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球探 > 阳神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正文 第一百一十四章 金蛛法王 下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修仙狂徒悄悄迷上你全职修仙高手女配师叔修仙路魔天记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是银州瑶池派的人,南方南州七省大罗派,西方银州五省瑶池派,都是相当大的门派,在大周末期,天下混乱,这些门派门徒遍布各省数十万之众,处处有道场,武馆,就连官府势力都要俯首帖耳。”

    赤追阳闭上眼睛,耳朵一动,忽然道。

    “这些人还没有上来,赤兄怎么知道她们是瑶池派的?”洪易一愣。

    “听声音。”赤追阳耳朵又动,如出洞探查的老鼠:“这些人的脚步,缓中有急,行走之时,小腿肚外凸,大拇指吃劲先下地,后四指叠进,如流水弯曲,很明显是瑶池派的‘九曲连环腿步’。”

    “赤兄的听力居然这样敏锐,真正的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洪易不禁咂了咂舌头。

    “瑶池派是银州巨富,派中多女弟子,个个都是银州巨商大小姐一流,娇悍傲气,银州风气,重武轻文,女子家都要练武防身,所以她们口气这样嚣张,并不奇怪。”赤追阳又道。

    “各地的风土人情差距这样之大?这要是换了在玉京,女子这样大呼小叫,却是很不妥当。”洪易心中相互比较。

    “洪兄还没有看过我们云蒙天龙派的女子呢,那才叫个泼辣,睡觉都弓刀不离身,钢底箭靴,五步杀人,相比之下,这些瑶池派的弟子,太温和了。”赤追阳嘿嘿一笑。

    “瑶池派似乎是支持和亲王的……”洪易突然想着,朝中三大势力,第一自然是太子,第二就是和亲王,第三才是玉亲王,而银州巨富,基本上都支持和亲王的,前些年,有几个银州的商人似乎要支持下太子,结果贡品一下就被截杀,这都是和亲王暗中派人指使的,属于杀鸡儆猴。

    现在整个银州,都是和亲王的亲信铁杆。

    整个银州的财力,都支持和亲王,也使得和亲王收买了大量人心,成为夺嫡的重要势力之一。

    就在说话之间,脚步之声已经上了楼梯,洪易便从屏风的夹缝之中,看到了几个身穿劲装,提着鲨鱼皮鞘的长剑,脚下穿箭靴,在地面上走路霍霍做响的年轻女子。

    洪易一看这些女子穿的箭靴,就知道不简单。

    这些箭靴是钢片薄底,里面是柔软的丝绵包裹,外面是鞣制过的麋鹿皮,透气,穿进去非常舒服,但是踢起人来,却是非常厉害。

    这是军队里面,那种高级将官才能穿的,属于军队专用,民间不能仿制。

    但是现在穿在这个女人的脚上,明显是女式,既美观,又实用,显然是自己制造。

    带长剑,穿箭靴,已经明显的违反了大乾律令。因为大乾律令,只有功名在身的人才能带剑,这几个女子,显然没有功名,没有别的,女子连考场都不能进,又哪里来的功名?

    “好家伙,大乾禁武,禁兵器的律令,成了一纸空文。”洪易这一路从玉京出来,见识了许许多多的东西,才明白什么是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了。

    “伙计,我说的话,你听见没有?把这顶楼上的人,统统撵走,多少钱我们包了。等下我们小姐要过来吃饭!要是让闲杂人等惹得小姐不愉快,小心你们的脑袋!”

    就在这时,那几个女子又道,用眼睛扫射着楼上各个雅间。

    同时,两个女子出动,也不听店伙计苦苦说好话,刷一下把几个屏风推开,显露出里面吃饭的人。

    几个吃饭的人刚刚要争持,锵!锵!

    长剑出鞘,架在了他们的脖子上。

    瞬间,在楼上雅间坐着吃饭的人被她们撵得干干净净。

    洪易和赤追阳对望了一眼,都没有想到,这几个女子比官府还霸道得多,为了一个吃饭而直接撵人,这样嚣张的人,尤其还是女人,倒是第一次见到。

    听见脚步声朝自己这间雅座过来,洪易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放,“拆掉屏风!”

    “是!”

