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球探 > 阳神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正文 第二百七十一章 把握現在!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修仙狂徒悄悄迷上你全职修仙高手女配师叔修仙路魔天记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静静的夜。

    外面的风也停了下来。

    夜空之中,又在隐隐约约的飘落下雪花来。

    刚刚晴朗了几天的玉京城,又开始了下雪。深深的京城之中,传来了更夫的声音,还有隐隐约约几声狗叫。

    狗叫声音也是丝丝的,似乎是天气再度转为寒冷,皮毛厚厚的狗都受不了了。要扯上两嗓子来使自己不被冻僵。

    天气更加的寒冷了。

    洪玄机的琅嬛书屋之中,却是暖融融一股春意,大罗派宗主那个被称做“飞儿”的女子正静静的读着洪玄机手写的“宇”篇经文,还有那尊“太宇之塔”的图形。

    她也没有想到,洪玄机居然真的读到了“太上丹经”道术篇中的最高经典!

    渐渐的,这个大罗派宗主沉浸在了其中。

    而洪玄机写完太上丹经“宇”字篇之后,并没有去睡觉,依旧是静静坐在书桌后面,两眼闪烁,眼睛如琉璃一般,闪烁着许多光泽,似乎有无穷无尽的场景,在他的瞳孔之中不停的转换着。

    如果这个时候,有人看到了他的瞳孔,那肯定会以为他不似人类。而是统领天地众神的神王。

    诸天生死轮修炼出来的气质,在他的身上,完全展现得淋漓尽致。

    “未来无生经真空大手印神魂不散修炼的到底是什么道术?虽然我没有施展全力,但以我的‘喝倒沧海’之声,气血阳刚,拳意居然无法彻底震散他的神魂?我以五成力量,催动的喝声,就算是雷劫高手,都在那一刹那,无法保持念头完整,非得要掉落下来不可洪易你不愧是我洪玄机的‘好’儿子,连我都看错了你连康儿,熙儿都已经远远比不上你不过,你不是修炼的太上道道术,似乎修炼的大禅寺道术飞儿要去对付你,恐怕她现在也不是你的对手!太子啊太子,你就那么的心急么?还有白猿王,元妃,这些妖孽,冠军侯也似乎有了异心要不是诸多牵制?这逆子今天能逃得过去?只怕曰后他修为越发高深了,那就真的难以制住他了”

    洪玄机坐在宽大书桌后面,眼神闪烁之间,脑海之中,一遍又一遍的思索着今天在西山,秋月寺,坟前和自己儿子洪易对决的场面。

    以他人仙之尊,居然硬是没有把这个逆子拿下来,尤其的是,洪易施展的诸多道术,实在是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原本,他以为洪易修炼的是太上道道术。

    但是从今天交手来看,洪易施展出来的道术和太上道没有半点关系,反而都是大禅寺一脉。

    洪玄机是何等的人物?天下武功,道术无一不熟悉,一眼就能看出来源脉络。洪易今天施展的道术是什么来路,他又怎么能看不出来?

    “冰云啊冰云,你的洪易,现在居然修炼到了这样的地步?我洪玄机一生,算无遗策,但是这件事情上却不得不承认,算错了一招,我不应该放他出侯府的。不过他终究是我的儿子,我不会这么让他大逆不道的,今天在坟前,他那样的对我,你想必也看见了吧?这就是你当初的意愿么?不过他终究是没有修炼你太上道的功夫,而修炼的是大禅寺的神通。你当年不教你的儿子道术,却偷偷的把太上丹经宇宙二篇,藏在他的身边,希望他迟早有一天会发现吧,但是这一切,仍旧没有能瞒得过我我当初只答应过你,让他平平安安活下去而已。”

    洪玄机转过眼睛,盯着空空如野的墙壁,脸上浮现了一丝古怪的神情

    同样的夜晚。

    在玉京城外,绿柳山庄一间宽大的书房之中,洪易也在和洪玄机一样,坐在书桌后面,也点着香喷喷的油灯,蜡烛,燃烧着兽炭,宝鼎喷龙涎香,几个守的丫鬟,侍女坐在门外的走廊过道上,穿着厚厚的大毛皮衣服,一下一下的打着盹儿,“小穆,你让你个守夜的丫鬟去睡觉,这么晚了,也不要她们伺候着。”

    听见外面一下一下的打盹声音,洪易对磨墨的小穆道。

    小穆点点头,走了出去。

    和洪玄机一样,也是红袖添香,美人磨墨。洪易也在想着,在两个时辰前,父子两人在坟前的斗法。

    “不好,洪易!洪玄机次人眼光锐利非常,对于天下道术,知道得也颇为精深,以他的见识,回去猜想,肯定会知道你练就的是《过去经》!”

    禅银纱坐在洪易的对面,两人面对面的商谈着。

    “他知道了也不会说!家门出了我这样的‘逆子’,他只会包裹得结结实实,又怎么会对外说出去呢?”洪易嗮笑了一声,眼睛凝望着灯花:“今天一战,我虽然没有能够奈何得了他,但是我终于放下了心中的那个结!接下来,就好好的和他对上吧!我和洪玄机之间的事情,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的,这次回到了玉京,就好好的在京城之中,和武温侯府好好的周旋一番!”

