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 > 国民老公强索爱:非你莫属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世界杯投注竞彩平台澳门金沙开户投注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完美世界给你告白,要不要听修仙狂少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夫君个个太销魂圣墟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74 红颜祸水

    赵明辉一边震撼,一边为难,正举棋不定时,唐立哲突然从办公室走了出来。

    “文件整理好了吗?”

    几乎是本能的赵明辉将调查资料背到了身后,尽管表现的气定神闲,可刚才他眼中一闪而过的慌乱,还是没能逃脱唐立哲敏锐的目光。

    他眼一眯:“你背后藏了什么?”

    “没、没有。”

    赵明辉这样说话,唐立哲更是不会相信了,要知道,赵明辉是从来不会撒谎的,他说话向来很连贯,倘若支支吾吾,那必然是有什么事。

    “拿出来。”

    唐立哲向前几步,不容拒绝的伸出一只手。

    赵明辉纠结的眉头都快皱成了两条蚯蚓,最后还是震慑于唐立哲的威严,将背后的资料不情不愿的呈了上去。

    “唐总,可能内容会有点不可思议,但是希望你看完后,不要因此而……”

    赵明辉话没说话,就被唐立哲驳了回去。

    “我自己会判断,OK?”

    距离会议时间只有十分钟,赵明辉想提醒总裁先去开会,可现在资料已经拿到手,总裁必然不会听从自己建议了,怪来怪去都怪自己,早不看迟不看,偏要那时候看,真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

    现在总裁会不会参加会议倒不是最重要的事了,最重要的是,他看完资料后,会不会对卓素素从此包容的无法无天。

    这是赵明辉不想看到的,可是那丫头的遭遇也确实悲惨了点,简直可以说是奇葩。

    总裁向来心软,不对,是向来对卓素素那丫头心软,这下好了,那丫头彻底有恃无恐了。

    赵明辉坐在助理位置上垂头丧气,不时抬头望一眼墙上的挂钟,十分钟只差最后一分钟了,他要不要进去喊总裁开会?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履行好一个特助的职责。

    “唐总,会议时间到了。”

    “今天的会议先取消。”

    唐立哲盯着手中的资料,头也不抬的沉着命令。

    “今天的会议很重要,大家都已经……”

    “哪天的会议不重要,叫你取消就取消!”

    这是赵明辉第一次见到唐立哲跟自己发火,欲言又止了半天,最终还是一句话没说退了出去。

    是的,哪天的会议不重要,既然知道重要,为什么要因为一个不重要的人而取消?

    赵明辉郁闷的不行。

    唐立哲整整一上午没踏出办公室一步,他不出来赵明辉也不敢进去。

    这样忐忑的日子赵明辉以前还从未经历过。

    说来说去,都是因为一个卓素素,卓素素啊卓素素,能不能像你突然出现那样,哪天你也能凭空消失多好?!

    中午时分,唐立哲从办公室出来了。

    赵明辉打量他脸上的表情,很严肃,很深沉,很复杂……

    他只简单交代一句话:“把我下午的行程全取消。”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赵明辉盯着他消失在电梯口的背影,半响才从嘴里吐出四个字:红颜祸水。

    唐立哲一路驱车赶往橡树湾,心情说不出的沉重,他想过很多次卓素素的童年,却唯独不是那个样子,对于八岁的孩子来说,那样的经历真的是太过于残酷和无情。

    原来,人之初,真的性本善。

    一切成年后的劣迹都源自于孩童时期的遭遇。

    车子停在别墅门前,他疾步走进别墅大厅,照顾素素的女佣欣喜的向他汇报:“少爷,卓小姐已经醒了。”

    “很好。”

    唐立哲微一点头,便大步流星的上到二楼。

    站在素素房间,他没有立刻进去,而是隔着门缝张望了一会,她就像个木偶一样,靠坐在床上,眼睛望着窗外,这样安静祥和的她,真不像是他认识的那个人。

    略微调整心情,尽量以一副无所知的表情进入房间,听到脚步声,素素转过头,乍一见到唐立哲,心跳如同漏了几拍,她慌乱的转移了视线。

    “听说你醒了,我回来看看你,怎么样?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素素摇摇头。

    “你说你怎么那么傻?有什么想不开的要去寻死?”

