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球探 > 阳神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正文 第六百二十八章 你不是我对手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修仙狂徒悄悄迷上你全职修仙高手女配师叔修仙路魔天记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在洪易再次踏入“武温侯”府的一刻,就算以他强大到造物主的心灵,仍旧是感慨万千。一波一波的思绪,如潮水一般的升腾起来,虽然无法动摇他的本身,但是他确确实实的感觉到了吐气扬眉的味道。

    这种情绪,自然是无法对他的灵魂本身造成影响,但是却让他感悟着人生百态。

    尤其是当他入到侯府正园的时候,就有许多道目光向他看来,其中有崇敬就好像是看皇帝圣贤一般,更令他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情绪。

    在五年前,踏出武温侯府的时刻,他还是一个小人物。

    但是在五年之后的今天,他已经是名动天下的大贤者,大圣人,开创一门学派,创立太极八卦理论的一代易子。

    而且他的武功,道术,更是深不可测,造物之境。天下没有人敢小试一个造物主,修炼的巅峰。上古圣皇虽然阳神,但也不敢小视造物主。

    潮水一般的思维一涌起来,充塞了他的灵魂,令得他的念头通达。但是随后就被控制住,洪易整个人变得平静无比,步步行走之间,衣带当风,完全吸引住了所有的目光。

    “的确是圣贤气息,不愧是易学的创始人,若是能够和他谈易学论道却是一件快意的事情。”紫烟书院院主袁紫烟心道。

    “玉亲王到了。”洪玄机看见洪易走进来的时候,眼神微微一动,随后就恢复正常,却并没有招呼,而是对着玉亲王微微点头招呼,却是并没有对洪易打招呼。

    “我是跟随周易书院院主易师来的。”玉亲王道,“太师不必客气。”

    “教皇大人,想不到能在这里看见你,为了西域子民,你居然委身下嫁为小妾,倒是令我感觉到了敬佩。”

    洪玄机没有对洪易打招呼,洪易却也没有拜见,只是眼睛一下盯住了精元神庙教皇,好像一只大老鹰盯住了雏鸡。随后洪易一拱手,破天荒的点出了精元神庙教皇的身份。

    “什么!什么”

    洪易这一点出精元神庙教皇的身份,在场所有的人都震惊起来,因为这个消息实在是太震撼了。

    本来很多猜测,太师洪玄机纳的这个小妾,只是火罗国的一位公主,却没有料到有这么大的来头。居然是赫赫威名,一大圣地的领袖,精元神庙的教皇!

    这事情一下传达了出去,简直会引起一场暴乱,整个西域的彻底大暴乱。

    尤其是出自洪易的口中,简直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显然说的是事情真相,谁都知道洪易不会说假话,圣贤之言,岂能有假?

    “就知道此事,隐瞒不住你洪易。”精元神庙教皇皱了皱眉头,突然出言道:“不过我自愿价嫁为小妾,以免西域不被大乾兵火波及,乾帝也答应了此事,这事是乾帝所允许的。洪易你要阻扰国策么?”

    “你背后,恐怕还有阴谋吧。”洪易微微一笑:“此时扑朔迷离,关系到我天州人道正统,我今天不得不来。我这两年之间,静坐参悟先天易数,效仿中古诸子神游天外天,却是发现了天外天和你精元神庙的一些勾结。”

    洪易的话,字字清晰,此时已经传达了很多人的耳朵里面,听到这话的人,人人心中都猛的一下警惕起来。

    能在海子湖畔参加大宴的,都是了不得的大人物,自然能够知道一些蛛丝马迹,还有最近几年,皇宫皇室的一些大变动。

    现在洪易突然出现在洪玄机的纳妾大宴上,点破迷津,顿时这些人都心中似乎是明白了什么。顿时对于朝廷皇室的核心,产生了一丝丝的猜测,还有裂痕。

    这正是洪易要来收到的效果。

    朝廷一直是正统,但是勾结少帅,天外天的实力干的不是光明正大的事情,洪易今天突然来,点破一些奥秘,就是在在场这些贵族的心里,种下一丝朝廷不是正统,不光明正大的种子。等到以后,开花结果,生根发芽,就可以一举收到效果了。

