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球探 > 阳神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七章 狠狠抨擊!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修仙狂徒悄悄迷上你全职修仙高手女配师叔修仙路魔天记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洪易这是第二次见到冠军侯了,这个大乾朝年纪轻轻就统领数十万雄兵,镇压边塞,对抗云蒙大国的传奇人物。

    第一次是在半个月前莽荒的天巫城之中,当时意气飞扬,指点江山,豪气万丈,有着杀神灭佛,天地都臣服在脚下的嚣张霸道。

    而现在在出云国的国宴上,这个冠军侯又是一副另外的气质。

    一手摇折扇,一手擒拿夜光杯,潇洒的饮着,头上紫金冠束缚的两条发带垂下来,眼如星辰,面如冠玉,更是有一种说不出的风流倜傥。

    和一国之主平起平坐,把酒言欢,又是国之大臣,掌握外交大权,一手联络各国,连横合纵,调理阴阳的宰相风度。

    看见冠军侯这种做派,洪易原来以为这个人只会带兵打仗,厮杀疆场,现在却是对此人更深的了解了一层。

    “还真有一点‘上马能治军,下马能安民’的意思儿,不知道以后会不会是另外一个洪玄机?”

    洪易心中想着,拿冠军侯和洪玄机做比较,这两个一老一少的大乾臣子,同样都是少年神勇,战场无敌的统帅,光芒万丈,经历倒也颇为相似。

    就国家而言,一代一代有这样的人传承,那倒是兴盛的象征。

    不过洪易对这冠军侯却是没有了好感。

    不单单是杀了钦差伏波将军逍天尧的事情,而是对方的经历和洪玄机一样,就足足可以引起洪易的不愉快了。

    按照道理上,洪易现在的成就也不低,也算得上是天下道术的一流人物了,同样都是年纪轻轻,一个鬼仙,一个武圣,都是大乾臣子,应该有丝丝的惺惺相惜才对,但是洪易却没有丝毫的这种情绪。

    而且他并没有打算改变自己的厌恶,他虽然修炼成了鬼仙,但却不修炼的那种太上忘情之道,喜怒哀乐都发于姓情,有好感就是有好感,厌恶就是厌恶,绝对不会去压抑转变。

    “是我内心有了嫉妒的情绪才导致的厌恶吧,如果洪玄机让我从小习武的话,我也会有不低于这个冠军侯现在的成就。这种人,现在不能黑了他,但是得想个办法,好好的打压一下,让他受到挫败感,才会打消他的那种杀神灭佛,八荒山河都在脚下的气概。这是他的道心,只要破了他的道心,他的成就就止于此了。大乾朝廷出一个洪玄机已经够令人头疼的了,再出一个洪玄机式样的人物,那还了得?”

    洪易在踏进出云国皇宫大殿看到冠军侯的一刹那,就决定要找个机会,狠狠的打击一下这个冠军侯的自信。

    用道术的话来说,就是破了他的道心。

    这个冠军侯的道心乃是一股掌握造化,杀神灭佛的气势,只有让他产生挫败的感觉,必然就会动摇其道心,让他的修为就此止步。

    虽然对方修炼的不是道术,是武功。但本心意志乃是一切的根本,一旦动摇,整个人就废了。

    洪易可不想冠军侯以后再变成洪玄机那样的人仙绝顶。

    虽然要想从武圣修炼到人仙,十分艰难,比之道术的生死屏障,鬼仙之境还要艰难得多,像“刀圣”公羊愚那样的天纵奇才,都没有突破。

    洪玄机这样的人物,都足足的在关口上停顿了二十年。

    印月和尚练就现在如来经,才勉强达到人仙武道。

    但是就算艰难,洪易也觉得,这个冠军侯也并不是没有希望突破。

    武道一到人仙,拳意绝顶,万邪不侵,万魔不入,就算孔雀王那种的三四次雷劫妖王,都奈何不得。这种存在,可是极其恐怖的。

    谁也不知道,走进大殿,看到冠军侯的瞬间,洪易心中就已经把对手分析到了七七八,同时心中打定了一些主意

    虽然说洪易决定了要打压打压冠军侯的念头,但是在他走进大殿的时候,冠军侯似乎并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当洪易和禅银纱,还有大金蛛走进大殿的时候,冠军侯只是眼睛稍微的停留了在他的身上一刻,微微一闪而之后,就看着禅银纱,还有完全是由神魂凝聚而成的大金蛛这个小女孩身上。

    洪易现在完全收敛了神魂,散遍全身,表现出来的,也就是刚刚进入了武道宗师修为的高手。而且他凭借“无法无念”的境界凝练出了真武拳意,这一点上,也使得很多人都难以想象出他是道术高手,只以为他纯粹修炼武术的。

    虽然说一个武道大宗师也是罕见了,但是在冠军侯这样的人物眼里,却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他统帅的乾坤龙卫之中,个个都是那种功夫深厚的大宗师。

    “嗯?”