    唐立哲搬了把椅子坐到她身边。

    素素还是不看他,也不回答他质问的话。

    “以后不要那么傻了知不知道?”

    她点点头。

    似乎除了摇头就只会点头,唐立哲哭笑不得:“哑巴了?”

    她不摇头也不点头,并且眼睛还是不看他。

    唐立哲以为她这样逃避他的视线,是因为对他有怨气,随口说:“难道是因为我的那些话,把你刺激到了?”

    “不是因为你。”

    素素脱口而出,那么焦急的辩论,恰恰是因为他道中了她的心事,可是不懂女儿心的唐立哲,确切地说,是对素素没有同样心的唐立哲,却无从察觉。

    “不是因为我,那是因为什么?任何人做任何事都是有原因的,尤其像你这样的人会做出那种极端的举动,我真是想破头也想不出理由。”

    理由,事实上唐立哲已经知道了,他只是想让素素亲口说出来而已。

    一些心里的伤,一些你不敢面对的过去,只有把它说出来,你才能释怀,才能忘却,如同温雅一样,他时常跟她谈起她,所以在她面前,才能不觉得那个话题有多么的沉重。

    “没有什么原因和理由,就是我自己很没有骨气,你以为我是一个有骨气的人,但事实上我不是……”

    “你以为我会信吗?”

    “随便你信不信,反正我说话你大多不信。”

    看来她是不会向他坦露自己的心声了,唐立哲有些自责,曾经有过一次机会,她是愿意说的,是他没给她倾诉的时间,如今想让她说,她却是不说了。

    “素素,我不是那么刻薄的人,没错,我讨厌你总是撒谎,但是如果你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或是什么特别的理由,我都是可以原谅你的,并且,我愿意帮你一起克服,只要你愿意说出来。”

    “我已经说过没有,为什么你还要一再逼问,你是想逼我撒谎吗?你该知道我是一个说谎高手,如果你非要一个理由,我可以信手捻来编出各种各样的理由,只是那样的理由,你真的想听吗?!”

    素素说完,便背着唐立哲躺下,拽过被子紧紧蒙住了头。

    深夜,素素醒来,屋内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时间真是比什么都快,前一秒,还是艳阳高照,后一秒,就已是月满西楼。

    她喜欢这样的黑夜,因为只有在这样的黑夜,她才敢回首一些不敢回首的往事,想一些不敢想的过去,念一些不敢念的人,流一些不敢流的泪……

    回忆如潮水袭来,白天唐立哲的逼问,让她再度陷入到那个痛苦的漩涡,如果时光可以倒退回十前年的那一天,她不要说出那句话,是不是一切都会不一样?她现在不用颠簸流离,不用成为所有人的敌人,也不会被唐立哲所厌恶?

    厌恶……

    想到唐立哲对自己的厌恶,素素终于克制不住失声痛哭,一个天生下来就被别人讨厌的人,为什么还要来到这个世上,如果她不来到这个世上,一个家庭就不会破碎,如果她不来到这个世上,就不会遇到唐立哲,如果不遇到唐立哲,就不会爱上他,如果不爱上他,自己就不会这么痛苦,该怎么办,她有什么资格去爱?该怎么办?她有什么能力去争取,一切就像一个笑话一样,就像地上的癞蛤蟆想吃到天上的天鹅肉,而她和唐立哲,又岂止是天和地的距离……

    撕心肺裂的哭声,在这样凄凉的夜里,显得那么突兀,素素以为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可当一双手臂突然抱住她时,她赫然从悲痛中惊醒过来,在黑暗中颤抖的问:“谁?”

