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球探 > 阳神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星力新开客服微信送分九卅娱乐网一10年信誉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修仙狂徒悄悄迷上你全职修仙高手女配师叔修仙路魔天记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咔嚓!

    一人来高的撼天弓在禅银纱的手上,发出了似乎要碎裂的一阵响。

    随后,撼天弓两端狰狞的兽首眼睛之中,先是一阵闪烁,随后红光黯淡了下来。

    “洪玄机居然把那四支无极箭毁掉了!”禅银纱看见这样的情况,长长的叹息了一声。似乎是在心疼这件神器的损毁。

    “他的修为的确是恐怖,不过还杀不了我!”洪易手一挥,虚空之中裂开一条缝隙,让禅银纱把撼天弓以及剩下了五支无极箭放了进去。

    此时,洪易这随行二三十人,已经远在了五十里开外,一座高高的山头上。

    这座山头光秃秃的,下面是悬崖,四周光滑一片,偶尔有小树生长在岩石缝隙之中,离地几十人高,没有人能够爬得上来。

    远远的站在这山头,洪易默运神魂,可以依稀看得清楚秋月寺,自己母亲坟墓那边,巨大的阳刚之气还在四面徘徊着,就算是山风猛烈的吹拂,都只能微微的动摇着,并不散去。

    而洪玄机却已经不在了,只留下倒塌的秋月寺,还有坟墓四周,碎裂的山石,还有断裂的大树。

    “不知道母亲在天之灵,看见我在她的坟墓前面,和洪玄机大战一场,不知道是欣喜,还是叹息呢?哎”

    洪易深深的叹息了一声,语气在夜风之中,说不出的凄凉,令人心中发寒。

    的确,看了这一场惊天动地的父子大战,就连赤追阳,周大先生,雷烈等这些人,也都沉默不语!心中各有滋味。

    这一场父子大战,虽然没有分出胜负来,但已经是有史以来,最违背伦理道德的一战了。

    但是在场的人心中把自己代替洪易,却都是说不出的一股悲哀。自己的父亲,害死了母亲,做为儿子,是报仇还是不报。这其中的道理,千古以来,都恐怕没有人能真正的说得明白。

    “我就算不杀洪玄机,他也恐怕会杀我的!我杀赵妃蓉,是因为他要杀我,我杀燕真宗,也是因为他要杀我,我杀吴文辉,也是因为他要废我的武功”

    洪易眼睛望着前方,眉头紧锁,似乎陷入了沉思。

    在和洪玄机刚才动手之时,洪易心中没有半点的犹豫,但是动过手之后,他心中却是产生了种种情绪,倒不是因为和自己亲身父亲动手而产生上的道德罪恶感,只是觉得事情太过奇妙,自己的身世太过曲折。

    母亲死了,父亲要杀自己,唯一的一个舅舅,神通广大,法力无边,但是隐隐约约,自己以后还要恐怕成为对头。

    所有的亲人,都是仇敌,这种经历,实在是洪易心中有些啼笑皆非,心中涌起一种对世事人生的荒唐感觉。

    “洪易,不要心绪波动了!在我修道人的眼中,其实人的感情,是很淡薄的。当你尸解转世一次之后,你就会明白,我们超越了世俗的鬼仙之中,对于人,只有两种,一种就是朋友,一种就是敌人,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禅银纱看见洪易叹息,不由得开口道。

    “阿易,你在想和洪玄机的父子关系么?大不了你转一世,就不行了,或者舍弃这个身体,让洪玄机轰杀了,还给他就是!把身体还给他,一切就两清了,到时候再杀他,看他还有什么话可以说!天下人也没有话可以说!”

