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球探 > 阳神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 指揮使!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修仙狂徒悄悄迷上你全职修仙高手女配师叔修仙路魔天记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遵命!”洪易又喝了一声。

    大乾朝廷的任何军队之中都设有“讲武堂”,一是用来考核将领,兵士的武功。第二是召集高手,整曰研究各种武功,兵法,器械。第三也是学堂,一些立功了的将领,士兵便有资格进入其中学习。

    这“讲武堂”就相当于军中的国子监大学,只不过是学武而用,当然,其中也备了学文识字,教授兵书兵法的老师。

    洪易听见颜震要自己先到“讲武堂”接受考核,倒也不惊奇。这是应有的题中之义,带兵打仗,首先是不徇私情,才能竖立威严慑服众人。

    “血鲨卫,带洪易去讲武堂考核。”看见洪易做躬行礼,说话之间中气十足,没有半点柔弱,更没有半点可以值得挑剔的地方,帅座上的靖海军大帅颜震满意点点,把铁案上的一根令箭抽出来,交给身边的两个铁甲卫。

    两个铁甲卫机械的走到洪易面前,只说了一个“请”,随后便走在前面带路。

    “这就是颜震身边的亲兵‘血鲨卫’,果然个个都是高手。比起武温侯府之中的‘陌刀卫’‘劲弩卫’都毫不逊色。”

    洪易跟在这两个铁甲卫士的后面,知道这便是闻名天下的靖海军核心亲兵,‘血鲨卫’。

    两个卫士,身穿一百多斤的玄刚重甲,行动上却丝毫不见呆滞,举足轻重,目不斜视,坦荡如邸的模样,就知道是不可多得的高手。

    等洪易走后,靖海军帅府大厅之中。

    “诸位觉得玉王爷推荐的这位洪易如何?彭将军,你说说。”颜震用手指一下一下的敲击着黑铁大案,发出咚咚咚有如人心跳动的沉闷声音。

    “中气十足,武艺非凡,有胆有识,是好苗子。”坐在前面的一个将军猛的站看起来,一连说了十六字,好像背诗一般。说完之后,又坐下,铁甲和椅子碰撞,发出砰砰的声音。

    “大帅,此人是当朝太师洪玄机的儿子,为什么又投靠玉亲王?此中玄机,倒是值得推敲,我觉得不可重用。”

    另外一个将军站起来道。

    “这其中关节,玉亲王在信中倒是给我说得清楚。”颜震道:“你们不要小瞧了他,这位洪易还是个举人呢,今年春天的玉京城乡试,他高中第一名谢元!”

    “第一名谢元…”在做的将军都相互对望了一眼,眼睛之中重视起来,大乾朝廷,风气渐渐重文轻武,洪易这人科考第一名谢元,将来科考进士几乎是十拿九稳。这就令人不得不重视了。

    “那大帅怎么安排他?”

    “我当然自有主张。”颜震一笑,提起朱砂笔,在纸上写了一行手令,却并不发下去,而是说了一声,“散会,各自归军。”

    “得令!”这些心腹将军都站立起来,鱼贯而出。

    “这就是讲武堂么?”洪易跟着两名“血鲨卫”,一路来到了另外一片营房前面,这营房修建得十分高大,但是风格上却和杀气凛冽的军营截然不同,而是处处都挂了各种人形图像,墙壁上也写着“武”“力”“拳”“意”等等刚劲的字体,有一些学术的氛围。

    “讲武”!

    一大块牌匾挂在营房的门楣上。

    穿过这层大门,里面又是一块巨大的广场,这宽广场比任何练武场都要宽大得多,不过却被很多大木桩的栅栏隔成很多块,每一块之中,都有士兵,军官在其中练武,还有一个个的教头。

    洪易很是敏感,立刻就发现了,这些讲武堂其中的有些教头,身上气息异常强大,隐隐有些和赤追阳相当,居然是先天武师的境界!

    先天武师有多么的强大,体力堪比奔马,一身铜皮铁骨,数十人敌,甚至百人敌。

    两名“血鲨卫”把洪易带到了一块栅栏围着的练武场上,这是一块射箭的靶场,数百皮革靶子竖立在两百步的远处,同时上百人持弓张箭,一声令下,弓弦响暴之声络绎不绝,箭如飞蝗一般洞穿,给人一种头皮发麻的无力抵抗。

    “袁箭师,有人来考核!”

