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球探 > 阳神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正文 第三百零七 帝王心術!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修仙狂徒悄悄迷上你全职修仙高手女配师叔修仙路魔天记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皇家围猎场的行宫,是靠近玉京靠近雪州之地一块大的狩猎场中建造的,这一块大的狩猎场,叫做木兰围场,方圆有三多百里,连接着雪州最大的山脉,白寒山,里面放养了无数的麋鹿,野猪,老虎,羚羊,狗熊,野牛,猩猩,猿猴等等无数奇珍异兽,专供皇室贵族打猎,演练武艺,艹练军队。

    白寒山延绵起伏的山脉,无数高耸入云的山峰,白雪皑皑。终年不化,比起中州的太始山都不会小到哪里去,横贯整个雪州,直入冰雪荒原之上。也是大乾龙脉山川之一。

    过了白寒山,就已经到了元突国的境内。

    不过这一路过去,到了雪州,全部都是冻土层,寒冷非常,千里迢迢,极不利于行军打仗,更不利于通商。

    所以无论是元突,还是大乾,都不愿意两国交锋。外交一样都还和睦。

    不过元突的国力,比之大乾要弱小许多,要不然,身为元突国公主的元妃,也不会嫁到大乾来和亲

    “洪易,你是太师洪玄机的儿子吧你的母亲,是梦冰云?朕还记得她,当年朕还是太子的时候,曾今你母亲还救过朕一此。”

    行宫之中,这次武科举考试的前三甲,状元,榜眼,探花,都在行宫之中,被乾帝杨盘召见了。

    除了洪易是武状元之外,榜眼,探花是两个世家弟子,这两个世家弟子,都是武道大宗师,年纪二十八九快到三十,也是而立之年了。

    这两个世家弟子,一个是年州年家的人,一个是庆州羽家的人。都是拥有良田数十万倾的大世家,大豪门。

    这样的世家豪门,往往是一省,或者是十多个县的肥沃良田,都是它家的。势力更是盘根错节,家族连成一片,掌握一省一半的财政,土地,商行,粮食,酒,盐,棉,铁经营等等。就连巡抚,总督这样的封疆大吏,遇到筹措粮草,推行政令,收税等事情,都要和这些大世家豪门的人商量着办理。否则的话,政务就办理不好,阻碍重重。这是真正的大业主,大豪绅。

    南州赵家,现在也差不多是这样的世家。

    当然,像姬皇后那样的圣人世家。却又是另外一番气象。

    “原来母亲还有这样一番际遇,父亲却是没有跟我提过。”

    行过礼仪后,洪易远远的站在下方,看着宝座上的乾帝杨盘,不动声色的道。

    对于这位大乾皇帝,九五之尊,掌握天下最大权势,要做上古圣皇的人物,洪易现在的心中,没有了一丝一毫的惧怕,还有那种对皇帝权威忐忑不安“天威难测”的心情。

    如果是以前的洪易,无论怎么读书,养姓,养出不卑不亢的风骨,如果真正的对上了皇帝,心中肯定再怎么都有一丝“天威难测”的心意。

    但是自从洪易修炼成鬼仙之后,杀掉刁难自己的钦差逍天尧,莽荒夺宝,对抗太子,更帮助元妃,对抗皇后,又渡过雷劫,抢夺冠军侯的神石,辅助玉亲王夺大位。这样经历了一系列的事情经过之后,洪易心中的一股“大势”也已经养成,对于皇权,他的心中已经没有了一丝一毫的恐惧,害怕。

    甚至在洪易的心中,现在已经隐隐约约觉得,自己的身份和皇帝平起平坐了。

    最多是个“道友”,没有什么不平等的。

    甚至如果有可能的话,洪易还想和乾帝杨盘,较量较量道术,看看谁是老大,谁是老二。

    “看来人啊有了力量,心境上就会转变。难怪朝廷要禁武禁道。我在一年前,见到洪玄机心中还战战兢兢,看到皇帝,那肯定拜倒在地,不敢目睹天颜。而现在却是想着和皇帝较量道术,如果我现在直接拍他一记真空大手印过去,会出现什么情况?或者扔一个灵魂涡旋过去?”

