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球探 > 阳神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一章 靖海軍!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修仙狂徒悄悄迷上你全职修仙高手女配师叔修仙路魔天记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海上,茫茫大雾,十步之内,看人只是模糊的影子,雾气之中,鼻子可以闻到海水独有的咸腥味儿。

    洪易站在船的甲板上,看着赤追阳坐在船头炼气吐纳。

    赤追阳每一口气吞食进去,腹部就鼓起,咕咕作响,然后酝酿三息时间,啜口一吹出来,气流就好像锋利的刀剑,瞬间刺破浓雾,出现一条长长透明的痕迹。

    “他最近功夫大进,不知道什么时候灵肉合一?进入先天绝顶?最后一举踏入大宗师的境界,可惜我练武时间太短,到现在也不过一年时间,不知道再过一年,能否练到先天境界?”

    洪易看着赤追阳练气吐纳,心中暗想。

    就在这时,小穆碰了一碗鱼汤出来,香味扑鼻,大金蛛就跟在她的后面,身上金色皮肤起了褶皱,懒洋洋的打了哈欠。

    “易哥哥,喝鱼汤吧,这是我早上在海里面钓到的银花鱼,肉好戏,香着呢。这海上真好玩,不知道雾散了之后,是个什么样子的,我从来没有来看过海。”

    小穆把鱼汤递给洪易,然后用手兴奋的抚摸浓雾,好像要把雾气抓在手里一样。

    “小穆,你怎么还自己做汤?不是有银月八卫伺候你么?”洪易接过鱼汤,喝了一口,果然觉得清爽软润,胃里暖洋洋的,口齿之间,还有一种鱼香。

    “我还不习惯被人伺候呢。”小穆用手挥舞捉拿雾气,又用鼻子轻轻吸了几口,感受海雾的清凉。

    “那有什么不习惯的?本小姐在柔然皇宫中,几百个仆人天天伺候。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你不习惯被人伺候,那就伺候我好了,快点去煮奶茶,本小姐要洗澡了。”后面的大金蛛尖声尖气的说话。

    “哼。”小穆看着大金蛛,冷哼了一声。

    “小穆,这银月八卫,往后就是你的侍女,也是你的亲信,你要时常带她们练武,按规定每月发银子,也要收拢一下她们的人心。”洪易交代着。

    蹬蹬蹬…

    声音从甲板下面的船舱之中传了上来,来人正是银月八卫之中的银月,一上来,看了洪易一眼,垂下头道:“少主,估算着前面三十里海路就是靖海军的水师大营,四周都有巡逻船守卫,此时大雾估计要太阳出来之后一个时辰才散去,如果此时就闯倒靖海军中,看不到人,很容易引起误会,还前进不前进?”

    “不用前进了,找个好地方靠岸。”洪易眼睛一闪,看见赤追阳缓缓吐了口气,练气完毕,站起身来,于是吩咐道:“追阳,你把黑鹞三兄弟,白云五老带着看守船只,还有小穆,铁柱,你们两人带着银月八卫也一起,到这临海城的镇上,花钱买一间院子住下来,把金银行李都放好,一切安排好,我带着五名亲兵,直接到靖海大营报到。”

    “这些我都知道。”赤追阳点点头,心中知道洪易不想自己的实力让别人看见。

    现在洪易的实力也非同小可。

    五艘铁甲飞轮船,就可以在海上横行!其中还有一位先天武师赤追阳,沈铁柱,小穆也都是武师高手,白云五老更是顶尖武师,另外一头金蛛,银月八卫,黑鹞宅的三兄,两头獒狮王,五名参军退役的亲兵,也都不是软弱之辈。

    更有十多万两银子,灵药,宝马,良弓利箭,宝刀兵器,铠甲这些辎重。

    这股实力,物资,比起那些带高手参军的王侯世家弟子也毫不逊色。

    “把船靠岸!”

