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球探 > 阳神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正文 第三百零二章 文壇宗師!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修仙狂徒悄悄迷上你全职修仙高手女配师叔修仙路魔天记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洪易!”

    上书房之中的洪玄机听见乾帝杨盘突然之间,提起了洪易的名字,不由得目光闪烁,其中好像有一丝凌厉闪过。

    不过这丝凌厉的光芒闪烁得太快,并没有别任何的人发现,似乎就连他身前的乾帝也没有察觉出来。

    而且洪玄机的身上,气血并没有一点点波动,依旧是那副“掌握天地诸神”的架势。

    “此子在去年考取了玉京乡试解元,取中他的座师是李神光,当时臣奉圣命巡视考场,看见此子的卷子,本想让他在磨练磨练,却没有料到李神光坚持不让,还同微臣争持。”

    洪玄机提起了一年前的旧事。

    “据朕所知,你的这个儿子不简单啊,被四儿{玉亲王}推荐去了靖海军中。立了不少的战功,昨天四儿的奏章,其中还提到了他,朕兴致所来,也就命太监取了他的履历,发现他的武功不弱小,战功也颇为显赫,在巨鲸岛之中,斩杀绿眉。现在也才十六,小小年纪,勇猛不凡,文章也做得花团锦簇,虎父无犬子么,玄机,你为什么还要让他磨练打压呢?要知道,少年人虽然要磨练,但也不应该抑郁得太过,否则挫了锐气,并不是一件好事,你看冠军侯,也只比他大一岁,带兵这些年,多少御使弹劾他嚣张跋扈。甚至有弹劾他敛财谋私的,意图不轨的,朕也都压了下去,留中不发,还惩治了几个妄言的御使,结果冠军侯果然争气,给朕打了一个大大的胜仗,从此以后,云蒙在海上的势力锐减,这半个月,咱们君臣到雪州行宫,你也看到了,那些雪原上的部落王,眼神有多么的恭敬,站立的时候都战战兢兢。”

    乾帝慢条斯理的说着话,看着窗户外面的广场,还有春光洒在广场上,鸟雀飞舞,话语之间,有一种精彩灵动的质感。

    “此子哪里能和冠军侯相比!”洪玄机以一种冷漠的语气道:“皇上也知道臣家里的情况,也知道次子的出身,况且次子的姓子暴戾,如果让他出头,只怕要以庶压嫡,为天下人耻笑臣洪家治家不严。”

    “朕知道你的难处。朕的几个儿子,也斗得厉害。”乾帝迟疑了一些,“不过既然有才,不妨用一用。现在的官场上,贵族,豪门,世家出来的官吏也太多了。来年朝廷刷新吏治,朕要兴大狱!好好的把官场整治一下。也要刷下三四成的官吏,没有合适的人才补充,那怎么能成。偌大一个国家,各个州,省,府,县,六部,内阁都要人治理,就算你我君臣二人,有天大的神通,也变不出人才来为国家所用啊。”

    “朝廷要变革,立万世不拔之基业,眼下也只有先削弱豪门世家,功勋贵族这一条路子可以走。不过臣一直维持,也是怕朝局不安,被边国所乘。”洪玄机道:“不过眼下,元突国真罡门掌门白奉先尸解,云蒙兵败。两国都已经内乱,只有西域火罗,蠢蠢欲动,朝廷要再兴兵事,剿灭火罗,才能兴大狱,推新政,削减豪门世家,贵族功勋势力。”

    “朕也有此意,这次开春科考之后,把人才选拔在那里!再一举击溃火罗!边境安宁之后,就可以着手清理朝政了。等朝政的官吏全部换上新鲜血液,就可以开疆扩土!彻底灭掉云蒙,元突,火罗!”乾帝这个时候,才显现出了一种帝王的霸道之意:“朝廷换了一批官员,也等于是武圣的脱胎换血,虽然这批官吏过后依旧会腐化,变成毒血,但是至少能清明个几年了。”

    “玄机,总之这次朝廷变革,非同小可,任何人才,都要为我所用,任何反对者,都要抹杀。如果你的儿子那个洪易,真有才华,文武兼备,那朕也不惜提拔。甚至给他母亲一个名分,让他死心塌地为朕效力,等事情过了之后,也就随便你怎么安排了。毕竟他是你的儿子。”

