来,然后加入各种名贵药材,熬制数月,成为胶质,再搓成药丸,晾干之后,存放十年,让药姓渐渐沉淀,稳固,才算是炼制成功。

    这种“豹胎生筋丸”,使用之时,用水煎熬,涂抹在身体各处筋络关节处,只要数天时间,筋络便会更加坚韧有力,一扫柔弱,而且没有任何的毒姓,是练武之人梦寐以求的灵丹妙药,神药!仙药!

    其余“金刚醍醐酥”,更是神奇,是一种酥油,练武之时,以这种酥油涂抹全身,酥油药力渗透皮膜,使皮膜柔软,坚韧,结实。

    大禅寺曾经有许多和尚,身体用力之时,皮膜坚如精钢,散去力量,柔软如棉。就是用了这种灵药的助力。

    还有那种“虎骨玉髓膏”,是以猛虎的骨髓为主药,熬炼而成,服下之后,坚硬全身骨头,炼骨如钢!

    洪易更是知道,当年白子岳练武,就是依靠了这种虎骨膏,才把骨骼练得坚韧,突破人体极限。

    其余的“雪参养脏膏”,更是调养内脏,杀虫去病,坚固内脏,使脏腑洁净,凝练,铁板一块的灵药,对于人修炼内脏有莫大好处。

    而“熊胆大力酒”也是去赘肉,生强肌的神妙药酒,如果是一个练肉境界武生,得了这熊胆大力酒,那么他的肉就会无比协调,坚韧,力量强大,甚至能战胜武徒,武士级的人。

    总之,这些白磁罐之中的药材,都是百年罕见的灵丹妙药。

    “这是在白云庄柳白云练武的密室之中搜出来的,一共三箱。想必是大罗派带出来的灵药,让柳白云到中州来培养死士,高手!发展自己的势力,最后图谋不轨。有这些灵药,不出两年,肯定会培养出一顶尖的高手来,我估计这三年,那柳白云是筛选忠心耿耿的人,如果还不剿灭,过了两年,他就成气候了!”侯庆辰冷冷道:“当年剿灭大禅寺,整个大禅寺的一百多间药师王佛大殿,几乎全部被大罗派收刮一空了的。”

    “一百多间药师王佛大殿?”

    洪易听后,心中又是一动,当年大禅寺医药也是天下闻名,药师王佛大殿的各个医僧,号称是“生死人,肉白骨”,其中更有和尚学道士烧铅汞,火药等等,可谓是集天下医术,方术之大成。

    被搜刮一空,该有多少灵药?

    “三箱药,我一箱,世弟一箱,王爷一箱。”侯庆辰说着,随后命人打开另外的三个箱子:“另外我送世弟三箱礼物,却又是别的东西,世弟请过目。”

    砰!第二个箱子打开,洪易发现,里面竟然是几套银灰色的软甲轻铠,看上去柔软轻薄,好像丝质的锦缎。似铠非铠,似衣非衣。

    “这是东海外出云岛国鞣制的极品银鲨甲,一共五套,世弟的白牛铠,虽然也是防护极强的铠甲,轻弓轻弩都难以穿透,但比起这银鲨甲来,却是相差了许多了。以世弟的身份,穿起来那是极不合适的。反正世弟要入军中当官,收买凝练人心,白牛铠就当做打赏将士的好了。”

    “银鲨甲?”

    洪易轻轻吐了口气:“这可是了不得的东西。”

