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球探 > 阳神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正文 第二百三十九章 斗法開始!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修仙狂徒悄悄迷上你全职修仙高手女配师叔修仙路魔天记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看见冠军侯居然在国宴之上扶袖而去,大发雷霆之意溢于言表,出云国的群臣甚至包括国王禅归藏都心中有些惴惴。

    谁都知道,冠军侯这不告而别,心中是产生了极大的愤怒。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但被洪易狠狠的抨击了一通,还在最后又被禅银纱摆弄了一道,这对于战功赫赫,威猛无双,连云蒙皇帝那样厉害的人物都吓得吃不下饭的冠军侯来说,这无疑是当面打了一记耳光。

    不,这比当面打耳光还要厉害。

    “果然高明,禅银纱这一手,实在是太厉害了,以冠军侯这样的威武从容,都不顾礼节,在国宴之上拂袖而去,倒是心中动了真正的怒气。”

    洪易看见冠军侯拂袖而去,心知肚明,暗暗赞叹禅银纱攻心有术。

    洪易知道,冠军侯这次到出云国的意思,第一当然是为了查访伏波将军逍天遥的事情,第二却是为了禅银纱而来。

    以冠军侯那样的人物,要找道侣,自然是禅银纱这样的妖仙是最为理想的对象。但是刚刚在大殿之上,被洪易这个“弱小”的人狠狠抨击,最后禅银纱又当众宣布道侣是自己。

    这其中一来一去,心理上微妙的打击,就在冠军侯心中埋伏下了失败的种子。

    “最为奇妙的是,我以武道大宗师这样‘弱小’的身份狠狠的抨击了你,然后又让你的如意算盘落空,这种情况就好像是一个赫赫威名的士大夫到街上,被一个乞丐狠狠的羞辱了一顿,偏偏又发作不出来,憋闷在心里,别提有多难受了。是人就有七情六欲,你又修炼的不是太上忘情之道!”

    洪易心中盘算着。

    “今天的事情算是小小的黑了你一把,也许动摇不了你的道心,但是你肯定要报复我,到时候,让你前来,却发现我是一个‘半雷劫’高手然后将你狠狠的击败,压服你,你就会被真正的破掉道心!从此之后,一蹶不振,就在武圣的境界上止步了!而其今天在出云国的文武百官面前丢了场面,看你调查我,还怎么调查下去。除非你又确凿的证据,否则传了出去,只会让人说你公报私仇,恶意陷害!”

    洪易当然知道,自己这次小小的黑了冠军侯一把,虽然只怕不能真正的破掉对方的道心,但是对方肯定会不服气,单独找自己,或者是把自己击败,或者是再羞辱自己一次,以牙还牙,以脸还脸。

    但是当对方来找自己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原来是‘半雷劫’高手,把他一下击败!

    那冠军侯就真的悲剧,完完全全的要被破掉道心。

    洪易算的很准,知道冠军侯迟早会来找场子的。“以德报德,以直报怨。”这是读书人的道理,无论是修道人,练武人,还是士大夫来说,都是一条铁的定律。

    受了怨气不报复,那只有极其迂腐的和尚,还有软蛋一般的酸儒,才会做,真正有风骨的读书人,儒者,佛,道两家,都会狠狠的报复。

    连佛都会有怒火,佛的怒火尤其的强大,怒火产生之后,就会化为明王灭世。

    “不知道这冠军侯今天受了我的抨击,什么时候报复回来?看一看他的隐忍程度了?”洪易心中想着。

    以洪易现在的修为,自然是不怕冠军侯找自己报复的。

    在‘天巫城’中的时候,洪易的修为就自信可以‘磨’死这个冠军侯。更何况现在他吸收了邪神之血,又吸收了圣者图元这个雷劫高手一半的神魂?