    灯亮了,面前站着的人是唐立哲,她此刻最不想面对的人。

    素素慌乱的撇过头想擦干眼泪,唐立哲制止了她,紧紧抓着她欲擦眼泪的手,“是人都会有情绪,为什么要掩饰自己的悲伤?开心就笑,难过就哭,这不是什么罪过。”

    素素擤了擤鼻子,转过头:“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我一直都在。”

    一直都在?从中午到现在?

    “你在这里干什么?”

    “等你向我敞开心怀,我知道,你有很多秘密,只要你愿意说,我就愿意听,多长时间都没有关系,并且你相信我,我会帮你保守这份秘密。”

    呵,素素在迷离的灯光下,无声的笑了,那一晚,她苦苦哀求他,只要给她十分钟,她会把一切都说出来,可他却无情的指责,一句也不想听,如今她不想说了,他又一个劲的追问,命运还真是无时无刻不喜欢跟她作对。

    “你真的想听吗?我的秘密。”

    唐立哲重重点头。

    “好,那我就告诉你。”

    说出来也好,说出来或许唐立哲就会和所有人一样,认为她该死,她已经被他讨厌了,她无所谓被他更加讨厌。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你说难道没有人告诉我,祸从口出的道理,其实祸从口中的道理很早以前就有人告诉我了。”

    素素停顿一下,思绪回到那个久远的童年时代,回到那个她不愿触及的伤痛之前。

    “曾经,我也有一个幸福的家,有一对疼爱我的爸爸妈妈,我最引以自豪的,是我的爸爸很爱我的妈妈,我的妈妈也很爱我的爸爸,因为他们之间深厚的感情,让小小年纪的我,也充满了对爱情的憧憬,我甚至想快快长大,然后找一个像爸爸一样的男人,他爱我,我爱他。”

    “我在这样温馨愉快的环境里成长,所以我长成了一个诚实善良的好孩子,我学习好,待人有礼貌,从不说谎,我的世界就像一张白纸一样干净,我也像你死去的女朋友一样,会为了路边一条被碾死的狗而落泪,那时候的我,就是这样的一个孩子,我以为我会一直这样长大,但是我却做梦也没想到,一切都是假象,一切都像是故事中的童话堡垒一样,突然在某一天,全部轰然倒塌……”

    “那个所谓的很爱爸爸的妈妈,在爸爸出国深造的一年里,经常半夜出去,天亮才回家,我不知道妈妈去了哪里,幼小的我也不会有成人的思想,去想一些不好的事情,直到爸爸从国外回来,突然与妈妈的争吵多了起来,我很惶恐,但仍然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直到有一天晚上,爸爸当着妈妈的面问我,在他不在的日子里,妈妈是不是经常晚上出去,我望向妈妈,不能领会她眼中暗示的深意,只能凭着多年父母对我的教诲,做一个诚实的孩子,而作出诚实的回答……”

    素素说到这里,眼泪突然大滴大滴的从眼眶中落下,她泣不成声,唐立哲抱紧她,安抚说:“素素没事的,都过去了,说吧,说出来心里就释然了。”

    他已经看过资料,知道接下来她要说的内容有多残酷和难以接受,他心疼她这样直面痛苦,却又希望她能尽快走出阴影。

    “在我说出是的以后,父亲变成了一个我不认识的人,他狰狞的像一个魔鬼,对着母亲大吼大叫了几句后,突然拿起桌边放置的水果刀,一把刺进了母亲的胸膛,

    我的妈妈……就这样死在了我面前,我亲眼看见她死在我面前,血流成河……我当时懵掉了,陷入巨大的震惊和恐惧之中,更让我崩溃的是,父亲在杀了母亲之后,又当着我的面把刀捅进自己的胸膛……你没有办法想象,你曾经至亲的两个人,突然死在你面前的那种感受,那是我一辈子也忘不掉的画面,是我心里永远也抹不去的伤……”