    洪易在聆听乾帝杨盘说话的时候,突然心中产生了一个念头。

    他总是有一股冲动,那就是在突然之间,猛烈的一个“真空大手印”直接朝龙椅上拍过去,看看这个九五之尊,会不会被自己一巴掌拍翻。

    “这是战神之念和我信念融合的结果吧。”洪易揣摩着自己心中产生的这个冲动念头,知道是修炼了《战神魔经》之后,引起了自己思想观念上的改变。

    上古战神,本来就是连阳神境界的圣皇都反对,要把他拉下马的存在。

    虽然有一种“平起平坐”的念头,不过现在他拜见皇帝,还是按照臣子行礼,叩拜,毕竟在朝堂上,都要行礼,讲个游戏规则。

    不过这种和皇帝说话,云淡风清的语气,仍旧让另外两个武榜眼,武探花心中佩服不已。

    另外两个榜眼,探花虽然是大宗师境界的修为,也是见多识广,游历天下了的世家弟子。但是在皇帝的面前,心中仍旧是战战兢兢,抬不起头来观看天颜。

    “啧啧,到底是巅峰武圣,真正傲视王侯,怠慢公卿就连在皇上面前,说话起来,都似聊天一般,轻松自如,太厉害了。现在的天子,可是真正的天子啊,大禅寺一声就灭掉了,天下鬼神,都要臣服。”

    两个探花,榜眼的世家弟子低着头,心中也是啧啧的赞叹。

    他们要是知道,洪易现在心中想一记“真空大手印”拍过去,把乾帝杨盘翻下龙椅,较量下道术,看看谁是老大,谁是老二的念头,估计这两位武道大宗师,要生生的吓死。

    现在的乾帝杨盘,声威隆重,压服天下,任何人提起来,都心中寒噤,几乎直追上古圣皇,鬼神仙人臣服的地步。

    不为别的,就是大乾一举灭掉大禅寺的举动,真正震慑了天下,也震慑了那些逍遥世间的鬼仙

    “往事不堪回首,不过你勤练武功,是想封爵,为母亲讨个名分吧。你父亲洪玄机是理学名臣,最讲名分二字,加上他出生大罗派,若是为你母亲正了名分,那就压过正妻一头,这也是治家的正事。所以几次三番的推脱朕的封赏,这也是正理,朕辩他不过,也不愿意以皇上的威严压迫臣子的家事。”

    乾帝看着洪易,缓缓的道。

    洪易并不说话,只是目光中闪了闪,此时他也的确没有什么话好说,只能静静的听着。

    “不过朕已经拟诏,册封你母亲为仪南君,封地南州为神,享一方之香火。朕虽天子,也不能滥封名器,但你母亲有擎天保驾的功劳,而且你洪易身为人子,得中科举,武艺高强,又为国立功,母凭子贵,若不封赏,天下人不服,于人情,于礼法,也都是说不过去的。但是这个名分,现在不能给你。否则物议太大,十二曰之后,你还要参加文科举吧,这才是真正的国家大典,你要你得中进士,文采出众,有治国之才,为国分忧,朕还有些事情,要让你去办,你办得好。朕就把这道旨意赐你!”

    乾帝杨盘看着洪易的眼睛,又缓慢的道。

    “什么?”此时洪易心中已经起了巨大的波澜!

    他知道自己果然没有猜测错!乾帝杨盘居然真的册封自己母亲为神,享一方之香火!但是有点,洪易却是没有猜测到的就是,封地居然是南州!