    洪易当然知道,自己的一切秘密,洪玄机知道以后,也肯定不会宣扬出去,只会死死的包裹住,否则的话,他自己首先就要承受巨大的名誉损失。

    今天洪易也算是真正的见识到了这个无情无义父亲的巨大神通。

    要不是练就了《过去经》的神通,纵然他是半雷劫高手,也得在几次暴喝之中,魂飞魄散。人仙就是人仙,百邪不侵,诸神不犯。

    “除非我渡过了三四重的雷劫,才有可能真正的和他一战,突破他的护身拳意,袭击到他的身体!但是他的身体移动起来,比箭还要快,连无极箭都射不中他,眨眼之间就没有了影子,而且收敛气息,没有人感觉得到,实在是太过恐怖!要怎么样才能对付得了他呢?”

    洪易这是第一次和人仙高手较量,也算是积累了不少经验,更是领悟出了不少的道理,对于曰后的修为,大有裨益。

    不过对于怎么对付洪玄机这样的人仙高手,洪易实在是没有一点办法。

    第一,人仙高手的拳意,气血阳刚一旦运转起来,方圆十里二十里,鬼仙都难以侵入。刚刚在战斗之中,大金蛛那样的半雷劫,还不是面对正面冲击,都散了几次,根本施展不住一点道术来,要不是洪易帮忙恢复,现在还神魂重伤着。

    这样的状态下,洪易运转神魂念头都困难,更别说是驱物那些小把戏了。在接近人仙十里周围,根本没有余力去驱动任何物体。

    第二,人仙高手勃发之时,拳意浩大,但是收敛起来,却是无影无形,生机不漏。道术高手的念头,根本发现不了!

    在一年前,吴大管家到靖海军中大营抓洪易的时候,明明白白的站在那里,但是洪易分出念头,就是扫射不到!最后把念头回归身体,用肉眼去看,才看得到了吴大管家的身体。

    武圣收敛气血,生机,就会让任何念头都看不到,更不说号称“无漏真仙”的人仙了!

    可以说,如果一个人仙收敛全部气息,站在洪易的面前,洪易用神魂去扫,根本发现不了。对方就是隐形的一般,只有神魂回归肉身,用肉眼去看,才能看得到。

    但是,人仙的动作快得不可思议,一晃之间,就不见了影子。肉眼也都看不着。

    所以对于一个人仙高手来说,虽然不会飞腾变化,也不会翻江倒海,更不会转世尸解,但是真正的要运用起各种手段来,修道的人根本发现不了他!

    想想,神念扫射不到。肉眼也发现不了。要是潜伏刺杀的话!对于一个鬼仙,是多么大的威胁?

    现在洪易虽然在绿柳山庄之中,但是他心中也清楚,如果洪玄机现在要潜伏进来的话,就算他有天大的神通,也发现不了,感应不到。

    不但洪易明白这些,禅银纱对于这些心中也十分的清楚。

    “洪易,武功练到了极高境界的人,巅峰武圣,真正要收敛气血,所有生机,我们是难以察觉的。我记得清楚,当年云蒙刀圣公羊愚,斩杀了七八位鬼仙,都是摸进他们的修炼场所,突然爆刀而出,连肉身神魂一起笼罩住,瞬间数百刀,鬼仙念头都来不及转动,就魂飞魄散!如果洪玄机摸进绿柳山庄之中来,我们就好像瞎子一般。但是你运神魂摸进武温侯府,只怕一点一滴的念头,刚刚接近他几里,就立刻就会在他的心里产生感应!”

    禅银纱担心的道。

    “哼,我天天运念头笼罩整个绿柳山庄,我就不信!有人能够接近得了?”

    大金蛛叫嚷道。

    “没有用的,金训儿,不信你和精忍和尚试一试,让他收敛全身气息,看你能不能看见他?”

    洪易摇摇头,随后又道:“不过洪玄机自持甚高,身为当朝太师,偷袭的事情恐怕也做不出来。况且,现在他恐怕知道了我修炼的是什么,神魂不灭,就算他来偷袭我,把我杀死,仍旧是灭不了我的神魂!我的神魂飞遁出去,依旧可以再来!”

    一般的鬼仙,让人仙潜伏到身边,猛烈一击,当然要魂飞魄散,但是洪易却不同!

    “可惜,我爷爷的天遁七转大法没有传给我,否则的话,我教给阿易你,以你的修为,肯定能一下练到登峰造极!那样的话,也未必不可以潜入武温侯府。”

    大金蛛颓废的道。

    “金蛛法王天遁七转大法的确是厉害,乃是他的看家本领。一旦隐藏起来,的确是难以发现。当年我和他偷袭印月和尚,印月和尚险些没有感应到。”

    禅银纱点点头道。

    “洪玄机和我之间的恩怨,迟早要解决的,这件事情,我一个人独自承担吧。”三人商谈了半天,洪易目光闪烁,用手一划,面前出现一道缝隙!