    素素依偎在唐立哲怀里,哭的声音撕哑,事隔多年,重提往事,就像刚刚发生过的一样,原来,有些事不会因为时间而淡化,她以为这么多年不去想,那些画面终究会模糊,却没想到,无论过去多久,已经刻进记忆的画面,始终都会如初见时清晰刻骨。

    “我的灾难就从那一天开始,我的一句诚实的话害死了我的妈妈,也间接的害死了我爸爸,可那时候我还不能反醒,当我的爷爷奶奶姥姥姥爷和众多亲戚哭天喊地的质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时,我仍然选择诚实回答,我把发生过的事如实的告诉他们,从此我就成了整个家族的罪人,所有的人,都说是我害死了我的双亲,他们打我,骂我,诅咒我,幼小的我,因为承受不了家庭的巨变而病倒在床,那一次我险些死了,唯一收留我的是我的太婆,她老人家那时候已经九十三岁,每天拖着瘦弱的身体为我熬夜,我永远都忘不了她当时跟我说的话,她说,素素啊,你为什么要说真话,你不说真话,你爸爸就不会杀了你妈妈,你不说真话,也不会有人不要你,太婆年纪大了,太婆照顾不了你……之后没多久,太婆就死了,我成了一个过街老鼠,被人人喊打,如果不是太婆临终前跟我说的,要好好活下去,我想,我活不到今天,因为太婆的活,我侥幸活到现在,可是我不再说真话,我所有的遭遇都在跟我验证一个道理,说谎——不会有伤害。

    是的,都是诚实惹的祸,如果当初她说谎,那么现在,一切都会不一样。

    唐立哲听完了素素的经历和过去,心里的难过不亚于她,也原谅了过去素素所有不负责任的行为和满嘴的谎话,这些都非她所愿,只是因为生活的无情,才造就了今天的卓素素。

    唐立哲擦干了她满脸的泪痕,一字一句郑重的说:“素素,你听着,你不用自责和懊悔,因为,你没有错。错的,是你的父母,是那些不能包容你的亲人。”

    一个孩童,七八岁的孩童,她们是没有判断意识的,在她们眼里,事实就该以诚实的话语说出来,对于有可能造成的后果,根本就不可能想象和预料。

    而那些无理的亲人,是多么不可理喻,他们以他们成人的思想来要求一个孩子,根本就是蛮不讲理。

    “是你的妈妈先背叛了家庭,但纵然她有错,你的爸爸也过于偏激,他不该冲动的刺死你妈妈,所以,你没有错,你的年纪就该实话实说,而那些迁怒于你的所谓的亲人,你也根本不值得为他们感到难过和内疚,大人犯的错让孩子来承担,是这个世上最蛮横的举动,因此,素素,你听我的,从今以后,放下过去,勇敢的面对生活,不要再为了别人犯的错而惩罚自己,你值得拥有一个精彩的人生!”

    素素凝望着唐立哲幽深的双眸,到底他知不知道,他今天说的这些话,会在她心里掀起多大的涟漪,这么长久以来,有谁跟她说过,你没有错?即便视她如已出的养母,在知道她的过去后,也埋怨她过于无知,可唐立哲,就偏偏说她没错。

    眼泪无声无息的又落了下来,最后哭累了,倒在唐立哲怀里沉沉睡去……

    次日清早素素醒来,已经可以下床走动,她穿着拖鞋来到楼下。

    唐立哲还没有走,坐在客厅沙发上看报纸,想起昨晚,就像是一场梦境一样,她跟他说了什么吗?是不是她对他,已经再无任何秘密?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唐立哲缓缓回头,见素素下楼,他放下手中的报纸上前搀扶她。

    “不用,我自己可以。”

    唐立哲的举动,让素素受宠若惊。

    “你怎么这个点还没去公司?”

