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 > 国民老公强索爱:非你莫属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老永利app永利游戏平台下载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完美世界给你告白,要不要听修仙狂少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夫君个个太销魂圣墟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79 历史不可以重演

    唐立哲单手抵着额头,待眼前的视物逐渐清晰些后,艰难开口:“你手里拿的什么?”

    “死亡通知单,维也纳大学寄过来的,上面写的是素素的名字,唐总,怎么会这样呢??”

    “你问我我问谁?跟校方联系过了吗?确定这是事实?!!”

    唐立哲突然发起了极大的火,心里一直有个声音在告诉他,不会的,不可能是真的,谁死了素素也不会死,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

    “我还没来得及联系,就收到这个了。”

    “那还不赶紧去查!!”

    “好的,我马上去!”

    赵明辉从未见总裁如此情绪失控过,表情严肃的快步出了办公室。

    自从看到那张死亡通知单,每一分钟对唐立哲来说都是煎熬,他不敢去想象如果那是事实怎么办?心中瞬间被懊悔和自责全部填满。

    都是他的错,如果一开始不送她去留学,就不会有这样的事发生,甚至还莫名其妙的答应了她一年不联系的约定,真是蠢到了家!

    下午赵明辉来到办公室,捏着头皮说:“总裁,因为学校已经放假,还不能及时得到回复,可能要到晚上才有结果。”

    “就核实件事都这么难!!”

    唐立哲又发火。

    “唐总,你先冷静一下,有可能是出了什么差错,我觉得卓素素那丫头命硬,不会稀里糊涂就丢了性命。”

    “不行,我不能坐在这里干等了,你马上给我订去维也纳的机票,要最快的航班!”

    “真的要去?”

    “你觉得现在是开玩笑的时候吗?!”

    赵明辉吓得赶紧退了出去,跟着唐立哲在商场上摸爬滚打这么久了,还没遇到过他这么三番五次的跟自己发火。

    赵明辉订了最快一班去维也纳的机票,通报给总裁后,他便跟着总裁出去,准备送他到机场。

    两人刚出了公司的门,迎面与一个人撞个正着,定眼一看,赵明辉率先惊呼出声:“你……”

    他这小心脏真的是如同经历过山车,前一秒还在拿着她的死亡通知单,后一秒就见到了活生生的人。

    唐立哲也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呆立当场。

    “嗨喽,你们这是准备出去啊?要去哪?”

    素素扬着手跟他们微笑,仿佛那一张死亡通知单根本不存在。

    短暂的震惊,唐立哲终于反应过来,一把拽过素素的胳膊,也不顾身边下属们的眼光,就将素素拖进了总裁专属电梯。

    到了顶楼总裁办公室,砰一声,唐立哲关了办公室的门。

    “这是什么?你跟我说说这是什么???”

    唐立哲怒不可遏的抓起桌上的死亡通知单质问素素。

    “哈,抱歉,跟你开了个玩笑。”

    “玩笑?你开玩笑也要有个分寸,这种玩笑能随便开吗???”

    唐立哲真的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克制住自己把她掐死的冲动。

    “你又不在乎我?这么激动干什么?”

    “你……”

    唐立哲背过身,狠狠揉了揉自己乌黑的头发。

    “好了,我这不是平安回来了吗?你也真是越老越糊涂了,就我卓素素这样的人,能随随便便就死了吗……”

    “我老?我有多老?”

    两年的时光,这丫头改变了不少,但毒舌却是一点没变。

    “最起码比我老啊,我二十,你三十,整好十年。”

    “你为什么要骗我?我早该想到,这是你故意寄回来捉弄人的,我怎么就相信你了!”

    “其实我已经许久没有撒谎了,我只是想重温一下自己撒谎的日子,另外,我也想知道对于某些人来说,我是否仍然轻入鸿毛还是稍有重量。”

    “那你现在知道了?”

    “看你如此愤怒的情绪,我想不知道都难啊……”

    “出去,回家立马给我写一份检讨!”