    乾帝沉默了一会道:“相信这个洪易会有才华的,毕竟四儿极其推崇的人才,应该不会有错。这次科考,你不要再打压磨砺了,让朕看看他的真正本事。”

    “皇上既然有此意,那自然是乾罡独断,微臣不能左右,不过微臣要劝皇上,此子阴沉,而且出生卑微,未免不是太上道的一粒棋子。”洪玄机并没有直接说出洪易道术惊人,父子两人在西山坟前大战的事情。

    因为这事情,说出去之后,父子对打,太伤体面,不过他做为臣子,还是得要点醒乾帝。

    “无妨。朕连冠军侯都驾驭得住,何况是别人?”乾帝杨盘微微一笑,看见太监已经提了食盒子进来,于是道:“中午了,咱们君臣用膳吧,用过之后,朕下午着手看一看神威王从西域沙州发出过来的兵事情况。你为太师,文臣首领,也到户部,工部调拨钱粮,把贡院检查修缮,这次进京,九千多举子,其中龙蛇混杂,稍微不注意,就要出不小的乱子。家里的私事,先放一放吧。”

    “天聪,天明。这两窍对应曰月,果不其然。”

    风轻轻的吹着,洪易拿着一把扇子,身穿一件白边蓝玉色锦衣,在玉京城的“文昌大街”上随意的走动,暖和的春光之下,他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有一种说不出的惬意。

    “文昌大街”是玉京城独特的大街,一条街上,全部都是卖笔墨纸砚,各种书籍,字画,印章的文人大街,足足有二十多里长,同时有许多店铺客栈,都是专供每次科考,各个来玉京科考的举人居住的。

    科考在即,洪易身为应试的举人,自然也要来这“文昌”大街感受一下科举考试前的一种浓浓气氛了。

    此时,已经是快曰落西山,太阳把“文昌大街”高大石牌坊在地面拉出了长长的影子。

    这长达二十多里的大街上,处处都是来应试的举人,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熙熙攘攘。

    那些明显是世家弟子的举人,坐着大轿,身边豪奴成群,美婢如云,前呼后拥,众星捧月。

    而有些只是家庭富裕,衣食无忧,但养不起豪奴,美丫鬟奴婢的举人,身边也跟随着书童,腰悬佩剑。

    有些孔武有力的举人,骑马而行,马上配画雀金漆的弓箭,显现出了文武双全,治国安邦的味道。

    还有一些寒酸的举人,身边没有人,也没有马,拿本书,东逛逛,西望望。眼睛停留在一些大户人家举人美奴婢上。

    更有许多举人,流连在文昌大街尽头的月华楼,红袖楼,才艺楼这些地方。这些地方是青楼,也是文人才子喜欢去的地方。

    不过最大的散花楼,苏沐居住的地方,一般人却是去不起,也只有很多世家弟子,一掷千金,才会去了。

    街道上,许多小吃摊子,杂耍,也都摆了起来。许许多多玉京城外的农民,也都乘着这个机会,进城来,卖土特产,做小生意,发点小财。

    要知道,全国各地,九千多举子进京,加上他们的书童,奴仆,婢女,最起码都是好几万人。一起涌来玉京,好住上好几月,吃喝拉撒游玩,足可以让做小生意的都赚得好钱。

    洪易曾经读过笔记,记载了科举考试的一些见闻,有的大世家豪门科举上京的弟子,带上几百人的奴仆,车马几十辆,船数条,蚂蚁搬家似的。

    更多的是读书声音,从店铺客栈的高楼上传了下来,显然是一些举人在揣摩经义,试验文章,临阵磨枪,不亮也光。

    洪易走在这些人之中,漫步穿行这“文昌大街”,看着许多的人群,耳朵之中听见声音,又放了出去,眼睛之中看见东西,随后又流逝掉。整个好像一片虚空,声音,光色,穿过身体,都不能留下痕迹来。

    但是,在洪易用心起来的时候,整个大街之中,方圆两三里,两边店铺,高楼房上面,任何声音洪易都似乎听得清清楚楚。

    他走过片街道的时候,甚至可以分辨出来,千百种声音是什么人发出来的。甚至根据这个声音,“聪”“明”二窍配合,他可以把声音的主人从脑袋之中虚拟出形体。

    “这件楼上,有一个二十三个人,三个人在读书,五个厨师在忙和,剁肉,还有一个老板,一个老板娘,十个伙计,似乎还有一只猫,嗯?其中有人在解小手”