    “我休假了。”

    “休假?”素素不能理解:“总裁也可以休假吗?”

    唐立哲淡然一笑:“总裁也是人。”

    “好端端的休什么假?”

    “陪你去散散心。”

    “我挺好的,不用散心。”

    “你是挺好的,早上起来照过镜子吗?”

    素素默然,起来还真没照过镜子。

    “你不用陪我,你忙你的就是了,再说你爸妈还在,看到我们在一起不太好。”

    “他们已经乘今早的飞机飞走了。”

    这倒是颇为令素素意外,踌躇了几秒,诺诺问:“那个荣小姐呢?”

    “荣小姐啊……”

    唐立哲意味深长:“在你孜孜不倦的破坏下,也飞了。”

    “你很不甘心。”

    “有一点。”

    “她跟你不合适。”

    “但凡在你眼里,没人跟我合适。”

    素素不说话了,唐立哲瞄她一眼:“好了,去楼上整理一下再下来,要是觉得身体可以,我带你去个地方。”

    素素没有问去哪里,最近发生的事很多,她确实需要散心,去哪里都可以。

    上到楼上,第一件事就是照镜子,乍一见到镜子里的自己,自己都被自己吓一跳,这哪还是个人,简直就是个女僵尸。

    简单整理后,她下了楼,跟着唐立哲出门。

    上到车里时,唐立哲细心的伸手过来替她系安全带,素素屏住呼吸,不让自己被扰乱心神,眼前这个男人万不是她可以爱的,即使不小心爱上了,也要掐断在萌芽状态。

    “我们去哪里?”

    “去了就知道。”

    “远吗?”

    “不远。”

    车子上到高速,速度非常快,不一会儿素素就进了入梦乡。

    醒来时,身上多了一件唐立哲的外套,唐立哲站在车窗外喊她:“下车了。”

    揉了揉迷糊的双眼,往前方一看,顿时吓得赶紧用衣服挡住头。

    唐立哲拉开车门,拧眉问她:“怎么了?”

    “怎么他们也在。”

    她指的是刘昊、方明杰、肖戈莹等人。

    “约好了一起登山,又不是没见过,怕什么,下来吧。”

    “不是我怕……是你不怕我对他们又胡说吗?”

    唐立哲没好气的瞪她一眼:“该说的都说了,还有什么可怕的。”

    可是她怕啊,她怕自己这副鬼样子被他们瞧见,丢了唐立哲的脸,现在的她,是真的开始在意自己的形象了……

    “我身体还没好,要不我在车里等你,你和他们一起去吧。”

    “登山是为了增强体质,你的体质太弱了,必须要加强锻炼一下。”

    两人争论间,方明杰和肖戈莹等人已经走了过来,这下是被逼到梁山了,不见人也不行了。

    “嗨……”

    素素朝他们摇摇手,露出一抹自以为还算灿烂的苦笑。

    “天哪,这是小素素吗?怎么数日不见,成这副模样了?”

    方明杰大惊小怪。

    “唐立哲,你该不是对人小丫头家暴了吧?”

    肖戈莹也是装作一副吃惊的模样。

    “瞧你们说的,唐总是这样的人吗?”

    刘昊永远是和平公正的一方。

    “那你这是咋滴了?又瘦又黄眼睛还浮肿,没事儿,你跟杰哥我说说,有什么不公道的地方,杰哥替你作主。”

    “得了吧,别装得跟救世主似得,谁不知道你吹牛B的德性。”

    “你看见牛了吗?看见了吗??”

    两个冤家就这样又杠上了。

    素素为了熄灭战火,赶紧澄清:“停,停,你们都别吵了,唐立哲没有虐待我,是我自己把自己搞成这样?”

    “自己?难道你有自虐倾向?”

