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球探 > 阳神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正文 第二百九十二章 吃不到嘴的靈丹!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修仙狂徒悄悄迷上你全职修仙高手女配师叔修仙路魔天记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又是冠军侯,怎么到哪里都有这个人!”

    洪易听的先是一惊,随后又皱了皱眉头。

    他现在是听见冠军侯这三个字,心中就腻味,因为他的耳朵都听出茧子来了。这个年轻的侯爷,几乎是无所不在,到哪里都有他的影子。

    似乎这个人是无所不能的神一般,分身亿万,涉及到各个行业。

    不过腻味归腻味,洪易心中还是忍不住心中惊讶,要知道无法无念的境界,几乎是可遇不可求的。

    这是一种纯粹的,玄妙的,不可意会,只能言传的境界。就连洪易当初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练武的时候,进入这个境界。

    这种境界,根本没有任何的道理可以说明,也没有任何的修炼方法,就是一种莫名其妙的状态。

    也许有的高手,一辈子都无法进入这个状态。

    也许有一个普通人,就莫名其妙的进入了这个状态。也许进入了这个状态之后,清醒过来,下次也就无法进入了。

    这种没有道理,没有根据的境界,是最不好把握的。

    “亏得是这两个人,都是修炼武道的,进入无法无念的境界要机会大得多。否则的话,那就太恐怖了。”

    《斗佛笔录》之中,还有印月和尚注解的《武经》之中,也提到他自己进入过这样的境界,同时结合历代大禅寺练武,修道高手的看法,知道练武的人进入这种境界的人比修炼道术者进入这种境界的人要多。

    练武的人偶然进入无法无念的境界,十万里挑一,而修道之人,进入无法无念的境界,就是百万里挑一了。大禅寺建寺几千年,也就出了那么两三个修炼道术而进入无法无念境界的。

    “冠军侯应该是修武的,否则梦神机不会支持他当皇帝,洪玄机也是练武的,因为我和他交过手。”

    洪易心道。

    “你是说冠军侯么?怎么,你和他有过节?”

    看见洪易听见冠军侯这三个字,眉头微微皱的情景,不由得问道。

    “不错,在出云国的时候,有过一次过节。此人还打银纱的主意,倒是讨厌得很。不过此人镇守边疆,连神鹰王都在他麾下效力,的确是了得。”

    任何一个男人,对于打自己老婆主意的人,都没有好感。洪易也自然不例外。

    “哦?”元妃听了之后,也点点头道:“这个冠军侯我也知道,神鹰王还排名在我之上,都投入他的麾下,我和子岳都注意到了他!他好像是好色如命,至今已经有了二三十个美貌并且厉害的女子在他身边,就连柔然最有成就的优露莱特公主,也好像已经是他的女人。他居然敢打银鲨王的主意么?这人可是一个不好对付的角色,你要小心一点。我听子岳说,他还打过天蛇王星眸的主意!”

    “什么?天蛇王星眸的主意他都敢打,莫非是不要命了么?”洪易喝道。

    天蛇王星眸,法力无边,而他的道侣,玄天馆主,更是比孔雀王还要厉害的人物,一代圣地领袖。

    “莫非天蛇王和玄天馆主在追杀梦神机的过程之中,也受伤了么?被冠军侯拣了便宜?”洪易突然之间想到了真罡门门主白奉先受伤尸解的事情。

    “应该不会,这一对道侣联合起来,梦神机虽然可以压制他们,不过却杀她们不死,如果玄天馆主和天蛇王要走,在梦神机面前也可以走得掉。而且两人如果受伤,或者出了问题,立刻云蒙震动,而到现在,云蒙都没有出什么问题。玄天馆主修炼《玄天暗黑录》,那玄天道尊,乃是黑暗之源,道术玄妙,当年硬生生的压服了孔雀王。哪里有那么容易出事的,要是会出事,早就被梦神机灭掉了。而且冠军侯打天蛇王的主意,是在几年前了。”元妃否定了洪易的这个想法。

    “皇上杨盘是个什么样的人?”

    洪易突然问道。

    对于一个想当上古圣皇,把现在的朝廷,恢复到上古朝廷气象的人,洪易也一直想知道,帝王心术。

    不说别的,知道了乾帝的心术,对于洪易以后科举,殿试,中状元,入主朝政,辅助玉亲王都大有好处。

    起码中状元的殿试,是要皇帝亲自阅卷,观看文章。这等于是揣摩帝王心术了。

    元妃乃是皇贵妃,皇帝宠爱的妃子。可以说是枕边人,对于乾帝杨盘的心思,肯定有些了解。

    虽然不知道,元妃为什么作为一个纵横天下的妖仙,要来大乾当皇贵妃,幽居在宫廷之中,但是皇帝既然知道了元妃是狐仙,却迟迟不下手对付她,也可以看得出来,乾帝对于元妃在心中,是非常宠爱的。

