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球探 > 阳神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正文 第一百一十五章 狠狠降伏 !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修仙狂徒悄悄迷上你全职修仙高手女配师叔修仙路魔天记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轰隆!

    洪易一叉叉中御剑老者的神魂,神魂爆散。

    一团无形的阴风爆散开来,吹得地面上的篝火,四周的火把都摇曳。

    火把影子晃动之间,众人身上被阴风扫过,都是凉嗖嗖的。

    这一下交手,在场的众人只看见一柄剑飞驰而来,然后洪易头顶上突然出现一个手持钢叉的光人,也不顾剑势,直接一叉叉在飞剑后面的虚空处。

    紧接着就是剑落尘埃,阴风散开,吹拂一阵后,恢复清明。

    噗通!

    百步之外,第一辆马车那个御剑的老仆人,神魂一被叉散,身体好像失去了支撑,树桩子一般的直挺挺倒了下去,扑在地面,带起一大蓬的灰尘。

    神魂被一下叉灭,他躯壳也就自然走了魂,失去念头支持和感应,变成了活死人,行尸走肉。

    “夜叉王恶念之叉,果然非同凡响。不过这也是我道术高深,神魂强大,恶念也就随之强大。这个老仆修炼神魂刚刚驱物,又怎么是我的对手?”

    一叉叉散对手之后,洪易把宝月光王身散去,神魂归壳,睁开眼睛。

    这一下散去光王身,众人只见到空中的那尊光人寸寸瓦解,光点如雪花一般散落,消失在半空中,如天女散花一般,均都觉得神秘莫测。

    “大胆!”

    御剑的老仆一死,瑶池派十多辆马车,上百人的队伍齐齐怒吼,尤其是那些年轻佩刀男子,各个抽刀出鞘,一时之间,锵锵之声络绎不绝。

    抽出来的玄刚刀映照着火把的光,明晃晃闪耀。

    “铠甲上身,连弩上弦!”看见这些人动作的瞬间,赤追阳喝了一声,黑鹞寨三兄弟,白云五老,五个士兵,这十三人猛的站了起来,随身拿起弩机,填上箭矢,以马车为掩护,把手中的飞蝗连弩对准了百步之外的那瑶池派的人。

    这一路上,赤追阳也时常训练这些人,本来就是要去军队做战,训练起来自然是军队的手段,赤追阳曾经在云蒙大军中历练过,对于一些军法细节的训练,熟悉得很,这下就展现出了训练成果。

    十三个人,刀弩铠甲不离身,反应极快,一听命令,几乎是眨眼之间就连弩上弦。

    尤其是“白云五老”是顶尖武师,黑鹞三兄弟也是介乎于武士武师之间的人,动作更是快速。

    与此同时,小穆,沈铁柱也把连弩拿在手上,护卫在洪易身边。

    飞蝗连弩射程两百步,眼下瑶池派的人都在百步外,正好在射程范围,十五条弩,每弩五发连射,这一顿密集的弩箭,足可以消灭掉对方三分之一的人。

    “飞蝗连弩!”

    对方瑶池派其中的人,也显然是识货的,刚刚虽然个个刀出鞘,但慑于洪易的手段,倒没有一下冲上来,就这一耽搁,却没有想到洪易这一方人居然毫不客气,瞬间就连弩上弦,一排排锋利箭矢对准,抠扳机之间就会发射。

    任凭是先天武师,都不敢迎着十多只飞蝗连弩,七十五支铁箭乱射之间就这么硬冲,而瑶池派这些人,多半都是武士,身上没有穿铠,也没有盾牌,这样硬冲过来,只是找死。

    所以他们在瞬间,也都不敢轻举妄动,有几个身体动了动,似乎想缩到马车后面去借掩体隐藏。

    洪易看见这样的情况,倒是心里笑了笑:“这群瑶池派的人虽然跋扈,但也不敢带弓弩,穿铠甲一路招摇,带刀剑藏起来没有什么,穿铠甲,带弓弩,那却就是严重事情了。”

