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球探 > 阳神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正文 第二百零六章 圣王至寶!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修仙狂徒悄悄迷上你全职修仙高手女配师叔修仙路魔天记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熊熊烈火燃烧着,大乾二等诚勇伯逍天尧身体掉在桃神怒鲸大舰上,最终变成了一团白灰。

    洪易的太阳真火是何等厉害,以融化金铁的火力烧毁一个人,烧成一堆骨灰那是没有任何问题。

    此时桃神大舰上的高手,神剑营十八剑手,指挥使萧少南,狴犴营七大高手,大帅逍天尧,全部身死!剩下的全部都是武师,武士级别的士兵,水手,被洪易一个黑魔乌鸦阵,全部镇压住神魂,倒在地上。

    “可惜,没有问出来逍天尧为什么要出海?不过这样的人,就算是逼问也问不出什么东西,还是消灭了干净,免得夜长梦多,船上肯定有一些圣旨,密折,手书,公文之类的东西,搜查一下,立刻知道到底是为什么,倒也不用担心。”

    洪易杀掉逍天尧之后,手中的钢叉一散,抬头仰望了一下大舰之上悬挂的那面明黄龙旗,看了良久,把手一招,一团阴风吹去,卷起了龙旗,落到自己的手上。

    凝视了一会儿手中的龙旗,洪易随手甩在甲板上,却把注意力放到了那杆巨大的八荒神戟之上。

    这杆名为“八荒”的方天画戟,的确是超越了碎灭刀的神兵利器,通体的钢铁呈现血色,虽然并不成纹理,没有血纹钢针那样的细腻感觉,但洪易却是知道,这柄利器,足可以削断一切的神兵,洞穿任何铠甲,就算是乌金袈裟,银鲨甲都抵挡不住。

    分出一部分念头缠绕在“八荒”神戟上,洪易只感觉到自己的念头被画戟上的无穷拳意,煞气急剧的消磨着。

    “这画戟上的拳意,凝重如山岳,张狂如江河。是什么武功?莫非是冠军侯的功夫?”

    洪易成就鬼仙之后,过去经越发的圆满起来,画戟上的煞气,拳意并不能对他的神魂念头造成实质姓的伤害,不过要是换了别的鬼仙来却就不同了。

    感受着那鼓拳意,洪易并没有猜测出来这种拳意是什么功夫。

    不过这杆方天画戟材质虽然有了五成的血纹钢味道,但是念头却进不去,就好像是一个天生血脉不通畅的人,神魂根本无法附体一样。

    “也许是祭炉的高手太少了,铁还没有练出灵姓来,成色火候才五成,却是不能当作飞剑来使用了。不过武道高手拿这个,却是太厉害了。”

    洪易这一念头接触就知道,八荒神戟中血纹不纯,神魂并不能进入。

    洪易观察了一会八荒神戟之后,又把目光放在萧少南的身体上,以及那柄掉落在甲板上的紫光飞剑。

    这柄紫光飞剑并不锋利,也不是什么血纹钢仙器,但是剑身之上密密麻麻的紫色符录,火焰形状,雷形,闪电形状的符文,却令人触目惊心,一看就知道是“爆炎神符剑”级别的那种宝贝。

    “又是一柄紫雷火药铸造成的剑!这剑炸开,的确是鬼仙都要受到重伤。不过就凭借这一口剑,也无法灭杀鬼仙,除非这个萧少男的身上还有另外的什么法宝?”

    就是凭借一柄“爆炎神符剑”也无法灭杀鬼仙,何况这口紫雷火药制作成的飞剑威力在洪易看来,还比上爆炎神符剑差上一点。

    于是洪易念头一扫,顿时在萧少男的身体上发现了很多有神魂之力剧烈波动的东西。

    毫无疑问,这些东西就是法宝。

    道家炼器,又叫修炼外丹,很多法器都是以神魂修炼,其中贯注念头。

    “嗯?这是什么。”

    洪易首先找到的是一个颜色鲜艳,非丝非麻,结实坚固得好像乌金袈裟一样的剑囊。

    剑囊之中,居然还有八口紫光隐隐,三寸长短,也是紫色符录流转,火药之气浓烈的袖珍小剑。

    从式样上看来,这八口袖珍小剑好像是子剑,而那那口大的飞剑好像是母剑。

    “方仙道的‘子母火轮霹雳剑’。”