    洪易一到场,两名“血鲨卫”便对一个在旁边教授射箭的军官道。

    “哦?”这位军官两手极长,仿佛猿猴,看见洪易,叫了一声,停!四周射箭训练的士兵立刻停了下来,退到一边。

    “你要拉多少斤的弓?”这位叫袁箭师的军官问了一声。

    “有多少石的弓?”洪易反问一句。

    “六十斤,八十斤,一百二十斤,两百斤铁胎弓。”袁箭师又上下打量了一下洪易:“你的身材协调,拳法练得不错,可以拉一百二十斤的白牛弓。”

    “力量太小了?有没有云蒙四百石的铁木乌骨神弓?”洪易摇摇头,伸出四个指头。

    “嗯?年轻人,不要用强。铁木乌骨神弓我有,只怕你能拉动,也不能连射。”袁箭师跳了跳眉毛。

    “拿来吧。”洪易把手一伸。

    “去,把我的乌骨弓拿来。”袁箭师咯咯一笑,好像是看笑话一般,身后一个亲兵立刻跑回后面的营房,取出一柄乌黑的弓来。

    “这雁翎箭虽然不如雕翎,但在两百步内,倒也不会偏移。”洪易搭上弓,试了试箭,随便一个抱月开弓,四百石的强弓,瞬间就被拉满,撒放之间,箭在弓上好像消失了一般,随后出现在两百步外的牛皮靶子上。

    扑哧!沾了海水,极其坚韧的牛皮靶子中间的红心被直接射穿。

    看见洪易开弓撒放之间,轻盈如猫,袁箭师的眼睛亮了一亮。但是接下来,洪易的动作让他的眼睛睁得更大了。

    洪易并不停歇,反手抽箭,一瞬间就射出了二十多箭,蓬蓬蓬蓬…….弓弦连响,箭破虚空,二十支箭,箭箭都贯穿了牛皮靶子。

    “好力量,好精确,好耐力,好身体!”袁箭师一见洪易射完,立刻拍手,满脸惊叹:“四石的强弓,连射二十箭,箭箭都有准头!这种体力,非先天不能达到,难道你已经进入了先天境界?”

    “什么?先天境界?”

    “他是先天武师?怎么可能?”

    四面站立学射的军官,士兵,听见袁箭师的评价,都惊叫起来。

    “自己的体力足足增加了一倍啊,看来无法无念的境界,加上大禅寺的灵药,已经彻底开始改善自己的筋骨。”洪易暗嘘一口气,看着自己的手段,也颇为满意。

    原来在道上,以铁木乌骨神弓射杀黑鹞寨的时候,他射出九箭之后,就手臂微微酸麻,没有准头。而现在却能射出二十箭,显然是武功大增的结果。

    听见袁箭师对自己的评价,洪易便知道,自己现在虽然是武师境界,但除了内脏不坚固之外,只怕已经和顶尖武师,半只脚稍稍踏入先天境界的强者没有什么区别。

    “在我这里不用考核了。”袁箭师转身,在洪易的履历上写了几笔,然后重重按上自己的手印。

    “下面该去刀堂考核,考核过后,你就可以去休息了,由我们禀报大帅,明天大帅手令就会下来。”两名血鲨卫道。

    “两位带路。”洪易不动声色,跟在后面,转过几间营房,又到了讲武堂中的刀堂。

    顾名思义,刀堂是考核刀法厮杀功夫。

    刚刚走到刀堂,洪易就听见了里面传来呼呼的刀声,耳朵一动:“舞刀的是个高手!”

    一走进去,就看见刀堂之中,一排椅子上,坐着数十名刀师,而中间一个年轻人正在持一口四尺长的精钢横刀做势,显然是正在接受考核。

    这个年轻人刀势迅猛之中夹杂轻灵,先劈几刀,如狂草奔蛇走虺,随后刀势一闪,身体旋转,使了一招“夜战八方”,刀光裹着身体,瞬间不见人影,就好像舞成了一个大银球,全身上下,风雨不透。

    就在这时,一个刀师提出一捅水,猛然朝这个年轻人泼去,但是水花全部被刀势激荡而开,地面瞬[***]的,这个年轻人收刀,身上一点水渍都没有。

    在场的刀师看到这样的情况之后,都发出了一声惊叹。

    年轻人收刀之后,把刀一扔,稳稳当当的落到了刀架之上,随后也不说话,出来之时,眼神一闪,停留在洪易身上一扫,就过去了。

    “这人是谁?看样子也是一位来军中历练的贵族,不过刚才对我这一扫眼,隐含敌意?我得查一查,到底是哪位?”洪易心中一思考,人也走进刀堂,拿起那口精钢横刀,也施展了一套从洪雪娇那里学来的小天罡刀术。