    旁边本来站立伺候着的“白云五老”五个流放为奴的配军听见洪易的吩咐,自然不敢怠慢,猛的上前,把屏风一下撤去,就看见两个撵人的女子正好到了七八步之外。

    这两个女子姿色也不差,但是眉宇高挑,眼睛斜视,有一副趾高气扬的味道,好像是横行一方,跋扈惯了。

    “你们也下去,等下我们小姐要来吃饭。”一个女子看见洪易撤了屏风,倒先微微一愣,随后并不说话,而是用眉下一对丹凤眼死死的打量了洪易这一行人一会儿,这才开口,把手扬了扬,并没有立刻拔剑相向。

    “你们是什么人?”洪易也打量了一下,出口发问。

    “这个不用你管,你们请让让,这顿饭钱我们出了,立刻起身收拾东西走,相安无事。”另一个女子冷冷道。

    “你们是官府,还是军队?”洪易问道。

    “都不是,你这人真啰嗦,快快让开下楼。”就在这时,楼梯口站着个几个女子也走了上来,同样打量着洪易这群人,随后挥挥手。

    “既不是官府,也不是军队,你们带长剑穿箭靴,已经犯了大乾律知道么?”洪易突然从牙齿缝中嘣出几个字来,“不过我今天不和你们计较,只是你们不该这样打搅我吃饭,左右,把她们的剑下了,轰出去。”

    “是!”

    “白云五老”相互看了一眼,却根本不敢违抗洪易的命令,突然之间,一下扑出去。

    锵!锵!锵!锵!

    听见洪易这样突然变脸,这几个女子的反应也极其敏捷,立刻抽出了长剑,竟然是清一色水亮的玄钢锻打。

    大乾钢铁也分为三六九等,第六等是铁刀铁剑,第五等是钢刀钢剑,第四等是精钢,第三等是玄钢,第二等是螺纹钢,第一等就是三大花纹钢的神兵利器。

    冷血十三影那种级别的高手,用的横刀,都只是精钢长刀,而不是玄刚。一柄玄刚刀剑,锻打的功夫最少都要上百两银子。

    不过这几个女人,都是武士级的,虽然拔出长剑来了,却也并不是白云五老这五个顶尖武师的对手,相差太大,又是突然出手,瞬间就被空手夺下白刃来,同时被扭住了手,一个个栽倒在楼板上,却是脚下的麻筋被不轻不重的踢了一记,站立不起来。

    “你们敢?不要命了!我们瑶池派不会放过你们的。”

    这几个女子倒在楼板上,眼睛死死盯着洪易,恶狠狠的叫道。

    “真是扫了兴头。”洪易摇摇头,对赤追阳道:“黄粱饭都吃不香,咱们走吧。原本以为大罗派够嚣张了,没有想到和它齐名的瑶池派居然比它还嚣张跋扈,灭派之祸不远。”

    说罢,起身站立起来,走下楼去。

    ………………………………………………………………………………………………………

    回到客栈,洪易一行人便收拾东西,把行李装上马车启程了,骑马牵獒,走上了南州古道。

    “真是奇怪,天下还太平,动乱也没有起,那些武林门派一个比一个嚣张,这个银州的瑶池派,居然跋扈到了这等地步?”路上,看着南州古道旁边青草芳芳,远处绿山延绵,洪易有点想不通。

    “这也不奇怪,银州瑶池派依附了朝中亲王势力,有钱有势,曰子长了,又在外面,天高皇帝远,自然嚣张一些,洪兄,外面不是玉京,天子脚下,一国之都,什么事都讲规矩。在玉京,王孙公子都不敢胡来。但在外面,一个小小的县令亲戚就可以胡作非为,歼银掳掠,无所不为,没有人奈何得了,玉京太平盛世,外面却是水深火热,所以说是粉饰太平么。”赤追阳笑道。

    “不错不错。”洪易看着天色:“天色就要晚了,这南州古道,几百里没有店铺,今天是要露宿了,等下黑了之后,把马车围起来,找个地方点上篝火,凑合一晚上,明天天黑之前就赶到了南方水阳,也就差不多到了目的地。”

    天色渐渐的黑了下来,南州古道上,荒芜一人,只有青草在黑夜之中,随风摇动。

    远处延绵的黑木山,许许多多的山头黑影,好像巨大的魔鬼,张牙舞爪一起拥挤上来,让人心里发寒,远处的山风呼啸而过,也好像是魔鬼的尖锐啸声。

    “这一块平地很不错,今晚就在这里露宿了。”