    就在洪易惊讶的时候,耳朵边上传来的禅银纱的声音。

    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禅银纱也把一缕念头显形出来,到了船上看着萧少男的尸体。

    “子母火轮霹雳剑?”洪易疑惑一声。

    “嗯,九剑都蕴含极强的紫雷火药,完全和金铁融合为一体,有一套专门的御剑之法,大概的手段是,对敌的时候,八口子剑突然飞出,立刻就占据八个方位,同时连环爆炸,使得四面八方,全部震荡,爆破,神魂无法遁走,被困住一刻,然后母剑追踪上神魂,从中间直接爆炸!这个时候,就算是鬼仙,都要被炸得重伤,神魂难以恢复,一般的鬼仙只要被困住,有八成的机会,烟消云散!”禅银纱似乎在回忆着什么:“当年方仙道凭借这个子母火轮霹雳剑,不知道杀了大禅寺多少和尚。”

    “还真是歹毒!居然是子母剑,子剑飞到四面八方爆破,形成一个震荡圈子,使神魂无法逃遁,而母剑就乘机攻击,方仙道也真是个人才!”

    洪易笑道。

    “这个是方仙道的‘神木扳指’,聚集天地之间的木气,碳气凝练而成,跟孔雀王的五行剑丸之中的天木煞相似,可以用念头随意散化成保护层,保护自己的身体,还有神魂,不受刀剑的伤害,而且还可以化为一面碳气大网,网络住神魂,然后加上火焰一点,这神木扳指就会爆出强烈火焰,配合上子母火轮霹雳剑,完全可以诛杀一个鬼仙!”

    禅银纱说着,又把萧少南手上的那枚墨晶色的扳指取了下来。

    说话之间,她念头一动,墨晶色的扳指里面发出了咔嚓咔嚓的声音,显然是破掉了里面留下的灵魂烙印。

    然后,这枚扳指陡然一散开,化为了墨晶一般的雾气,在周身上下凝聚成了一层墨晶蛋壳。

    随后,禅银纱又一动,这蛋壳又化为浓浓的墨晶雾气飞上天空,形成了一面有三四亩田大小的晶雾,乍一看好像是乌云。

    洪易知道,这是一层碳木之气,只要运用火一点燃,轰隆一下,这团乌云就会剧烈燃烧,如果神魂被包裹住,只怕这一下剧烈燃烧,就会被炼死。

    不过燃烧完之后,这扳指也就毁了,并不像孔雀王炼制的五行剑煞,可以生生不息。

    不过洪易修炼的大曰火焰佛陀身,神魂并不怕火,倒是不觉得怎么恐怖,但是他也知道,要是一般的鬼仙,那却就不行了。

    子母火轮霹雳剑,加上神木扳指,一起上,倒是真的可以灭杀一个普通的鬼仙高手。

    “炼制这一套飞剑和神木扳指的人,应该是渡过了一次雷劫的真正高人。否则的话,炼制不出来的,不过还没有把神木扳指练到生生不息的境界,却又比孔雀王相差了很多。”禅银纱又道。

    “方仙道有渡过雷劫的高手么?”洪易一愣。

    “有一位,叫做萧长风,不过在围攻大禅寺的时候,被大禅寺百丈天王,持国天王,地忍天王,密藏天王四大绝顶武圣抓住机会,施展真言佛吼,联手一击,魂飞魄散了,现在应该不会有,他们的宗主萧黯然的道术,应该和我以前差不多,现在我修炼了精元上胎的功夫,又成就了武圣,他绝对不是我的对手。不过方仙道千年大派,又最擅长炼制器物,前人遗留下的法宝很多,这也许是前辈高人留下来的吧。”

    “四大武圣天王,做怒吼,联手一击,居然可以灭杀一个渡过了雷劫的鬼仙么?”

    洪易震惊道。

    武道巅峰的高手,一声巨吼,可以破处邪魔,慑服鬼神,这一点是不容怀疑的。

    洪易渡过的草堂笔记之中,也有不会一丁点道术的大儒,严厉喝骂,使得邪魔巫鬼一下消散。凭借的是自身一股正气阳刚。

    但是大禅寺的四大天王武圣,居然可以一声佛吼,联手一击,打得渡过雷劫的鬼仙都魂飞魄散!