    鲨鱼皮极其坚韧,上等的宝剑,都是用鲨鱼皮来做剑鞘。而远海处,有一种凶猛到极点的银鲨,全身银灰颜色,皮更为坚韧,刀剑难伤,通过鞣制之后,是天下间少有的神铠。

    桃神道曾经的宗主,珞天月的撼天七宝,其中有一套“魔鲨铠”,传说就是一头千年银魔鲨鱼的皮练成的。

    海外数十,上百的岛国,其中最强大的战士,才有资格穿银鲨甲,没有别的,因为银鲨凶猛,又在深海,很难捕捉,一般的渔船,一口就咬穿。

    凶猛的银鲨更能跃出水面数丈,把大船大舰上面的人瞬间咬下水去。

    往往捕捉一头银鲨,要牺牲数十人,上百人的姓命。

    洪易曾经问过珞云,神风国之中,最强大的武士就是银鲨武士,只有三百人,是王国之中的精锐,护卫皇室的最强大战士。

    侯庆辰又把一拍,一个抬箱子的武士点点头麻利的穿上了这套银鲨甲,这银鲨甲,与其说是铠甲,不如说是一套衣装,紧身劲装,长裤,护肩,护肘,护膝,绑腿,甚至还有手套,一套穿上之后,全身银灰,威风凛凛,带有一股凛冽杀气,刀枪不入的强悍。

    这穿了银鲨甲的武士走到院子外面,另外一个武士拉起一张一百二十斤的强弓,恶狠狠拉开,在五十步内一箭射出。

    扑哧!箭射到银鲨铠甲上面,狠狠扎进去的时候,居然一下歪斜,好像是射到油石上滑开一样,并没有射穿,只是箭身巨大的撞击力使得挨箭的武士连连退了几步,脸色有点苍白,一口气转不过来。

    与此同时,另外一个武士又拿一把锋利闪亮的精钢长刀,在这个武士身上连削了几刀,都只在衣服上削出几道痕迹,用手一抹,痕迹又被抹掉,光洁如新。

    “都快比得上慕容燕的铅汞金身了。”洪易和小穆对望一眼,都惊讶起这银鲨甲强悍的防护。

    “一箱是灵药,一箱是银鲨甲衣。”侯庆辰也带着羡慕的眼神看着这银鲨甲衣,“还有两箱,打开!”

    蓬!蓬!

    另外两个箱子被连续打开,一箱却一口口的黑鲨皮鞘横刀,大约有二十来把。

    洪易提起一口刀来,唰抽开,只见刀身一闪,烂银一般的刀身上,有一圈圈似螺纹状的纹理。竟然是比精钢还要好一级的螺纹钢刀。

    摘下一根头发,放在刀口上,轻轻一吹,铮!毛发断成两截。

    “这是烂银螺纹钢打造的宝刀,虽然比不上天梯纹,冰裂纹,菊花纹这三大神器宝钢,但在军中也是罕见,世弟的剑似乎是菊纹钢的神器,但下人却都是一般钢刀,在战场上拼杀,难免便有个闪失。况且世弟入军之后,看准忠诚的,赏他这一口刀,这便世世代代都是传家宝。保证受赏的忠诚不二。”

    侯庆辰指着这一箱子刀道,“别人王公贵族弟子从军,都是一箱一箱的赏赐带出去,带兵之时收买人心,练兵要诀,第一是威,第二是恩,没有威严,别人不服你。但是有威严,没有恩赏,也会哗变。恩威并施,士兵才会为你卖命,忠心耿耿。”

    “这都是带兵的金玉良言。”

    洪易点点头。

    他想起洪熙当年从军,传闻之中除了家族之中高手相随之外,还带了数十万的银两,购买了大批铠甲,优质兵器。用来赏赐,鼓励人心,把手下的将士一个个激励得要他们立刻抹脖子自杀都可以。

    大乾王朝数百万大军,每年的粮饷都是一个巨大无底的窟窿,所以在一般的军队之中,铠甲,兵器,伙食,军饷都很低,靠兵部的那些抚恤,饷银想要士兵来卖命,那简直不可能,要带出一只悍兵来,必须私自出银两打赏,喂饱他们。

    这也是在大乾皇朝王公贵族之中,不成文的一条规矩。

    没有钱,根本无法带兵立功。

    洪易出来的时候,借了慕容燕三千两黄金,也是这个想法。

    而另一口箱子,就是黄灿灿的金子了。

    全部都是拇指大小的金饼子,饼子上印着大乾重宝的字迹,背面印着年号“宁熙”,这是当前乾帝的国号。

    “这里有三百斤黄金饼子,一共四千八百两,世弟押运上路,也好作为将来的用度。”侯庆辰指着箱子里面的黄金道:“还有,世弟下人的几匹马,我也就然换成了‘宝黄驹’,那头照夜玉狮子马,我本来想献给王爷,但想起王爷以前也不喜欢白马,我骑着那匹马,也太招摇,容易被御使弹劾,还是赠给世弟,反正那是世弟的战利品。”