    “南州之民,还有官商,世家,世世代代,都信大罗天尊。就算朝廷册封我母亲是仪南君,也不可能在南州享到任何的香火!恐怕是庙一立起来,就要被砸了吧莫非,乾帝杨盘,是要我对付大罗派?还有整个南州的世家?这个诱饵,实在是太大?叫人不能不拒绝?如果我洪易是原来的洪易,肯定一口答应了可惜现在,我却似乎看穿了另外的一些东西只怕你乾帝杨盘,是让我当朝廷手中的剑,然后过河之后,就会拆桥。要知道,我现在以巅峰武圣的力量,再立了大功劳,考上文武状元,威望猛增,过个十年八年,让我去做南州总督,我未必就不能把整个南州的百姓信仰改变过来,在这过程之中,肯定要和豪门世家争斗,让其大为损伤,但是朝廷真正平定下来之后,肯定会要收拾我了,那个时候,我母亲的庙宇也会被捣毁,岂能真正的享受香火?除非,我辅助玉亲王蹬上大宝,由他册封,那还差不多。你乾帝杨盘,深不可测,并没有一种让我信任,摸清底细的感觉,我怎么肯轻易的上钩?你还是看浅我了,以为我是太上道的棋子?”

    洪易心中念头急速的闪烁,以他的道术修为,洞彻前因后果,几乎是在数个呼吸之间,就隐隐约约的看到了事情最后的结果。

    乾帝杨盘,抛出的这个香饽饽,不可谓不巨大!

    洪易心中都动心了,但是他可以猜测得出来,就算这件事情做成了之后,整个南州,也会怨声载道。毕竟改变南州百姓的信仰,那和杀头差不多。

    自己为了母亲,和南州豪门世家,百姓冲突,固然可以胜利狠狠打击豪门世家。但是在最后弄得怨声载道,朝廷就会反过巴掌来收拾自己,平息民怨了。

    这也是帝王的手段。

    突然之间,洪易发现,乾帝杨盘,其实和洪玄机是一类人。只不过比洪玄机更为深沉,更为不可度测。

    “力量足够强大,跳出了生死的束缚,才能让人看得更远,若是我没有强大的力量,渡过雷劫的实力?没有对‘天威’的恐惧心理,又怎么能猜测得到帝王心术?”

    如果在没有渡过雷劫之间的洪易,绝对会对乾帝这一句话,就会产生“报答”的念头。毕竟乾帝的这个恩德,对于洪易来说,实在是太重了。

    但是在渡过雷劫之后,洪易的神魂面对天地之威,再度淬炼,已经有了一种“洞彻”的味道。

    他绝对不会接受乾帝的这种恩德,也不会受这帝王心术的诱惑。

    更何况,南州百姓都信大罗天尊,自己去让整个南州的百姓改变信仰,本身就是一件不仁道的事情。这件事情如果做了,有违道心。

    除非是先辅佐玉亲王,蹬上大宝之后,玉亲王下旨。洪易这才心中放心,毕竟玉亲王,他掌握得住,而深不可测的乾帝,则是不可以掌握的

    “谢皇上恩典!臣一定为社稷江山,为天下黎民,肝脑涂地。”

    心中转着念头,洪易却拜了下去,一下发出狂喜的声音来,把整个大殿中的太监,都吓了一跳。

    “嗯。”乾帝杨盘看见洪易狂喜的拜服下去,眼神之中闪烁出一丝不惊意的味道。

    “你是玉亲王荐上来的,也算是他的门人,不过朕要提醒你一句。君子群而不党,你报效他的知遇之恩可以,但却不可陷入党争之中,否则朕三尺龙泉,也不惜染血。退下吧!”

    乾帝说出三个字的时候,突然之间,声音好像变成了实质,在大殿的屋梁上绕着,整个宫殿,发出了咔嚓的一声响,地面微微震动,好像要倒塌一般,一股无穷无尽的威严从虚空之中压了下来。

    洪易心中一动,身体抖动两下,退了出去

    “侯爷!末降未能完成侯爷的托付,被洪易那小子一刀之间,斩杀了马匹!在这次武科举之中被淘汰,还望侯爷降罪。”

    四大身穿黑衣的高手,单膝跪在地面。

    他们跪的对象,正是冠军侯。

    “无妨!”冠军侯把手一摆,脸上显现出了一丝玩味的笑,“这是洪易太强大,也怨不得你们。在出云国之中,我就料定这个洪易不简单,为了使得游戏更有趣味,于是养肥了他一阵子,却不到,一会儿不注意,他就养得这么肥了,是要宰杀的时候了”

    (未完待续)

相关小说:仙傲许仙志武极成仙九鼎记仙葫神霄煞仙佛本是道龙蛇演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