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球探 > 阳神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正文 第二百三十二章 無窮財富!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修仙狂徒悄悄迷上你全职修仙高手女配师叔修仙路魔天记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就是乾坤布袋么?到手十多天了,今天是第一次祭炼,运用神魂之力打开,不知道会不会出现什么事端?或者是大量的纯阳之气外泄,引起一些蛛丝马迹?那样的话,遭来窥视,成为众矢之的,却就是大麻烦了。”

    乾坤布袋,不,是“乾坤皮袋”静静的放在密室中央的一块三角形的祭坛之上。

    这块三角形的祭坛周围,全部都是一丝丝的阴风,念头围绕着。

    却是禅银纱和洪易加持的法术,用来掩盖这件神器气息的存在。

    虽然精忍和尚的滴血能够掩盖这件神器的纯阳之力,但万事还是小心的好。

    整个密室里面,就只有洪易,禅银纱,精忍和尚三人。

    洪易禅银纱两人坐在一起,精忍和尚远远的坐在另外一边,五指扬起,似乎随时准备运功从毛孔之中渗透出血液来镇压乾坤布袋的气息。

    这乾坤布袋的纯阳气息,只有精忍和尚这样练就了大禅寺玄功,有佛门拳意的武圣之血,才能够镇压中合,不外泄一点。

    “这乾坤布袋,只有道术高手,鬼仙才能够打得开。当年我逃到莽荒之中,也把这布袋带到了莽荒,为了活命和逃过追杀,只有庇护于巫鬼道的门下。”

    精忍和尚看见洪易和禅银纱运用神魂祭炼,缠绕乾坤布袋,不由得道。

    “所以这件布袋,也就顺理成章的落入了巫鬼道宗主禹乌瞳的手上。当年方丈预料到大禅寺要破灭,于是把我们大禅寺的一部分典籍,还有财宝,武器,法器等东西,都装进了乾坤布袋之中,交到我们几个人的手里,我不并不会道术,所以并没有能力打开这个布袋,你们祭炼之后,我也想看看,乾坤布袋里面我们大禅寺的遗留东西,都还有些什么,不知道巫鬼道动用了没有。”

    精忍和尚在说话之间,眼神也盯着乾坤布袋,希望看看打开之后,里面当年遗留的大禅寺财物,武器,典籍等等东西还在不在其中。

    “当年你是大禅寺一百零八大菩萨之一,顶尖宗师级别的武道高手,不过相对于印月禅师,四大天王,还有印慧,印海这些长老,还是有些差距的,不知道为什么大禅寺方丈会选你拿乾坤布袋外出?”

    洪易一边祭练乾坤布袋,一面分出念头,和精忍和尚交谈着。

    “当年我大禅寺的绝顶高手,都被人盯上,就算是逃到哪里,也会被,树大招风,我却是最不起眼的一个。于是才勉强逃了出来。”精忍和尚叹息道:“况且大乾皇室当时的皇帝杨云及,造化道的道术已经修炼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精擅造化搜天寻地大法,任何鬼仙的念头飞行,都难以瞒得过他,只有练武的人到了宗师境界,收敛气息,装做普通人,从地面行走,才会逃得出去。”

    “杨云及,不是高宗皇帝么?二十年前,在宫中暴毙身亡。”洪易微微震惊了一下。

    他熟读大乾开国史书,自然是知道,在当今乾帝之前,便是高宗皇帝,执政只有四年时间。虽然他早就知道,太宗,高宗都修炼道术,恐怕已经到了鬼仙境界,才会被梦神机杀死。但是现在听见精忍和尚的话,似乎高宗皇帝的修为,并不止鬼仙那么简单,只怕还是雷劫高手!

    “哼!他修为那么高,自然活不了多久。不过那梦神机也吃了一大亏!被洪玄机和太子杨盘狠狠的偷袭了一记,他的肉身本来已经突破极限,到达了人仙的境界,但却被迫尸解转世,又得重头再来,再要修到人仙,只怕是已经不可能了!”

    精忍和尚略带愤恨的道。

    “杨盘?不是当今陛下么?”洪易越听越震惊,从精忍和尚身上,知道了当年更多不曾知道的秘闻。

    “梦神机身为道术高手,居然可以把肉身都修炼到人仙境界!洪玄机和当今陛下,又怎么可能偷袭得到他!”洪易想着,似乎是有些迷糊:“当年大乾皇室要灭你们大禅寺,似乎还联合了太上道,那个时候,他们不是一体的么?”