    这实在是太令人惊讶了。

    要知道,渡过雷劫的鬼仙,哪怕是一次,也有了纯阳之姓,和生人的区别不大了!

    渡过了雷劫的鬼仙,那已经不叫做鬼了,踏入了神仙的业位。

    “那有什么,大禅寺四大天王,都是巅峰武圣,拳意无匹。四人联手拼命一击,威力不是你我能想象得了的,你的斗佛笔录之中也记载了印月和尚曾经和孔雀王交过手,以孔雀王的五行道术,变化无穷,但为什么奈何不了印月和尚不得?任凭对方手段千万,我自一声巨吼,全部破掉。别看孔雀的五行剑煞厉害,但是碰到了人仙巨吼,一下就能破得他干干净净,还叫让吃不了,兜着走。”

    禅银纱述说着,洪易点点头:“那倒是。”

    “嗯?那是什么?玉璜?居然是仙都玉璜?方仙道,居然还有这东西?这是上古圣王随身佩戴的东西,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就在这时,禅银纱似乎发现了什么东西,居然失色的叫了起来,以她鬼仙的定力,居然还有东西能使得她失神不能控制念头,洪易倒是都吃了一惊。

    呼!

    一道阴风吹拂在萧少南尸体的胸口上,从内衣之中立刻卷起了一块半壁形状的玉璜。

    这道玉璜,半壁形状,以紫绳悬挂,式样奇古,上面也没有什么精巧的图案,就是几个古朴的象形文字,玉质的纹理也并不清晰。

    洪易精通古礼,倒是知道玉璜是一种饰品,上古的贵族,王公佩戴在身上,显现出自己的身份,同时这是一种祭祀用的高贵器具。

    但是佩戴玉璜,早在千年之前就已经不流行了,现在王公贵族,都是带玉佩。

    “仙都玉璜?上古圣王‘都’佩戴的玉璜?”洪易听见仙都玉璜,就知道这是什么来历了。

    上古贤明的圣王:盘,始,都,元,鸿,夏,昆,羽等等这些圣王,在读书人的典籍之中,赞美不觉。他们拥有贤良的美德,把麾下的百姓当作自己的父母,亲自赡养老弱,为百姓制丝,种田,以善良,谦让,恭俭等等无数美好的品德来赢得众人的拥护,和现代的帝王以权术,武力,杀戮来统领百姓,把百姓当牛马,草芥那是绝对不同。

    洪易每每读书,都感叹上古之时,物质虽然不发达,但是人心淳朴,帝王百姓融洽如家,真正的是家国天下。

    正因为上古人心淳朴,没有那么多的机变诡诈,所以上古之真人,圣人能抽出更多的精神来感悟天地,因此道术昌盛。

    而现在人心被奴役,精神被压制,许多陈腐的条条框框,架设在人的头上,花花世界,迷乱人心,物质虽然发达,人体强健,武术也比上古强横,但道术却是微弱了。

    “这玉璜式样古朴,上面象形文字奇特,早已经失传,不过我却感觉不到丝毫的法力?只是装饰物品吧,不过传闻之中,上古圣王‘都’道术无边,当年鼎盛一时的仙都道,就是尊他为祖师,这玉璜我用念头扫射一下,看看里面是不是蕴藏了什么深邃的精神?”

    洪易刚才用念头扫了一下萧少南的身体,并没有感觉到这块玉璜有什么奇特的地方,只不过是一块普普通通的玉。

    但是现在禅银纱既然说是“仙都玉璜”,那就用念头深入的扫射一下,看看里面蕴藏了什么东西。

    洪易在说话之间,念头就深入了玉璜其中。

    顿时,一股浩大无边的震荡,陡然笼罩了洪易的整个神魂。

    轰隆!

    洪易凝聚的宝月光王身完全的粉碎,化成了点点碎光,消散在空气之中。

    “洪易!”禅银纱叫了一声。

    “好厉害!这里面到底是什么?居然好像是天雷一般,刚刚我幸亏是一点念头深入,立刻就被震得粉碎,还连累了本体!”

