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球探 > 阳神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正文 第二百三十八章 破你的道心!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修仙狂徒悄悄迷上你全职修仙高手女配师叔修仙路魔天记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洪易乃是正儿八经的读书人,熟读经史,更是善于从语言之中“抠”出漏洞来,狠狠的指责对手。

    这也是读书做文章,攻击别人的必要手段,更是科考揣摩考官心理,抨击和考官相违背的学说的必要手段。

    平心而论,冠军侯这首诗,的确是做得大气磅礴,震撼非常。洪易心中也是非常的佩服。如果让自己一时所做,要做出超过这首诗的气魄来,倒是有点困难。

    毕竟,做诗要有灵感。就算是诗仙,诗圣,也不可能随随便便的就做出诗来。

    不过这却并不妨碍洪易抨击冠军侯。

    读书人什么都擅长,最为擅长的就是抨击!而且是咬文嚼字的抨击!

    很不幸的是,洪易已经把这份抨击的手段学得炉火纯青了。

    对方的诗词之中,却是有冷僻的名词,这却就是成了攻击的对象。

    “吴钩”这个词,洪易从来没有听说过,或者是一件不为人知的兵器至宝,但是抓住对方的生僻语言,加上攻击,这却是洪易的拿手好戏。

    剑和刀不同,剑必须是直的!不是直的兵器,就不可以称做剑!因为这在古礼之中,剑是代表正直的。

    虽然剑的杀伤力,不如刀。

    军队之中,也不用剑,士大夫佩剑,皇上用天子剑,都不是用来杀伤,而是代表自己的正直。

    所以冠军侯在洪易的追问之下,一下说出了吴钩似曲似勾,乃是上古神剑的话。立刻又被洪易抓到了漏洞。

    洪易一抓到这个漏洞,哪里还肯放手,就这么死死咬住不放了。

    就算真的有一柄上古神剑叫做“吴钩”,那这个神兵既然是勾,根本就称不上剑,也是冠军侯自己分不清楚,洪易也决定用道理压死他!

    本来洪易就要打定注意,好好的压制一下冠军侯的道心,现在虽然不能比道术,但是比文采,比考据,比道理,洪易照样能够破掉对方的道心

    “哦?”

    突然之间,洪易话一完毕,立刻就感觉到了一股深深的杀意。

    只见冠军侯的双眼凌厉,似乎随时都要扑杀上来一般,显然是自己这一下的抨击,惹得对方杀心大起了!

    “哼!”

    就在这时,大金蛛突然猛烈一蹦,挡到了洪易的面前。

    不过冠军侯的杀意一闪即逝,并没有动手,随后冷笑道:“书生就是书生,你读了几本书,就敢到我面前卖弄?抨击我?云蒙草原之上,有一个‘吴’的部落,擅长铸造刀剑,其中铸造的剑,弯曲似钩,杀人不见血,这天下之大,东西之多,岂你能明白得了的?”

    “哦?原来吴钩云蒙草原之上部落的刀!”洪易点点头,嘿嘿一笑,他虽然精通经史,熟悉天州朝代,但却不知道云蒙草原之上有多少个部落,这个问题,就算是云蒙国的人都恐怕搞不清楚,不过冠军侯征战草原,纵横万里,倒真有那个部落也说不一定,不过这依旧不能弥补洪易抨击冠军侯话里面的漏洞。

    洪易也丝毫不在乎冠军侯脸上闪烁过的杀机,把手一拱,义正言词的道:“不过刚才侯爷居然说这是剑?凡乃弯曲之兵器,皆不是剑,剑必定是正直之器,这一点,侯爷要谨记心中。不要刀剑不分,闹出笑话来!不过侯爷终究是带兵的人,做得两句诗,那也无可厚非,但是我读书人,明大义,知道理,才是最为重要的,诗词终究是小道小术。”

    “哦?”

    冠军侯越听,脸色越来越凝重,脸上浮现出了一丝莫名的笑容:“你是在教训我么?”

    “不敢!”洪易朗声道:“侯爷以后要辅佐我朝陛下,治理天下的,要是曲直不分,刀剑不辨。那怎么治理朝政?我只是尽一个读书人的本分,劝谏侯爷一句,免得侯爷以后为政了,也分辨不出曲直来,苦的是天下百姓!”

    “你说我曲直不分?”冠军侯面色一变。

    洪易这话虽然轻描淡写,但是其中的意思,却是字字宛如大刀剜心,“曲直不分”这个词说得太重了,变了相的说,是非不分,不懂礼法,在严酷一点就是禽兽不如!

    是非黑白不分,不是禽兽是什么?