    “太上道和我们大禅寺,数千年来,一佛一道,号称天州的两大圣地,不知道得了多少人的仰慕,同时,我们也是死对头!太上道无时无刻不是想着灭我们大禅寺。虽然当时梦神机恐怕知道大乾皇室灭掉了太上道之后要对他不利,不过这个大好的机会,他怎么可能不来?况且他自持神通无敌,天下所有高手都不放在眼里,怎么又会害怕一个大乾皇室?。”

    精忍和尚垂下长长的眉毛,眼神闪烁道:“不过这其中的一些事情,我也知道得不慎清楚,梦神机的妹妹梦冰云,在其中倒是起了牵线搭桥的作用。”

    “至于梦神机上一世的肉身,修炼到了人仙,也虽然稀奇,但却并不是罕见。武道双修,一般鬼仙之身,只能到武圣初级止步,但是梦神机身为太上道教主,总会有不为人知的手段。而且据说当年梦神机为了求超脱,寻遍千山万水,采集灵药六十年,更是到精元神庙之中,强行夺取了三滴邪神之血,练成一颗‘天元神丹’,凭借这一颗‘天元神丹’,他才把第二世的肉身练成了人仙。不过他第二世的肉身已经毁了,第三世要想再练诚仁仙,那还得要重练天元神丹。”

    洪易骇然道:“以太上道教主的神通,采集灵药都化了六十年的时间,还要夺三滴邪神之血,才能够练就的天元神丹,这天元神丹,只怕是真的可以夺天地之造化了。”

    要知道,道术高手可以运神魂入地,下海,采药十分的方便。更何况是太上道教主那样的无敌高手。

    连梦神机都需要六十年才能采得的药材练就的神丹,那该是何等的耗费功夫和神奇。

    “不过梦神机的肉身已经到了人仙境界,洪玄机居然能够毁去,洪玄机应该没有那么厉害吧。”洪易再次疑惑道。

    “不要小看洪玄机。”精忍和尚道:“二十年前,他就已经到了武圣的巅峰,我们大禅寺的四大天王武圣,其中的百丈天王,就是拜在了他的拳下!不过还好,我和那个小冠军侯打斗的时候,听说洪玄机最近才突破到人仙!他足足的在武圣到人仙境界这个关卡上,停顿了二十年!足足二十年,虚度了他二十年鼎盛时候的光阴。”

    “那也未必是个好事情,积蓄得越庞大,爆发起来就更加的凶猛,一朝顿悟,立地成佛啊。”洪易摇了摇头,似乎不愿再提。

    “洪易,好了!开!”

    就在这时,禅银纱眼睛睁开,一口气息吹了出去,又是一股强大的念头,凝聚成的阴风,猛烈吹拂到了乾坤布袋之上。

    洪易听见禅银纱的声音,也毫不迟疑,也跟着一口猛烈的气息吹了出去,又是一股强大的念头。

    这两大鬼仙高手强大的念头凝聚成一股,形成了一个旋风,竟然一下把乾坤布袋托了起来。

    不过看似轻飘飘,没有几两重的这个乾坤布袋,在洪易和禅银纱阴风的托起之下,似乎一下子变得重如山岳。

    洪易和禅银纱两人的额头上都渗出了汗渍,显然是运用神魂之力都影响到了肉身气血的波动。

    这是把神魂之力运道最大之后才有的显现。

    咔嚓咔嚓!

    乾坤布袋被托起之后,死死的压着阴风,传来了阴风里面被压碎的咔嚓声。

    这是洪易和禅银纱念头不断粉碎的声音。

    “开!”

    念头运到了极致,洪易和禅银纱两人同时喝了一声,身体一震,座下的锦绣蒲团都一下被撕裂,显露出了里面洁白的棉绒。

    嗡嗡嗡,嗡嗡嗡

    一阵好像是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声音响了起来,极其遥远,似乎是来自辰星宇宙之中,又似乎是在耳边。

    乾坤布袋的口子一下打开,一道青色的气流冲了出来,随后在地面上形成了一个三人来高,十人来宽的巨门。

    幸亏禅银纱和洪易闭关的这个密室足够大,否则这个门就会把屋子撑得裂。

    不过这个门完全是气流所化,青盈盈的,似乎海市蜃楼一般,却是让人分辨不清楚到底是真实,还是虚幻。

    这道青气所化的巨门之后,光线隐隐,一阵阵的清风爽气从门中吹了出来,带着一股洁净的气息。

    洪易一闻到这股洁净的气息,就会感觉到这巨门后面的世界,是个清净如仙境一般的世界。

    “走,我们进去看看!”