    这套刀术不显山,不露水,既过得去,又不是上层,自然没有赢得诸多刀师的好评。照样在履历上画了一笔,然后出来。

    回到营房的偏殿上,洪易休息了半天,就接到“血鲨卫”传来的颜震大帅手令。

    “命令我为第一军绿营指挥使?明曰上任?”洪易看着手令,兵符,倒是微微吃了一惊。

    一营兵马五百人,头领为指挥使,可以说是在军中不大不小的官员。再升一级,就是千人的将军。洪易估算着,自己到这里,最初也只能当上一个百人的都头。却没有想到,一下就成了五百人的指挥使。

    “老张,你和老王出去,联系赤追阳他们,看他们安定下来没有,安定下之后,明天早上,和我汇合,一起到绿营领兵权。”

    洪易看过之后,把兵符手令放好,吩咐一句。

    与此同时,在靖海军十多里外另外一处大营之中。

    刚刚洪易碰见的那个年轻人正静静的盘坐在木塌上,对面的椅子上却坐了一位女子。这位女子,正是在水阳省巡抚府邸之中,和洪康见面的赵妃妍。

    “卫雷,你说你今天在讲武堂之中,看见了洪易?”赵妃妍对这个年轻人道。

    “不错。”卫雷道:“事后,我还买通人,看了他的履历,他在箭堂考核射义,持铁木乌骨弓,连射二十箭,箭箭中靶。武功已经到了顶尖武师境界,只差半步,就踏入先天,又是玉亲王介绍来的,现在已经被大帅任命为了绿营指挥使。”

    “是么?他倒有些名堂,洪康本来在水阳截住他,却硬是没有截住,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到临海省来的。”赵妃妍看着这名叫卫雷的年轻人笑笑:“不过你也被任命为了指挥使,还过几天,就要出兵剿灭盘踞在[***]弯的水匪,到时候,却是立功斩首的好机会,你既然说他武功高强,却不要被他抢了功劳去。”

    “我手下高手如云。岂会被一个落魄庶子抢了战功?简直是笑话。”卫雷冷哼一声:“在说了,他就算武功高,身边能有多少人,能有多少钱财,就绿营的那几条破船,到海上就差不多会散架,只能在大军屁股后面吃尘。对了,你突然来找我,不就是为了这事情吧?”

    “就是为了这事情,我让你在剿匪的时候,偶尔失失手…派人杀了他,以你南州七省总督之子的身份,事情做得干净利落,也没有人会怀疑,对你怎么样。”赵妃妍挥挥手,说起杀人下毒手,平淡得好像吃茶一样。

    原来这个卫雷,正是南州七省总督,卫太仓的嫡亲小儿子。

    “这个容易,我有什么好处。”卫雷盯着赵妃妍,嘴角翘动一下。

    “我会在太子面前,为你美言几句的。”赵妃妍咯咯一笑,“你的大哥卫离,已经是神威王麾下的大统领,统兵五人,镇守边疆,神威王在最近的奏折之中,都在为你大哥表功….你看怎么样?”

    “好吧。”听见太子这两个字,卫雷眼神垂了下去。

    “那个年轻人是南州七省总督卫太仓嫡亲的小儿子卫雷。这位七省总督是太子的人。”第二天一大早,洪易便带把手下的人马都聚齐,全副武装,带着兵符,手令,到第一军绿营的营房之中上任。

    一路上,洪易和赤追阳交谈着,他已经打听清楚了在刀堂之中见到的那个年轻人身份。

    对方的身份势力非同小可,洪易心中也暗暗提防。

    一行人来到绿营营房门口,亮出兵符走了进去,洪易坐到指挥使的位置上,左右看了看,居然没有一个都头武官前来,于是问旁边的站岗士兵:“这绿营五百人,五位都尉,都到哪里去了?”

    “回禀大人,五位都尉大人生了病,告假,不能点卯。”站岗的士兵道。

    “这就开始不服了?大概是听到了什么唆使?好家伙。”洪易一听,心中略微一揣摩,就知道有人给自己使了绊子,自己第一天到任,手下的五个都头武官都称病不来,还怎么整军打仗?

    “追阳,你带几个人过去,拿令箭,把五个都头一一给我抓来!”洪易眼睛一闪,抽出座子上的令箭,“我正好找不到机会开革了他们,安插自己的人手。”

    (未完待续)

相关小说:仙傲许仙志武极成仙九鼎记仙葫神霄煞仙佛本是道龙蛇演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