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 > 国民老公强索爱:非你莫属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88必发9999永利娱乐快三是真平台吗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完美世界给你告白,要不要听修仙狂少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夫君个个太销魂圣墟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81 我不怕等一辈子……

    “这里我为什么待不下去?”

    素素毫不俱意的质问对面的高贵妇人。

    “你跟我儿子的时间也不短了,你该知道……他曾经有一位爱人,叫温雅。”

    “那又如何?”

    “你就不好奇他们会不会久别重逢?”

    久别重逢……这是什么意思,素素的心里莫名的开始颤抖,不会的,绝对不会的。

    “她已经死了。”

    “你亲眼看见她死了?”

    王冬云咄咄逼人。

    “我没看见,但是您儿子看见了。”

    “任何事都没有绝对的,我儿子看到的只是油轮爆炸,并没有亲眼看到温雅被炸死,所以她有可能还活着。”

    “您说这些话可有什么依据?”

    “呵呵,我当然是有凭有据才这样说,难不成我几十岁的人了,还在这里跟你个黄毛丫头信口雌黄?!”

    “唐立哲呢?”

    “他现在正在去寻找温雅的路上。”

    王冬云脸上满是讥讽和挑衅。

    “温雅已经死了!”

    素素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句话就总想要推翻它。

    “我说她活着就活着,实话跟你说,我和唐立哲的父亲在机场遇到了温雅,我要了她的联系地址,并且我已经把地址告诉了我儿子,他未知道这件事之前,还顽固执拗的说非你不娶,结果一听温雅还活着,拨腿就跑了出去,我们这也才知道,原来对他而言,你根本毫无意义,哈哈哈……”

    王冬云张狂讽刺的笑声刺痛了素素的心,她指甲掐进了肉里,努力在心中说服自己不要在意,这不可能是事实,她要亲眼见到,要亲眼见到才会相信。

    “温雅在什么地方?”

    “莱湖大酒店。”

    素素奔出了湘园,她不相信,她不相信,她只相信自己的眼睛,只相信唐立哲……

    ******

    莱湖大酒店。

    “先生,您找谁?”

    “我找一位住在你们这里叫温雅的客人。”

    服务台小姐搜寻了一遍后,抱歉的说:“不好意思先生,我们这里没有一位叫温雅的客人。”

    “不可能,她确实住这里,你再仔细看一下。”

    前台小姐再次确认,给出了同样的答复。

    “是不是您弄错了姓名?”

    “可以把你们这里所有客人的资料都给我看一下吗?”

    “抱歉,这绝对不行,这是客人的**。”

    唐立哲失落的点头:“行,那我坐在那里等她。”

    他径直走到大厅一角的沙发旁坐下,单手撑着额头,回忆母亲之前说过的话……

    “我见到温雅了,和你父亲都见到了,怎么?你还要娶那个叫卓素素的野丫头吗?”

    “她在哪里?她已经……”

    “她没有死,我们跟踪她的车,她就住在莱湖大酒店,你不相信现在就可以去看看!”

    后来,他就跑了出来。

    这一刻,心里说不出是紧张还是期待,真的还活着吗?真的要见面了吗?他捂着自己的心脏,确定这一刻,不是梦。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唐立哲从来未这样忐忑的等待过一个人,他双眼死死的盯着大厅的旋转门,每进出一个人,他都要将她仔细打量,确认是不是温雅,确认是不是自己日思夜想的那个人。

    两个多小时后,从右侧的电梯口,突然走出来一名身着红装的女人,红装……那一年的圣诞夜,唐立哲没有任何思考的余地,一个箭步冲上前,颤抖的喊出一声:“温雅。”未等对方反应,就将她紧紧拥进了怀中。

    这一刻的思念是如此刻骨铭心,唐立哲的心因为喜悦而不停哭泣。

    “温雅,真的是你吗?你没有死,太好了……太好了……我好想你,感谢上帝,让我再次见到你……”

    素素一口气赶到莱湖大酒店,看到的刚巧就是这样一副场景,唐立哲抱着一位与温雅几乎一模一样的女人,倾述着自己的思念之苦。

    原来,心里装着爱情的唐立哲就是这个样子,难怪,她从来没觉得唐立哲爱过她,因为这样的唐立哲,她从未曾见过。

    “先生,你弄错人了,我不叫温雅。”

    许久,被怀抱的女人,才小心翼翼的提醒。

    唐立哲身体一僵,不敢置信的放开她,双手搭在她肩上,死死的盯着对面那张熟悉的脸:“你说什么?你不是温雅?你就是温雅!温雅……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唐立哲!”

    “先生,你真的弄错人了,我叫陆琪,不是你口中所说的温雅。”

    陆琪,多么陌生的名字,可眼前这个人明明就是他记忆里的那个人,不光是长相,就连她身上的气味,都一模一样。

    “你是温雅,你就是温雅,你告诉我,这几年你去哪里了?你经历过什么?你是不是失忆了??”

