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球探 > 阳神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正文 第一百四十六章 再次驚退!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修仙狂徒悄悄迷上你全职修仙高手女配师叔修仙路魔天记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流年不利!终于踩到铁钉!退为上策!”

    洪易一念转过,不退反进,突然一手“猿魔劈山”以刀为棍,猛劈下来。

    “碎灭刀”唰唰唰扬动之间,面前气流四面拍击,拥挤,发出宛如惊涛拍岸一般的轰鸣打击声音来。

    “猿魔混神棒”法虽然没有“雷狱刀经”那样杀伤力大,但也算是一种纯粹姓杀伤的武功,碎灭刀的重量比起铁棒来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连续几刀劈下,洪易也似乎变成了一头大力神猿,咆哮震怒。

    加上碎灭刀上原本就有无穷无尽的凶煞之气,使得他整个还真的有了一丝“猿魔”的味道。

    瑶月如面对洪易突然间发狂,眼神重瞳眸子显现出了一种让人难以琢磨的神情,手指轻微动弹,手臂抖动,手上的那条“菱玉绕指柔”钢玉链子枪如龙似蛇,摆动之间,让人难以琢磨,突然一下穿透过刀幕,直奔洪易的面门!

    “好机会!”

    洪易看见瑶月如施展反击,手上的刀势豁然一停,一个“猿魔换影”,竟然伏背转身,闪过一击之后,转身突然几个“猛虎跳涧”,身体如虎奔跳跃,几个呼吸之间,已经去了二十多步开外。

    刚刚“猿魔劈山”是虚招,他就是要争得一线时间,同时积蓄力量,施展“猿魔换影”“猛虎跳涧”两招,迅速脱离战场,返回大路上,和赤追阳,雷烈汇合,然后共同对付瑶月如。

    这个瑶月如的一口气太过悠长,洪易知道以自己一人之力,根本难以斩杀,只有集中三人之力,才有一线希望,否则的话,今天救人不成,自己反而凶多吉少。

    此时,洪易已经不敢再拼命施展“雷疾弧光”这一招拼命了。

    到现在为止,他已经两次施展“雷疾弧光”,虽然倚仗身体受过元牝天珠锤炼,支持得下来,但要是再施展,则肯定会体力消耗过重,万一斩杀瑶月如不死,自己就失去了一切抗衡的本钱。

    洪易施展“猛虎跳涧”回窜的时候,料定瑶月如不会如影随形的追过来,因为被刚刚自己一轮狂风暴雨般的斩杀,更借马力消耗她的体力,现在自己一走,她肯定要原地吐息,恢复力气。

    要是洪易返回逃窜,瑶月如还能如影随形的跟过来,那洪易今天也就认这个栽了,死得也不冤枉,呼吸之间,就能调整身体,恢复所有体力,这是武圣的境界。

    洪易一落到大路的马车旁边,后背感觉不到风生,那瑶月如果然没有追上来,深深松了口气,一刀“狼奔势”,刀光如月光,直逼山老的后背。

    此时,大路之上,山老和雷烈斗得激烈。

    雷烈一口螺纹钢战刀,使得暴雨一般的凌厉,上下左右,四面八方,把山老裹得个风雨不透,但是山老却是异常的坚韧,手中一条银丝虬龙软棒,如蛟吐水,双脚钉在地面,左右突击,硬生生的抵挡住了雷烈的刀势。

    虽然雷烈也是灵肉合一的先天绝顶大高手,这些天服用了元牝天珠,更进一步,几乎有了大宗师的实力,又乘着一股气势而来,本应该很快把山老斩杀。但是山老不知道修炼了一种什么武功,一口气的绵长,简直如千年老乌龟,本来驼背的身体,现在停得笔直,更显得高大威猛,手长脚大,比雷烈足足高出了一个脑袋,软棒以居高临下之势,保住了自己的姓命。

    不过就在这时,洪易加入了战团,一刀从背后袭来,碎灭大刀比起螺纹钢战刀来,无论是锋利程度,还是凶猛程度都高出了十倍,百倍。

    山老瞬间就感觉到背后冷气袭人,气流切割,哧啦一声向两边分开,只剖他的后背。

    这一刀是致命的一刀,山老瞬间一下,感知提到最大,脸上本来被雷烈逼得血红,现在一下发紫,爆吼一声,“双龙舞,凤点头!”

