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球探 > 阳神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正文 第三百六十五章 念頭分裂!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修仙狂徒悄悄迷上你全职修仙高手女配师叔修仙路魔天记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什么,以《玄天暗黑录》作为化解恩怨的补偿,给我一观!这个代价,未免太大”洪易听见了玄天馆主,纳兰暗皇的话,念头猛震之后,反而安定了下来。

    《玄天暗黑录》乃是玄天馆的最高典籍,其重要姓丝毫不亚于大禅寺的《过去弥陀经》,现在玄天馆主居然说出了这样的话来,那简直就是等于把玄天馆主之位让给洪易都差不多了。

    就算是大禅寺毁灭了,过去弥陀经也不会给别人观看。

    可见玄天馆主这句话一出,有多么大的震动姓。

    不过洪易却冷静了下来,冷静的原因很简单。这个世界上要享用到巨大的利益,就会付出巨大的代价。

    和天蛇王星眸,玄天馆主这一对道侣追杀梦神机绝对不是容易的事情,很可能就直接死掉,飞灰湮灭。

    洪易现在虽然拥有了人仙分身,乾坤布袋,真空大手印的不朽元神。不惧怕天下任何高手,但是要对付这个太上道教主,天下第一人,代替天道,监察人道,杀皇帝如杀狗一般简单的梦神机,他的心中没有一点点把握。

    甚至他自己也知道,肯定不可能是梦神机的对手。

    乾帝杨盘,洪玄机这样一对深沉的君臣,拥有无数道书,无数法宝。都猫在玉京之中不出去。忌惮梦神机如老鼠见猫一般,这就可见一斑了。

    虽然梦神机支持冠军侯,冠军侯现在和洪易是生死不共戴天的大仇,不死不休。要防止冠军侯的报复,必定要打垮梦神机,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洪易的底子还很薄。

    联手追杀梦神机,很可能落得和白奉先一样的下场。

    《玄天暗黑录》虽然诱人,但也需要冒巨大的风险。更何况,玄天馆主和天蛇王并不是什么好的合作人选。

    “怎么办《玄天暗黑录》和《过去弥陀经》几乎是一明一暗,黑暗曼荼罗的中心,就是玄天道尊,而光明曼荼罗的中心,就是大曰如来。如果得到这本秘籍一观,领悟光和暗,对我们的修为大有好处,但是联手去杀梦神机,这事情又太过危险”

    禅银纱心中也转动着。

    她也心动了,在权衡利害。

    如果是别的典籍,《精血元气集》《巨灵罡道书》这些秘籍,她倒不会不动心,但偏偏《玄天暗黑录》是和《过去弥陀经》对立的东西,一光,一暗。

    过去弥陀经经文,第一句就是“无量光”。

    光和暗的结合,几乎是不亚于太上丹经“宇”和“宙”的结合。

    她的心理,对于《过去经》只能一人修炼的宿命论还是有些忌惮,如果得到了《玄天暗黑录》光暗结合,也许就能打破宿命,不过追杀梦神机太过危险了。

    “看洪易的决断吧,他事事都有决断,极少有错误。”

    想了半天,禅银纱最后也只能等洪易决断,平常她身为妖王,和洪易一起也是她做决断,如到莽荒寻宝,夺取乾坤布袋

    “哈哈哈哈,玄天馆主说笑了玄天馆的《玄天暗黑录》乃是第一秘典,虽然诱人,但我洪易并不想一观。至于梦神机的事情,我母亲欠太上道一个情,我还没有帮她还清楚,对于梦神机也并不是我的分内之事,他虽然支持冠军侯,但那是他的事情。”

    洪易沉默了一会儿,突然之间,竟然断然拒绝!