    就在这时,大金蛛尖叫了起来。

    “再转一世么”洪易听着禅银纱和大金蛛的话,细细的咀嚼着:“对于人,只有两种,一种是朋友,一种是敌人么?不管道德大义,不管恩怨情仇那就是我正宗上古道家的‘善我者为善,恶我者为恶了’,我心意即天意,逆我者便为逆天。这种心境,也许我转世尸解多次,或许会拥有吧,不过眼下我还没有尸解,这一世种下的‘因’,还是要亲手了结的。否则的话,无功无德,又怎能转世,带到下一世去,心念不畅,只怕修为都难以寸进了。我辈修道人,修的是功德,不修福德!我并不在乎天下人怎么看我!这一世的事情,必须要这一世来解决!让洪玄机看看,他混淆黑白,颠倒是非必须要承担的后果!”

    说完之后,洪易把手一挥,“咱们回去吧,到坟前整理一下,我把母亲的骨灰挖出来,寻找个地方重新安葬。”

    “先不要去坟前了!洪玄机很可能会隐藏在附近!万一我们贸然前去,必然会遭到他的袭击!他已经真正的修炼成了人仙,拳意可以直达十里,目光锁定之中,神意发出,足可以击溃鬼仙!”

    禅银纱连忙阻止了洪易的行为。

    “他洪玄机若是沦落到了偷袭的程度,那也就不可怕了!刚刚我和他斗法的时候,感觉到他并没有施展全力,我就料定到,现在京城形式紧张,很可能在酝酿一股危机和凶险!他不肯施展全力,免得被我伤到了,实力损伤!况且他现在已经知道了,我已经修炼成鬼仙,就算他杀了我的肉身,也难以灭掉我的神魂。更重要的是,他怕我真的去武温侯府杀赵夫人那个贱人。”

    洪易刚刚在走的时候,对洪玄机说了,要去杀赵夫人,自然可以使得洪玄机心中投鼠忌器。

    不过洪易当然不会直接到武温侯府邸去杀赵夫人,且不说武温侯府之中恐怕另有高手,就算杀了赵夫人,动静闹得太大,也恐怕没有好处,更何况,自己前去杀人,肯定要引起激烈的争斗,误伤旁人。杀仇人天经地义,但是伤及无辜,却就不是洪易所愿了!更为不好的是,大乾朝廷之中,肯定有高手,自己这一出手,动静太大,要是被人盯上,一切计划都难以开展。

    玉京之中藏龙卧虎,在玉京城中,直接袭杀一朝廷重臣府邸,还杀死夫人,这事情闹开来了,天下也没有洪易容身的地方,更谈不上辅助玉亲王了。

    不过洪易也知道,自己的这话,对于洪玄机来说,也是一个巨大的威胁,让他时时刻刻,提心吊胆!

    洪易说话之间,运起七神之力,把众人和自己裹起,又向墓地飞了过去。

    果然之间,墓地之中,已经完全没有了人影,洪玄机已经离去,地面上,散落了断裂的四支无极箭。

    无极箭已经彻底的废了。

    看到这样的情景,人人心中都泛起了寒意,深深知道人仙力量的深不可测。

    洪易却看也不看这断裂的四支无极箭,只是看着自己母亲的坟墓,双眼如同火炬,炯炯有神。

    随后,洪易俯身到地面,三拜九叩之后,点上了香蜡,默默的在心中述说了,诉说了大约小半个时辰之后,站起身来,接过了一把铁锄,从边缘,一锄一锄的抛开坟墓。

    洪易乃是宗师级的大高手,体力强横,挖掘起来也不废力气,不一会儿,坟墓就全部抛开,里面显露出了一个大白瓷罐子。

    白瓷罐子长久的埋在泥土之中,已经沾染上了一层土色。

    看见这个白瓷罐子,洪易轻轻捧了起来,不禁悲上心来,纵然是鬼仙,超脱了生死,但他仍旧忍不住泪流满面。

    这个正白瓷罐子之中装的,正是他母亲的骨灰。

    在八年前,这罐子之中的骨灰,还是一个活生生二十五六的倾城女子,温柔,慈爱,书香气环绕,恬静,优雅。

    而现在,却是一团骨灰装在罐子之中,长眠地下,冷冷清清的与山石草木为伴,坟前连祭祀的人都没有一个。

    “母亲,你放心,迟早有一天,我会迫使洪玄机跪在你的面前,向你认错!同时也会把赵夫人那贱人杀死在你的坟前,为你报仇。”

    用手抚摸着这个白瓷坛良久,洪易再次深深的叹息之后,放进乾坤布袋之中。

    “走吧!回绿柳山庄!我今天累了!”