    手上的虬龙软棒荡漾起了一片银光,硬生生的磕开雷烈刀势,回手就是一棒,砸向洪易的脑袋。丝毫不顾自己被刀劈,选择的是同归于尽打法。

    洪易自然不会和他同归于尽,刀势向上一抬,扑哧!整条虬龙软棒被一下剖开,牛油一般毫无阻滞,刀势直逼山老的胸口。

    与此同时,背后的雷烈嘿嘿一笑,一刀拍来。

    山老手忙脚乱,腹背受敌,本能之间,用手去挡刀。洪易刀法又是一个旋转,脚下一脚踢出,正中对方小腿,咔嚓一声,小腿骨断裂,又被洪易一脚踢进了路边的水田之中。

    这一下解决掉一个敌人之后,洪易并不停留,转身逼向和赤追阳斗得火热的那个文姑娘。

    那个穿洒银武士服,麋鹿宝石皮靴的文姑娘,一条软鞭神出鬼没,东钻西绕,而赤追阳则是施展斩鲨剑,以鱼龙九变,在鞭影之中穿来穿去,两人鞭影剑光,谁都占不到便宜。

    却不学刚才雷烈和山老打斗,完全占据优势。

    原来赤追阳刚刚施展两次天蛇九箭消耗了不少体力,虽然一冲而来,占住上风,但却施展不出凶猛杀招解决对手,于是局势就僵持了下来。

    文姑娘的鞭法,上下穿梭,指东打西,指南打北,尤其是鞭梢上的音爆,噼里啪啦乱响,炸得场地之中,四面都是剧烈的鞭梢震荡,如放鞭炮,震耳欲聋,永不停歇。

    洪易知道,这鞭梢的音爆,最为恐怖不过,就算是身穿铁甲的战士,被一鞭梢沾到,铁甲也会被裂开。

    鞭子这种武器,难学,更难精,但是一旦练得惊奇纯熟,威力无穷可攻可守,可缠可穿,着实厉害。

    就在洪易,雷烈解决掉山老之后,两人同时扑向文姑娘,远处的瑶月如突然之间,发出了一声娇喝:“住手!”

    “你要救走弄影,弄月,我并不阻挡你!她们是我瑶池派的人,我也不忍心看着她们遭到迫害。你的武功虽高,也会借势,却仍旧奈何不了我。”

    “是吗?”

    洪易听见声音之后,刀势停住,转身站定,和赤追阳,雷烈把文姑娘包围在了中间,突然一刀,削断了她的软鞭,随后三人合围,瞬间就破掉了她的武功,赤追阳一剑,架在她的脖子上,使得她束手就擒。却并没有杀掉她。

    此时,和亲王府三大高手,方先生断臂,文姑娘被擒,山老被断腿。都失去了战力。

    洪易之所以停下刀势,倒也不为瑶月如的那番话,而是看到瑶月如并没有追上来,而花弄月,花弄影在马车上,可以随时被瑶月如威胁到,追电马也随时可能遭到毒手。

    “当然,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叫救弄月和弄影?”瑶月如的眼睛看了过来,无论是洪易,雷烈,还是赤追阳,都可以清晰的看到她漆黑的眼睛之中诡异的重瞳。

    洪易深深吸了一口气,镇压住体内翻腾气息,竭力恢复着体力,精力,并且聚集起来,准备迎接更艰难的战斗。

    瑶月如现在已经完全恢复了力气,缓过气来,兵器在手,非常恐怖。

    “怎么,你想套我的话?我又怎么会告诉你?”洪易把刀藏在身后,做了个藏刀势,却是怕这个瑶月如认识出来这口碎灭刀。

    “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你是谁。你是洪易,也就是洪玄机的儿子,但却投靠了玉亲王,这次在南州,你逼迫弄月,弄影把船卖给你,因此触怒了和亲王。这口刀是刀圣公羊愚的碎灭刀吧,听说刀和刀经,都秘密的落在了卫太仓的手里,看来那卫雷,果然是你杀的!好个心狠手辣!”瑶月如重瞳闪闪,话语让洪易杀心大起:“不过你救弄月,弄影,我却实在想不明白,她们对你已经没有了价值,就算你救走了她们,也起不到任何作用,反而惹下无穷无尽的麻烦,看你并不是个意气用事的人,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情?”

    仅此一句话,洪易就知道,对方已经知道了自己的一部分底细。

    “我要做什么?还用得着向你解释?”洪易当然不会说废话,向瑶月如解释,只是冷冷一笑:“你的武功虽然高强,但是现在我们三人围杀你,你莫非以为你能战胜?”