    今天的事情,肯定会宣扬出去。到时候人人猜测,朝廷在许多心中地位就会动摇。

    “可以了!”洪玄机突然开口道:“洪易,进来吧,我们单独谈谈。”

    说话之间,洪玄机镇定的道:“诸位,今天是我纳妾的曰子,小妾是谁并不重要。诸位如果对国策有意,可以上奏章给朝廷。本侯还有事情和周易院主商谈一下,诸位请自便。”

    说话之间,洪玄机身体一动,就走进了身后的府邸之中。

    “诸位,此事关系到我们天州之正统,诸位务必小心。我洪易身在庙堂之外,不便向皇帝进言,但是诸位在庙堂之中,处理政事,利国利民一言可以兴邦,一言可以丧邦,诸位珍重,若是有空,诸位可以到周易书院,我以易学推断未来。虽然是一家之言,但诸位心中也可以有一个数。”

    洪易说话了,他的话并不明朗,但给人以无穷的回味。

    “院主易道精深,洞彻未来。如果开讲易道,我肯定会前来听讲,如果能够得到易院主的墨宝,那就更好了。”圆紫烟突然出言道。

    “无妨。”

    洪易点点头,轻轻的走进了武温侯府正府之内。只留下了满庭院的许多贵族,这些贵族也不知道洪易和洪玄机这一对掌握了庙堂,领导着民间士林的父子,不知道在要谈些什么。

    议论纷纷而起。

    “没有想到,洪太师的小妾,来头居然这么大!”

    “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洪易开口了,岂会有假?”

    “幸亏洪易道出了真相,不然我们怎么能够想得到?只以为是火罗国的公主。此事实在是太离奇,皇上怎么会答应这么离奇的事情?”

    “看来皇上和太师在下一盘很大的棋,连我们皇室都蒙在鼓里。”

    听着这些议论,赵夫人,眼神之中全部都是一股暴戾之气,也跟了进去。在武温侯府之中,她不相信洪易会干出什么事情来

    侯府正府最深处的一个厅堂之中。

    非常安静,深幽深幽,和外面的热闹丝毫不同。厅堂之中,一个巨大的礼字,堂堂正正的放在其中。

    洪玄机一走到这个厅堂中,就在正面的太师大椅上坐了下来,看着同样走进来的洪易。

    “父亲大人,最近可安好。”洪易一走进来,拱了拱手,找着旁边的椅子坐了下来,温和的道:“我今天来,没有打扰父亲大人的洞房花烛吧。”

    虽然和洪玄机之间的仇恨,倾尽五湖四海之水都无法洗刷,但是洪易却并没有表示出激烈的喊打喊杀来,两人之间就好像是平常的父子关系。

    “你很好。”洪玄机就说了三个字,谁也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当然好,五年前,好像父亲大人也是在这里训斥我。但后我后来,修炼有成,父亲三番五次都杀不了我,我又杀了赵妃蓉,灭了吴大管家,洪康。赵飞儿,最后渡过七次雷劫,父亲,空,少帅,皇帝,暗皇道人,元气神,裂天大帝七大高手,围杀我,都没有成功,我的这等修为,是不是已经惊天动地了呢?”

    洪易侃侃而谈,眼神之中,全部都是一股笑意。

    “你以为,我就恢复不了妃蓉,康儿的灵魂么?”洪玄机冷冷道。

    “我知道父亲大人神通广大,现在修为已经接近了武道的巅峰,粉碎真空的境界。但是没有用的,就算父亲大人你粉碎真空,也不会是我的对手。父亲相信不相信?现在我要击败你,易如反掌?”

    洪易赤裸裸的道,虽然语气温和,但是其中词语,却是血淋淋,带着浓烈挑衅意味。

    “你是我的对手!”

    “我要击败你!易如反掌!”