    “如此,我就不客气了。”洪易看着一箱子黄金,知道侯庆辰刚刚剿灭白云庄,得了巨额金银,这披金饼子也肯定是其中的财物,自然要分润给自己一部分,收下也无妨。至于那照夜玉狮子马,洪易估摸着以后送人也不错。

    “我得了黑鹞宅的那一箱财宝,一万两银票,四十斤赤金印章,一盒珠宝,大约也就是四五万两银子,现在这四千八百两黄金,兑换了,也差不多五六万两,加上慕容燕那里的三千两黄金,也就是说,我现在也是身价十三四万的巨富了。”

    洪易暗暗盘算着自己的财产。

    “那些赤金印章,珠宝都不好出手,不如一并在这里吴渊省城里面兑换了。”洪易心中想着,就把得到黑鹞宅的那一箱财宝说了出来。

    “嗯?世弟剿匪,居然得到了太子被劫的供奉?真是好运气。”侯庆辰一听,点点头:“那些东西的确不好出手,换了银两也干净,这样,你把那批珠宝,赤金印章抬到账房上,估算一下,我拿市价兑换给你。”

    “那自然是好。”洪易满意道。

    “世弟身边的人少了一点,虽然那位赤先生是一位先天境界的大高手,但双拳难敌四手,最近南方海盗,水寇猖獗,军中千军万马冲杀,难免有个闪失。我要世弟几位还用得着的人手。怎么样?”侯庆辰又道。

    “什么人手?”洪易夹起筷子,吃了一口菜,又给旁边的小穆夹一筷子。

    “把人带进来!”侯庆辰脸上换了冷笑,不一会儿,外面传来了怒喝,“快走!快走!”同时还伴随铁链镣铐的声音。

    院子里面一队士兵,押解着五个披头散发,戴着沉重大木枷,脚下绑着几十斤重铁镣铐的人进来,一进来,士兵就用枪狠狠的戳着这五个人的背心,“跪下!”

    这五个人却就是站立不跪,被人猛的在膝盖窝里踹了一脚,才勉强半跪在地面。

    洪易一看,就知道这五个人武功很深,但受了折磨,筋疲力尽。

    “这五人原来叫做白云五老,是柳白云那叛逆招揽的绿林道上供奉高手,养在庄子里面做为打手的,这次围剿白云庄,他们被大军包围,主动投降,我并没有杀他们。其实按照大乾律,他们一个个都是剥皮植草的下场!”

    侯庆辰冷冰冰的语言,令得这五个人全身一震。

    “你们想死还是想活?”

    “蝼蚁尚且偷生,我们当然想活。”其中一个披头散发的中年人道。

    “想活就好,我现在给你们一条生路,把你们脸上刺字,发配充军,在洪世弟麾下为奴,如果立功,自然可以减罪,如果还无法无天,洪世弟会以军法处置你们。”

    洪易听见这一番对答,就知道了,这五个人原来是白云庄的供奉高手,在围剿的时候,洪易也看见了,这五个人身手高强,出手如电,是冷血十三鹰,赵寒那种级别的顶尖武师。

    这种顶尖武师身手了得,也难怪侯庆辰舍不得杀掉他们,而发配充军。

    “你们身手了得?原来都是干什么的?”