    洪易不经意的朝着一间店铺望了一眼,立刻,这间店铺内的各种声音全部清晰的传入了他的耳朵之中。

    与此同时,根据这些声音,洪易的意念之中,就这些声音人的形象大概虚拟了出来,是一副抽象的图像。

    “这就是天耳通么?真是厉害啊!不过我还是没有练到家,精忍和尚说了,如果‘聪’‘明’二窍练到极致,洪玄机那种程度,这间店铺一听,别说是人了,就算是几只蟑螂,几只老鼠都会在脑袋之中反应出来。更进一步,甚至能看见大千世界之中的各种小千世界,耳朵之中能听到来自各个世界的不同声音,这又是怎么样的一种程度啊!”

    洪易练就“聪明”二窍之后,耳力,眼力浑身的敏捷有极大的提升,不过他却知道,境界并不止于此。

    留恋在“文昌大街”上,看着各种各样的举人,世家弟子,洪易浑身轻松惬意。

    这恐怕是他此身之中,最为舒心的时光了。

    “嗯?”

    随意的闲逛着,突然之间,前面熙熙攘攘人群之中,微微搔动起来,洪易一眼望了过去,原来是在整个玉京最大的古籍,书铺“云空阁”前面,三十多个奴仆开路,中间一辆轿子落了下来,轿子之中,走出一个头发,胡子,眉毛全白的老者,被书铺老板亲自迎了出来,走了进去。

    “这是”

    洪易微微一怔。

    “南州海州,两州十五省文坛大宗师谢先生都来迎考了?他都一百零三岁了啊!”就在这时,两个鲜衣佩剑的举人从洪易身边走过,议论着。

    “谢先生的道德文章,闻名天下,曾经就算是当年的状元公姬常月都在他的门下学习过文章,和前朝宰相李严一南一北,他在大乾坤开国的时候,象征的考了一个举人,然后就闭门研究学问,这次居然来考科举!”两个举人都震惊着。

    “不止如此,听说恒州方家的那个四岁中秀才,七岁中举人的方神童也来科举了!”另外一个举人道。

    “谢文渊居然也来迎考?”洪易心中也微微一动,这个谢文渊,已经有一百零三岁,在大周朝的时候,就已经是文坛大家,周朝灭亡之后,他象征姓的考了一个大乾的举人,是表明自己服从大乾统治,然后就闭门做文章,学问,注解诸子圣贤的著作。这人在文坛上的地位,是和李严齐名的人物。

    洪易小时候都读过他的书。{在真实的历史上,也有一百多岁还参加科举的,一百多岁的老者和十多岁的小孩一起会试。如康熙三十八年的广东顺德人黄章,还有乾隆朝的谢启祚。曾经还有诗:老人南极天边见,童子春风坐上来。来形容百岁的人和小孩一起得中的。}

    这次科举,这个文坛大豪,居然来科举?

    至于两个举人口中所说的恒州方家神童,洪易也略微的听说过,是个四岁中秀才,七岁中举人的天才,今年八岁,居然要参加国家大典。

    不过神童归神童,到底历练不足,而且大乾天下,文风盛行,读书的神童也不在少数,洪易并不怕抢了自己的状元走。

    但是谢文渊这样的文坛大宗师,那就说不好了,毕竟威望,资历在那里,而且学问深厚,养气功夫已经接近上古圣贤,不威自刚。

    “这样的人物,皇帝应该赐进士的?根本不用考,是他自己要考一考?还是皇帝没有下旨意?不过若是得中状元公,那也是文坛千古佳话了,比起皇帝赐进士,要光彩得多。”

    在民间,状元公的分量,简直和社稷一般轻重。而且一般状元公犯了什么事情,朝廷都会掩盖,不追究,免得破坏文坛气运,在民间留不好形象。

    “看来我得回去让玉亲王查一查,这次考试,到底有多少厉害人物?看来这次会试,非同小可!我虽然有夺魁的信心,但是也不可掉以轻心。”

    洪易长长嘘了一口气

    (未完待续)

相关小说:仙傲许仙志武极成仙九鼎记仙葫神霄煞仙佛本是道龙蛇演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