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球探 > 阳神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正文 第二百四十章 回大乾!殺吳管家!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修仙狂徒悄悄迷上你全职修仙高手女配师叔修仙路魔天记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嗯?这个主意不错,我只要让出云商号微微的在神风国散布一下消息,说是伏波将军逍天尧无缘无故失踪,那这次打败的云蒙舰队,黑狼王他们肯定会要在禀报云蒙皇帝的时候,说是自己斩杀的,这等冒领功劳的事情,还真是屡见不鲜了!”

    禅银纱听见了洪易主意,眼神闪烁,说话之间对洪易的足智多谋显现出了一种极度的满意。

    洪易此时在她的心目中,除掉了武功,道术之外,也已经是个了不得的人物,就好像是数百年,千年前中土天州大乱时候,群国并立的谋士。

    凭借一张嘴巴,纵横开阖,说得君王来投降,高手惭愧自杀。

    这就是那种顶尖谋士,名士的风范,手无缚鸡之力,一张嘴巴可以抵得上千军万马

    “王儿,你们你们真的杀了伏波将军逍天尧?”

    此时,洪易,大金蛛,禅银纱三人,都在出云国皇宫之中的内殿,一层一层守卫森严,秘密的书房之中,出云国国主禅归藏也在其中。

    此时,禅归藏听见了禅银纱和洪易的对话,眼睛都鼓了起来,大冬天的脸上竟然密密麻麻的冒出了一身冷汗。

    尤其是这个出云国国主,本身也练有武功,已经到达了先天境界,居然都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惊恐。

    “不错,逍天尧在海上欺负我们,我们一怒之下,就把他打成了一团焦炭。”大金蛛咯咯冷笑道,瞅了瞅这个书房,“这里布置得真好,比我们柔然的书房都还好得多。”

    洪易对于大金蛛说话之间泄露秘密也并没有出言阻止,反正伏波将军逍天尧船上的很多奴隶都已经到了出云国中,现在让国主知道,好好的安排一下更好,免得被人疑神疑鬼,最终却暴露出去。

    毕竟出云国国主要隐藏上千个奴隶那还是可以安排得天衣无缝,让谁都调查不出来的。

    “这位是?”

    禅归藏看着大金蛛疑惑的问道,这位出云国国主显然是听见了柔然这两个字。

    “她是柔然国师金谷神的孙女。”洪易说话之间,又把这个国主吃了一惊。

    禅归藏叹了一口气,他感觉到自己能把一声叹的气都叹完了。

    不过这位国主转眼一想,突然之间从座位上坐稳当了,双手按着铺就明黄绸缎的桌面,眼睛看着洪易问道:“你是大乾武温侯洪太师的公子?武温侯对大乾忠心耿耿,举国皆知,你这样袭杀大乾伏波军主帅,勾结柔然,又把奴隶送到我大乾,在国宴之上激冠军侯,到底是想干什么?是不是想图谋不轨?而且你的武功虽然高强,但却万万没有和冠军侯抗衡的本钱,你是用什么语言说动了王儿。嗯!”

    “王儿,此人心机深沉,纵横开阖,你不要被他的言语所骗了!咱们现在并没有抗衡大乾的本钱,不要做了他图谋不轨的垫脚石!”

    禅归藏对禅银纱猛然道。

    大金蛛以一种看白痴的目光看着禅归藏,尖锐的道:“阿易早就超越生死轮回,踏入鬼仙境界,这次就算是毕湿华,云蒙玄天馆暗黑堂堂主,破坏堂堂住,还有金狼军的侍卫长幸雨仙四人联手,都被阿易击得狼狈大败。哼!这次要不是阿易暗中出手,冠军侯他能在海上击溃云蒙舰队?”

    “什么?你有这样强大的实力!”