    “……”

    素素无语:“好吧,随便你们怎么想。”

    唐立哲根本就不屑跟这两个家伙解释什么,从后备箱拿出两套登山服。

    “莹莹……”

    一声悦耳的女嗓音从远处传来,素素回头,就看到一个花枝招展的女人向她们的方向奔过来。

    “哦,对了跟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朋友茜茜小姐。”

    茜茜走近,冲所有人灿烂一笑,九十度鞠躬:“大家好,你们也可以叫我茜茜公主。”

    “哎哟,茜茜公主,你这么大个礼,我们可受不起。”

    方明杰笑着做出让她收礼的动作。

    素素背过身,吐了吐舌头,险些吐了,竟然自己封自己是公主,真不害臊。

    她的那点小动作没能逃脱唐立哲的眼睛,他意味深长的冲着她笑,那笑容要多有深意就多有深意,就只差没直接说出来,这下遇到比你更不害臊的人了吧。

    几个人换上登山服,自称茜茜公主的女人问唐立哲:“唐总,这位是你妹妹吗?”

    唐立哲撇一眼素素,回答她:“不是。”

    “哈,我看着也不像,唐总身上的高贵气质,她身上完全没有。”

    几个人面面相觑,都佩服她的直言不讳,肖戈莹最是难为情,悄悄提醒:“茜茜,这位小素素,是唐总的女朋友。”

    “啊。”

    茜茜张大嘴,随即古怪一笑:“没想到唐总的口味这么特别呀。”

    素素漠然的看她一眼,说实话,她从刚才就发现这个女人对唐立哲另眼相看了,也难怪,唐立哲这样的男人,连她这样的冰山都能被融化,何况是一般的凡夫俗女。

    只是素素真没把她放在眼里,因为她十分笃定,这样的女人唐立哲是绝对看不上眼的。

    果然一路上,茜茜找各种话题和唐立哲搭讪,唐立哲天生的修养,让她有问必答,只要不触及什么过分的话题。

    山走了一半时,茜茜突然哎哟一声叫唤,就瘫在地上不动了。

    大家赶紧围过去问怎么了,茜茜指着自己的脚说:“好像扭到了,好疼……”

    “怎么会扭到脚呢,快,我来看看。”

    刘昊蹲下身,茜茜却不让他看,还故作羞怯地说:“女人的脚岂是随便让男人又摸又看的。”

    素素头顶飞过一群乌鸦,真够作啊,什么年代了,搞得跟贞节烈女似得,何况她一看还就是那种狐媚子的类型。

    “那你要咋整啊?”

    方明杰也是颇为无语。

    “你们谁背我一程吧。”

    她提议。

    “呃……没搞错吧,茜茜小姐,哦不对,茜茜公主,即便你真的是公主,这是上山啊,我们自己上去都吃力,还背着你,让不让人活了?”

    方明杰的意思,他是绝对不会做这个英雄的。

    大家把视线扫向刘昊,还没等刘昊开口,茜茜就说:“唐总,你背我一程吧?”

    这下,所有人都被雷倒了。

    唐立哲沉思数秒,点头:“行,你上来吧。”

    他弯下腰,还没等茜茜上去,另一个人已经扑过去了。

    大家瞅瞅素素,再瞅瞅未能得偿所愿的茜茜,预感到一场女人的战争要开始了。

    “喂,你下来,唐总要背的人是我!!!”

    茜茜大声训斥素素。

    “我的男人凭什么背你?”

    素素一句话堵的她哑口无言,方明杰在一旁竖大拇指:“够霸气~”

    “我的脚不能走了!”

    “你的脚不能走了待在这里不就行了,还上去干什么?把你背上去再背下来吗?你自己不嫌麻烦别人还嫌累呢。”

    “就是嘛。”

    方明杰愈发佩服素素。

    茜茜被她奚落的满脸胀红,头一甩,哭着奔下山去了。

    待她一走,方明杰就开始责问肖戈莹:“我说你自己没品位就算了,能不能交点有品位的朋友?瞧你交的那是什么玩意啊,哥真心忍了一路没吐你知道有多辛苦!”