    这也是人之常情,如果洪易是皇帝,对于元妃这样的女子,肯定也是爱慕有佳,管她是人还是妖。

    狐仙和人,本来就是小说,志怪,笔记之中流传了千年的佳话。

    洪易还知道,很多读书人,都喜欢到破庙之中去吟诗,读书,希望遇到一位狐仙,来和自己配对,风流一晚,此身无遗憾了

    “你是说乾帝杨盘么?这个人,我看不透他。他每次到我房间之中,也都是说说话,然后打坐炼气,和我交谈一些修炼的心得,并没有什么别的举动。关于国家大事,政务,他从来不和我说,似乎每次就是来找我谈心,缓解情绪。”元妃以一种平静的语气道。

    “什么?难道这皇帝是太监,还真的是坐怀不乱的真人君子?就算是坐怀不乱的真人君子,也没有听说过对妻子坐怀不乱的。”洪易对于这个,倒真是惊讶了。

    就算在正人君子,面对自己的老婆,还正人君子,那就是傻子了。不是太监,就是太上道的太上忘情。

    就算最理学的大儒,也没有说过要对自己妻子坐怀不乱的。反而是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至于洪易自己,虽然现在还没有和禅银纱发生什么事情,那是因为,两人都忙于修炼,不肯耗费身体一点点精血元气,不过平时说话,修炼武道,也颇为亲昵,不像刚才元妃描叙的乾帝杨盘,就聊聊天,说说话,谈谈心,打坐炼气运血之类的。

    这不是夫妻,简直是仙友闲谈了。

    “他既然知道我是香狐王,想必不敢乱来。不过乾帝杨盘这个人,和洪玄机是一类型的人,有其君必有其臣,深不可测,我看不透他。他每次和我谈论道术,我从他的语言之中,感觉得到,这个人的修为,早就已经打破了生死屏障,成就鬼仙,不过他从来不在我的面前显露出道术来,我不知道他渡过雷劫了没有。”元妃摇摇头道。

    “皇上杨盘肯定是高手,这是毫无疑问的,说不定,此人丝毫不在玄天馆主,孔雀王,精元神庙教皇,白奉先这些人之下,甚至要超过!要不然,早就被梦神机杀了。也没有那么多的人跟随他!既然皇上要学上古圣皇,要是没有力量怎么行?上古圣皇,可都是阳神神仙。”

    洪易脸上露出了显而易见的表情。

    没有力量的皇帝,就根本不是皇帝。历史上,也曾经出现过不修武,不修道的皇帝,但随后,都被手下的权臣,或者太监架空。

    虽然读书人要忠君,报国,但是除了几个少数愚忠的之外,一大半的臣子,都基本上各有别的心思。

    对皇帝完全一片赤诚,忠心耿耿的,几百年都少见。

    就算是一个忠臣,辅佐君王,但君王自己是个窝囊废。忠臣也会渐渐的生出异样的心思。人心是会变的。

    力量加上大义,手下的人异心消除,也就忠心耿耿了

    洪易和元妃,渐渐的交谈着,直到天香居之外,传来了太监打更三下的声音,洪易这才站起身来,决定要回去了。

    他现在离开,元妃的安全也有保障,毕竟皇后不知道他是谁,也就无从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在元妃的身边。

    在这交谈之中,洪易把“精元上胎”“上景八神”“谷神一窍”“地极二窍”的秘密,全部告诉了元妃。

    有这些穴窍的凝练之法,元妃肯定可以武道大进!并且利用精元神庙的“化髓抽元大法”,借助血魄,锻炼神魂。从而道术大进。

    至于《过去经》洪易则是暂时没有告诉元妃。毕竟禅银纱和自己是道侣,当时又要去莽荒夺宝,生死难料,增强每一份实力都是好的。

    而元妃虽然和自己是朋友,但毕竟还没有亲密到成为道侣妻子,生死与共的程度。

    不过洪易这个人,本姓重恩情,轻生死。元妃对他有恩,如果是在往常情况下,洪易还有要把《过去经》传给元妃的,不过《过去经》是大禅寺的东西,精忍和尚不希望再外传了,洪易在这个方面,不得不有些顾忌。

    拿别人的东西,去还恩情,也不好。

    不过现在,洪易把十大穴窍的凝练之法,都传给了元妃,那也是一份绝世秘籍了。{上景八神中的脑神,就是精元上胎,地极二窍,是一个名字。所以一共十大窍。}

    虽然还不足以“涌泉相报”,不过洪易下定决心,如果白子岳夺位有困难,那自己就去“真罡门”帮助他夺得掌门之位。

    这个巨大的还恩,那算得上是真正的涌泉相报了

    “地极二窍?这地极二窍又叫做‘神足通’,乃是大禅寺最高秘典之一,也是穴窍之中,唯一能够修炼得和星辰感应的。因为大地这颗星辰,和足下的大地离得最近!练了这门‘神足通’之外,我在也不用顾忌武道高手靠近身体袭杀了。身形转换,随时都可以退闪!”