    “嗳,我才刚回来,你不至于这样对我吧?”

    “出去!!”

    唐立哲一声吼,素素撇了撇嘴,甩身走了。

    待办公室安静下来,唐立哲开始整理自己的情绪,是否他真的情绪过激了?仔细一想,单凭一张死亡通知单根本不能说明什么,可他当时就完全失去了理智,甚至还要第一时间飞到维也纳,他这是怎么了?难道真的像素素说的那样,越老越糊涂了?

    素素从办公室出来,迎到门外的赵明辉,赵明辉扭着脸问她:“你怎么回事?那张通知单又是怎么回事?”

    “假的呗。”

    素素的云淡风轻激怒了赵明辉:“假的,这种事能随便开玩笑?”

    “我乐意。”

    素素扮个鬼脸,一溜烟跑了。

    “你、你……也真有她这样的人!!!”

    一想到自己因为她挨的那些无名火,赵明辉真恨不得撕了她。

    素素回到湘园,当然不可能真的写检讨,她一回家把行李放好,就跑去找好朋友瑞欣,又是一年离别,不知道她如今过的怎样。

    去的路上,素素一直在心里祈祷,希望她过的好,过的好……

    来到瑞欣家敲门,开门的人是一名男人,看年龄应该就是汪鹏了。

    “你找谁?”

    “我找姚瑞欣,我是她的好朋友卓素素。”

    “进来吧。”

    汪鹏倒是比他妈有礼貌些,至少还请她进去了。

    素素换了鞋,进到客厅,就听到卧室传出一阵婴儿的哭声,心里一咯噔,莫非瑞欣连孩子都有了?

    “姚瑞欣,你朋友来了。”

    汪鹏扯着嗓子喊了声。

    说实话,汪鹏硬绑绑的直呼瑞欣的名字,让素素感到特别不痛快。

    从卧室里出来一名女人,怀里抱着一个孩子,第一眼看到瑞欣,素素唯一的感触就是,她变了,变得憔悴了。

    “素素?你什么时候回国的?”

    瑞欣大步向她走来。

    “我今天刚回国。”

    素素隐忍着情绪望向她襁褓中的婴儿:“你当妈妈了?”

    “恩。”

    瑞欣点点头,“你快坐。汪鹏,给客人沏茶,这是我以前最好的朋友。”

    汪鹏沏了一壶茶水过来,与素素面对面坐着:“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你?”

    “瑞欣结婚很仓促,当时我不在国内。”

    “你还出国?你家是做什么的?”

    瑞欣听到他这样问,马上说:“汪鹏,我跟素素很久没见了,你可以回避一下,让我俩好好聊聊吗?”

    汪鹏意味深长的看她一眼:“行吧。”

    他对素素点点头,转身拿了件外套出去了。

    屋里只剩她们两个人的时候,素素迫不及待的问:“怎么样?你现在过的好吗?什么时候生的宝宝?”

    “就前不久,我还没出月子。”

    “我好像每次都晚一步。”

    素素感慨:“去年我回来,你刚结婚,今年我回来,你又刚生了孩子,你人生中每一个重要时刻,我都没有办法参与,我真是好遗憾。”

    素素接过她怀里的孩子,仔细端详,忽然就想到了被自己打掉的孩子,心一阵绞痛,她迅速将孩子还给了瑞欣。

    “怎么了?”

    “没怎么,我替你感到高兴。”

    瑞欣叹口气:“你替我高兴,我却是羡慕你,我才二十一岁,就这样早早做了妈妈,如果可以,我真的好希望像你一样,在国外自由自在的生活,充实自己……”

    “瑞欣,你过的不快乐吗?”

    素素话一出口,就觉得自己问了句废话,本该待在大学教室的人,如今整天围着奶瓶和孩子转,她能快乐吗?

    “就那样吧,谈不上快乐,也谈不上不快乐,我只是走上了任何一名女人都会走的路,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那个汪鹏对你好不好?”