    洪易耳朵之中甚至听到了冠军侯看见大金蛛之后,一声微惊,还有脸上疑惑的神情一闪而过。

    而后面的方仙道宗主萧黯然,还有神鹰王,却都是把目光放在禅银纱的身上,似乎并没有在意大金蛛。

    这一下就判断出了眼力的高低。

    方仙道宗主萧黯然,还有神鹰王都没有冠军侯那样的眼力!

    雷劫高手的神魂刻意去幻化东西,就算是鬼仙都难以察觉到的。

    当然,如果萧黯然,神鹰王这两大高手用念头扫射到大金蛛的身上,还是能感觉得到这是神魂显化的。

    不过现在在出云国的国宴上,两个鬼仙也不愿意分出念头。要知道鬼仙高手念头一动,可就是阴风刺骨,寒意深深,普通人会感觉到很不安

    “公主驾到,乐师停!”

    出云国宫廷礼仪官发出了一声命令。

    顿时,许多敲打青铜编钟,玉磐的乐师也都停止了,美妙的音乐也一下切断,整个大殿之中的酒宴暂时中断,出云国的文武百官,都看着公主禅银纱的来到。

    “王儿来了,快快到身边来,你一直在闭关修行,本来父王不欲打搅你修行的,但是今天乃是大乾冠军侯爷来我出云国,不得不惊动你出来一见。”

    出云国主是一个两鬓花白,四方脸,眉宇之间显现出励精图治的精干,但是看见了禅银纱,却转换为慈祥。

    出云国的国王禅归藏,正是禅银纱这一世的亲生父亲。

    禅银纱这一世的转世之身,也正是出云国国主和王后的亲生女儿,并不是那种旁支的公主。

    在出云国的国史记载之中,王后生下禅银纱的时候,梦见海洋之中,万头银鲨朝拜,把一枚明珠送向她的怀中,这才生下了禅银纱。

    出云国的百姓都知道,这位公主一出生之后,就会指挥海中凶猛的银鲨,还能骑鲨遨游,从此之后,出云国百姓出海捕鱼,都没有遭到过鲨鱼,甚至别的海怪袭击,有的时候遇到风浪翻船,银鲨都会把人救起,送上岸去,而遇到强盗,银鲨都会破船杀人。

    这样的灵异,自然是让出云国满国百姓,都敬禅银纱为天人,乃是“海神”转世。

    民间百姓是这种说法,而修炼道术的高手却都知道,禅银纱是银鲨王转世

    禅银纱听见招呼,对洪易微微一点头,便上前坐到了禅归藏的身边。

    “父王,也给他们赐座吧。”

    “王儿,这两位是?”禅归藏看着洪易和大金蛛,不由得疑惑的问道。

    要知道,这是国宴,出云国又是一个极其讲究礼仪的地方,从皇宫大道两旁边的青楼就看得出来,严格按照古老的礼法!

    国宴之上,突然出现两个不合时宜的人,这是极其破坏礼仪的。

    洪易还好,相貌堂堂,有士大夫的气质,大金蛛却就太破坏形象了:张头缩脑,头上两个羊角辫,四面张望,典型是一个顽皮小女孩。

    “这位是大乾靖海军寻海使,和我上有生意来往,那位是我修行的道友。”

    禅银纱淡淡的说道。

    “嗯,赐座!皇儿,你的那位道友就和你在一起吧,那一位年轻人既然是大乾靖海军的寻海使,那就坐到冠军侯的下面去吧。”

    禅归藏吩咐太监道。

    “不用了,把座位搬到我这边吧。”禅银纱挥了挥手,对太监道。

    “这。”太监为难的看着禅银纱,又看着禅归藏这位国主。

    “照公主说得办吧。”禅归藏挥挥手。

    “王上,公主,臣有一言。”就在这时,一个身穿朝服,三柳长须的官员站了起来,走到了禅归藏的前面,俯身下去,用一种难以听到的细微声音道:“今天乃是天朝上邦使者到此,我国大宴,还请皇上和公主遵守礼制,否则让天朝上邦的使者回去之后,嘲笑我们出云国是海外蛮夷,不懂礼制。还请王上和公主三思。”

    “这,皇儿,首辅大臣说的也有道理,那位小姑娘是你道友倒还罢了,那个年轻人,乃是大乾靖海军的巡察使,按照国宴礼仪,不应该和皇儿平起平坐的。”禅归藏道。

    “首辅大人,无妨,本公主是修道之人,并不用讲究礼仪,不过你的劝谏也有道理,赏明珠一颗,绸缎三十匹,退下吧。”