    禅归藏震惊道。

    “不错。不过王上你并不要疑神疑鬼,我杀伏波将军,乃是私人恩怨,和大乾国事无关,出云也不要想借助我的力量,入主大乾,在这岛屿之上,休养生息,安居乐业是正道。”

    洪易倒是对禅归藏客气一些,毕竟他乃是禅银纱这一世的父亲,不过洪易却是明白的告诉了他,自己杀伏波将军逍天尧是私人恩怨,和大乾国事不沾边,不要妄想一些另外的。

    “王儿”

    禅归藏把眼睛望向了禅银纱。

    “是这样的,要不然,我堂堂天下八大妖仙之银鲨王,怎么会和一个普通人结为道侣?”禅银纱道:“父王,国事你自己抄心,我和洪易不会干涉出云国事,我们乃是世外之人,已经修成鬼仙,超脱了世俗。权力都对我们浮云一般,不过有机会的话,我和洪易办完一些事情之后,可能会在出云国内建立道门,像玄天馆,桃神道那样的圣地,让子民到其中学习道术。”

    “哦!父王知道了!”禅归藏重新坐回了椅子。

    他知道,如果出云国岛屿之上,如果有像神风国桃神道那样的圣地,那地位就稳固了许多,再也不怕周边岛国的窥视了。

    要知道,这茫茫大海之上,岛屿林立,国家可是有上百多个,比出云国国力强大的更是有十多个。

    “还有,洪易和我们的事情都只是秘密,父王千万不要外传,以免我们出云国有灭国之祸。”禅银纱道:“我截杀伏波将军,倒是得了很多金银财物,父王把其中的金银让工部秘密的熔炼一下,把那群奴隶也安排一下,我恐怕要和洪易去大乾一趟。”

    乾坤布袋之中的几千万两金子,都是需要熔炼之后,才拿得出手的。

    洪易和禅银纱自己不能熔炼,不过出云国之中有铸造钱币的大批工匠,却是正可以帮得上忙。

    带上巨额的金银,还有一身的顶尖神通,返回大乾。洪易可谓真是衣锦还乡了。

    这次出海,他本来是想躲避吴大管家,还有大罗派,卫太仓的追杀,积蓄实力,现在的实力终于已经积蓄成功,是返回大乾,和洪玄机正面对抗的时候了。

    “洪玄机啊洪玄机,你知不知道,我如今已经到了这样的境界呢?回到大乾玉京,我定然会让你们都大吃一惊的!赵夫人!吴大管家!还有洪熙,洪康!枉费你们被洪玄机这样的培养,从手手把手的教授你们拳法,可是现在呢?你们还抵挡不住我一个手指!我一个手指,就能把你们捏死!”

    洪易想想,自己就要返回大乾,心中突然涌起了一阵激荡,如山崩海啸一般的喷涌。

    双拳轻微的一捏,全身的筋骨噼里啪啦爆响个不停,筋肉震荡之间,把周围的气流惊得微微的旋转了起来。

    禅归藏看着洪易,下意识的缩了缩身体。

    要回大乾玉京了,哪里的争斗,才是洪易真正的战斗开始!

    一切的恩怨,母亲的大仇,在武温侯府中受到了委屈,都将一一的讨要回来!

    同时,整个大乾的夺嫡争斗,洪易也要正式的投入了进去!

    一切的一切,都讲在大乾六十一年的冬天,拉开序幕

    南州,水阳省。

    南州的天气也明显的变化了起来,阴冷的风一阵一阵的吹拂着,刺骨的寒风之中,树干都凋零得光秃秃的,只有那些麻雀,寒鸦在秃顶的树上站立着,用一种冷冰冰的眼睛看着这个天下,这个世界。

    水阳省境内,家家户户也都升起了火炉。

    虽然南州还没有下雪,冬天也很少下雪,但是一天比一天冷的天气,刺骨的寒风,冰冷的雨点,仍旧让很多百姓,甚至大户人家受不了。

    预备冬事过年,现在也成了家家户户必须的功课。

    水阳省巡抚大院后面的海子湖之中,一个宽大的凉亭之中,四面都用晶莹透明琉璃封住了,雨点打在琉璃墙壁上,又滑落下来。

    坐在大凉亭之中,烧着兽炭,香炉,宝鼎,看着外面的凄风苦雨,还有水波荡漾,别有一番滋味。

    此时,这个凉亭之中,水阳省巡抚,封疆大吏洪康正在和一个身穿玄色宽大衣服的老者在其中品茶。

    这个老者豁然就是吴大管家!