    一声令下,船缓缓掉头,居然能在雾气之中准确的辨明方向,朝海岸边行驶过去。

    “可惜,这些水手都是艹船的好手,早知道,把他们向花弄影花弄月要下来就好了。”洪易感觉到船身在旋转之中,脚下都很平稳,显现出了船工水手精湛的技艺,心中觉得自己微微失算。

    五艘铁甲飞轮船,每船都需要二十名精悍有力的壮汉才能踩得动,行走如飞,同时还需要经验丰富的舵手。

    而现在这批人上了岸之后,就要返回的,以后开船行驶都要重新找人。

    “不过这事情有利也有弊,如果把这披人留下来,还要安置他们吃住,人多嘴杂的,也不方便,开销也大。”

    一百多名精悍的水手,每天吃喝拉撒,饷银工钱,也是一件很大的开支。洪易现在养起来,养个一年半载的,也有些困难。

    这些水手的饷银可并不低,洪易知道瑶池派养他们,每月一人最少都是二十两银子,舵手更是五十两。

    一百人每月都是两三千两,还要给他们安排房子,安排做饭,洗衣的人,开支实在是太大。

    船很快就靠岸了,洪易骑上追电马,带上斩鲨剑,外面穿上白牛铠,内穿银鲨甲,马后藏铁木乌骨弓,雕翎箭,诛邪桃神剑。全副武装,带着五名亲兵,直奔靖海军的大营。

    五名亲兵也都穿上了白牛铠,配的飞蝗弩,螺纹钢横刀,骑的“宝黄驹”,武装得也精悍威猛。

    ………………………………………………………………………………………………………

    六骑奔腾了大约半个时辰,太阳出来,雾气散去,远处依着山,一片连绵几十里上百里!壮观的营房,水寨,便出现在了洪易的眼前。

    这就是朝廷镇守南方海域的靖海军大本营所在了。

    “真是个威武雄壮!”

    看着那一直连绵到远处,几十里上百里的营房水寨,军营之中,无数大旗在海风之中猎猎做响,海面上,无数船只来回穿梭,号子震天响,无数士兵艹练威喝声音,把天上的云都震得散开了。

    虽然还没有到营地之中,远远观望,洪易就感觉到一股铺天盖地的阳刚肃杀之气铺面而来,熏得自己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这才是兵家重地,相比起来,吴渊省那八营兵马,却算不了什么了。”

    “公子说得即是,靖海军有十万兵马船舰,威震南州一海,在整个大乾来说也是排名前十的大军兵营了。你看那些粮道上运肉食,干菜,大米,麦面的车,一天到晚都络绎不绝,根本不会停下来。”五个亲兵七嘴八舌的道。

    靖海军的大营四周,修建着各种道路,有专门的运粮道,出兵的道,圣旨传来的御道,还有官员进来的官道,各个道路上,都有士兵把守,百步一岗,五百步一哨,千步一关卡。

    洪易放眼望去,果然远处的粮道上,一辆辆的车装着粮包,生猪,鸡鸭,黄豆,干菜,蔬菜等等东西,排成几十里的队伍,无穷无尽的送到兵营之中去。

    而巨大的兵营就好像是一个永远吃不饱的庞然大物,不停的吞噬可以吞噬的东西。

    “十万大军,每天要消耗多少肉食,蔬菜,粮食?饷银又有多少?这些都是从天下百姓牙缝之中挤出来的。若是天下永久太平,刀枪入库,马放南山,士兵回家耕种,那该多好。可惜,这天下永远没有太平的一天……愿有一天,这些士兵吃了天下百姓的粮食,不要把刀枪对准百姓就好。”

    洪易长叹一声,他想起六十年前,大周覆灭,大乾兴起,这南方的仗打得尤其惨烈,足足持续了三十年,大乾军屠城多处,杀得是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血流成河,但死伤的多是无辜百姓。

    “公子,前面来人了。”

    不用亲兵提醒,洪易早就看见了,前面一队轻骑奔突过来,在自己十多步远的地方停下,喝问道:“什么人?为何走大营官道?”

    洪易让亲兵把兵部的文书送了过去,那骑兵的首领看了看,点点头,也不下马:“原来是京里来的,跟我进来吧。”

    一行人越过长长的官道,通过几十层哨卡,便来到了一片巍峨的营房前面,骑兵首领把洪易带到了营房偏殿的一间房屋之中便道:“几位,你们虽然是京里来的,但我们大帅今天早上就召集各营统领议论军务,眼下还没有散场,就算散场之后,大帅也要午睡,下午要巡视营房,这两三天都没有时间,你们在这里住上三天。”

    洪易身边的亲兵老张笑道:“敢问大人在军中是什么职务?”