    “你什么意思啊?我朋友怎么了?就你那些狗肉朋友好!你朋友好……”

    “停,停,停,都少说两句。”

    刘昊严肃打住,这两人要是扳起来,那到天黑他们都别想到达山顶了。

    “要说辛苦,谁能有唐总辛苦。”

    “没关系,习惯就好了。”

    素素听他这话就气不打一处来,习惯就好,习惯女人的纠缠就好吗?!

    她率先往山顶走,唐立哲在身后问:“不用背了吗?”

    “我自己能走。”

    “瞧瞧,这才是真爱,不舍得让我们唐总受累啊……”

    方明杰的笑声回荡在整个山林间。

    到了山顶,唐立哲搜寻到素素的身影,走到她身边坐下:“我还说你体质不好,看来是我小瞧你了。”

    “只是比你们早到一步而已。”

    “怎么样?山上的空气是不是特别好,心情是不是也跟着轻松了许多?”

    “没感觉。”

    唐立哲听到她这充斥着火药味的话:“怎么了?谁又惹你不高兴了?”

    “刚才几个大老爷们,干嘛就你要背她?”

    原来还在为刚才的事耿耿于怀,唐立哲没好气的笑笑:“如果我没记错,这已经不是你第一次吃醋了,我了解人都有占有欲,可素素你总是这样,就不怕我会误会?”

    “误会什么?”

    “误会你喜欢我。”

    “那我要真喜欢你呢?”

    “我都懒得搭理你。”

    “为什么?”

    “因为你不会。”

    “我要会呢?”

    唐立哲竖起三根手指:“三个字,不可能。”

    “什么不可能?”

    “你不可能喜欢我,我也不可能会爱上你。”

    再也没有比这更决绝的话了,素素收起眼底的失落,尽量表现出一副捉弄人完毕的表情:“没错,就逗你玩呢,我还是那句话,天底下男人死光了,我也不会喜欢你。”

    “我就那么差?”

    “不是你差,是我对爱情没有任何憧憬。”

    唐立哲点点头:“理解。”

    他身子躺下去,双手搁在脑后,闭上眼:“好久没登山了,真是疲乏,我先眯一会。”

    素素许久后才回头,看到唐立哲睡着了,她也躺了下去,侧着身子凝望他棱角分明的轮廓,忍不住小声说:你以为的绝对其实已经被我推翻了,我不敢面对,也想要回避,可心里还是有个声音跟我说,我喜欢你,即使天下男人没有死光,我也只喜欢你……

    素素完全不担心自己的耳语会被唐立哲听见,因为他均匀的呼吸就在她耳边。

    “嗨,小素素,过来……”

    素素抬起头,是肖戈莹喊她,她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尘,小步向她走过去。

    “有事吗?”

    “没事,跟你分享点我们女人爱吃的小零食。”

    肖戈莹拉着她往隐蔽的地方走,走到一块大石头后面席地而坐,从包里拿出一堆吃的,指意她:“喜欢吃什么拿什么,甭客气。”

    素素拆开一包薯片,不解的问:“我们吃东西为什么要躲起来?”

    “不是躲,是为了避开一些讨厌的人,懂不?”

    “你是指方明杰。”

    “不是他还有谁。”

    “为什么你俩一见面就吵啊,你们家跟他们家有仇?”

    “不是,我们两家是世交,挺好的交情,只不过我跟他有仇。”

    “什么仇?”

    “也谈不上仇吧,就是互相看不顺眼,你也见着了,我说什么他都跟我抬杠。”

    “但他说什么你也没少跟他杠吧……”

    “那是他先惹我的。”

    素素耸肩笑笑:“反正我是觉得一个不怪一个。”

    肖戈莹将话题转移到她身上:“你跟唐立哲怎么样?他对你挺好吧?”