    禅银纱和洪易联手打开了乾坤布袋的门户之后,迫不及待的站了起来,几步就要踏进这个门户之中,去看一看传说了千年之久的乾坤布袋之中的世界,是个什么样子的。

    “打开这乾坤布袋,还真是耗费力量。”

    在踏进门户之前,洪易笑道:“不知道要向造化葫芦那样,穿梭虚空,要多大的神魂之力?”

    “最少需要十八名鬼仙的力量,才可以用这乾坤布袋,穿梭虚空。”精忍和尚接口道:“这乾坤布袋乃是神器,不是鬼仙,拿到了手里,根本打都打不开。”

    的确,乾坤布袋如果不用神魂之力催动,根本看上去就是一个大皮袋子。普通人就算是拿到了手里,看见这个皮袋,解开了上面的绳子,依旧是一个大口袋,里面没有任何的稀奇。

    只有真正的鬼仙高手,运足了神魂之力,贯注到布袋之上,推动其中的阵法念头旋转,才可以使得布袋之中冲出青气,化出这一道若隐若现,仿佛海市蜃楼的巨门

    “好大的天地!”

    洪易和禅银纱,还有精忍和尚一走进这张巨门之后,立刻世界转换,地也不再是地,天也不再是天。

    抬头望向了天空,洪易只感觉到天似乎是着手可摸一般,神念微微一探,天居然只有三四十丈高下。

    天上并没有太阳,而是一层明亮,柔和的云彩,青盈盈的,如玉一般。

    这团云彩极其的坚韧,就算是洪易用尽了全身的力量,也难以深入分毫。更别说是破天而出了。

    “这乾坤布袋之中的天,乃是修炼到了阳神境界的高手才能破天而出。换句话说,除非到了阳神境界,才可以进入这乾坤布袋之中出去,也可以从乾坤布袋外面强行进来。”

    精忍和尚道。

    洪易对于着个自然清楚得很。

    看过天之后,洪易再一眼看向地面,地面也是光滑如镜的一层云膜,像水波一样,人一脚踏上去,就是一个涟漪。但是坚实无比,洪易跺了跺脚,只不过是涟漪稍微的扩大了一点。随后就消散,地面也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晃动,显现出了这个小千世界的稳固。

    洪易眼睛看向远处,一眼望去,那极远,好像百里之外的地方,便也有一层青玉色的光膜。似乎是这个小千世界的墙壁了。

    不出一会儿,洪易把整个小千世界的范围都扫射了一番,却发现整个小千世界,就好像是一个青玉光膜组成的四方体。

    就好像是一个大房子。

    当然,这个房子大得吓人,足足有方圆百里,相当于一个大乾王朝的小县了。而且这个大房子四面的墙壁光膜,只有阳神高手才能打得破。

    “那中央堆积了好多东西!”

    禅银纱也和洪易一样,打量完毕了整个小千世界的结构。两这才注意到中央堆积的东西。

    方圆百里地面的小千世界,中央一点堆积的东西,就好像是一只狗身上的虱子,根本毫不起眼。

    但是洪易和禅银纱带着精忍和尚飞到了中央,这才知道了中央堆积的东西,是多么的巨大!

    整个小千世界的中央,足足有七八个广场,广场之上,堆积起了山一样的东西。

    一堆是金,一堆是银,一堆是珠宝,翡翠,金刚石。许多珠宝。

    除此之外,还有好像山一般的白米,更有许多的箱子,箱子里面好像是一件件的兵器,弓弩,还有铠甲。

    除此之外,在另外一边的广场上,还有大大小小的药箱,药瓶子,似乎是一个巨大的药库。

    药库后面的广场,便是书库,许多檀木制作的书架,七八人高,摆设着。书库后面,边是一匹一匹,堆积如山的绫罗,绸缎。

    金库,银库,粮库,珠宝库,兵器铠甲库,药库,书库,丝绸库。

    八个广场,都等于是八座巨大的仓库。

    八个仓库,按照八个卦象的方位排列着,显现出了一种莫可名状的魔力。

    洪易则是站在白米堆前,抬头望着米山。震惊得都说不出话来。在这米山的面前,洪易感觉自己好像是一头小老鼠站在巨象面前。

    “这里起码都有五十万担大米。可以养活数十万人渡过饥荒。储存在这乾坤布袋之中,似乎米还不会坏。”洪易心中想着。

    饶是他见过了世面,也难以想象,自己真正的站在了金山,银山,米山的面前,仍旧是觉得有点头晕目眩的感觉。

    “你们大禅寺要那么多的兵器,铠甲,钢弩,箭矢干什么?”