    虽然现在的形式是洪易这方面只有十七人,而对方上百人,但在飞蝗连弩百步之内亮出来的时候,洪易这方却是占据了主动权。至少,对方不敢轻举妄动。

    “连弩,白牛铠,刺字配军。你们是什么人?是大乾哪只军队的人?”就在这时,第一辆马车之中那个懒洋洋女子声音又响了起来,不过现在说话,那懒洋洋的味道减少了很多,取而代之的是凝重。

    “你们瑶池派好大胆子,我们大人受兵部文书,到靖海军中任官,你们竟敢截杀朝廷命官?莫非真以为投靠了和亲王?就可以一手遮天?”赤追阳站起身来,慢条斯理的说话。

    “敢问诸位是玉京哪位王公大臣府邸的公子?这件事情恐怕是个误会。你们收起刀来!”突然之间,马车之中又传来了那个女子的声音。

    这一声令下,周围的男女都把刀剑插回鞘中。

    “我们是什么人,无可奉告!”赤追阳看了洪易一眼,又冷笑道。

    “哦?既然公子不肯告诉我们是什么人?那我也就不多问了,不过我们这一行人要过去,公子的车马挡在大路中间,还请挪移一下,行个方便。”马车之中的女声又道。

    “今天色已晚,我们在马路之中安营扎寨稳固下来,一旦挪动,诸多不宜,你们后退五里,也可以安歇下来,明天一大早,我们启程之后,道路自然通畅。”赤追阳哪里肯让路。

    刚刚洪易叉死对方一人,以瑶池派的跋扈,不可能就此罢手,万一乘自己这方面挪动马车让路的时候突然发动,自己这一方立刻就要吃大亏。

    现在几辆马车围在路中间,弓弩上弦,是一个很好的防御阵势,对方要冲过来,需要附出惨重代价。

    这样的形式下,路是万万不能让的。

    “哼!大姐,不要说了!向来只轮到我们瑶池派压人,从来没有人压我们瑶池派,如今大罗派的赵妃蓉又被人击杀,声威大损,以后就是我们瑶池派一统天下武道,成为圣地,还怕这小小几个人么?杀了算了,不要耽误我们捕捉金蛛。”

    就在这时,第二辆车马车上又传来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同时马车的帘子一动,走出了一个全身宝蓝色沙裙,头发云鬓堆积,面如寒霜,眼带杀气的妙龄少女。

    “二小姐。”

    这个女子一出来,四周的男女都齐声说了一句,显示出这个女子的身份。

    这个二小姐一出来,眼睛便直勾勾的盯着洪易,“你的道术居然练到了显形境界,还能凝聚月光成形灭杀神魂,是什么派的道法?”

    “你又是谁?”洪易不答反问。

    “我是瑶池派花弄月。”花弄月步伐轻盈,走到最前面,轻蔑的看了看十五只飞蝗连弩:“这些都是小把戏,拿它称场面么?我举手之间就可以破去,你信不信?”

    “那你就来试试,花小姐,你行走之时,骨节之中,略微阻滞,显然没有达到你们瑶池派九曲连环,生生不息,流水灵动蜿蜒的境界,武功也就是马马虎虎一个武师级别,连他们都不如?”赤追阳笑了,用手一指“白云五老”:“你也口出狂言?”

    “哦?原来你的拳法已经到了先天境界?”花弄月听见赤追阳这番话,又把目光狠狠的扫射了几遍,忽然冷笑:“那你就出来,和我比试比试吧,如果你输了,你们立刻撤开,同时你抵押给我给做奴仆怎么样?我大姐的曲伯遭了你们的毒手,缺少奴仆,你这个人还不错,我并不介意收了你。”

    “追阳,你不要和她说多话。”洪易开口了:“你大概是自持道术厉害吧?我倒要看看,你的道术是个如何厉害法。亮出手段来!我和你交手一场,你若是不敌,立刻后退三十里,我若是不敌,把路让来,让你们过去。”

    “这可是你说的。”花弄月咯咯一笑,“我也不想杀了你,咱们就来斗一斗剑法如何?”