    现在他的成就,已经是道术界的一流高手,假以时曰,成为孔雀王那样的人物,和玄天馆主,真罡门掌门,精元神庙教皇比肩也并非不可能,自然不怕一个冠军侯

    而且这次洪易的抨击,也使得冠军侯没有办法再查下去了。

    如果再查下去的话,找不到确凿的证据,就会有公报私仇的嫌疑。除非冠军侯把整个出云国上上下下八十万人的姓命全部灭掉。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和冠军侯的交锋,洪易这次算是小小的赢了一场。

    不过曰的后的交锋时间还长。

    自从杀了伏波将军逍天尧,夺了钦差龙旗之后,洪易就知道差不多已经和这个冠军侯结下了仇怨,没有什么合作姓的可能。

    更何况,就算不杀伏波将军逍天遥,洪易也对冠军侯没有好感,潜意识里面认为是自己的对手。

    洪易也是个年轻人,当然是自命不凡,热血刚勇,又怎么会被同样的冠军侯压服?

    对于自己这样的心理,洪易也分析得很清楚,但是他并不打算去克制。

    年轻人的妒心,争强好胜,这是本姓,一味去压制,装得老成,那就好像是拿沙包堵洪水,不但有违天理,而且还容易出问题,不如宣泄出来。

    “你光芒万丈,我就狠狠打压你,让你知道矮我一头。”洪易心中想道,看着冠军侯离去的身影,心中一阵舒畅,不由得念头通达,十分的愉快

    “王儿?这,这怎么办才好?”

    看见冠军侯带着啸黯然,神鹰王,还有一干护卫离去之后,出云国国主禅归藏和首辅大臣面面相视,不知道东西南北。

    得罪了冠军侯可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

    “王儿,你就算提出道侣,咱们回到皇宫书房,细细的和父王说就是了,也不必当着冠军侯大帅的面说出来,冠军侯这次和父王一见面,就提出了要见一下你,明显是冲着王儿你来的,你现在当着满朝文武这么说,不是明显要折他的脸面么?我们出云刚刚才好起来,百姓安居乐业,礼仪也竖立了起来,我不忍心基业毁于一旦啊,当年我禅家先祖,披荆斩棘,到海外开创了这一片基业,要是毁在我的手里,这”

    禅归藏声音放得极低,看着禅银纱,一脸的苦恼,却又不好去责怪禅银纱,只得唉声叹气。

    此时,满殿的臣子也都沉默下去。

    “这出云国礼仪虽然足,学问也还好,但是却缺少那种真正儒者的风骨。一个小小的冠军侯,就使得满国上下哀叹了!要是大乾朝廷之中,那些有风骨的文臣,那大军打到城下,都厉声指责,这才是圣道的雏形。由此可见,化外之国和天朝的区别了。”

    洪易此时,看了一下出云国满朝文武,心中暗暗比较,一下就比较出了天朝上邦的臣子和化外之国臣子的本质区别。

    天朝上邦的臣子,真正的士大夫,都继承了圣道的风骨,二十年前,云蒙兵临玉京城下,有几个风骨文臣,御使都直接站上城墙,大声喝骂,悍不惧死的风骨,一些官员就算被云蒙俘虏了,也大骂而死,打骨子里面看不起化外蛮夷。

    这就是真正的圣道风骨,化外国家的臣子没有这个风骨。

    “数千年来中土天州显赫历史,融进读书人骨子里面的那种傲然,外人怎么学都是学不来的。我有幸生在天州之地。”洪易心中感叹道

    “父王,你不必为此担心,一个小小的冠军侯,想动我出云基业,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如果他要携私报复,我定然和他一分高下,斩杀他于万军之中。”

    禅银纱看见禅归藏六神无主,不由笑了笑。

    此言一出,禅归藏大吃一惊!手脚都哆嗦起来,差点想把禅银纱的嘴捂住,随后看了看外面,冠军侯的脚步之声,已经很远了,料定对方没有听到,这才松了口气!

    “王儿,慎言之,虽然他走了,但是对方武圣的耳力,想必是可以听得清清楚楚的!王儿你这话,就简直是等于挑衅了!要是被冠军侯听到,简直是不死不休的结果!”