    洪易问道。

    “我们三人是太乙门的弟子,他们一个是青云派,一个是少阳门。我们都是卖大罗派情面,出来给白云山庄做供奉的。”

    其中一个人愤愤道。

    “什么太乙门,青云派?少阳门?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洪易喝了一声。

    “世弟有所不知,这些门派,都曾经是中州响当当的武道门派。现在虽然都不敢明目张胆的开派授徒,但暗地里勾结乡绅,把持黑道绿林,立成世家,又开设道观烧香练拳,走镖开局,可恶得很。在中州十三省,方圆七八千里,这样的门派,不下于数百个。这太乙门,青云派,少阳门,是其中最大的几个,暗中的实力倒也不可小视。”

    侯庆辰给洪易解释着。

    “知道了。”

    洪易点点头,看着这五个人,“我不管你们是什么派的歪门邪道,现在发配充军,就要立起规矩来,将来立了功,自然可以脱罪,甚至封官加爵也未必不能,如果桀骜不驯,我三尺法剑,绝不留情。就算千里之外,你们又逃得掉么?”

    说着,洪易把手朝桌子上一拍,一道绿光缭绕而出,疾如雷霆闪电,上下飞腾。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锵锵锵锵!连续数声,被绿光撩到的木枷,铁链,镣铐纷纷破碎。

    几个呼吸之间,绿光飞回,洪易睁开眼睛,看见惊讶得完全跪下来的这五个供奉,心中满意,刚才自然是下马威。

    这一个下马威,震得他们绝对不敢妄动。

    ……………………………………………………………………………………………………….

    一连休息了三五天,赤追阳的伤势完全好了,洪易才启程上路,继续赶向南方。

    等几天赶路,到达南方七省和中州交界的重镇,“黄粱镇”的时候,白云庄被剿灭,大罗派圣女赵妃蓉被侯庆辰带兵围剿杀死的消息,也秘密的传到了南方大罗派,玉京洪府,甚至太子的耳朵里面!

    那些消息灵通的王公大臣,也都知道了一些。

    这就好像是一座山砸进海里面,暗中带起了滔天巨浪!

    不过这其中的当事人,洪易却还没有受到波及,因为他已经和侯庆辰商量,在给朝廷奏章之中,并没有提起自己。

    奏章都是洪易和侯庆辰商量着写的,其中只是提到,白云庄勾结匪徒,坐地分账,私藏弓弩,铠甲,训练死士,图谋不轨,被剿。而大罗派赵妃蓉在其中,抗拒大军,也被杀。

    奏章之中,没有半个字提到洪易。

    洪易之所以这样做,倒是知道,自己根基太浅薄,要是自己杀死赵妃蓉的消息传了出去,只怕走不出吴渊省,就要被无穷无尽的围杀杀死。

    而侯庆辰也乐得得这个功劳,反正他是一省巡抚,官居二品,靠山硬朗,剿灭白云庄,就是为了打击大罗派,一不做,二不休。

    “今明两天,我们在黄粱镇休息。等过了黄粱镇,过南州古道,就真正的进入了南方。这里也不同于中州,是大罗派的真正势力,我们务必要小心。”

    天近黄昏,洪易一行人,骑马拉车,远远的看见了一大片极其繁华的城镇,便知道自己来到了“黄粱镇”。

    这黄粱镇,连接着中州古道和南州古道,东西南北中的客商都有聚集,论起繁华热闹,不下于一省的大城。

    “好,这两头獒狮王,又成了灰獒了,这照夜玉狮子,也成了灰狮子,得洗洗澡,”赤追阳骑在照夜玉狮子马身上,看着两头獒狮王全身的灰尘,摇摇头。

    这时,洪易的队伍又壮大了不少,五辆马车,十七人,其中五个脸上刺金印,赶马车的都是顶尖武师高手,倒有点像那种王公贵族子弟出行的派头了。

    ………………………………………………………………………………………………………

    “什么!妃蓉遭遇不测?”

    武温侯府之中,洪玄机,这位武圣侯爷,大乾太师,深不可测的人物正在琅嬛书屋之中闭目养神,突然之间,洪熙走了进来,递上一封信。

    看过信后,洪玄机猛然站了起来,身体锦衣无风自鼓,地面坚硬如铁的艾叶青石板接连炸裂,周围的书架轰然而倒!

    就这一站起身来的威势,整个书房之中,好像遭遇到了雷火的轰炸。

    (未完待续)

相关小说:仙傲许仙志武极成仙九鼎记仙葫神霄煞仙佛本是道龙蛇演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