    洪易发现路中间的一块平地,四面都不环山,很是平坦,便停了下来。让人把五辆马车都围起来,中间点上了汹汹篝火,架上铜壶烧水,炖肉。

    而篝火旁边,支起了几顶大的牛皮军用帐篷。

    帐篷外面,撒上了雄黄,金银花等药材制作成的药粉,这些是驱除蛇虫鼠蚁的。南方多毒虫,蚊虫,尤其是夏夜,就算在大路上,也并不安全。

    这是在吴渊省侯庆辰送的物资。

    虽然是在黑夜,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又传说有妖怪出没。但洪易这一行人,十七人,高手众多,聚集在一起,也并不恐惧恐慌。

    洪易的五个随从兵丁,都一边吃肉,一边喝着镇上买的黄粱酒,议论纷纷,高谈阔论,更增添了几分热烈的气氛。

    黑鹞子三兄弟,和刺配的白云五老聚集在一起,也谈论些江湖上的事情。

    而洪易默坐,运转神魂。赤追阳,小穆,沈铁柱都是潜心琢磨武功。

    “嗯?那边来了人?”

    就在洪易准备吃过东西,洗漱之后,到帐篷之中睡觉,突然之间,远处大路上,也传来了车马的声音,并且声音如雷,滚滚震动,火把林立,声势浩大,好像是几十人,上百人的队伍。

    马蹄车轮的声音,把篝火上架着的水壶,都震得水溢了出来。

    夜风之中,洪易口鼻之中,隐隐约约闻到了脂粉花露的气味。

    等到了三百步外,洪易这才看清楚,火把之中,来的是十多辆马车,马车旁边,举火把的全部都是身穿黑色劲装,佩刀的精悍年轻男子,相貌个个不俗。

    不过这些年轻男子好像都是奴仆,真正做主的,却是一群女子,这群女子穿着绿纱衣,银披风,一律箭靴,长剑,和白天黄粱楼出现的瑶池派女子装束。

    其余十几辆马车之中,一律的“宝黄驹”拉车,马车都朱漆镂空,镶嵌金箔银箔,装上纱帐,精致紫竹帘子,马车顶子上,还有一大张曲柄伞,旁边一些男子,老仆提着水壶伺候,马车轮上,也包裹了厚厚的棉布,防止震荡。

    风气之中,马车上还传来了浓郁的香味,显然是在马车之中烧了香料。

    这样的行头,简直比玉京城王公贵族还要有派头得多。

    马车上装曲柄大伞,这是王爷出巡才能有的规格。

    这一队马车,上百人的队伍,在走到了百步之外,也显然看见了在大路正中央安营扎寨的洪易等人,前面领头的喝了一声,队伍缓慢停下来。

    第一辆马车之中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前面是什么人拦路?绿懿,婉银,你们去看看。”

    随后,两个女子走上前,远远的看着洪易这一行人,突然之间尖叫起来,“小姐,就是他们,白天在黄粱酒楼里面,把我们的剑抢走,还踢伤我们的人。”

    “哦?是么?”

    那个懒洋洋的声音道:“曲伯,他们想必是有点功夫的,先拿下他们,问个清楚吧。”

    “是,小姐。”

    第一辆马车旁边,一个身穿青蚨钱褂子的老者躬身答应一句,忽然把手一招,锵!一口雪亮长剑从身边自动出鞘,电射飞舞过来。

    “驱物的道术?”

    洪易默运神魂,遁了出来,就看见这剑飞来的时候,后面一条神魂握住,飘飞疾冲,如飞鸟投林,鹰击长空,自天上俯冲。

    看那剑势,竟然是要一瞬间旋转,割断自己这些人的手筋,脚筋,丧失行动能力,再擒拿拷问。

    面对剑势,洪易念头一动,神魂立刻凝聚月光,通体琉璃颜色,发出无穷无尽的银光,手上一柄猛恶狰狞钢叉形成,迎着飞剑来势,就势朝身后的那个御剑神魂一叉。

    “住手!”

    就在这时,对面马车队伍之中传来了惊讶的叫声。

    但是,洪易这一叉,已经叉中了神魂。对方的神魂立刻发出痛苦嚎叫,轰隆一下散开,念头四散,飞剑掉落地面。

    (未完待续)

相关小说:仙傲许仙志武极成仙九鼎记仙葫神霄煞仙佛本是道龙蛇演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