    禅银纱一笑,随后道。

    这个劝谏的官员,乃是出云国内阁的首辅大臣,忠心耿耿,也是精通儒学的名士,年轻时候还到大乾学习过礼仪,为国子监生员,现在劝谏,也的确是在理,所以禅银纱虽然不听他的劝谏,但还是赏赐他东西。

    “是!”首辅大臣本来想再谏,但是此时有冠军侯在场,和国主争辩,倒显得没大没小了,于是也就退了下去。

    太监随后就搬来了案几,放在禅银纱的旁边。

    这样一番小的插曲,整个国宴的大殿之上,就窃窃私语起来。

    出云国的文武百官都私语着,猜测禅银纱公主为什么会让一个地位不高的年轻人坐在她的身边。

    洪易是靖海军寻海使,虽然也是将军职位,但是和冠军侯相差得太远了!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冠军侯身边随便一个亲卫的地位,都恐怕要比洪易高。

    国宴是最讲礼仪的地方,一丝一毫那都出不得任何的差错,尤其是整个出云国朝廷,都是严格按照儒家礼仪治国的地方

    “靖海军的巡海使?他是谁?靖海军中居然有武道到达大宗师境界的将军?”

    冠军侯这时也就切切实实的注意到了洪易,看见洪易坐下之后,坦然进食,一副从容的气度,不由皱了皱眉头。

    “侯爷,这位是洪太师的庶子,名叫洪易。今年玉京城春天乡试,第一名解元,很有些文采,后来因为家族大母欺压,转投玉亲王麾下,被推荐入了靖海军中立军功,想封爵自立门户。”

    就在冠军侯这一发问的时候,他的身后一个侍卫俯身下来,在他的耳边道。

    “哦?洪太师的儿子,洪太师有十六子,七女,真正有出息的也是洪熙,洪康,其余也都是纨绔而已!想不到居然出来这个人物?”冠军侯摇扇道。

    以冠军侯的身份,自然是不知道洪易这样的人物。

    虽然洪玄机赫赫威名,但是洪玄机有十六个儿子,七个女儿,不是出色的,也没有人去注意。

    洪易虽然小立了功劳,但是哪里能够引得起冠军侯的注意?

    同样的年纪,但身份相差得太大太大了。

    “侯爷,那个禅银纱好像对那个洪易很有意思呢。其实侯爷赫赫威名,修为更是绝顶,曰后只怕可以晋升为人仙,这个禅银纱虽然是妖王,但现在也是人身了,正配得上侯爷你,何况现在神鹰王道友都为侯爷效力,也不算是辱没了银鲨王。”

    就在这时,萧黯然突然笑了笑,小声的对冠军侯道。

    萧黯然自然知道,冠军侯来出云国,除了调查伏波军大帅死亡的事情之外,更重要的只怕是想见一见禅银纱,然后

    “那洪易虽然还不错,不过也就是一武道宗师而已,哪里配得上妖王鬼仙?我看银鲨王对他另眼相看,不过是因为那个小女孩的缘故罢了。”冠军侯轻轻摇动着扇子,笑道:“元突国公主元妃乃是香狐王转世,这是我知道的。妖王为陛下之妃,才是一段佳话,这银鲨王,比起元妃来,倒真不相上下。”

    “侯爷动了心思了?”

    萧黯然笑道。

    萧黯然也隐隐约约知道,冠军侯和大乾皇帝陛下有些不清不楚的关系,只怕是私生子,要不然哪里会那么的信任,私生子的事情,以及大乾皇帝娶了香狐王元妃,官场上和民间不知道,甚至有些皇子都不知道,但是作为道门领袖,鬼仙高手,经常出入皇宫的萧黯然可是知道很多不为人知的隐私。

    很多修道之人,也都暗暗羡慕皇帝的艳福。

    要知道,道士可是不禁婚嫁的,要是能和妖仙女子合籍双修,这是求之不得的事情。

    “父亲娶了香狐王,做儿子的当然想要娶同为天下八大妖仙的银鲨王了。”萧黯然心中嘀咕道。

    “不过,伏波将军的死,还有少男的死,要怎么调查?如果是这银鲨王干的”萧黯然心中想道,但是看了看冠军侯的脸色,却并没有说话

    “冠军侯,你战功赫赫,这次大破云蒙舰队,解除了我们海上之苦,实在是值得我们出云满朝文武庆贺,来,我代出云国举国上下,敬冠军侯,同敬大乾天朝!”