    一行众人,返回绿柳山庄而去

    玉京城,武温侯府邸之中。

    琅嬛书屋。

    一身锦衣,头带紫金冠,无胡须,好像大学问家,又好像是风流倜傥的文人一样的洪玄机坐在椅子前。

    他一动不动。

    此时,已经是深夜,窗外的月亮,也沉了下去,清冷的夜风在外面呼呼吹拂之间,凄凉惨淡的意境。

    不过外面凄凉惨淡,书屋之中,却是烛光盈盈,红袖添香。

    读书人最羡慕的事情是什么?

    不是洞房花烛,也不是金榜题名。而是在寂静的夜晚,点上几支蜡烛和香灯,然后美人陪伴在你的身边,为你磨墨,为你挑灯花儿。

    红袖添香夜读书,这是许多士大夫理想之中的读书环境。

    此时,洪玄机就享受到了。

    就在他静静坐着的时候,一个身材修长,头发云鬓耸立,眉黛如洗,身穿绿水罗衫的女子,站在他的身边,用一根细细的象牙簪子,拨掉了香灯上的一点凝结灯花。

    砰!

    灯花一爆,满室生香。

    灯是莲花形状的玉雕刻成的,灯油是一种香油加上蜂蜜,等多种药材,香料,熬制而成的“天香油”。

    这种“天香油”,一两可以抵得上一两黄金。因为燃烧起来,没有一点油烟,更有淡淡的清香,能提神醒脑,对身体大有益处。

    “玄机,这么晚才回来,城门都已经关了,你是到城外去了?又去了西山,秋月寺,梦冰云的坟墓上?”

    这个女子挑了灯花之后,用一种幽怨的语调说着话儿。

    “飞儿,我是去了西山,不过这么晚回来,是遇到了一件事情。”洪玄机坐着,说话之间,脸色依旧一动不动,好像一块铁质。

    “真宗死了。死在海上的,神形俱灭。”

    这女子静静的听着洪玄机说话,听完之后,停顿了一下之后,用一种无关紧要的语气诉说着。

    “妃蓉也死了,她可是我们的女儿!她就是你和梦冰云的那个儿子,洪易杀死的!这一点,康儿已经告诉我了!我这才千里迢迢的来到玉京找你!我只希望你一句话!只要点头,我立刻就可以把洪易提来,哪怕他有梦神机的保护也没有用处!”

    这个女子诉说着,声音略微的大了一些,但依旧保持着一种温柔的状态。

    这个女子的身份,正是大罗派宗主!

    “飞儿,洪易的事情,我亲手会解决,你以后不要动他了!迟早有一点,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洪玄机静静的道,语气之中,全部都是漠然。

    “那洪易是你的儿子,难道妃蓉就不是你的女儿?我真是不明白。你为什么始终不肯让我放手去杀洪易!难道梦冰云在你心中,还有那么重要的位置?不可能?否则的话,你不可能突破人仙!你看,墙壁上的那副梅花图不见了,是你烧掉了吧。”

    大罗派宗主,这个被洪玄机称做“飞儿”的女子,眉宇一挑,似乎要生气,但随后又缓和下来,柔柔的道。

    “飞儿,你从康儿那里得到消息之后,立刻就让真宗到海上去追杀洪易,也似乎并没有征求我的意见嗯?你不要心怀芥蒂,我并不是怪你。”