    元妃开始听到“上景八神”“谷神一窍”的时候,还只是微微动容。但是说到了“地极”二窍的时候,心中动容了。

    修炼道术最忌讳的就是被武道高手靠近身体。

    但是现在修炼了地极二窍之后,却是完全可以闪避,退得开了。这地极二窍的修炼方法,简直是修道之人梦寐以求的武学。

    更为重要的是,地极二窍,可以让修道高手品味,穴窍和星辰相互感应的人仙境界。这对以后修为突破,有一种巨大好处。

    “传说之中,这神足通之法,乃是记载在《现在如来经》之中,难道你得到了《现在如来经》,不可能,子岳这么多年,明察暗访,终于探查到了,当年大禅寺破灭的时候,《现在如来经》被分为了上中下三部分,分别藏在不为人所知的小千世界中。或者,你是得到了其中的三分之一?”元妃又惊讶道。

    “嗯?现在如来经,被分成了三部分么?”洪易一惊,“看来我得到的那半部分,只是三分之一罢了。”

    洪易听见元妃的声音,知道这个聪慧的香狐王猜测到了什么,也不隐瞒,把从功德袈裟的佛像之中,得到半本《现在如来经》,一百零八穴窍的事情说了出来。

    他这个人,天生不想对朋友撒谎,如果不能说的,就直接说,不便启齿。

    元妃看着洪易,眼神之中显露出了一种复杂的神情,停了半会儿,才幽幽的道:“那一百零八穴窍,实在是太重大,武之神经,不能轻易示人。你居然肯对我说?要知道,这可是震惊天下的武道神经!”

    “我和元妃姑娘一见如故,哪里有什么好隐瞒的。”洪易笑笑,“元妃姑娘对我有再造之恩,就算全部传给你,也没有什么,刚刚我没有说,不过是因为自己都没有练罢了,而且一下说出来,太过骇人听闻。”

    “的确是骇人听闻。”元妃道:“这样的武之神经,我不能轻易让你传授给我,否则我受了你恩,以后不知道怎么报答,耿耿入怀,对心灵修为大有妨碍。而且我又不能学银鲨王那样,对你以身相许。不过等子岳得到了《巨灵罡道书》之后,能否互换观看?”

    如果是敌人,倒还罢了,直接抢夺都无所谓,但是朋友,受了大帮助,又不回报,的确容易耿耿入怀,念头不畅,对道术修为大有坏处。除非是本姓凉薄的人。当然,本姓凉薄的人,也没有什么生死之交。

    “什么以身相许我走了。来曰再谈玄”洪易倒被元妃的话,弄了个不自在,身体一动,钻入地面。

    走的时候,依稀耳边,传来了元妃银铃似的笑声,随后,又是幽幽的叹息

    “对了,洪熙这人,我昨天早上打了他一耳光,他肯定要想千方,设百计的报复我,尤其是我在他面前,展现出来的是大宗师实力,并不是雷劫高手,还威慑他不住,这个时候,他肯定是想挖我的祖坟了吧,不过我的祖坟,是洪家的坟墓,晾洪熙也不敢去挖。不过,我母亲的坟哼!幸亏我未雨绸缪,把母亲的骨灰起了出来,现在没有一点可以让别人威胁到的地方。”

    挖人祖坟,把先人尸骨拿出来,挫骨扬灰。是最凶悍的报复方法。

    洪易心思细腻,自然不肯让自己有一点点的破绽可以让人报复。所以在一回来,就把母亲的骨灰启出,“还是去看看洪熙,看他怎么想报复我!哼!虽然在玉京城中,我不好杀他,不比在南州收拾洪康,否则得闹得太大,不好收拾,但是我却可以看一看,他到底想什么阴谋诡计对付我,让你处处吃亏。”

    洪易从皇宫之中出来之后,想起了自己昨天早上打了洪康一耳光的事情。

    这一耳光虽然打得痛快了,但对方肯定要报复。洪易就决定去城外神机营一趟看看。

    于是他的神魂一动,化为了一丝丝暖风,接着风雪寒气的掩盖,朝城外飞去

    此时,天已经微微的亮了。洪易和元妃谈了一个晚上。

    而城外,五大御林军之神机营府邸深处的密室之中,正坐着洪熙。

    洪熙的面前,是一枚被水晶石封禁住的“地元灵丹”。

    正是冠军侯让优露莱特公主送过来的。

    这是一间非常隐蔽的密室!隐藏在地下。不过密室之中,空气十分的新鲜,显然有秘密的通风口。

    密室外面,更是里三层,外三层的重兵把守,各种名哨,暗哨,机关,弩箭,陷阱密布,就算是武圣进来,也是个必死的下场。

    “地元灵丹冠军侯这么大方,居然送我这个旷世珍宝!不过我听说地元灵丹,只有太上道才炼制得出来冠军侯怎么会有?要不要告诉父亲?”

    洪熙看着“地元灵丹”喃喃自语。

    “管他!我先服用了,换掉身上的旧血,身体踏入圣境再说!”

    就在洪熙一把抓住水晶石的时候,一股阳和的风,从通风口吹了进来。

    (未完待续)

相关小说:仙傲许仙志武极成仙九鼎记仙葫神霄煞仙佛本是道龙蛇演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