    此时,国主禅归藏看着冠军侯脸色不擅,怕对方因为禅银纱的缘故而不快,于是连忙举杯,为冠军侯敬酒。

    禅归藏乃是一国一主,心中雪亮雪亮,知道冠军侯这次到出云国之中,十有七八,是听多到了禅银纱的名声前来的。

    至于对方打的什么主意,这位国主心中也猜测到了两三分。

    冠军侯年纪轻轻,血气翻刚,威名远扬,这样的人才,什么女子都难以配得上。而自己的女儿禅银纱乃是海神转世,两人正是绝配。何况对出云国也大有好处。

    不过禅银纱的事情,他这个父亲,国王也做不了主。

    但是冠军侯,是万万不能得罪的。

    草原上曾经有一个大部落得罪了他,一夜之间,被全部擒拿,贬为奴隶。这些事情,出云国主也都听说过。

    举杯调动了满朝文武的气氛之后,禅归藏朝首辅大臣使了个眼色。

    刚刚劝谏的首辅大臣会意,等国主说完话之后,又对冠军侯举杯:“侯爷!听闻你不但武功盖世,诗词也做得极为出色,我出云国一直仰慕大乾礼仪文化,不知道能否在这国宴之上,赋诗一首,让我等欣赏?”

    这个首辅大臣,极为精明,冠军侯不但威名赫赫,诗词也颇为精通。这是他调查到的,现在正是投其所好,让对方显赫一番。

    “哦?”

    冠军侯一听,淡然的笑了笑,盯着禅银纱,又看了看洪易,随口道:“这个自然,出云国这次宴请本侯,倒是有心了,这葡萄美酒夜光杯,还有绝世容颜的银纱公主,都是醉人之物。我就赋诗一首吧。”

    “侯爷的诗词倒是一绝,连朝廷的士大夫私下里,也是极为佩服的。”萧黯然暗中笑道。

    “嗯?是了,我是听说过,这个冠军侯,好像是也是会做诗。是文武双全之辈。”

    洪易心中一动。

    原来冠军侯不但武功卓绝,诗也做得好,曾经压服了文官御使。不过洪易当时还在武温侯府中,默默无闻,读书也都是读的一些古诗,新两年的诗词,都还没有刻印,倒是并没有读到冠军侯的一些诗。不过洪易在宗学之中的时候,倒是听说过。

    “且听听,他做的什么诗?”

    洪易看见冠军侯看着禅银纱,心中越发不快,却凝神耳朵听。

    只见冠军侯摇着扇子,一字一顿的长呤道:“丈夫只手把吴钩,意气高于百丈楼!一万年来谁著史,三千里来欲封侯!”

    “好!”

    “好!”

    “好一个一万年来谁著史,三千里来欲封侯。当真是气息磅礴!”

    冠军侯这诗一出,顿时整个国宴之上,都立刻引起了轰动。

    就连禅银纱也皱了皱眉,觉得这诗词的确是气势不凡。有囊括四海,并吞八荒的豪气。

    “听说洪易你是洪太师之子?更是今年玉京科考的第一名解元,那肯定是文采风流了,不知道能否呤一首诗出来,在出云国国宴之上,让文武百官知道我大乾天朝文风?”

    冠军侯慢条斯理的站了来,渡到了洪易前面,突然道。

    来了!

    洪易也没有想到,这个冠军侯突然会针对自己?

    “我正想办法黑你一把,你却先来惹我?”洪易感觉到被冠军侯的双眼盯着,十分的不舒服,脑袋在急速的思考着,突然之间,他似乎找到了主意!

    “敢问,冠军侯!你这诗词之中的吴钩?是什么东西?”洪易也猛的站了起来,大声的道。

    “吴钩?”冠军侯一愣,随后道:“此乃是上古神剑,似曲似勾,乃为吴钩。”

    “我熟读经史,似乎并没有叫做吴钩的神剑,而且你说神剑似曲似勾?我大乾天朝,自古铸剑,都是笔直一线,取的就是剑的那份正直!所以士大夫佩剑而不佩刀,正是为了正直!你说神剑似曲似勾?天下有不正直的剑么?你这是说的哪一朝的神剑?”

    洪易转眼之间,就抓了冠军侯诗词之中的漏洞,大肆攻击,声音之大,整个大殿之中,所有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是啊天朝古法,铸剑都是取其‘正直’之意,并没有似曲似钩的宝剑。而且吴钩这神剑,我们似乎也没有听说过。”

    洪易此言一出,顿时整个大殿之中,议论纷纷。

    (未完待续)

相关小说:仙傲许仙志武极成仙九鼎记仙葫神霄煞仙佛本是道龙蛇演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