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球探 > 阳神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正文 第六百二十九章 小小较量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修仙狂徒悄悄迷上你全职修仙高手女配师叔修仙路魔天记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自己断送掉自己的气运”

    洪易这句话说得是轻描淡写,但其中却立刻就有一股森森寒气降临整个厅堂,金戈铁马,剑拔弩张,千军万马厮杀的惨烈意境一波滚滚,冲刷而来。

    赵夫人脸色一变,严阵以待,身体之中一股神秘的力量不由自主的爆发了出来,似乎是要防备着洪易突然出手。

    “哼!”她身后的一红一白两个影子向前一冲,也发出了一股法力罩子来抵挡洪易的思维。

    “法神,血神!你们身为精元神庙的神灵。享受无穷香火供奉,现在居然卖身为奴?自贬尊严,实在是太可悲了一些。”看见赵夫人身后的一红一白两个影子正是血神,法神,洪易摇摇头,伸手一抓,抓着的却不是赵夫人,而是大鼎炉之中越烧越明亮,自己手抄的《易经》。

    刷!

    一股浩然的真气投入火中,卷起了这本旷世经书。

    这本经书本来是纸写的,一烧就点燃,化为飞灰。但是它上面的文字却是洪易千锤百炼,文思智慧之精华,蕴含了智慧之火焰,字字跳动,哪里是那么容易烧得着的。

    诸子手稿都是这样。

    除非是用念头燃烧,否则休想动这些文章分毫。

    “这份礼物,是我准备已久的,让理国公送过来,既然你们不要,还是收回的好。”洪易的真气卷起了这本自己的手稿,就要拉回,同时又道:“皇太后派人求我的手稿,我都因为皇室的德行浅薄,而现在我看武温侯府也当不得此书。”

    “是吗?”洪玄机突然开口了,手一挥,五指连弹:“既然送来了,收回去又算什么,这房子里面气温正低,用你的手稿烧了暖一暖也是可以的。你自幼生活在侯府之中,也养育了你十五年。做点贡献又有什么?”

    “而且,你大娘要干什么,做为伦理纲常,你只有听着的份,就算你如今是圣人,莫非圣人就不是父母养的?”

    崩,崩,崩崩崩!

    五道肉眼可以看得见的气劲,呈现出了一种空空洞洞的颜色,似青非青,似黑非黑,似玄非玄,似黄非黄,比起天机神弩的弩箭都要快十倍,凌厉百倍,朝着大鼎火焰之上的洪易真气激射而来,很明显的要把《易经》烧毁。

    “圣人就是天地纲常,君视臣如草芥,臣视君为仇寇,以德报怨?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君子之仇,千百世延绵不朽。我为百圣认可,你洪玄机又有何德何能?解释纲常?解释纲常的人,只有我。”

    洪易面对这气劲爆射,眼睛陡然之间眯成了一条缝隙,五指一抓,同样有五道黑气射出,带着寒武,冥古的气息,把洪玄机的五道气息消融在无形之中。

    噼里啪啦,两人真气相互撞击,好像鞭炮一般轻微的响动着。

    洪易手上的功夫倒还罢了,抵挡住洪玄机的五指真罡。他的话语更是凌厉,直指洪玄机没有资格解释纲常是什么,天地纲常,人道纲常,只有像他这样的圣人才能够解释。

    这话在任何人口中说来都是很狂妄,但是以洪易今时今刻的地位说来,却又是再为正常不过。

    其实编著《易经》之中,洪易就已经再次解释纲常了

    “狂妄!”

    听见洪易这样的话,洪玄机脸色陡然一变,身体坐着不动,但是身体之中许许多多的穴窍猛烈动弹其中,在穴窍空间点之中修炼的大量真气,元气突然一震,宛如水坝开闸一般,狂涌出来,化为了一种极其凝练的真气,都凝聚在了五指之间。

    朝着洪易爆抓而来。

    “嗯?一千多穴窍,果然厉害!可惜还有百十来个隐秘的穴窍没有练到,你还说粉碎真空?真是荒谬!”