    瑞欣眼中掠过一丝黯然,转瞬即逝,转移了话题:“别老问我,你呢?你在国外好吗?”

    “我挺好的。”

    “你跟唐立哲怎么样了?不会到现在还单恋着他吧?”

    “你怎么知道是单恋,也有可能是双恋呢。”

    “我倒是希望,可我也清楚,唐立哲那样的人,应该不会看上我们这种平凡人家的姑娘。”

    “他不是重视门当户对的人,主要还是感觉,没有感觉什么都是白搭。”

    “这么说他对你到现在也没有爱情的感觉?”

    “恩。”

    素素自嘲的笑了笑。

    瑞欣拍拍她的肩:“别难过,继续坚持,人的心只要不是石头做的,总有一天会被感化。”

    “无所谓了,我早就放弃了,一个人若对你有感觉,早就有了,两年都没有感觉,我还用得着报什么希望吗?”

    两人陷入各自的忧愁,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素素找了个轻松的话题说:“今天来也不知道你生宝宝了,礼物都没买,下次补给你。”

    “不用那么客气。”

    “一定要的,你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以后让我做他干妈吧,是男孩女孩?”

    “男孩。”

    “叫什么名字?”

    “汪一涵。”

    “汪一涵……”

    素素再次正视那个小婴儿的存在,用手指轻轻触碰他娇嫩的脸庞:“一定是妈妈给取的名字,小涵涵,干妈要走了,下次来看你喔。”

    “你要走了啊?”

    “恩,我今天回来把唐立哲捉弄了一下,本来罚我在家写检讨的,我这会要再不回去,我这小命就不保了。”

    “那好吧,我也不留你了,我现在还没出月子,你有时间一定要过来常陪陪我。”

    瑞欣的眼里,是毫不掩饰的孤单和寂寞。

    “好的,放心!”

    素素回湘园的路上,心里真是有颇多的感触,人生是什么?也不过是短短的几十年,一晃眼就过去了,就像瑞欣,她们在一起玩耍仿佛还是昨天的事情,如今,她却已经是一个孩子的妈妈。

    JOP说,找一个爱你的人永远比找一个你爱的人重要,这句话看似有道理,可这短短的人生几十年,为什么就要找一个不爱的人生活,而不是找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共同度过呢?

    一直走到湘园门口,素素也没想出答案。

    进到湘园的大门,老远看到鸿叔就问:“你家少爷没回来吧?”

    “回来了,在书房呢。”

    哎,素素望天叹了口气……

    亦步亦趋上到二楼,站在书房门前,人没进去先探个头:“你咋回来这样早呢。”

    唐立哲抬起头,不说话,表情严肃的望着她。

    素素咧嘴一笑,走了进去:“看来你气还没消啊?”

    “你每一分钟都在做让我生气的事,我解气的节奏根本就跟不上你让我生气的步骤。”

    “哈,没那么夸张吧。”

    “我让你待在家里写检讨,你写的呢?”

    “还没来得及写,我刚看瑞欣去了。”

    “你什么时候去看她不行?”

    “那检讨我什么时候写不行?我跟你说啊,瑞欣已经做妈妈了,她生了一个很可爱的男孩,过段时间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看看她?”

    “不必了。”

    “切,不去就不去,我写检讨去了啊。”

    素素为避免他继续责骂,逮着个理由溜之大吉。

    晚上唐立哲有个饭局,他临走时特意叮嘱素素:“好好写检讨,我回来会认真检查。”

    其实知道她不会写,只是借这个理由把她困在家里而已。

    一张死亡通知单,虽然是假的,却让唐立哲莫名的多了几分紧张。

    平时的饭局,他只是小酌几杯,今天,却放开了,开怀畅饮。

    一起吃饭的几位老客户都很诧异,其中一位问:“唐总,今天是遇到什么心情好的事情了吗?好像比平日多喝了几杯。”

    唐立哲借着酒劲回答:“算是吧,一位不让我省心的人今天刚巧回来了。”

    ……

    饭局结束,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唐立哲被赵明辉送回湘园。

    此刻的他,已经醉了,但仍然记得让素素写检讨的事,赵明辉将他抚回房间,他就大声嚷着,“让卓素素把写好的检讨给我送过来!”