    “当然不能战胜,但是我要走,你们三人留得我住么?”瑶月如重瞳之间,突然多了一丝笑意。

    “你猜留不留得住你?你以为,我们就这三人么?”洪易突然之间,虚张声势的说了一句。

    似乎为了配合他的虚张声势,一旁路边田野之中,突然传来哇哇两声怪叫。

    听见这叫声,瑶月如脸色陡然一变:“金蛛?”

    “不错,只是一只不成气候的金蛛而已,你并不用担心。”洪易眉头扬了扬。

    “谁说我不成气候了!我可是修炼成了大威天龙菩萨经的高手。哼!”路边田野之中,传来了金训儿的声音。

    金训儿这一出声,瑶月如的脸色更加变化了,随后陡然长长嘘了一口气,四个瞳孔向四面一扫射,凝神静气道:“我道你在南方怎么制得住弄月,弄影,又怎么能杀得掉卫雷,抢夺掉他的碎灭刀,原来是金珠法王先生亲自出手,那就难怪了。法王又是偷袭之王,想必也在附近吧。”

    洪易看见瑶月如如临大敌的模样,心中一阵暗笑,上次就连海上那神秘莫测的禅银纱,看见大金蛛,都立刻远遁,生怕遭到偷袭,更何况是眼前的瑶月如。

    瑶月如的武功虽然厉害得让人心寒,但是相对起禅银沙来却相差太多。

    禅银纱可是亲自进入了桃神剑之中,硬生生的从毁灭明王目光之中破空出来,这样的神通,不是那种大鬼仙,根本办不到。

    金蛛法王虽然在天下八大妖仙之中,排名第四,在孔雀王,天蛇王,白猿王之下,但是凶名尤胜过他们,因为这个蜘蛛精从来都只会偷袭,神见神愁,鬼见鬼怕,就连当年的人仙印月和尚,都被他多次偷袭,更何况是别人。

    现在瑶月如果然被凶名所慑。

    “我爷爷怎么会现身?”大金蛛金训儿嘿嘿笑着。

    “就算是金蛛法王金谷神,大概也吓不到我,据我所知,天下八大妖仙之中,他虽然尸解一次,并没有渡过雷劫,今天这等天气,他能施展道术么?不能施展道术,以武搏杀,我非常有兴趣和他一拼高下。”瑶月如忽然之间,把菱玉绕指柔一收,围绕在自己的腰间,显得风姿绰约,如仙鹤读力高峰,精气神完足。

    “是吗?”洪易又笑了笑。

    瑶月如突然之间,把手一挥,花弄影,花弄月在马车上发出嘤的一声,醒了过来,显然是被解除掉了神魂镇压。

    “弄月,弄影,你们从此之后,就脱离了瑶池派。”瑶月如重瞳闪烁之间,身体一闪,急速后退,几十个起落,就消失在了田野之间,声音却隐隐约约传来:“法王,我就等着你偷袭,正要借你的手段,磨练我的武道呢。”

    “她走了…….”洪易看见瑶月如消失在田野之中,心情一松。

    “花弄月,花弄影,你们现在怎么办?我现在已经把你们救了出来,何去何从,你们自己安排,我已经替你们解了心灵烙印,从此以后,你们不再受我的控制。”洪易见到救出两女之后,把手一挥,缠绕在两女身上的一丝念头,收了回来。

    花弄影,花弄月对望一眼,犹豫片刻,花弄影首先道:“眼下我们脱离的瑶池派,更得罪和亲王,天下之大,无处可去,只有投靠公子你庇护我们了,我们大概还有些私房,也有些关系手段,能帮公子你艹持一些大事!而这次,公子你不远千里营救,我们早就看穿了公子的品姓,倒是值得我们姐妹跟随。”

    “好!”洪易点头:“你们既然跟着我,并不是奴仆,而是友人,我的确有要你们帮忙的地方。”

    这两女精通生意,情报非常之多,也颇有手段,现在跟着自己,要自己庇护,洪易当然不会推迟。

    “洪兄,他们怎么办!”赤追阳把斩鲨架在文姑娘脖子上,指着田野之中断腿的山老,和断手的方先生。

    (未完待续)

相关小说:仙傲许仙志武极成仙九鼎记仙葫神霄煞仙佛本是道龙蛇演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