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球探 > 阳神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正文 第二百六十六章 父子墳前見!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修仙狂徒悄悄迷上你全职修仙高手女配师叔修仙路魔天记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这只是尝试一下,却没有料到这样的凶险?”禅银纱叹息了一声。

    言语之中,有淡淡的失落。

    也是,《过去经》《神霄道五雷法》《战神魔经》这三本经义合为一体,若是能完美的融合,的确可以极大的增强她的实力!

    不过现在却是失败了,但是不幸中的万幸就是,洪易及时赶到,并没有酝酿出走火入魔的事情来。

    “幸亏是在乾坤布袋之中,可以随时的运用小千世界之力消灭心魔,否则的话,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洪易也心有余悸。

    道术越强,心魔也就越强,以禅银纱现在的道术,观想出现的魔头那是非常强大的,禅银纱的修为,也并不在洪易之下,两人都是服用了邪神之血的半雷劫存在。要是真的走火入魔,洪易还只怕难以压制下来。

    不过在这乾坤布袋之中,可以动用小千世界的力量,那却就不同了。

    小千世界之中的力量,是一股强大的意念,近乎于太上道“宇”的念头,强大到了极点。可以涵盖一切,笼罩一切,力量也是趋近于无穷大。

    “我刚才是失误了,修炼的旅途之中,真是凶险莫测啊,谁不知道下一刻就会因为自己的失误,造成不可挽回的下场。长路漫漫,崎岖不平啊”

    禅银纱回忆着自己刚才的凶险,砸砸了舌头,似乎在品味着其中的滋味。

    “不过刚刚险些走火入魔,倒并不是没有好处,我已经从中领悟出了不少道理。相信用不了多久,我就会真正三经合一!融会贯通,到时候,我们这一对道侣,就会真正的压盖玄天馆主和天蛇王。”

    玄天馆主和天蛇王几乎是天下最强大的一对道侣,两人联手,纵横天下,追杀梦神机,禅银纱早就心中羡慕了。

    “不错,既然梦神机支持冠军侯,我想迟早我们会碰上的。不过玄天馆主身为天下六大圣地领袖,我倒是想看一看,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玄天馆主这个人,洪易心中的确是十分的好奇,主要是那次在海上,孔雀那样的威势,简直睥睨天下,但是和玄天馆主争夺道侣都失败了,没有赢到天蛇王星眸的芳心。那玄天馆主是怎么样的人?

    不过这些都是洪易现在不应该放在心上的。

    “对了!你刚刚居然能观想出战神魔经来,是不是逼问出巫鬼道宗主禹乌瞳的文字来了?”洪易问道。

    原来《战神魔经》之上的文字,是上古文,洪易都不认识。要修炼上面的文字,必须要逼问巫鬼道三大长老和宗主。

    “不错,已经逼问出来了。哼!不过他们居然敢在我逼问的时候,一面说出经文,暗中却施展天巫迷心术?企图迷惑我的心神!实在是胆子太大了!我一怒之下,把他们的肉身精血,神魂全部吸进了无极箭之中。”

    禅银纱指着数十里的远处,那里有四具干枯的尸体。四具尸体之上,还插着四支无极箭。

    “哦?巫鬼道天生诡诈,并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们在莽荒之中不知道害死了多少土著,杀了就杀了,我原本也不想救他们,这样的结果是最好!”

    洪易微微点头:“既然战神魔经的经文译出来了,那就好。”同时,他手一招,从远处许多书架之中,一块门板一般的骨板飞了起来,落到自己的面前。

    这巨大骨板,正是巫鬼道的《战神魔经》。上面那尊似人非人,似魔非魔的战神相,洪易自从服用了邪神之血后,对其感悟更加有一种精深,微妙的意境。

    禅银纱手一招,从远处书架上,又飞来了一本手抄的经文,上字字和骨板对照,正是《战神魔经》的经文。

    “好深奥的文字,这种经文,还是和上古的文风相似。”

    洪易一看译文,读了两句,一看就知道其中的文风十分的简朴,言辞简单,是往往一个字,就有很多种意思。

    这用一个字,两个字的短句,表达意思的正是上古文风。

    “这战神魔经还真是深奥,我得仔细的推敲一番。”洪易早已经过目不忘,看了一边就记住了所有的经文。

    不过经文其中的意思,实在是深刻。洪易觉得自己都难以理解。

    也难怪,禅银纱会修炼得走火入魔。

    “好吧!你的文章做得好,上古的文风只怕也有研究,我刚才凝练战神魔相,只是根据邪神之血中的意念为基本凝聚的,的确是有些小差错。”

    禅银纱点点头道。

    洪易手一挥,把《战神魔经》和译文放在了远处道:“银纱,我们已经到了玉京了,现在正在我的家中,绿柳山庄,你要不要出来参观一番?你已经在这小千世界之中,修炼了很长时间了,也该出来透透气。”

    “好吧!”