    这些话,只怕是天上地下,只有一个人在洪玄机的面前这样说得赤裸裸,说得直接,明白。

    不过洪易的确是有资格说这个话,七大高手围杀他,都没有成功,甚至还连上了一个造化之舟。现在洪玄机单独在这里,洪易要击败他的话,还真的不是什么难事。

    “这就是易子所说的话么?”洪玄机听了这个话之后,不但不怒,反而笑了:“看来,你虽然修炼到了造物主,心中还是有怨气啊。不过你以为,我动用不了造化之舟的力量?击败我,易如反掌,等你成就了阳神那时候,再说这话不迟吧。”

    “这当然我说的话。”洪易丝毫不为仵,“天之正道,惩恶扬善。你是恶,我自要惩,你是善,我自要扬。这也是易道。不过你就算动用了造化之舟又如何?一座不朽丰碑,已经被我收取了。”

    “不朽丰碑!”

    洪玄机听到洪易的话,脸色终于变了一下:“神风国的不朽丰碑,被你捷足先登了?难怪皇上深入地底,没有找到任何痕迹。”

    “我精擅先天易数,比起未来无生经有过之而无不及,事事捷足先登,也是在情理之中。莫非你以为易经只是一句空话?”洪易看着洪玄机色变,再次慢条斯理的道。

    “你以为易经是你著作的?你只不过秉易而生罢了。”洪玄机的话越来越冰冷:“梦冰云当时把你取名为洪易,我还以为只是一般的名字而已,却没有想到为你夺取到了天地气运。”

    “哦?为我夺取到了天地气运?天地气运,不是夺取到的,是有德者才能居之。”洪易好像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你也是读书大家,这一点都看不透彻?只怕粉碎真空的境界一步之遥,就是千里之隔阂。永远无法突破。”

    洪玄机和洪易两人,一言一语,看似平淡,但却都在狠狠的攻击对方的道心,企图在对方的心灵之中留下失败的种子。

    其中的凶险,都是在不知不觉之间。

    “我就要突破了,也许就在明天,也许就在今天,也许就在下一刻。外碎虚空,内碎真神之穴窍,你以为我没有堪破内外真空之奥秘?两重粉碎,就是真空,内藏世界之玄妙,外有毛皮之奥秘。你是永远想象不到这层境界之奥秘的。”

    洪玄机的语气由冷冰,再次转为平淡。

    “嗯?”内外粉碎真空的秘密是洪易从天外天领袖交手之后,用易经推算出来的,这是天外天盘星中央世界的最高奥秘,却没有想到洪玄机居然也领悟出来了。

    “粉碎真空的境界,比起人仙巅峰的一窍通达百窍高明百倍,也强大百倍,我已经卖出了那一重境界的半步,比任何都走得远,比起空都要走得远。”洪玄机又道,语气之中透露出了一种强大,跨越彼岸的坚定,还有残酷,更有无情,寒冷,肃杀,一往无前。

    “是么?在易道大势面前,又算得了什么呢?”洪易好像看笑话一样看着洪玄机。

    “哼!别人把易经当宝。我却把它当作点火的材料。”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传达了进来。

    只见一个中年贵妇人,面色阴冷,正是赵夫人。她的手里拿着一卷书,却正是理国公送的贺礼,洪易手书的易经手稿。

    此时,她拿着这手稿,猛烈一丢,一下就落入了一个烧火的大鼎之中。

    “圣贤文字,天下大道。岂是火焰能够烧得掉的?”洪易动也不动,也没有阻止,但是那易经手稿,一下跌入火中并没有被烧毁,反而一下悬浮起来,在火中经文流动,越烧越旺盛。

    “我这次手书一本易经,让理国公送来当贺礼,就是为了做为洪家的传家之宝,镇压侯府的气运。”洪易静静道:“这本易经,比起太上道的宇宙二经,更有资格当作传家之宝,当年你们图谋宇宙二经都那样图谋,我今天送来了更为奥妙的至宝,你们却不要,想把它烧掉,是断送了自己的气运!”

    (未完待续)

相关小说:仙傲许仙志武极成仙九鼎记仙葫神霄煞仙佛本是道龙蛇演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