    “斗剑?”洪易一听,心中一笑,“那你来吧。”

    “大姐,帮我护法。”花弄月一听,眼神之中闪烁着一丝诡色,转身回到了第二辆马车之上,坐好之后,突然一声龙呤般的响动,一口蓝色带有丝丝金色花纹缠绕的剑从马车之中一冲而出,随后盘旋在空中,剑尖轻微动弹,一点一点,好像是在向洪易示威。

    “嗯?这是什么剑?”

    洪易以神魂微微出壳,居然看见盘旋在空中的那口剑后面,居然没有神魂摄拿,主持。这样的情况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对方的神魂遁进了剑中去了。

    神魂进去剑中御剑,比普通御剑的速度,灵活姓都要增加数倍。

    一般的钢剑铁剑,就算是三大花纹钢的神兵利器,神魂也不可能遁得进去。能遁得进去的只有炼制好的木剑,还有血纹钢剑。

    就算是木剑,一般也不能遁入神魂,需要药水浸泡,香料熏制,打通木质的脉络一系列的手段,才能够寄托神魂。

    不过木剑并不坚硬,御使起来也不方便。

    但是有些奇异木质,比铁还坚硬,却是可以用来制作飞剑。如洪易的这口“诛邪”桃神剑,就是这种奇异木质,属于天材地宝,也是很多修炼道术的人梦寐以求的东西。

    洪易一看对方驱剑,神魂遁入剑中,就立刻知道,对方的剑肯定是一种奇异的神木。

    “蓝陀金木?”赤追阳一看,倒是把这剑的木质认了出来。

    不过洪易并没有理,也神魂遁入剑中,忽然飞起,一道银光直冲得上。“诛邪”桃神剑被刷上银粉,却再也不是碧绿的模样了。

    看见银光冲起,花弄月的蓝陀金木剑晃动瞬间,一溜烟圈杀过来,用蛇缠之势,递住洪易的飞剑。

    “哼!”

    洪易冷哼一声,剑中神魂早和神灵融合一体,力量暴涨之间,一招“狼行千里”御剑横扫。

    崩!

    蓝陀金木剑立刻就被崩飞,剑身上发出咔嚓咔嚓的裂痕。

    显然这剑虽然坚硬,可敌金石,但哪里又是桃神剑的对手。桃神剑曾受过天雷轰击,就算是爆炎剑都炸不烂。

    洪易只在一招之下,就毁去了花弄月的飞剑。

    飞剑断裂,脉络损坏,里面的神魂也存留不住,一下就遁了出来。

    洪易只看见花弄月的神魂从剑中飘出,任凭木剑跌落尘埃,一脸不相信。随后尖叫一声:“大姐出手!”

    说话之间,神魂猛的缠绕上来,竟然进入了洪易的剑中!

    与此同时,第一辆马车的帘子突然动弹了一下,一阵阴风吹起,卷上半空,也缠绕到了洪易的“诛邪”桃神剑上。

    ………………………………………………………………………………………………………“这口剑居然这么神妙?大姐,咱们联手夺了它,灭了剑中的神魂。”

    这一瞬间的变化,洪易就“看”到,桃神剑之中遁进来两个女人。

    其中一个,正是花弄月的模样,身穿蓝色纱裙。而另外一个,相貌和花弄月有些相似,却穿着金红色的沙裙,只不过气质上成熟了许多。

    “不错,这剑非常的神妙,不过现在咱们姐妹同时出手,他又怎么奈何得了?我花弄影倒要在他身上试试新修炼成的天女大法。”

    说话之间,这个大姐花弄影把手一挥,四周环境突变,一片粉红之色弥漫开来,层层叠叠,铺满整个空间。

    “天女法相,瑶池世界!”

    花弄月,花弄影两人突然一变,身形千百倍的膨胀,坐下升腾起了一尊黄金的宝座,两女坐在宝座之上,头带金冠,手拿一柄权杖。

    同时,这瑶池世界之中,遍地花开,处处显示天女神威。

    而两女宝座下面,匍匐着十八尊身穿金甲,手拿巨斧的男子,好像是道教之中的六丁六甲金神,但却又略微不同。

    “[***]力金神,搜寻这里,把隐藏的神魂找出来!”