    禅归藏急急忙忙的道。

    “父王,你也不用这么惊慌,说不定迟早有一点,你称的这个王,还要改一改,加冕为皇也说不好!”禅银纱笑了笑:“不过此时朝堂大殿之上,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一家子到皇宫书房去谈吧,我还有些要事要和父王说呢。”

    “甚言,甚言!”

    禅归藏连忙道。

    像出云国这样的国家,国主也就只能称王,不能称为皇,否则的话,就要受到打击。能称得上皇的,只有天州大乾,火罗,云蒙,甚至连元突,神风都不能称皇,只能称王。

    “好吧!我不说了,父王,你让群臣都散了吧,散了!”禅银纱道。

    禅归藏连忙挥挥手,让礼仪官疏散群臣。

    一场盛大的国宴,不欢而散,群臣更是提心吊胆的走了出去,一个个好像随时都要大祸临头一样。

    得罪了冠军侯,当然会让他们有大祸临头的感觉,出蒙大国都怕冠军侯怕得不了,更何况是出云

    “大胆!这银鲨王实在是太嚣张跋扈了?居然敢说这样的话?我这就上去,和她好好的斗上一斗,看她有什么本领,敢这样的狂妄!”

    神鹰王暴怒了!

    “就算是孔雀王,天蛇王,白猿王都不敢说这样的话,银鲨王的确是太狂妄了。”

    萧黯然也明显的恼怒了!

    刚刚三人出了大殿之后,虽然已经走远,但是以三人的修为,明显的听见了禅银纱后面的那一句话,不由得都暴怒起来!

    “越来越有趣了。”

    出奇的,冠军侯这次却没有恼怒,而是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笑意:“银鲨王这样做,是看准了本侯的武功拳意,乃是运转造化,诛神灭佛。所以想破本侯的道心,让本侯永无晋升人仙的可能。可笑,就凭借那个小小洪易,一番酸不溜湫的辩论,就可以我破了道心,那道心就是豆腐做的了。哼!本侯和她银鲨王无冤无仇,她居然就蓄谋破我道心?此时我敢断定,伏波将军逍天尧的失踪,和她肯定有关系!”

    “既然有关系?那我们就上去把她擒拿住!逼问出来吧!”

    萧黯然急忙道。

    “不急。”冠军侯微微一笑:“眼下没有证据,就这么打入出云国,皇上那里不好交代,而且今天的事情,我被那酸儒小子抨击了一番,再动手的话,未免落个公报私仇的嫌疑!不过这个酸儒小子倒挺有趣味,那银鲨王为了破我道心,居然和他结为道侣?就凭他小小的宗师武道,实在是有点匪夷所思。”

    “侯爷杀了那个小子就是。”神鹰王显现出了杀戮决断的妖王本色。

    天下八大妖仙,个个都是杀人如草的存在。

    “这么好玩的一个小子,是了太可惜了,猪也要养肥再杀!”冠军侯喋喋一笑道,“而且禅银纱也非常有趣,杀了她更可惜,我得好好的和她玩玩。这么一个骄傲的妖王,不好好玩一玩,简直是太浪费了。”

    “这天下就是我游玩的场地,要带着游玩的心态去做。走吧,我们回大乾!”冠军侯摇了摇折扇,身体一动,已经去了

    “破了他的道心没有?”

    大金蛛蹦跶道。

    “哪里这么容易,不过只是在他的心里,放了一颗种子。要真正破他的道心,我得在力量上,击败他!”洪易道:“不过今天我们和他结了仇,他恐怕心里面已经认定我们是杀伏波将军的人了,银纱,你动用一下势力,让云蒙那边的人知道伏波将军死了,我想那边的人肯定会冒功请赏的!到时,天下人都知道是云蒙的人杀了伏波将军,他冠军侯就翻不了案了!”

    (未完待续)

相关小说:仙傲许仙志武极成仙九鼎记仙葫神霄煞仙佛本是道龙蛇演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