    “还行,他这个人对谁都好。”

    “你喜不喜欢他?”

    “不喜欢。”

    “他那喜欢你吗?”

    “不喜欢。”

    “呵,那你俩这关系也真够逗的,互相不喜欢,还又在一起。”

    “各取所需呗。”

    “你就没有喜欢的人?”

    “……有,不过不是唐立哲。”素素停顿一下:“是一个你不认识的人。”

    “嗳,我说你跟唐立哲睡一张床,怎么可以还心系别人呢?”

    肖戈莹岔岔不平。

    素素无辜的瞪眼:“是他背叛我在先,他外面的女人远比我心里的人要多……”

    *****

    唐立哲睡的正香,鼻头被人戳的发痒,他睁开眼,就看到方明杰拿着根树枝在他脸上胡乱的画,眼一瞪:“搞什么?”

    “起来了,这么好的风景不欣赏,要睡觉不会在家里睡。”

    “我是那种闲来无聊跑到山顶欣赏大好山河的人吗?”

    “那你提议来登山干什么?”

    “我来是为了让素素锻炼身体。”

    “哎哟,原来是为小情人啊,难怪女人都喜欢你,真不是一般的贴心。”

    “什么小情人,不要说的这么难听。”

    “我说错了吗?小素素不就是你的小情人。”

    “人家将来是要嫁人的,你不要坏了她的名声。”

    方明杰瞪大眼:“开什么玩笑,把人家睡了还让人家嫁人?她往哪嫁,除非嫁给你!”

    “那是不可能的。”

    “怎么不可能,除非你俩之间没有感情。”

    “方明杰,我只说一次,我跟素素在一起,不是因为爱,而是各取所需。”

    “行,那我来验证一下。”

    没等唐立哲反应过来,方明杰已经拽掉了他一只鞋,顺手扔了下去。

    “你发什么疯?”

    方明杰是真的疯了,他死拽硬拉把唐立哲拖到另一处大石后藏着,唐立哲要出去,他拦着不让:“待着别动,不然我把你当年那个秘密说出来。”

    “你……”

    唐立哲被他气到无言:“你以为你想干什么我不知道?卓素素不是傻子,她会轻易上你的当吗?到最后你也是白忙活一场!”

    “白不白忙我乐意。”

    唐立哲又要走,方明杰继续威胁他:“秘密!秘密!”

    迈出去的脚又收回来,唐立哲咬牙切齿:“你死定了!”

    方明杰才不管他的警告呢,奔回刚才唐立哲睡觉的地方,忽尔发出惊天动地的叫声:“唐立哲———”

    这一声可把分散在各处的人都给吓到了,素素几乎是本能的第一个冲到现场。

    “怎么回事??”

    “他、他掉下去了。”

    素素脸色瞬间巨变,肖戈莹这时也赶过来,乍一听他的话,惊呼:“不是吧??!”

    “我们赶紧报警吧!!”

    刘昊拿出手机。

    唐立哲的鞋子很明显的落在一处荆棘条边,素素在那一刻,脑子没有任何思考的余地,出于本能,在所有人未能反应之下,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

    “喂——我骗你的!!!!”

    方明杰目瞪口呆,他做梦也没想到,素素会有这样的举动。

    “什么?你骗她的?你搞什么啊??!”

    肖戈莹要崩溃了,要知道这山虽不高,但这么跳下去,也不是闹着玩的。

    “闹够了吗?!”

    唐立哲这时出现,脸色阴云密布。

    这样的局面,是谁都没有想到的,一个口口声声说不爱的人,做出的行为却超出了爱的界限,这是为什么呢?

    答案,只有一个……

相关小说:豪门私宠:冷少的路边甜妻首席,想明白了再结婚第七任新娘我先爱,你随意无路可逃,首长结婚吧豪门悬爱重生之复仇女王太气人红颜依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