    洪易出了一口气,镇压住自己的念头奇怪的看了一眼精忍和尚。

    “这是当年大周朝的遗民遗留下来的吧。”精忍和尚道:“当年大周灭亡之后,很多遗民,甚至皇室遗孤,都带着兵器,铠甲隐藏到了我们大禅寺之中。”

    “那这些金子,银子呢?这么多,不知道有多少?”

    洪易走到了堆积如山的金库旁边,拿起一块金子,发现有的是青黄的颜色,有的是橙黄的颜色,却都是七八成的金锭子,至于九成的紫金,十成的赤金,倒是很少见到。

    这些金银,一个个好像酒墩一般,上面还印有大周朝的年号,显然是前朝的金银,其中有的还是比大周更远朝代的金钱。

    显然,这些金银都是大禅寺数千年积累下来的财富之一。

    “咦,旁边还有账本?”

    洪易走到了金库旁边,看见旁边还摆放着桌子,桌子上面笔墨纸砚,还有一本简单的账册。

    “金库约四百万两,银库约三千万两,丝绸八十万匹。大米六十万担。兵器铠甲”

    “这四百万两金子,三千万两银子?全部都是我的了?大乾朝一年所有的税收才多少?大约是三四千万两?这里四百万两金子,以一比十换银,就是四千万两,三万两银子,加起来不是七千万两?再加上那些珠宝,那岂不是两年的全国国库总收入?我这一下,就成为了举国头等巨富?就算什么几百年的世家,都比不上我了啊!这里还有米粮,甚至兵器铠甲,这不是引诱人造反么?这些东西,只怕上了亿吧?”

    洪易稍微的翻看了这一下账册,知道自己一下子拥有了整个大乾王朝,两三年的国库总收入,身价过亿两白银,心中就觉得有点儿荒唐。

    “出云国的整个国库,也没有这些财富的十分一。”禅银纱也凑上来,看了看账册。

    “哎,我们大禅寺当年的金银财富,这还只是五分一。”精忍和尚摇摇头道。

    “那是真正的富可敌国啊!不过这也没有什么,当年大禅寺信徒遍及各州,那些百姓,宁愿自己不吃油,都把油供奉到佛像的长明灯前。这数千年的积蓄,当然富裕了!据说当年大禅寺的粮库,比现在玉京城外的富民仓的粮食还要多,可以储存八百万担谷米。”

    对于大禅寺的富裕,洪易是丝毫不用怀疑的。

    洪易读过许多笔记,知道就算是穷苦的百姓,自己榨了一点油,也不愿意吃,而宁愿供奉到佛像的长明灯前,为佛祖菩萨送亮,求得心理安慰。

    穷苦百姓都这样,那些富商,官员更就不用说了。

    数千年都是这样,富裕到什么程度,自然是不可想象了。佛寺比国家还富裕,这根本就不稀奇。

    “佛教人修福德求来生,自己却修功德今生超脱,其实哪里有什么来生,死了就消散在天地之间了。还说不敬佛者,必然会进入地狱,受到苦难。辱佛,会遭到报应。精忍大师,你如果要我重新建立大禅寺的话,我可是不干的。”洪易转过头,对精忍和尚道。

    “佛并不是这样的,我佛只不过是个伟大的导师而已,他也不讲恶果报应,只叫人超脱,更不会因为你侮辱他,就降下报应。如果哪个人说辱了我佛,佛就会降下报应,这人肯定是乱法之人。我精忍第一个就要除掉这种人。”

    精忍和尚双手合十道,“如果佛因为人侮辱他,就降下报应的话,那还称得上佛么?不过是一个邪魔而已。我佛自在无量,超脱之后,万事不管,你信我佛,照着他的经文去修行,就有超脱的机会,不照他的经文,他也不会管你。却不像是读书人一样,背书不出来,老师就要打手板呢。你违反了圣贤的礼教走,还要沉水塘,我看读书人的那一套,礼教杀人,比我佛更为严酷一些。”

    “不愧是大德圣僧。”洪易笑了笑,也并不和精忍和尚争论。

    “传闻之中,乾坤布袋里面有过去,现在,未来三大经书,不知道这些书籍,有没有?”