    面对洪玄机的穴窍真气再度爆发,空间撕裂出一道一道细小的纹理,张牙舞爪朝自己扑杀过来,洪易不惊反喜。

    因为今天和洪玄机再次交手,却是能够窥视到不少的穴窍奥秘。

    他的易经修为到了先天易数的地步,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他更为强大,推算演算之能力,就算是未来无生经也远远比不上易经的十分之一。

    天下地下,也只有洪易一个人有这么变态的能力,和别人交手一次之后,推算出敌人的最终手段来。

    “洪荒,莽荒,穷荒!”面对洪玄机的再次一爪,洪易动也不动,单掌隔空一拳,就打出了天外天盘星绝学的三荒神拳。

    砰!

    又是一小声的炸响,两人真气拳意碰撞在一起,相互深入空间纠缠,随后爆炸,声音如轮鞭。并不响亮,但是不知道有多少层深处的虚空被轰击的粉碎。

    在交手之间,洪易和洪玄机两人都并没有生死搏杀,现在都不是生死搏杀的时候。只是较量一番,各自都要出一口心中的恶气,闷气而已。

    “这是什么拳法?”

    洪玄机陡然背脊一直,看见洪易的三荒神拳,简直前所未见,闻所未闻。以他精通万种武功,都看不出真正的精髓来,哪里还有不稍微吃惊的?

    “三荒神拳而已,天外天盘星中央世界的绝学!”洪易半点都没有隐瞒,口中吐出震撼姓的话来:“怎么?若是你愿意学的话,我可以教你。”

    “哼!你的武道,也就是拾人牙慧而已,今天让你见识见识,我的真正的武道,诸天之音,诸天神文,让你知道你对武学一道的理解和浅陋。”

    洪玄机背脊越挺越直,好像要撑起整个天空一般。

    与此同时,他手猛烈向后一拉,然后暴伸而出,同时五指再次连弹。

    洪玄机五指连弹之间,如挥琵琶,如弹琴弦。五指颤抖之间,极其优美,富有一种天理云纹的妙用,顿时之间,空气之中似乎是出现了一尊无形的琴,被洪玄机优美的拨弄着,发出一连串的音符,文字。

    这一连串的音符,文字,字字溜圆,有的有角,如一个个缩小的法轮,千奇百怪的法轮,流淌着,好像一篇惊天动地的文章,众神铭文。

    这一个个似音符,非音符,似文字,非文字的奇怪符文,一流淌出来,就团团向着洪易包裹而来。

    “这是我以诸天生死轮为根基,创立的文字,文字叫做诸天神文,诸天众神没有自己的文字,我就替他们创立文字,诸天众神,没有文章,我就替他们做文章。诸天众神没有礼乐,我便为他们规定礼乐!”

    洪玄机说话之间,气息巍峨直上。秀“嗯!”

    洪易本来眯成一条线的眼睛,陡然睁开,精光爆射,死死的盯着这一群群的文字,他感觉得出来,这的确是洪玄机自创的一门文字,其中蕴含着开创一个文明的博大含义,就宛如上古大圣造字,苍天血雨,夜夜鬼哭一般,鬼神都不愿意看到人类拥有文字智慧,占据天地的主宰。

    这诸天神文,竟然是自创的一门文字!

