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球探 > 阳神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正文 第二百六十七章 徹底面對!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修仙狂徒悄悄迷上你全职修仙高手女配师叔修仙路魔天记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没有错!

    孤零零站在坟前那个身穿锦衣,头带紫金冠正是洪易的亲生父亲。

    大乾朝廷太师,武温侯洪玄机!

    洪玄机身体匀称,脸白无须,好像玉一般,看样子只有三四十多岁的模样,潇洒而沉稳,坚实而不虚浮,普通人看上去,感觉这幅形象就好像是一个成熟稳重,经历丰富的学者大儒。

    但是落到了洪易这等道术高深,精通观气之法的人眼里,却又是另外一番形象。

    洪玄机这样随意站立,冷风吹拂之中,周身锦衣好像铁铸的一般,一动不动。

    这幅模样,好像统领天地众神的神王来到人间!

    洪玄机的手,依旧是带着魔幻一般的光泽,仿佛掌握着世间最为可怕的力量。

    夜风之中,洪易牙齿缝隙之中崩出来“洪!玄!机!”这三个字,丝丝切切,融入风中,并不消散,却是给夜风更加增添了一份冰冷的寒意。

    洪易三个字一出,天地之间,更加的寒冷了。

    后面的人,人人都打了一个冷颤。

    甚至包括和洪易并肩而立的禅银纱,娇躯也微微的动弹了一下,把目光停留在洪玄机的身上。

    “洪易,你也是读书人?礼法没有读到么?三纲五常不明白了?伦理道德不明白了?为什么直呼我的名字?”

    洪易三个字说出来,天地之间一片寒冷和寂静,人人鸦雀无声,似乎是过了很久,洪玄机才开口道。

    寒风越来越大了,风魔发出歇斯底里的嚎叫,在天地之间撕扯,似乎要把人间扯得稀烂。

    洪玄机的声音很平和,没有一点压迫力,也没有一点杀气,恶意,更没有一丝的动怒等等负面情绪,平静得就好像是在循循善诱,教导一个心疼的儿子一般,语气之中,有一股耐心的意境。

    但越是这样,洪易心中的警惕越来越浓。也越来越提了起来。

    在刚刚见到洪玄机的一瞬间,洪易的心中,就好像是被塞上了一团火焰,把血液都烧得沸腾起来!但是现在,他只能凭借自己的意念,冷静的压制住。

    他的神魂意念,足够强大,可以控制身体的一切反应了

    “居然在这里见到了洪玄机,他是在特意的等待我么?这么说来,我的一举一动,似乎都在他的掌握之中?瞒不了他?”

    冷静的控制住身体的反应之后,洪易眼睛死死盯住坟墓前这个身体,心中闪烁出一个念头。

    虽然说洪易回到了玉京,心中也早就有面对洪玄机这个父亲的准备。

    但是他也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回来的第一天,刚刚落脚,到母亲坟前扫墓,就会在坟前碰到洪玄机。

    这个既是他父亲,又是他一生注定仇人的人!

    可以说,洪易虽然一切计划周详,但是今天晚上,洪玄机出现在母亲坟前静静的站立,等待,还是稍微的打破了他心中的准备。

    洪易心中原来的准备是,到了玉京城,和玉亲王商量之后,拿到许许多多关于武温侯府的信息,再慢慢的来,整治完了大罗派,整治了赵夫人,再亲自面对洪玄机!

    但是现在洪玄机的突然出现,打破了他心中的计划。

    “既然如此那就面对吧!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一刹那间的念头转动,洪易心灵彻底的安稳了下来,抛弃了一切父子伦常的羁绊,道德的羁绊,神魂升华到了一种“超脱”的境界。

    没有错,正是“超脱”。

    在刚才一刻,下定决心正式面对洪玄机的一刻,洪易的心灵上所有羁绊,全部通达,念念无滞,没有像这一可,洪易能这样清楚的了解自己的本姓,见识到了自己这一生的“因”和“果”。

    还有“功德”!

    洪玄机和他母亲的恩怨,始终是横在他心头的一个大坎,这个大坎不轰击过去,修为便不能再度提高了!

    他上前一步,就要开口说话

    “哼!”