    禅银纱点点头,洪易随手一画,立刻一道门户裂开,两人走了出去

    “慕容燕,你动用你的情报。把整个大罗派的商行,还有哪些收入来源,都清查一遍!还有,你最近在玉京交了不少朋友,也让他们帮忙,不要怕花钱!钱多我的是!我要把武温侯府!还有整个大罗派的财源,全部切断!就算切断不了他们的财源,也要狠狠的打击他们!

    乾坤布袋之中,洪易和禅银纱交谈着,而在绿柳山庄的南厢房之中,洪易同时在和慕容燕交谈着。

    “什么?大罗派的商行?还有武温侯府邸的产业?”慕容燕听见了洪易的话,猛然吃了一惊。

    “大罗派在南州七省,势力庞大,最少都拥有一两千家商行,在许多州府也都有隐藏的产业,一一彻查出来,那得需要很大的人力,物力!财力!况且大罗派是南州七大家族为核心根基,这七大家族,从前朝开始,就已经存在了,是三四百年的望族。根基雄厚。在整个南州之中,就算是南州总督也不敢动他们!”

    “查!”洪易的嘴唇之中,冷冰冰的透漏出了几个字,“明天我会去玉亲王府,和玉亲王商量。同时,你的钱只有七十万两,生活是足够了,但是对于重新建立商行,却是远远不够,我会给你一千万两!不错,就是一千万两!你要你能想办法,给我查清楚大罗派的商行,然后一一和他们竞争,摧毁他们!”

    “一千万两?我没有听错吧!一千万两!这这可是整个大乾朝廷赋税的六分一!”慕容燕此时,听见了洪易的话,震惊之中,再加了一层震惊,原来骄傲的脸上,变成了一种呆滞状。

    “只要你帮助我,一千万两算什么?一万万的白银,我都拿得出来!”洪易此时说话之间,感觉到了一股财大气粗。

    他得到了乾坤布袋,里面总价值过亿两白银的财产!现在自然是再财大气粗不过,比上任何一个数百年世家,大贵族的财产,都要雄厚得多。

    任何大贵族,大地主都不可能有上亿两白银的现银。

    也许,有的大贵族,比如大罗派这种,南州七大世家,几百年的积累可能会有上亿,几亿的白银,但是那要折合了田产,庄园,商铺等等一起折算,万万没有像洪易这样,随手就能拿出亿两白银的现银来。

    就算是大乾国库,也拿不出来。虽然大乾国库每年有六七万的税收,但朝廷开支也大,皇室的开始,朝廷官员的俸禄,庞大数百万军队粮草开支,等等等等,根本没有多少盈余。

    “也许现在,只有大乾皇室的内库,才能拿得出这么多的现银出来。”

    洪易说出了话之后,心中涌起一个念头。

    历代朝廷的国库和皇室的内库是分开的,洪易可不认为,大乾皇室掠夺了大禅寺的财富,会补充到国库之中去。

    绝对是充实内库了

    现在洪易拥有了这么多的钱,自然不会就留在乾坤布袋之中,而是要着手准备报仇的工作了。那就是利用手中的现银,把大罗派在南州的许多商行,全部弄垮!

    大罗派虽然强大,但并不是一个整体,手下的人太多,人人每天都要消耗大量的钱粮。一旦出现了大量商行垮掉的事情,也就开始混乱了。

    更何况,整个武温侯府邸的银两,都需要大罗派那边供应,一旦大罗派出现问题。武温侯也就会出现问题。

    “哼?赵夫人,听说你每天早上,吃早点,都要吃三十六道,每一道都要消耗五六两银子,一顿早点,就是上百两。我慢慢断你了你们的财源?让你吃!”

    洪易心中想着。

    慕容燕是理财的好手,现在要是有了资金,洪易相信她能够帮自己完成一系列的事情

    “嗯?她是谁?”

    就在慕容燕震惊的同时,洪易的身边突然裂开来了一道缝隙,禅银纱从其中走了出来。

    “我和你们慕容家做过生意,你是慕容燕吧?掌握了云蒙慕容世家五百商行的人,我记得,你有一次,你去过我出云国,贩卖奴隶的。”

    禅银纱看着慕容燕,突然道。

    “你你是银鲨王!”

    慕容燕震惊道。

    “不错,银纱就是银鲨王,也是我的道侣。”洪易道。

    “银鲨王天下八大妖仙之一!”干叔语言有点干涩。

    “好了,银纱,你的出云商号势力也颇为庞大,咱们坐下来商量一下,如果利用手上庞大的银两,摧毁大罗派的各个商号!”

    洪易挥挥手道:“我的一丝念头,附在了洪康的身上,这次天感应到了不少东西!对于大罗派的一切,也有了很大的了解!哼?还有几天,一批秘密的钱财银两,就会由南州运动到玉京,这就是赵家给武温侯府赵夫人的年例,派人把它截取下来,武温侯府这次年关恐怕就难过了!”

    “嗯,你要这样报复,不动刀兵的收拾他们,的确是钝刀割肉!这件事情让精忍和尚去做吧!反正大罗派当年也抢劫了大禅寺,他收回点利息过来也可以的!”