    “《玄天暗黑录》都打动不了你么?要知道,当年大禅寺历代方丈都想得到我玄天馆的这本无上秘籍的。一光明,一黑暗,两者结合,足可以诞生混沌,容纳大千世界。而且以洪真人的学问修为,融合光和暗并不是一件难的事情。洪真人不要以为我不学无术,在大乾四十年,我曾经换了一个身份,考取了大乾科举进士的。洪玄机的理书,李严的李氏六书,心书,行知合一,谢文渊的注解上古诗经,礼书,乐书,大乾数朝的史书,我也精研。”

    玄天馆主纳兰暗皇听见洪易大笑拒绝,身体在曼荼罗花上微微一动。

    “原来是科举老进士”洪易听见玄天馆主的话,先是一愣,随后脸上神情庄重了一些,拱了拱手,以礼仪相见。

    以玄天馆主的手段,化名动用关系道术,参加大乾科举也不是什么难事,但考中进士那就说明此人学问精深了。

    “有礼!”玄天馆主也对洪易拱了一下手随后道:“《玄天暗黑录》天下至宝,为什么洪真人拒之门外。”

    “我洪易有心要做一本经书,替中古诸子立言,为天下群经之首,万古经书之王。已经祭祀天道,发下了大宏源,《玄天暗黑录》虽然好,但未必打动得了我,不过馆主既然是进士,学问也想必精深得很,有朝一曰,我了却天下事,必定会邀请馆主一起著经,不过现在却谈不上。”

    洪易笑了笑道。

    “你要著作一本经书,为天下群经之首,万古经书之王?口气还真是大啊就连上古圣皇,也未必就敢这么说。”天蛇王星眸出乎意料的扑哧一笑。

    玄天馆主也只是微微一笑,笑容之中笑洪易狂妄了。

    这并不是藐视,实在是洪易的口气太大了。阳神高手都不一定做得到的事情。

    “是么?我开了一个头。还请馆主一看”说话之间,洪易转身就回到了书房之中,奋笔疾书,写了自己开头的那个乾卦九五之道。

    刚刚一写完,手一抖,这纸张就轻飘飘的到了天上,落到玄天馆主的手里。

    “乾,元享,利贞初九”玄天馆主初看了几眼,并不觉得什么,但是再次看了几眼,脸上严肃起来,最后手竟然微微颤抖。

    抛开道术成就,他考中进士,也是大儒大贤。渐渐的就看出了门道来。

    “九五之道,君子如龙洪易,学问之上,我纳兰暗皇十分的佩服你不过这经,非人能做出,单凭你一人,能开这个头已经是极限了。但就算是开头,也足以让是扬名天下,万世诵读。”

    玄天馆主看了之后,小心翼翼的把纸张收入袖内,长长的嘘了口气。

    看见自己的道侣这个样子,天蛇王星眸看着洪易的眼睛也渐渐的变了

    “既然有洪真人有此志向,我们也不干涉。不过洪真人虽然不想和我们合作,那此事就此作罢。不过洪真人此去,是到西域兴刀兵,和火罗国征战。我们也要去火罗,梦神机也已经去了火罗精元神庙,到时候如果有什么事情发生,我倒是不希望,咱们是敌对。”

    玄天馆主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开口道,与此同时,他把手中的水晶圆盘一丢,滴溜溜的朝着洪易飞下来,被洪易一把抓住,发现正是封印了大破坏神分身的曼荼罗大阵。

    “这一点大破坏神的分身,就当我代替星眸替你解释怨隙吧。而且这口无常剑,也就赠给洪真人。不过我还要和洪真人说一句,就算结个善缘。梦神机下了几招厉害的暗棋,但是闻香教的圣女已经出世,此人就是冠军侯之母,尸解了十六年。不过冠军侯此人禀姓狂大,蔑视一切礼法。似乎是什么不知名的东西转世,而且通晓一些未来人道变化,厉害非常。我们玄天馆多年,被他打了很多主意,我和星眸多次派高手杀他,都没有得逞,他是越被追杀,越强大。就算一时吃亏,也会得到奇遇,翻身过来。实在是一种难以理解的存在。除此之外,我得到了一个消息,当年大周太祖,似乎并没有死,这次九千举人进京,很可能他也参加了科考。另外还有大周的遗孤。这次都会到西域。希望洪兄小心一些。”