    看见“飞儿”喘息了几口气,洪玄机叹息了一声:“当年你因为我和梦冰云在一起,一怒之下,嫁给了真宗,那个时候,你已经怀上了妃蓉,我都没有怪你,何况是现在?只是你现在缓一缓,洪易的事情,我得亲自解决!眼下梦神机未除,皇宫之中,还有妖仙太子也不安分哎!一切的事情,太多了,都得缓一缓缓一缓吧。而且你如果碰到了洪易,也不要对他动手。”

    “玄机!你这么维护你那儿子?”这个大罗派宗主“飞儿”终于微怒了:“就算他身后有梦神机,但是如今我已经渡过了一重雷劫,更是借助大禅寺的‘大还魂佛香’恢复了神魂的虚弱,而且裂神偶在身,梦神机他的九火炎龙,已经被破,神魂也遭到了创伤,莫非到了这个时候,他还护得住他那个外甥?”

    “好了!总之,你记住我的话就好!洪易毕竟是我儿子,他的事情,我来解决!飞儿你不用插手!我会给你的一个交代的!”洪玄机轻轻捏了一下扶手,凌厉的目光一闪而过,随后道:“我有我的难处,你以后就会明白了。梦神机这人不说,就算是太上道的那个圣女苏沐,你现在虽然渡过了一重雷劫,但仍旧和她可能是势均力敌,动起手来,也占不到什么便宜,你到玉京来了就好,在南州,我反而担心你的安全。现在你不用回去了,就在我府邸之中吧,等京城的事情一了,朝廷社稷安定下来,你再回去。”

    “我安全?有谁能杀得了我不成?”这位大罗派宗主“飞儿”突然笑道:“你说那太上道圣女苏沐,我和她胜负在五五之间?我倒要看看,她有什么神通?你是怕我伤了她吧?莫非到了现在,你还有年轻时候的心思不成?有梦冰云的前车之鉴,这个苏沐”

    “好了!”洪玄机嘴唇里面吐出两个字来,打住了大罗派宗主“飞儿”的说话。

    “好了,我不说了。不过瑶池派的瑶青慧,还有她的两个女儿,都来到了玉京。她们也迟早会来找你的,我可知道,瑶月如,瑶月婷也是你的女儿。其中瑶月如修为精深,居然突破生死屏障,到了鬼仙的境界!那月婷也是武道巅峰的大宗师,迟早会突破瓶颈,换血成功,踏入武圣境界。你的两个嫡子,熙儿,康儿可都远不如她们。”

    大罗派宗主“飞儿”又道。

    “那都是当年情非得已的事情了。”洪玄机垂下眼睑:“这么多年,也只有你敢在我的面前提这些事情。不过飞儿,我刚才说的话,你还是要记住,不要去找洪易了!洪易让我亲自来对付,会给你一个交代的。你既然想要和苏沐动手,那我也不拦你不过,太上道的道术,非同小可,这个你也是知道的,我传你一篇经文吧,在这篇经文参悟之前,不要离开我这府邸。”

    说话之间,洪玄机伸手拿起了书桌上的一支毛笔,铺开纸张。

    “飞儿,替我磨墨吧,你很多年没有给我磨墨了。”

    “这是”

    大罗派宗主“飞儿”手上拿着香墨,墨好之后,看着洪玄机写字,但是洪玄机却先不写字,而是在纸上,几笔勾勒出了一尊四方宝塔的模样。

    这四方宝塔,一勾勒出来,寥寥几笔,就有一种涵盖天地四方,广宇苍穹的意境。

    “这是”

    “这是太上道的道术,可惜,太上丹经不在我的手中,这‘太宇之塔’的图形,我也只能用我的道心领悟来表达出来,比不上太上丹经中的那副真塔图像。不过这对于你来说,依旧是能大为提高你的道术修为了,我把这‘宇’篇给你,希望你能参悟吧。妃蓉的事情,不要去想了。”

    洪玄机不带任何感情波动的声音,从嘴唇之中传了出来。

    (未完待续)

相关小说:仙傲许仙志武极成仙九鼎记仙葫神霄煞仙佛本是道龙蛇演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