    “怎么?我是大帅麾下亲兵恶鲨营骑兵都头。”这个骑兵首领把眼一横。

    “我们带有玉亲王爷交给颜大帅的亲笔信,你就找个机会通报一下,大帅自然会见我们的。”亲兵老张看见洪易的脸色,从怀里掏摸出一个布袋,丢给这个骑兵首领,又把信件一通递了过去。

    骑兵首领一把抓住,在手里掂量掂量,发现是银钱。却并不接,只是微微一冷笑,把钱丢在桌子上,“既然是玉亲王有信给大帅,我自然会立刻禀报。左右,给几位大人上茶!”

    说罢,一拱手:“几位大人在此等候。”按刀提步,霍霍的出去了。

    “靖海军果然威猛,一位小小的都头,都镇定自若。见钱不收。”洪易道:“老张,你把钱收起来吧,咱们吃茶。”

    一边吃着茶,一面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大约三柱香时间之后,这个骑兵首领又进来,把手一摆,“大帅有请。”

    转过偏殿,行了几里地,又通过不知道多少层明岗暗哨,终于来到了靖海军大营的帅营。

    帅营前面,是一片巨大广场。

    广场上,帅旗飘扬,上面书一个巨大的“颜”字,杀气腾腾,直冲霄汉。

    广场边上,却是隔三步就有一个身穿鱼鳞铁甲,按刀直挺,钉子一样站在地面,一动不动的士兵,一排这样的士兵直通帅营,肃杀凛冽慑人胆魄。

    “好家伙,这里每一个人,最少都是武士级别的高手,其中那些穿了铁甲,头系红带子的,更是武师高手!一个广场上的岗哨,就有上百名武士,数十名武师!更别说那些房子里面,隐藏了更厉害的高手,强弓硬弩围杀,这样的情况下,要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只怕武圣都难以做到,不过要是道术高手,飞剑刺杀,显形化神,倒能够办到。”

    领头的骑兵首领看见洪易穿过广场,脸色镇定如常,心中也微微的佩服起来。

    不过他哪里知道,洪易现在心中却是估算守卫力量,揣摩道术高手刺杀军中主帅的可能姓。

    穿过长长的广场,进入主帅大营,洪易一眼就看见,巨大的议事厅堂之中,两边全部都是端坐,身穿一色铮亮的玄刚甲,头戴钢盔的军官,一动不动,看上去好像是一尊尊的铁人。

    而议事厅的前面,是一尊大铁案,案上放着金牌,令箭,帅印,虎符,朱砂笔。

    铁案后面的墙壁上,也是一个巨大的“威”字。

    整个厅堂之中的威武凛冽之气,比广场外面更盛。

    “拜见大帅!”

    洪易进了大厅,对着中间一拱手,一躬身大声喝道,声音字字震荡,如惊雷一般,倒把周围的那些铁甲军官震得微微吃惊,没有料到洪易居然不怯场,这样大的胆子。

    他们身体在椅子上动弹,铁甲一片锵锵的声音。

    铁案中间,坐的是一个身穿紧身黑色绸缎,头发卷起,中间插一根玉簪子定住,脸上痕迹如刀刻,肩膀宽阔如山,坐着就让人感觉到如海一般的深沉,但任何人都会毫不怀疑,这人只要一动,就会如海上暴风,把反抗的存在碾压成齑粉。

    洪易知道,这人就是统领十万兵马船舰,军旗一挥,无数人头落地的靖海军水师大帅,颜震。朝廷少保颜由之的儿子。

    朝廷内阁大臣颜由之是跟随过太祖的老臣,现在已经有七八十岁,四朝元老,资历无人能及,就连乾帝见面,都要赐座,口称颜少保。

    “洪易,你虽然是玉亲王爷推荐来的,兵部也下了文书。但来军我历练的王公子弟也不在少数,若是随便给你安排一个高位,不能服众,要统领兵马,还需要经过军中讲武堂的考核。”

    颜震的声音传来了下来,听在洪易的耳朵里,嗡嗡做响。洪易就知道,这个靖海军的大帅是个深不可测的高手。

    (未完待续)

相关小说:仙傲许仙志武极成仙九鼎记仙葫神霄煞仙佛本是道龙蛇演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