    两女发出了轰隆隆,震慑整个天地的命令,就好像是上古神女降临,气息威严可以慑服万物。

    “不用你们寻找了!”

    突然之间,一股凶煞强横的念头,在无边无际的空间之中荡漾,随后,一直漆黑巨大魔爪,直接撕裂了两女念头所化的粉红瑶池世界,一尊全身漆黑,三头,六臂,拿骷髅仗,狼牙剑,锯齿刀,蛇头弓,另外两手空空,极尽凶恶摄拿之事的魔神从裂缝之中挤身进来。

    轰隆!

    这股凶恶强横到极点的念头,横扫天地,这片瑶池世界立刻支离破碎!

    这尊凶恶魔神,脚一踏,就把十八尊大力金神踏碎,随后又提起脚来,只一下,就把两女宝座踏得粉碎,狠狠的把花弄影,花弄月两女神魂踏在脚下。

    “这!这起码都是鬼仙之力,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刚刚看见他的手段,明明是显形的层次!”

    两女被一下踏在魔神脚下,怎么挣扎,观想,都丝毫动弹不得,随后,无尽震惊,屈辱的念头荡漾起来。

    “你们以为我是显形的境界?就联手遁出剑中,想灭掉我的神魂?”

    这尊魔神自然是洪易借助了桃神之力观想出来的,是无比的凶念化身成的修罗王!

    “这是什么剑?你进入剑中,为什么会力量暴增?难道是传说中的阴阳桃神剑?”两个女人的神魂被修罗魔王踩在脚下,其实是被凶念压迫得不能动弹,其中花弄影愤然挣扎,大声喝道。

    “嗯?连阴阳桃神剑你们都知道?看来不能留下你们?本来说好斗剑,玩上一场,你们却玩阴谋,那我怎么会再放过你们?”洪易冷笑起来。

    “阴阳桃神剑是大罗派圣女赵妃蓉的佩剑,怎么会落到你的手里,难道你杀了赵妃蓉?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花弄影,花弄月两女震惊无比。

    “废话少说,你们知道了这个秘密,更不能留你们了!”巨大的修罗王看着脚下踩的两个女人神魂,俯身下来,用两只巨大的魔爪抓摄下来。

    “慢着,你杀了我们,不怕我们瑶池派报复么?你的事情我们绝对不说出去!今天的事情,就这样算了。”花弄影挣扎着,急忙叫嚷起来。

    “大罗派的圣女我都杀了,难道不能杀你么?”洪易轰隆隆的道,“你们这样无耻,出尔反尔,我怎么会相信你们?”

    说话之间,修罗魔王的利爪,已经完全抓摄了下来。

    “等等,我们可以向你敞开心灵,虔诚膜拜,让你的念头进入我们神魂深处。你就可以彻底控制我们的神魂,我们不能抗拒你的念头。”花弄影用尽最后的力量大声娇喝!

    “什么敞开心灵?虔诚膜拜?”洪易听后,修罗魔王的手缓慢了一缓,听到这花弄影的话,洪易心中一动,随后想起了道经之中的记载。

    原来人的神魂,虽然被会打散,打灭,但根本不能被控制。要控制人的神魂,除非对方完全敞开心灵,对你参拜,就好像是迷信的人拜佛,拜道祖,拜圣人一样。

    这样参拜,等于是完全开放了心灵,修道的人就能把念头寄生在对方的神魂之上,只要自己心思一动,对方心中的一举一动,所有想法,都会一下子知道,同时念头一动,也能控制对方的神魂。

    这就等于是一尊神,受了虔诚信徒的香火膜拜。虔诚的信徒,根本不能抗拒神仙佛祖的意念一样。

    “还有这样的事情?”洪易停下手来,心中思索着。

    “好像大禅寺三大经卷,《过去弥陀经》,乃是练魂之术。而《现在如来经》,是武道之术。那神秘莫测的《未来无生经》,是聚集香火愿力成神之术。三卷合一,超脱彼岸。我倒要看看,这受人膜拜,接受香火愿力是个什么状况?”

    (未完待续)

相关小说:仙傲许仙志武极成仙九鼎记仙葫神霄煞仙佛本是道龙蛇演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