    “银纱你和金训儿到乾坤布袋之中修炼,这样就不会发生什么事情了,就算洪玄机亲自来!也波及不到你们!”

    等禅银纱和大金蛛进入乾坤布袋的小千世界之中后,洪易静静的坐在书桌前,陷入了沉思。

    他的眼睛,望向了书桌旁边,摆放的一尊大佛相之上。

    这尊大佛相,身披的是功德袈裟!是从巨鲸岛海盗巢穴之中取来的那尊佛像,从靖海军大营之中回来后,洪易也就把它装进了乾坤布袋之中,到绿柳山庄中,拿出来点缀书房。

    每曰读一读功德袈裟上的经文,洪易也觉得颇有领悟。

    “对了,这尊功德袈裟上的经文,一语就点缀中了修行的秘诀。不知道在大禅寺中,是什么地位的经书?这尊大佛也雕刻得颇为精妙,什么时候精忍和尚回来后,问一问他这是什么佛?这个佛,我倒是从来没有见过。难道是功德佛?”

    精忍和尚去袭杀从南州大罗派运往玉京城的银车,还有过年的庞大礼品去了

    “念念无滞常见本姓,真实妙用,是为功德”

    洪易一句一句的念叨着功德袈裟上的经文,突然长长叹息一声道:“念念无滞,谈何容易啊,人生一世,事不如意者有八九!要想每一件事情都符合自己的心意,哪里容易做得到?除非你拥有天下无敌,称雄现在的力量!才能够做得到啊。”

    洪易这次和洪玄机父子一战,终于明白了,大禅寺三经之中,为什么现在经,是武学。

    武道修炼到了人仙,的确是称雄现在的力量。

    过去的已经过去,不能改变。未来还没有到达,不可捉摸。只有把握现在这一刻,才是最好的。

    要使每一件事情都称心如意,那必须就要把握住现在!拥有现在最为强大的力量!

    “要修功德,居然要先有力量要讲道理,也得先有力量这功德袈裟我看就叫现在经才好,这功德佛,我看应该叫现在佛。没有把握现在的力量,事事憋屈,哪里能够念头通达?”

    洪易看着这尊披着袈裟,大耳垂肩,眉目下垂,似笑非笑的大佛,这大佛一手下垂,接触地面,一手食指中指成环,不知道是什么法印。

    以前洪易修为浅薄,看不出这尊大佛手中的法印的奥秘,现在突然来了兴趣,觉得这尊大佛是姿态,神情,都有一种说不出的韵味。

    “那巨鲸岛上的和尚,并不精忍和尚的徒弟,而是当年天剑门的人,乘着大禅寺卷入兵火之后,偷盗了一些财宝出去。和几个被大禅寺逐出去的和尚,投靠了云蒙,建立的海盗巢穴。”

    洪易看着这尊大佛的时候,心中想着剿灭巨鲸岛的战斗。

    在碰到精忍和尚的时候,洪易也稍微的问了问巨鲸岛上的海盗,是不是大禅寺的人,精忍和尚说并不是,那个巨鲸岛大岛主,黄眉人佛,不过是大禅寺当年被逐出去的一个顽劣之徒,而那天剑秀士甘霖,则是天剑门的人。

    天剑门洪易知道,是雪州的一个大门派,仅仅比瑶池派,大罗派要逊色一点点。

    洪易坐到地面,也学着这个大佛的样子,一手垂地,一手中指,食指成环,似乎把大千世界,都套入环中一般的模样。

    一做出这个法印来,洪易便施展出了道术,分出了一点点念头,观想出这尊大佛的模样,然后猛然又回到了自己身体之中。

    一刹那间,洪易就有一种和这尊大佛合为一体的感觉,身上起了一阵奇妙的感应,这种感应只是淡淡的一闪,是一种“把握现在”的敏感。

    “看来这尊大佛的姿势果然有点玄妙,这大佛的手势,也是一门精深的武功。不过这并不稀奇,大禅寺的许多塑造的罗汉,菩萨,金刚,佛陀,也都是武功的姿态。”

    洪易早就知道,这尊大佛的姿势,是一个武功的手印。这并不稀奇,哪个庙里,道馆里的塑像,都有那么一点武道的形态,或者是仙道的形态。

    不过光有形态,没有各种运力法门,口诀,接下来的动作,都没有任何用处,洪易刚刚是用神魂观想大佛的形态,然后印入自己的脑海中,使得自己的形态和大佛的形态在刹那之间,完全一致。

    这是一门高深的道术手段,以灵控肉。

    “莫非?这大佛还真的有些奥秘?”

    洪易突然之间,想起了自己烧掉武经,出现了《过去经》的事情。

    (未完待续)

相关小说:仙傲许仙志武极成仙九鼎记仙葫神霄煞仙佛本是道龙蛇演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