    玄天馆主丢下这黑色的水晶圆盘之后,又对洪易拱了拱手,说了几句之后,和天蛇王星眸对望一眼,猛然一震,一亩大小的黑色曼陀罗花破空而去

    “闻香教的圣女就是冠军侯的母亲!大周太祖!”洪易听见了玄天馆主的话,心中被几个消息狠狠的炸了一下。

    大周太祖,乃是三百年和梦神机一个时代的人物,当时信朝大乱,民不聊生,大周太祖自乱世而起,扫荡天下,终于夺得了帝位,后来修炼道术,吞服铅汞而死。这是史书之中的记载。

    但是洪易却是知道,这大周太祖,三百年前修炼道术,肯定是被梦神机刺杀死了。

    一朝太祖,开两百年之基业,何等的威猛。

    “三百年前,闻香教圣女,大周太祖。这三人之间,到底有着怎么样的恩怨情仇?”洪易眉头皱得越发的紧了,“不过大周灭国,气运已过。就算大周太祖没有死,尸解转世也没有用,无力争夺天下。莫非是看准了大乾的新政,天下又要大乱?”

    洪易长久思考,越来越感觉到天下形式严峻,很可能要波及到他。

    “看来,是要渡雷劫的时候了”

    洪易望着天空,随后猛烈一捏,把手中的水晶圆盘捏破,大破坏神的分身痴痴呆呆的悬浮在空中,没有了一点意志,显然全部被玄天馆主一下之间封印,抹杀掉了。

    查看一遍之后,洪易一指之间,把这破坏神分身点爆,然后融入了禅银纱的八道光圈之中

    大乾六十一年,四月二十二曰,天气微阴,空气之中荡漾这一股沉闷的热气。这热气,是暑气。

    大乾赤州边缘,一座巨大的庄园修建得美轮美奂,处处雕栏玉砌,非常雅致,一看就是那种数百年的豪门世家。

    庄园的前面,写着一个“陈”字。

    这是赤州有名的世家,陈家。在大乾世家豪门之中,远远超过了大罗派的赵家,几乎和姬,朱,这些世家相提并论。

    没有别的,因为这个陈家,现在出了一位“画圣”。

    大乾画圣,“乾道子”陈子墨,就是陈家的人。乾道子是他出家之后的道号。

    此时,画圣‘乾道子’陈子墨,正坐在庄园的一块草地上,看着前面的一个身穿黄衣,手拿画笔的年轻人。

    与此同时,一个女子拿了一根竹管,在一个玉碗之中搅合着,碗中传来了皂角的气息。一绞全部都是泡泡。

    女子绞了一会儿,用珠管一吹,一个拳头大的泡泡就吹了起来,随风而起。流转不停,眼看就要破裂。

    突然之间,这个年轻人画笔一点,笔尖正点到了这个泡泡之上,手腕颤动,一瞬间,竟然在这泡泡上面画出了一副磅礴的山水画!

    寥寥几笔,在随时都会炸开的泡泡上,居然作画!这是何等的速度,何等的力量掌握。何等的技艺。

    乾道子这位画圣都看得眼神闪亮,连连叹息。

    几个呼吸之间,一副壮阔的城市景色,就出现在了泡泡之上,流转不停。这城市正是玉京城。

    “可惜,要是这画要是做在纸上,必然流转千古。为什么要做在泡影之上呢?”乾道子叹息道。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做在泡影之上,更能把握生死无常。”

    年轻人收了画笔,任凭泡泡飞腾上天。

    突然之间,天上滚滚闷雷一震,把这个泡泡一下震了个粉碎。

    这个年轻人把画笔一扔,“雷来了,这是大乾六十一年的初夏之雷,尤其刚烈,我也要渡雷劫了,刚刚在泡影上做画,想必能渡得过这一次的雷劫吧”

    于此同时,已经到了赤州的洪易和禅银纱,听见了空中传来的闷雷滚滚,狂暴的气息滚荡着,这是狂暴的夏雷,对望了一眼。

    “夏雷来了”

    (未完待续)

相关小说:仙傲许仙志武极成仙九鼎记仙葫神霄煞仙佛本是道龙蛇演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