    “唐总,已经很晚了,她估计已经睡了。”

    “不会的,我最了解她,这个点她不可能会睡的,把她叫过来……!”

    赵明辉没办法,只好去隔壁敲门,素素开了门,其实她已经听到外面的动静,但还是装作不知道:“干啥?赵特助。”

    “总裁喊你。”

    “啥事?”

    “不清楚,什么检讨的……”

    “知道了。”

    素素关了房门,片刻披了件外套到唐立哲房间,赵明辉已经走了,他慵懒的坐在沙发上,一身酒气。

    “找我干嘛?”

    唐立哲迷醉的望着她:“检讨呢?”

    “没写。”

    “为什么不写?”

    “写不出来!”

    嗞一声,素素被唐立哲拽到身边坐下。

    他近距离的凝视着她,单手捏着她的下巴,醉熏熏的说:“好一句写不出来,卓素素,你出国留学真的长能耐了,第一年,你给我带回一个洋人男朋友,第二年,你给我寄回一张死亡通知单,你真是……每年都给我不一样的惊喜,明年,你又打算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

    “明年的事明年再说。”

    “你以为明年我还会让你去吗?”

    唐立哲话落音,就低头吻住了素素的唇,素素如同被电击一般,一把推开他:“如果我没记错,去年我就说过了,我们的关系已经结束了,你不能再对我这样!”

    “你是说过了,但是我同意过吗?”

    唐立哲再次将她掳到身边,压在身下,屋里没有开吊灯,只有沙发旁的茶几上开着一盏小灯,也许是太久没有碰过女人了,又也许是小灯发出的光芒太暧昧了,此刻,唐立哲凝视着那一张小脸,竟是发现她,出奇的美,都说女大十八变,真是越变越漂亮,她,美的让他移不开视线。

    霸道和强势的吻再次落了下去,素素拼命挣扎,都无济于事,她知道,自己很快就会臣服,她可以刀枪不入百毒不侵,却永远无法抗拒,一种叫做来自唐立哲的侵略。

    一切都和那一晚太像了,他喝醉了酒,亲吻着她年轻的身体,她想找药,于是,不小心怀上了他的孩子……不,不可以,历史不可以重演,她不要再让自己受到同样的伤害!

    就在唐立哲准备进入她身体的关键时刻,素素拼尽全身力气推开了他,抓起地上的衣服,狂奔回自己房间。

    屋里静的,可以听见一根针掉落的声音。

    许久,唐立哲才从沙发上坐起,一件一件穿好衣服,关了茶几上的灯,在黑暗中抽了几支烟,然后,掐灭。起身,向隔壁走去。

    隔壁的门是敞开的,可以想象素素当时情绪的失控,屋里一片漆黑,他摸索着找到开关,灯亮了,他看到了趴在桌上睡着的丫头。

    悄悄的向她走过去,在看到她脸颊上未干的泪痕,唐立哲心一阵揪痛,弯腰正想将她抱到床上,一张纸片从桌上滑落了下来。

    他捡起那张纸片,看到了背后写的字:十九岁,我永远都不会让你知道,我为你失去了人生中的第一个孩子……

    -------------

    下周开始,老时间更新哈,晚上十点,前两天更的多,是因为沐沐存了好久的稿,事实上,沐沐也要工作,时间有限,不可能如大家想象的一般,日更多少多少万字,但是保底五千字还是会有的,希望大家理解,并且一直跟随沐沐,让我为你们娓娓道来一段凄美刻骨的爱情……

相关小说:豪门私宠:冷少的路边甜妻首席,想明白了再结婚第七任新娘我先爱,你随意无路可逃,首长结婚吧豪门悬爱重生之复仇女王太气人红颜依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