    这话虽然重了,但是结合刚刚冠军侯的话,把勾当作是剑,确实是没有弄明白曲直。

    虽然说现在很多打造的兵器,都称呼为剑,比如神风国的“斩鲨”,虽然带着弧度,也被称呼为剑,但是严格意义上来讲,这还是刀,做为读书人来抨击,却就是蛮夷文化,学了个四不像。

    刀剑之辩,严格的意思上来讲,其中就是曲直之分。这如果在科考之中,考官要挑毛病的话,那就大问题了!

    现在洪易一下就抓住对方的这个漏洞,立刻就打了冠军侯一个措手不及。

    任凭冠军侯有绝世武功,逆天手段,居然硬是找不出辩驳的语言来!

    “哼!你纵然是会做两句诗,但是人就会有漏洞,我岂会找不出来?老子经历科考,几场文战,承受那些考官的鸡蛋里面挑骨头,练了一身金刚不坏的文字功夫,你想斗文,用诗词压我,我抨击得你连你姥姥都认识不出来。”

    洪易看见冠军侯无言以对,心中知道,自己恐怕已经渐渐的动摇了他的信心。

    科考的考场之中,考官都是鸡蛋里面挑骨头的角色,任何文字上的漏洞,都找得出来,洪易经历了秀才几场考试,举人一场考试,在文字的功夫上,早就历练得全身金刚不坏了

    “好了,两位大乾使者,吟诗做词,本是潇洒的事儿,不要闹翻了。今天是我出云国的国宴,还请两位回座。”

    看到场面不好,出云国国主禅归藏连忙站起来道,随后,禅归藏又对洪易道:“巡海使,冠军侯乃是你大乾元帅,战功赫赫,守土护疆的战神,你眼下没有爵位在身,军职也卑微,就怎敢当面顶撞?这似乎不符合礼法吧?”

    首辅大臣站了起来,也道:“况且冠军侯这首诗词并没有不妥之处,神风国的菊纹钢刀,也是称呼为剑的,云蒙‘吴’部落的勾刀,称呼为剑,也不为妥当吧。”

    “不是这一说!”

    洪易不卑不亢,走到了大殿的中央,双手一拱,做了一个正宗的读书人礼节。

    “刀剑之辩,其中还有一个是非曲直的道理在其中,做为读书人,不能不分辨个清楚,刀乃杀戮之器,非仁义也,所以刀乃弧形!而剑乃礼仪之器,所以为正直。这其中是非曲直的道理,平民百姓不明白可以,但是冠军侯爷统领雄兵,掌握生杀大权!挥手之间,就是千万人头落地!若是辩不清楚刀剑曲直的道理,那就危险至极!我辈读书人,不能不让为政者和掌兵者明白这个道理,若是君王和大将不明白这道理,那读书人就算是冒死,也要劝谏!”

    洪易字字激昂,响彻在大殿之上!

    出云国的群臣,其中不缺乏读书人,听见洪易大激昂的话,都暗暗点头。

    出云国,本来什么都是学中土礼仪,连皇宫之中的“大道青楼十二重”都照搬,当然是有许多研究儒门学术的人。

    其实现在的出云国,本来就是一个小朝廷,甚至比大乾的朝廷,礼法上还要清晰一些。

    洪易激昂之后,语气又一变,变得浑厚起来,昂起头,如孤立在千刃高峰之上的仙鹤,对着出云国主道:“而且刚才国主说我地位卑微,并无爵位在身,顶撞冠军侯,乃是和礼仪不合,这却又不是读书人的古老大义,我辈读书人,就算布衣,只要心怀天下,无私正直,也可以傲王侯,慢躬亲,直谏君主。至于冠军侯这首诗,的确是气势磅礴,不过三千里外欲封侯这一句,似乎是言不及意,眼下冠军侯已经是侯爷了。不过这首诗,相比是侯爷以前所做的吧?今天应景儿拿出来?”

    洪易看着冠军侯道。

    “是又怎样?这首诗乃是本侯奔袭草原,还未封侯之时所作。”冠军侯咬着一口细碎的牙齿笑道。

    这笑之中,隐藏了许多东西。

    眼神之中,更是杀机深深。

    他的两颗瞳孔,似乎两个漩涡,要把洪易吸进去一样,十分的可怕。

    此时,出云国满朝文武,都感觉到了这位大乾冠军侯的杀意,就好像是一尊杀神。人人都心里崩得紧紧的。

    “冠军侯,你地位虽高,爵位也我是天壤云泥之别,但是我乃是读书人,你这王侯公卿在我的面前,也并压不住我!”