    “吴伯,您这次从出去,居然配合冠军侯的队伍,前往到了万里海域之外的莽荒之地,硬生生的击溃了云蒙舰队,真是大功一件。您不知道,这次蒙神号停在临海省的时候,万民欢呼!那个场面,啧啧啧啧”洪康喝了一口碧绿的茶水,滋溜儿道:“那个场面就不用说了!现在天天都有南州的大士绅,地主,贵族,百姓前去观看。冠军侯还特地把船开到海中间,包围起来,在外面收钱?还可以缴纳银子之后,上到蒙神号去观看呢!这短短的几天下来,已经赚到了三十多万两银子!不过已经有几十个御使写奏章弹劾他了!”

    “那也没有什么,陛下想必会留中不发的,冠军侯生财有道,打仗也百战百胜,可谓称得上战神,和财神了。”

    吴大管家慢条斯理的道,随后指着这个凉亭道:“你这个凉亭的水晶琉璃板子,也就是冠军侯送的吧。冠军侯也不知道从哪里炼制出了这种水晶琉璃的烧制方法,现在朝廷之中,都送了许多,满朝文武只会说他的好,加上皇上又维护,哪里是几个小小的御使能弹劾得下来的?”

    “吴伯居然给他这么大的称赞!那冠军侯想必真的是五百一出的神圣人物了。”洪康感叹道,随后眯起眼睛,摸了摸自己下巴上故意蓄起的小胡子,压低了声音:“不知道以后,他会不会威胁到父亲的地位?”

    “你是说侯爷?那不会,不管怎么样,侯爷的地位都是稳固如泰山!”吴大管家眯着看似昏花的老眼道:“不过康少爷要小心你的兄弟,易少爷。”

    “怎么!洪易还没有被杀死么?大罗派已经派出了那么多的高手!还有,卫太仓也不会放过他的!”

    洪康脸色一变。

    “康少爷大概还不知道,大罗派的派出去的人,全军覆没!甚至撼天弓,无极箭都被夺走了!卫太仓派出去的人,也是全军覆没!”吴大管家道:“据老奴暗中调查,易少爷已经和出云国公主禅银纱联合在一起,想必这海上的事情,是禅银纱一手造成的,要不然,就算易少爷的本事,也不可能使得大罗派的高手全军覆没的。”

    “出云国公主禅银纱!”洪康震惊道。

    “不错,就是出云国公主禅银纱!康少爷可能只知道,这位公主能骑鲨遨游吧,却不知道,她乃是天下八大妖仙之一的银鲨王!一身神通法力,老奴我都奈何不得呢。”吴大管家道。

    “什么!洪易这小杂种何德何能!居然能让禅银纱这样纵横四海的人物联合在一起!莫非是太上道从中作梗!”

    洪康听了吴大管家的话之后,半响不说话,咬着一口细碎银白的牙齿,随后狠狠的放下杯子。

    “这叽里旮旯的小杂种,贱人生的狗东西,有朝一曰,我非屠了他不可!”

    洪康突然之中,一口邪火冲上了心头,随后又吞咽下去,在心中燃烧着,只是牙齿缝隙中放出话来。

    他做封疆大吏很久了,生杀予夺,自然而然的养成了一股威严的煞气!

    “吴伯,这次父亲的命令,要让你把洪易这小杂种带回去,你却是没有办到!”随后,洪康望着吴大管家,一字一顿的道。

    “老奴惭愧,本来在靖海军大营之中,老奴可以擒拿下易少爷的,只可惜老奴怕一时不知轻重,把易少爷毙在诸天生死轮的拳意之下,而违背了侯爷的命令,所以才放缓了一手,哪里知道却是放虎归山,这是老奴的失算。”

    吴大管家叹息了一口气,随后把目光望向天空,微微闭上了双眼,似乎为品味着什么似的。

    “不好!康少爷!你快走!”

    突然之间,吴大管家猛的站了起来。

    “怎么了?”洪康看见吴大管家好像是精神失常一样的失态,不由得吃了一惊,在他的印象之中,吴大管家乃是遇到火山喷发都面不改色的人物。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吴大管家!果然不愧是武圣高手!竟然有秋风未动蝉先觉之知觉!不过今天,你想放虎归山,也不行了!”

    就在这时,凉亭之外的海子湖上,突然一道好大,温暖的风吹了过来,随后这风凝聚成了洪易惟妙惟肖,和真人一样的身体!

    (未完待续)

相关小说:仙傲许仙志武极成仙九鼎记仙葫神霄煞仙佛本是道龙蛇演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