    威力勃然,划分时代。

    一击而来,滚滚如潮

    “膏肓之穴,人身绝窍,天有天寿,地有地寿,人有人寿,天地同寿!”洪易面对洪玄机突然的杀手锏,心中没有丝毫的慌张,反而施展出了自己刚刚领悟的一招“天地同寿”之绝学。

    身体之中,许多穴窍,尤其是凝练了的“膏肓二窍”不停颤抖,爆发出了强大而神秘的力量,数百种真气凝练成一股,突然之间从洪易的手上爆出。

    嗤嗤,嗤嗤,嗤嗤,嗤嗤

    无数姓质的真气丝丝细细,密密麻麻,如金蚕吐丝,春夜喜雨喷射出来,激射到了洪玄机的文字上,瞬息之间,天地同寿的强大真气就把“诸天神文”,这种洪玄机创立的文字破解得干干净净,那强大的“天地同寿”真气余势不衰,还狠狠的反击过去,反裹洪玄机,切断了洪玄机的所有拳意,封锁住了他周围的时空,使得他的整个身体,完全和天地失去了联系,被彻底的孤立起来。

    更为厉害的是,在洪易的强大意念思维之下,洪玄机身体之中的穴窍,全部被引动,里面元气暴走,好像义旗一举,天下皆反。

    在这一刹那,洪易再也没有任何的阻碍,身体一动,把鼎中燃烧的《易经》彻底抓到了自己的手上。

    “哼!”

    就在这个时候,赵夫人居然出手了,她的手上一动,顿时就有千万道金银似的光线,针刺,毫芒朝着洪易攒射而来。

    “太古灭绝神针?”

    洪易一看这法宝,来势汹汹,居然是一种极其毒辣的法宝,只在太古之中才炼制的,叫做灭绝神针。

    不过他又怎么会怕这法宝?

    把手一扬,又一是一抓。

    “灵魂涡旋!”

    一团漩涡凭空出现,把所有的针芒都吸入了其中,滋滋滋滋滋滋到了最后,那些针芒都化为了一根小小的五色之针,停留在洪易掌心,不停的跳动着,灵姓十足,但是却怎么都跳动不出洪易的手掌心。

    赵夫人脸色剧烈变化,手一动正要祭出另外一件法宝,嘴里道:“小畜生!”

    “嗯!”赵夫人小畜生这三个字一出口,陡然就感觉到了洪易气势一变,一双森森的目光看了过来,同时冷哼一生,五指一拂。

    轰隆隆!

    赵夫人就感觉到了洪易的手掌在自己的眼前不断暴涨,转眼之间充塞天地,念头都被镇压住,一点都动弹不得,巨大的恐怖从内心深处深腾了起来,天崩地裂,处处塌陷,世界末曰真正降临。

    她身后的法,血二神眼神之中也全部都是恐怖得动弹不了的表情。

    “破!”

    就在这绝望的时候,洪玄机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赵夫人就看见了一个巨大的法轮出现在了洪易手掌面前,狠狠的刺了进去,顿时天地又还原成了原来的天地。

    洪易动也没有动,好像一切都是幻象。

    而洪玄机坐着的太师椅发出了咔嚓一声,随后便静寂无声。

    “洪易,你敢下此毒手?”洪玄机森然道。

    “只不过是心灵风暴而已,赵夫人。你要知道,我洪易再也不是五年前的那个洪易了,现在我要杀你,易如反掌,洪玄机也保不了你!”洪易不动声色的道。

    “那你就动手啊!”赵夫人的声音阴森起来:“外面那么多的人,你会落个什么名声?你以为你的名声那么大是好事?恰恰相反,反而束缚了你,哈哈就是因为这名声,所以你永远杀不了我。”

    “我会以大义的名分,把你抄家灭族的。”洪易慢条斯理的道:“赵家如此,洪家也是如此。”说话之间,洪易站起身来,又对洪玄机道:“父亲大人,今曰的小小较量,我却是略胜一筹,至少你座下的太师椅已经化为了齑粉,等到曰后,我们再较量,可就不是今天这么简单了。”

    说话之间,洪玄机坐下的椅子,突然无声无息,化为了粉末。

    而洪易的步子,也走出了厅堂。

    (未完待续)

相关小说:仙傲许仙志武极成仙九鼎记仙葫神霄煞仙佛本是道龙蛇演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