    就在洪易要开口说话的时候,一声冷哼,从洪易身穿站立的禅银纱身上传了出来。

    禅银纱作为洪易的道侣,在洪易为母亲扫坟的时候,自然也要上来拜祭一番。所以这次她并没有进入乾坤布袋之中修炼。

    听见洪玄机的话,她自然的上前,冷哼一声。

    “银纱!这是我的事情,全部由我来解决。你把这些人都退下去吧。”听见禅银纱冷哼,洪易连忙把手一横,拦挡在禅银纱的面前。

    “好吧!”

    感觉到了洪易前所未有的一种坚决念头,禅银纱转过身去,让身后的人退了下去,与此同时,她自己也一步一步的退下了山腰。

    洪易知道,洪玄机的实力深不可测,尤其很可能已经是武道人仙!这样的境界,在方圆几千步之内,都非常不安全!

    就算是鬼仙,也不例外!

    禅银纱现在修为深厚,但肉身在场,恐怕真正一下动起手来,立刻就会被打碎肉身,不得不再重新尸解转世。

    武圣就已经是非常之恐怖了,更何况是比武圣厉害十倍,百倍的人仙!

    今天跟随洪易来的人,其中就有大金蛛,沈铁柱,小穆,赤追阳,周大先生,雷烈,等心腹,不过此时,这些人都不说话,连最好动的大金蛛都不说话了,静静的随着禅银纱退出。

    倒不是大金蛛不听话,而是因为她看出了洪玄机的恐怖。

    洪玄机看着这一切,依旧站立着,寂然不动,也没有因为感觉到禅银纱,大金蛛而惊讶,只是静静的等待洪易回答自己的问话。

    虽然他是背对着洪易一干人的,但是洪易可不认为,这个深不可测的父亲,会感觉不到大金蛛,禅银纱的气息。

    洪易永远不会小瞧洪玄机

    “纲理伦常,那是对有情有义的人来说的,一个人无情无义的人,还和他讲什么纲理伦常!”看着坟前站立的这位大乾太师,武温侯洪玄机,洪易抖索精神,眼神烁烁,声音从喉咙里面迸发出来。

    “我只问你一句,我母亲是怎么死的?本来这句话,我要到武温侯府,甚至到朝廷上,亲自向你问的!”

    洪易面对洪玄机,终于一吐为快!

    当年,他被洪玄机叫进正府之中,只敢唯唯诺诺,那是力量不足以支撑自己心中的道理!现在他有了力量!就能够直接面对!畅所欲言!

    一刹那间,洪易感觉到了无比的畅快!

    “嗯!”

    听见洪易这话,洪玄机终于把身体转过来,面对面的和洪易站着,两人相聚两百多步,一箭距离。

    洪玄机转过身来,洪易陡然之间,就感觉到了一股无形的压力,压迫到了自己的精神之上,心灵咯咯的响,似乎要被压碎一般。

    同时,洪玄机的这一声“嗯”,洪易有了一种面对天雷闷响的感觉。

    在山下望着上面的大金蛛,身体陡然一震,摇晃了一下。

    “看来你是知道了一切的事情,你母亲就是梦冰云,也是太上道的圣女。”洪玄机嗯过一声之后,缓慢的道。

    这位大乾太师的脸上,依旧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在这么冷的风下,他说话之间,嘴唇之中居然没有白气。

    这种情景,让人感觉到他身处在另外一个空间。

    “不错,我一切都知道了,现在在我母亲坟前,你敢当面向我解释么?”洪易冷冰冰的说着话,喉咙里面的气息在冰冷的夜风之中,化成了白雾,随后又被吹走。

    “解释什么?”

    “解释我母亲是怎么死的!那曰我出武温侯府,你派赵寒跟我着我,却被我当场就擒拿住!逼问出来了!告诉我!我母亲是不是被赵夫人害死的!而你!是不是知道这个事情,而充耳不闻,装作不知道!”洪易声音越来越凌厉!

    “我洪玄机行事,从来不需要向任何人解释!何况是你这个黄口小儿!”洪玄机听着洪易声色俱厉的话,眉毛上挑了挑,似要发作,看见坟墓,却又忍了下来,只是声音微微大了一些,眼神好像两道闪电一般凌空刺了过来!

    “况且,你这样对我说话!你还有没有父子伦常!你莫非是畜生不成!”