    洪易把袖子一甩,啪啪一响,学足了名士的风范之后,再一拱手,才缓慢的道:“我也有一首诗,冠军侯爷听好了!”

    “我洗耳恭听。”冠军侯又是喋喋一笑。

    洪易开口念道:“燕雀鸿鹄无尊卑,布衣王侯酒一杯,我是云中大鹏鸟,只看天低不肯飞!”

    洪易这一念诗,更加激昂,同时把自己融入了史书之中,那些携带诗书,仗剑游历,郁郁不得志的名士,大儒的感情之中,字字之中,自然的带着一股激愤之意。

    满朝文武此时听见了洪易这诗,人人都感觉到了一股不屈不平的意气,仿佛看到了一个真正风骨硬挺的名士,儒者。

    不为别的,就为洪易一个小小的巡海使,面对大乾赫赫威名,天下各国都听到了闻风丧胆的冠军侯都直披逆鳞,这就是什么?

    这就是真正名士的风骨。

    云蒙帝国那样强大的国家,他们的皇帝,纳兰伊鸿,听见了冠军侯的名字,饭都吃不下。

    正因为如此,出云国的国主满朝文武听见冠军侯来访,都立刻黄沙铺道,清水洒地,举行国宴。

    现在洪易当面顶撞,还顶得冠军侯一愣一愣,这等名士风范,都觉得十分佩服。

    出云国的文臣,可都是对中土那些名士都心中敬仰得紧的。

    就在出云满朝文武震撼的时候,洪易再朝冠军侯一拱手,傲然道:“我虽然不是布衣,但是今天抨击了冠军侯你,想必我回到大乾,也就是真正的布衣了,而你依旧就是王侯。但是布衣王侯,在我辈读书人的手上,也就是一杯酒的问题。如今在海外国家大殿之上,我敬你一杯,望冠军侯爷你能明白刀剑之分,是非曲直!不要让权力蒙蔽了双眼!将来若是你进入内阁为政,若是能治理得天下太平,平天下之赋税,铲天下土地之兼并,让我大乾百姓,个个都安居乐业,不受王侯欺凌,我对今天的失礼,当亲自登门谢罪!”

    说着,洪易回到桌子前,举起了自己手中的酒杯,对冠军侯摇摇一对,喝了下去。

    又是义正严词的一番话!

    在今天的出云国大宴会上,洪易不动刀兵,不运神通,就凭借着语言,硬生生的把不可一世,杀神灭佛,掌握八荒造化,威名赫赫的冠军侯说哑口无言!

    这样的情景,大金蛛回到了桌子后面,都嘴巴张得大大的,一副娇憨的模样。

    禅银纱目光闪烁,看着洪易的模样,也觉得自己似乎没有真正的了解洪易,此时,这位纵横天下的银鲨王,才明白了洪易的风采!

    “哈哈哈哈!”

    冠军侯看着洪易的动作,脸上阴晴不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突然之间,他眼神猛一闪烁,哈哈大笑起来:“果然不愧是我大乾朝廷乡试第一名的解元,有读书人的本色。看来你虽然是洪太师的庶子,没有地位,没有爵位,但前途不可限量。你巡海使做得好,我回去之后,还要奏章禀明皇上,提你一笔!”

    说罢,冠军侯回到了自己的桌子上,也举起酒杯,和洪易对饮了一杯之后,猛的放了下来。

    那个琉璃夜光杯被他一放之间,深深的陷进了檀木的大案之中。而檀木大案一下就穿了一个洞,一块掌心大小的圆木掉到了地面。

    就在这时,出云国的史官立刻就悄悄的记载了:“大乾六十年冬,十一月五曰,大乾冠军侯出使我出云。皇宫大殿。国宴。冠军侯被大乾靖海军一小将军所激,力贯酒杯,檀木大案,为之破裂!”

    “嗯?”

    就在出云史官暗中沙沙记载的时候,冠军侯眼神锐利,洞察八方,看着远处史官的比划,眼神突然一寒!

    他看着笔型,自然是看得出来,那些史官在写些什么。

    “神鹰王!”