    禅银纱神念扫射之中,看见这些东西,却没有找到一件修炼者的法器,不由道。

    “过去经不是在你的手上么?”精忍和尚道:“当年,我大禅寺三大经文,并没有装进乾坤布袋之中。现在也不知道散落在了哪个地方。要是在乾坤布袋之中,被大乾朝廷得到,那真的朝廷就是万年江山了。”

    “这里面怎么没有一件厉害的法器?”禅银纱念头一扫射之间,发现这些宝库之中,却是没有发现一件像撼天弓,无极箭那样的厉害法宝。

    “当年正值我大禅寺危机存亡之秋,厉害的法器都拿在手中和人拼死一战,装在乾坤布袋中干什么?不过这件布袋,本身就是一件无上法宝了,对于国家来说,乃是战争利器。”

    精忍和尚看了禅银纱一眼奇怪的道

    “嗯!这是什么,巫鬼道的典籍么?”

    洪易随手一招,把供奉在书库中央,一个桌子上,祭祀的一块门板一般大小,白深深的骨板用阴风卷了过来,轻轻悬浮在空中。

    “好大的骨头!”

    精忍和尚看了一眼,就知道这块门一般大小的骨头,都是一整块骨头。

    他绞尽脑汁也想象不出来,这块骨头是什么动物的骨。

    什么动物的骨头,有门板大小?

    “这是巫鬼道的无上典籍,《战神魔经》。不过这些文字,我也不认识,洪易,你才高八斗,学富五车,认识不认识这些文字?”

    禅银纱道。

    骨板上雕刻的,都是一个个墨黑的不知名文字,洪易一看,就知道是上古那种骨文,但是他也不认得,这种文字,早就已经失传了。

    “什么才高八斗,学富五车?只不过是多读了几本闲书而已,这些文字,我也不认得。”洪易笑笑,一下把骨板翻转了过来。

    这一下翻转,三人都吃了一惊。

    因为骨板的另外一面,雕刻的是一尊真实的魔神全身像,头上双角,螺旋弯曲。正是那天巫鬼道宗主凝练出的那尊无上魔尊之相。

    不过巫鬼道宗主禹乌瞳凝练出来无上魔尊,就一个脑袋,而这骨板之上,却是全身像。

    这尊无上魔神,手拿一根骨捶。身体还是人形,一根根的线条勾画着,渲染着,活灵活现,栩栩如生,人看了一眼,好像是这尊魔神要从骨板之中走出来一样。

    这种画的技艺,简直和过去经的图像都可以媲美了。

    一股股苍凉,浩大,久远,古老,浑厚的气息从无上魔尊相上传了出来。

    恍惚之间,三人似乎来到了数万年之前的远古时代。

    不过洪易这三人,两大鬼仙,一大武圣,都是精神坚韧得不能再坚韧的高人,恍惚之间也就恢复了念头。

    “这是巫鬼道的无上典籍没有错了。也只有这种意境的图画,才能使得我的心神稍微震撼。传闻,巫鬼道的无上魔尊,就是上古战神。和天斗,和地斗,有一股永不屈服的意志,最后被一位圣皇镇压。巫鬼道就从上古开始衰落了。其实这经还是正道经典,就是被那群巫鬼道的人弄臭了,去养尸,血祭。”精忍和尚感叹道:“我大禅寺的典籍,过去弥陀经上也有一尊法相,可以镇压一切心魔,神魂不灭。”

    “你想不想看过去经?”洪易突然道。

    “想看,但是不能看,过去经除了方丈之外,谁都不能观看。”精忍和尚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可惜,过去经已经被我们毁掉了,你想看都看不到了。”洪易也老实的道。

    精忍和尚听后,脸皮微微的抽动,随后摇了摇头,双手合十,不知道想些什么:“善哉善哉,过去经,实乃过去。毁灭掉了,正是符合它的名字。”

    “精忍大师,如果我们辩论道理,我还不一定是你的对手。”洪易摇摇头

    “巫鬼道的战神魔经,倒是有值得参考的地方。反正巫鬼道三大长老,宗主禹乌瞳已经落到了我们的手中,逼问出来这经文翻译就是了!”禅银纱突然道。

    “这巫鬼道三大长老,禹乌瞳,他们受的伤太重了,只勉强保持住一点灵魂真意没有熄灭,现在和死人已经差不多了,还怎么逼问?这种情况,神魂损伤太严重,就算是我用过去经,也不可能救回他们的神魂,更何况,就算救了回来,也不可能控制得住他们。”洪易道。

    洪易可没有救回巫鬼道三大长老,还有宗主的意思。

    一是四人受伤太重,根本救不回来。

    二是就算救了回来,也不可能控制得住。四大鬼仙,哪里那么容易控制得住的。

    “那这件事情就从长计议吧。”禅银纱道:“这乾坤布袋之中的财富的确是惊人,以后有大用处。但是花出去也要小心谨慎。像那些金银,几乎全部都是前朝的元宝,锭子,饼子,还要重新熔炼。否则一下冒出去那么多,肯定要被人怀疑上的。”

    “想得周道!”