    “哈哈哈哈!”洪易好像听见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般,哈哈大笑起来:“我在侯府之中,受尽欺凌,这个时候,你这个父亲在哪里?你手把手教洪熙,洪康拳法,却禁止我练武!甚至所读的书,我都要到外面去借,借了抄!还有,我考举人的时候,你到现场巡视,为什么要把我的考卷拉下去!幸亏我的座师李神光提拔了我!你害死我母亲!压制我!把我当猪一样,养在侯府之中!还借权势,干涉国家大典!你还是个父亲!你不当我做子,我自不把你当父!上古的圣贤说:君视臣为手足,臣视君为心腹!君视臣为犬马,臣视君为国人!君视臣为草芥,臣视君为寇仇!君臣,父子,夫妻,君臣如此,父子如此,夫妻也是如此。你没有视我为你的儿子,我为什么要视你为我的父亲!今天在母亲的坟前,你对母亲认错!回去杀了赵夫人!把太上道的功夫,还给太上道,我还认你做父亲!咱们还是父慈子孝!如若不然!”

    “说完了么?”洪玄机眉毛越发挑起,:“凭礼法,你只不过是侯府之中的一庶子,比不得康儿,熙儿,莫非还要我像对待康儿,熙儿一样的对待你?嫡长不分,为天下人所耻笑!况且我洪玄机十六个儿子,七个女儿!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你母亲乃是妖道圣女,祸乱朝纲!企图把持社稷神器!还要陷我于不义!况且她乃是一小妾,地位卑贱!我发妻杀之,合情理,通国法!你就算说到天上地下,莫非还能把这个道理讲赢不成?国家社稷,她梦冰云一个小小的女子,就想干涉不成?你既然不认我做父亲,我洪玄机又岂会在意你这个大逆不道的忤逆子?你读书,讲大义,什么是大义,你不懂么?小畜生!”

    洪玄机在说话之间,眼神之中全部都是不屑,还有还有蔑视!

    “好,说得好!在母亲的坟前,你还敢说这样的话,好!很好!”洪易心中的怒火,彻底被点燃了。“洪玄机!你才地位卑贱!我母亲乃是堂堂太上道圣女,下嫁于你!而你是什么!只不过就是为了窃取太上丹经的一卑鄙小人罢了!洪康,洪熙又是什么好东西?洪康在水阳,火耗收到八成银子,弄得一个鱼米之乡,富裕之地,百姓要卖儿卖女!你这样的人?还谈治理天下!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大义家国天下”洪易喃喃道:“没有家,哪里来的国!家都保护不住!还如何能治国!能平天下?”

    嘘

    洪玄机长长的嘘了一口气,对着坟墓道:“梦冰云,你儿子大逆不道,今天在你坟前,你也看到了。但是我洪玄机没有这样的儿子!你别怪我除掉这小畜生。”

    “你想杀我?你杀得了我么?”洪易一听,就知道洪玄机已经动了杀心,不由得冷笑道。

    “你以为,你靠上了银鲨王这妖孽?还有几个道术人物,我就杀不了你么?”洪玄机眼神之中,依旧是蔑视:“你以为,你杀了妃蓉,就能无法无天了?”

    “你知道赵妃蓉是我杀的?”洪易冷冷道。

    “岂能瞒得过我?不过你是想不到的!妃蓉不会死!我粉碎真空之后,可以帮她重聚念头!收拾神魂!”洪玄机身体虽然不动,但是说话之间,一股铺天盖地的杀意,笼罩了整个空间。

    他似乎是随意一动,就可以艹纵人心对空间的把握一般。

    “那吴大管家,吴文辉呢?你的这个好奴才!他已经被我烧成了灰!你能不能为他重新聚神魂!还有你的嫡子,洪康?也已经被我附体控制神魂!我动念之间,他就飞灰湮灭,你能不能让他复活呢?还有大罗派的燕真宗,在海上追杀我,已经被我和银纱神形俱灭,你能不能让他活过来?”

    洪易在最后关头,抛出了杀手锏!

    听到这话!洪玄机脸色果然一变!

    (未完待续)

相关小说:仙傲许仙志武极成仙九鼎记仙葫神霄煞仙佛本是道龙蛇演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