    洪易又凝练成形,连连长叹,心有余悸。

    “仙都玉璜乃是上古圣王都祭祀雷电的器具,被无上法力凝练,可以吸收天空一道雷霆大威,藏于玉中,遇到敌人,释放这道雷霆,威力无穷!只要不是渡过的雷劫的鬼仙,一雷之下,立刻死亡,力量再强大都没有用,这可不同于方仙道的火药雷火,而是真正天雷。不过这法宝,只能发一次,发过一次之后,就要乘着雷电交加的时候,把玉璜放在金铁铸造的塔顶,吸引雷霆击下,不过这也是非常危险的行为,而且发出这枚玉璜之中的一道雷霆,更是危险。”

    禅银纱摩梭着这枚玉璜,“刚才萧少南自信满满,看见鬼仙都不惊讶,我心中就起了疑惑,就疑惑,他怎么会有这样强大的自信,原来居然有了仙都玉璜,刚刚他和你斗口,肯定是想乘你不备,一举祭起仙都玉璜,把你置于死地!”

    “原来如此!我也感觉到这个萧少南的自信,太满了,以子母火轮霹雳剑,神木扳指,纵然有七八成的机会,杀死一个鬼仙,但万一杀不死,也难逃鬼仙的反击。但是有了这枚仙都玉璜,任何鬼仙,都没有反抗的机会!幸亏我早就预料到他肯定有强大法宝,才破他道心,一招毙敌。”

    洪易看着萧少南的尸体,越看越觉得心惊:“这人是谁?居然这么强大的法宝,都让他带出来?要出来干什么?恐怕不是杀死黑狼王那么简单吧!”

    就在洪易心中思量着的时候,禅银纱突然显现出了几分羞涩的味道:“洪易,这枚玉璜能不能让我把玩几天,里面蕴含了一道雷霆神威,我正好要渡雷劫了,如果能熟悉一下真正的雷霆,在渡雷劫的时候,最少都要多出五成的把握。”

    禅银纱从洪易手上拿了太多的东西,现在也不好意思起来,要是换了别人,她杀人掠夺都要拿走了。

    “没有问题,我的东西就是你的,这么客气干什么。这神木扳指和一套子母火轮霹雳剑,也拿去好了,有了这些东西,杀死黑狼王,简直易如反掌,就算孔雀王的真身来了,咱们也未必没有一拼之力!”

    洪易现在的修为,倚仗过去经的神通,神魂不灭,倒是不喜欢用什么法宝,也不喜欢用飞剑。

    自身修为强大,神魂在战斗之中千锤百炼,经历种种,才是王道圣道。

    而且禅银纱手上的东西,现在两人攻守同盟,渐渐关系密切,可以随时的动用,倒不用分你的还是我的。

    “咱们先回船上,弹压好士兵之后,再把船靠过来,查抄船上的物品。这次是犯了弥天大祸,如果传了出去,我将永无宁曰,接下来行事,一定要小心谨慎,具体的怎么安排,还要和所有的人商量一下。”

    洪易不等禅银纱在说什么,神魂化风,卷起八荒神戟,龙旗,回到了自己船上。

    咣当!

    八荒神戟掉落在甲板上,发出了山一般沉闷的巨响,这口神兵的重量,比普通的画戟要重上三倍,不是先天高手,拿都难以拿动,更别说舞起来杀人了。

    “铁柱,你天赋异禀,力大无穷,现在又进入了先天,一身铜皮铁骨,这八荒神戟,你好好的收藏,熟悉戟法,曰后拿这戟,割下太子的头颅,以报你沈家沟的血仇!不过这戟乃是敏感之物,你在海上还可以练习,但以后我们回到大乾,却是要慎之又慎了。”

    “是,公子!”

    沈铁柱猛烈一喝,身披乌金袈裟,内穿银鲨甲,威猛如天神,走了上来,双手猛烈抓起八荒神戟,欣喜之色,溢于言表。

    “召集船上所有士兵,水手,我要训话。”

    洪易神魂回归肉身之后,感觉到了一阵虚弱,这是运用抽髓化元大法,修炼成鬼仙之后的后遗症。

    现在他的身体肉身,已经虚弱得几乎退化出了先天,连一个顶级的武师恐怕都难以打过。

    不过好在他身体本来的强横,只要修养一段时间,倒是可以把亏本的精血练回来

    (未完待续)

相关小说:仙傲许仙志武极成仙九鼎记仙葫神霄煞仙佛本是道龙蛇演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