    洪易点点头。

    “不知道那些药库之中,有没有什么好东西?”

    禅银纱说话之间,朝药库走了过去,一眼眼看过去,发现了其中大多数都是名贵的药材,药丸,散剂等等。却是没有发现什么像元牝天珠那样的稀世珍宝。

    洪易也看看了,发现大多数都是当年吴渊巡抚剿灭白云庄之后,送给自己的一些珍贵药材。显然都是大禅寺,药王殿的丹丸。

    如“豹胎生筋丸”,“金刚醍醐酥”,“虎骨玉髓膏”,“雪参养脏膏”,“熊胆大力酒”,这些东西。

    这些都是珍贵药材,不过对于洪易和禅银纱的修行来说,已经没有了用处。

    但是这些药材,却是足可以早就出一大批的先天武道高手来。

    虽然用灵药造就的先天武道高手废了一些,但好歹是体力强横

    “这个乾坤布袋里面的财富虽然丰厚,但却没有对我们修行有帮助的东西,咱们还是出去吧。你我都要好好的修行一下,尤其是那一滴邪神之血,足可以大大增强我们的神魂之力,渡过一次雷劫,再也没有任何的问题了!”

    禅银纱道。

    “听说这邪神之血,可以让高手突破生死屏障,成就鬼仙,不知道有没有那么神奇?咱们试一试,同时如果能把圣者图元的神魂全部炼化,也就强行贯注给金训儿,让她一举成就鬼仙!这次让他爷爷背了那么大的黑锅,也好歹补偿她一点儿。”

    洪易突然道。

    “也好!那只小金蛛挺可爱的,不过老是一只蜘蛛,也太不雅观。”禅银纱立刻的点头赞同,“不过这样强行让人成就鬼仙!不知道能不能成功?这只怕是开天辟地,都罕有的事情!”

    一名雷劫高手的神魂,被完全炼化之后,可以把金训儿的神魂之力提到了最大!一滴邪神之血中的意志,可以帮金训儿突破生死屏障,直指鬼仙。

    这是洪易突然之间想到的胆大包天想法。

    不说洪易自己,就连禅银纱也没有这个把握。强行早就一个鬼仙?实在是太骇人听闻了。

    不过“邪神之血”只有一滴,洪易和禅银纱要试一试,分辨功效之后,才能给大金蛛使用。那时候,力量肯定不够。

    但是再加上圣者图元这个雷劫高手的神魂,却是力量足够了,就算突破不到鬼仙,也足可以使金训儿的神魂比幸雨仙的更强大!

    辛雨仙只怕是得到了一个鬼仙的力量而已。

    “不过神魂之力还是自己幸苦修炼的纯粹,万一出了什么问题,金训儿恐怕是承受不住。”洪易又迟疑了一下。

    “把厉害都说给她听吧,任凭她自己的选择,况且我们还不一定能真正炼得化圣者图元的神魂呢。”禅银纱直截了当的道

    整个乾坤布袋之中,除了有巨额,总价值上亿两白银的财富之外。对于修行有好处的东西,似乎就一块巫鬼道的无上典籍《战神魔经》了。

    洪易和禅银纱参观了一番之后,又出来,关闭了这乾坤布袋的门户,用绳子把口袋扎起来,由精忍和尚滴下一滴鲜血之后,便收了起来,又变成了一个普普通通,里面什么都没有装,干瘪的皮袋了

    与此同时,出云国千里的海域之外,一只庞大的舰队,航行向了大乾国土。

    这只舰队,拥有数百条大舰,数万人,浩浩荡荡,中央的一只大舰,宛如一只太古巨龟,海中岛屿,悬浮在海面上。

    这是云蒙镇国大舰,花费了两百年时间,无数能工巧匠打造的巨舰。“蒙神号”。

    这只舰队,正是冠军侯大获全胜,准备回归的舰队。

    (未完待续)

相关小说:仙傲许仙志武极成仙九鼎记仙葫神霄煞仙佛本是道龙蛇演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