    他手指头颤动了一下。

    “侯爷,此事万万不可。史笔如铁!历代就是任何残暴的帝王,也不能对史官动手。这事情传了出去,那大乾满朝的士大夫可能真的要对你口诛笔伐了,皇上都难以擅后。”

    萧黯然看见冠军侯的脸色,知道他要干什么,连忙把念头分出一股,用神魂之念道。

    “我征战多年,杀神灭佛,人挡杀人,仙挡灭仙,也不怕一群酸儒!”冠军侯冷冷一笑道:“不过今天出云国国主接待我,平起平坐,还竭力的巴结,倒就算了。这个洪易,倒还真的有那些酸儒的气质,我回到大乾之后,给皇上一道奏章,把他调到我的麾下就是,这下的人,辩才无碍,精明非常,收为麾下,倒能增添我的力量。”

    “侯爷想把他收为麾下?可是他是洪太师的儿子?”萧黯然道。

    “洪太师也是和本侯平起平坐。”冠军侯道:“这场国宴之后,咱们就回去吧。”

    “就回去?不调查伏波将军逍天尧的死了?还有萧少男!我方仙道的仙都玉璜!”萧黯然道。

    “眼下也没有什么好调查的,这件事情我压一压,到时候总会水落石出,至于你方仙道的法宝,我从造化葫芦之中取出一件来补偿你就是!”冠军侯淡淡的道,又看了坦然进食的洪易一眼,脸上浮现出了冷笑。

    “我纵横无敌这么久,似乎是遇到了一个可以玩玩的对手,不过就是实力太弱小了,一下就捏死,太不好玩了,先养养吧。”

    冠军侯自言自语的道

    “父王。”

    就在冠军侯回到大案后面之后,整个国宴大场面安静了下来,鸦雀无声,满朝的文武百官似乎都被刚刚一幕震惊得呆住了。

    谁也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巡海使,居然在国宴之上,完全的压倒了冠军侯的风采!

    “乐师,奏乐!”

    看见场面冷冷清清,首辅大臣对礼仪官使了个眼色。

    就在礼仪官发声要乐师奏乐的时候,禅银纱突然出口了。

    “王儿,什么事情?”国主禅归藏连忙阻止了礼仪官奏乐,转脸和颜悦色的问道。对于这个女儿,禅归藏自然是非常重视的。

    “我今天前来,借着国宴的事情,也是想告诉父王一件事情。”禅银纱看着洪易道。

    “哦?王儿有事情,快快说来。”禅归藏连忙道。

    此时,满朝文武都看着禅银纱这位地位超然,“海神”转世的公主,不知道她想要说些什么。

    “我已经选定了道侣,是想跟父王说一声。”禅银纱平静的道。

    “什么!”

    禅归藏这位国王听见禅银纱的话,大吃了一惊,手中的酒杯都丢到了地面!这事情对他来说,太为震撼了!

    禅银纱是出云国地位超然的公主,甚至在民间的声望,比他这个国主还要来得神奇,受到百姓尊敬,毕竟靠海吃饭的百姓,对于一个会骑鲨遨游,银鲨都要听令的“海神”公主,心中的崇敬那是跟拜神一样。

    出云国有些海边,甚至还有百姓塑造了禅银纱的相,给她立了庙,天天香火不断。出海打渔的渔民都要给她先上香,三百九叩之后,才敢出海。

    这样的公主结婚,自然是大事。

    满朝的文武百官,也都惊呆住了。都目不转盯的看着禅银纱。他们当然想知道,禅银纱选的道侣是谁,因为说不定以后,在国主死后,那个“道侣”就是新国主也说不好。

    毕竟现在出云国的那些王子,王孙都绝对争夺不过禅银纱。

    听见禅银纱的话,就连冠军侯,神鹰王,萧黯然也都惊讶住了。

    天下八大妖仙的道侣!

    这个份量绝对是沉甸甸的。

    冠军侯眼神眯成了一条缝隙,闪烁之间,一道精光从其中冒出来,如飞剑一般的扫射着,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不知道王儿所选的道侣是谁?说出来之后,父王为你艹办?这可是我们出云国天大的事情,礼仪官最少要准备数月,大赦诸城中的奴隶呢。”

    禅归藏定了定神,镇定心神问道。

    所有的文武百官都看着了禅银纱的嘴,希望第一时间内听出她选的道侣是谁?就连站在大殿之外的银鲨武士也都竖起了耳朵。

    毕竟,在这些银鲨武士的眼里,禅银纱也是天人一般的公主,都十分的敬仰。

    有谁能娶到这么天人一般的公主?

    没有人不会不想知道!

    就在众目睽睽之下,禅银纱抬起手来,指了一下洪易,口中清晰的吐出了字来,“就是这位洪易公子,我们缘定三生,洪易公子就是我的道侣,父王叫礼官记下来,安排一切事情吧。”

    “什么!”

    “怎么可能?”

    萧黯然和神鹰王对望了一眼,彼此之间,都望到了对方眼神之中的震惊。

    “走!”

    冠军侯突然长身而起,竟然不打招呼,就走了出去!

    (未完待续)

相关小说:仙傲许仙志武极成仙九鼎记仙葫神霄煞仙佛本是道龙蛇演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