    禅银纱道。

    “公子,血滴子在外面求见。”就在这时,赤追阳进来道。

    “让他进来!”

    血滴子在一到达绿柳山庄之后,就立刻快马奔向玉京城,随后又赶了过来。

    “拜见公子,我已经见到了王爷,王爷希望公子赶快到京城去,王府一见!现在京城形式紧张,王爷出府多有不便,不然的话语,王爷自己就赶过来了。”血滴子在院子之中,单膝跪下道。

    “你去回报王爷,说我休息一天,明天早上进王府拜见,对了,无生老母的押运怎么样了?王爷有什么安排?”洪易问道。

    “王爷已经派了高手,曰夜兼程,赶往吴渊省城。”血滴子道。

    “嗯,你就去回报王爷吧,我今天晚上要去西山,替我母亲扫墓。明天一早到王府去。”洪易挥挥手,让血滴子出去了

    “聊了这么久,天都黑了,我得到我娘坟上去看一看,这都一年没有去看了,只怕坟头上都长草了,得去清理清理,祭拜一阵子的。”

    洪易又和慕容燕聊了一会儿,眼看天色渐渐的黯淡了下来,于是站起身来,命了下人收拾东西,带上香,蜡,纸,草,还有祭祀的各种物品,一队人马,踏着冰雪,向西山前往。

    一年前,洪易祭拜母亲的时候,还是一个人孤零零的,好不凄凉。

    而一年后的今天,洪易祭拜母亲,却是带了二三十个手下,拿着各种贡品,酒水,果供,香蜡等东西,就宛如一个大户人家祭祖一般。

    “母亲,你死的时候,孤零零的埋在西山,没有名分,我迟早会有一天,让你风光大葬,让洪玄机在你坟前叩头忏悔!只要他在你的坟前叩头,忏悔,认错,并且把太上道的功夫,都还给你。我就饶了他。”

    踏着地面的碎冰,抬头看天上升腾起来的明月,洪易心中默默的念叨着。

    要洪玄机把太上道的功夫都还给母亲,洪易心下之意,表达得很是清楚,那就是自废武功!

    作为太上道的圣女,洪易知道自己的母亲堕入情网中,把太上道的功夫传给了洪玄机,还害得梦神机的肉身被毁,这事情亏欠了太上道,如果自己母亲有在天之灵的话,肯定会心中不安。

    洪易让洪玄机自废武功,把功夫还给太上道,也是为了安慰自己的母亲在天之灵

    “这西山啊很久没有来了!还是这样的荒凉,一成不变!去年的这个时候,雪还没有落下来,我就是住在秋月寺之中啊,遇见了元妃姑娘,把我带进了修道的大门。”

    一阵奔波之后,大约一个时辰之后,洪易带着自己的手下,来到了西山脚下。

    看着漆黑延绵的西山,还有远远的,那残破的秋月寺耸立在一片枯树之间,风吹着,枯草动摇,远处狐狸和狼隐隐约约的叫嚷。

    这种冰雪夜,冷风吹,枯草摇,狐狼笑,本来是一种非常凄凉的意境,但是洪易却觉得心中一阵亲切。

    “不知道元妃姑娘现在在皇宫之中可好?有机会的话和他去见上一面吧。”洪易心中想着。

    随后他延着上西山的小路,慢慢的走了上去。

    远处,半山腰处,就是母亲的坟墓,远远的看去,一年不来,果然那坟墓之上的野草都长得很深了,虽然被压在积雪下,但是还有枯黄的枝叶,隐隐约约的显露出来。

    “嗯?”

    就在洪易准备快步上前的时候。

    他的脚步却停了下来!

    因为,他看见了自己母亲坟前!居然站立了一个影子!不,准确的来说,应该是一个人!只是黑夜之下,树林之间,把这个人的身体淡化得有些模糊!

    更为奇怪的是,这个静静的站立在坟前,没有散发出一点气息来!就连洪易这样的高手,事先都没有察觉到半点气息!

    这个人站立着,若有若无,似乎融入了浩大的虚空之中,没有半点痕迹,却又好像是和整个天地,融为一体!让人根本感觉不到他的存在!同时,但是人的肉眼如果看见了他,却又能发现,这个人似乎是整个宇宙的中央,一举一动,都能拥有天地自然,鬼斧神工的造化之力。

    这个人是背对着洪易的,一身锦衣,头戴紫金冠。

    当洪易的目光注意到了他的背影时候,这个人开口了:“洪易!你来给你母亲上坟了。”

    语气字字如雷,击在洪易的身上!使得洪易的心都颤抖了起来!

    纵然练就了过去经!本姓真如,永恒不变,但是洪易的心,仍旧沸腾了起来。

    死死咬住自己的牙齿,洪易从牙缝之中,吹出了三个冰冷的字:“洪!玄!机!”

    (未完待续)

相关小说:仙傲许仙志武极成仙九鼎记仙葫神霄煞仙佛本是道龙蛇演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