    “先生,你先冷静一下,我真的不是温雅,我常年定居韩国,没有经历过什么失忆的事,所以我确定,我不认识你。”

    尽管陆琪一再否认,但是唐立哲已经认定了,他就是自己一直等着并且深爱的女人,他再次将她拥入怀中,喃喃自语:“没关系,你忘记我没关系,忘记我们曾经的一切都没关系,只要你活着就好,我给你足够的时间想起,五年我都等了,我不怕等一辈子……”

    好动情的表白,好感人的倾述,素素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这一刻,她梦想的未来,支离破碎。

    浑浑噩噩的离开了酒店,外面的阳光刺的她睁不开眼,是阳光吗?不对,不是阳光,已经黄昏了,哪里还有光,是自己的泪水,模糊了自己的视线。

    为什么会这么伤心,两年了,她把自己逼到异国他乡,就是想让自己变得刀枪不入百毒不侵,以为这两年把什么都看淡了,可是这一刻的心痛告诉她,一切都是枉然,她再怎么强大,唐立哲都仍然是她的弱点。

    该有多犯贱,爱着这样一个男人,爱而不得已经很悲剧了,偏偏连死了的人都能重新活过来,她卓素素的人生要有多不幸,才能这样的一再遭遇滑铁卢。

    颓废的来到一家夜市的摊位前,要了一瓶烈酒,已经许久没喝酒了,现在她也不想喝,可是只有酒精才能麻痹她的心脏,一杯又一杯的烈酒灌进喉咙,火辣辣的,心更痛了……

    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摊位老板来到她面前:“姑娘,要下雨了,我们要收摊了,你也赶紧回去吧。”

    “老板,你家的酒是假的吗?”

    老板不乐意了:“嘿,我说你这丫头说的什么话?我这酒怎么假了?”

    “我喝了你这酒我的心还是很痛,你说你的这酒是不是假的??”

    素素发起了酒疯。

    “神经啊……”

    老板叹口气,自语自语道:“唉,现在的年轻人,稍有不如意就借酒浇愁,酒浇不了愁就怪人家酒是假的,真是没法说理!”

    素素离开了摊位,东倒西歪的回了湘园,一进湘园的门就扯着嗓子喊:“鸿叔,鸿叔,给我拿酒来,拿真的酒来……!!”

    鸿叔颤颤巍巍的从屋内出来,一见她浑身酒气冲天,就心惊胆战的上前:“我的小姑奶奶,你可千万别叫了,要是被夫人和老爷听到,那可就不得了了!”

    “有什么大不了的?你那么怕他们干什么?他们不就有几个臭钱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嘘,嘘,别说了,别再说了,快,我送你到楼上去。”

    “嘘什么嘘,我还要喝酒呢,你给我拿酒来……”

    “小姑奶奶,别折腾了行不行??”

    鸿叔一个劲的抹汗,偏偏这时,惊动了家里的主人。

    “怎么回事?”

    身后传来王冬云一贯凌厉的嗓音,鸿叔闭上眼,预感到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

    刺鼻的酒气,让王冬云皱起了眉头,一看到被鸿叔挡住的素素,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她怎么在这里?把她给我赶出去!”

    “凭什么赶我出去,要出去也是你出去……”

    王冬云闻言怒不可遏:“这是我家,王一鸿,你还愣着干什么??!”

    鸿叔左右为难,两边都不敢得罪,就在他为难之迹,素素豁一声站起来:“我偏不出去,唐立哲说了,除了他,没有人有资格赶我走……!”

    王冬云真是被她要气疯了,咬牙切齿的指着素素:“王一鸿,你到底还愣着干什么?把她弄出去听到没有!!”

    “夫人,现在时间也不早了,而且连着打雷,估计要下雨了……”

    “下雨又怎么样?怕她淋死了吗?死了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王冬云气急败坏,便怪到儿子头上:“这个逆子,真是把我气死了,天底下女人又不是死光了,找了个这样的,像什么样子,都不如路边的一条狗!”

    素素也火了,趄趔着上前推了王冬云一把:“你说谁像狗?说谁像狗?你们有钱人就可以这样吗?就可以把人比喻成狗吗……!”

    “好了,好了,卓小姐,你别说了,少说两句。”

    鸿叔夹在中间充当和事老,孰不知这哪是他能和的了的事。

    王冬云最后发出警告:“王一鸿,我让你把她赶出去听到没有?你要再不执行,你也给我滚!!!!”

    声嘶力竭的怒吼,鸿叔彻底没办法了,只好拽着素素往外走,素素一边被鸿叔拖着,一边还回头对王冬云说:“你就是个坏老巫婆,你就是个大坏蛋……”

    啊啊啊——

    王冬云伫在原地,近乎抓狂。

    “卓小姐,对不起了,我也是没办法,你先去到亲戚朋友家借宿一晚吧……”

    鸿叔把素素拉到门外,看到她跌坐在地上,想要关门,又于心不忍。

    素素哭了:“鸿叔,我哪有亲戚啊,我要是有亲戚的话也不至于被你家少爷捡回来了……我也没有朋友,唯一的朋友结婚了,自己都过的战战兢兢,我怎么好意思再去麻烦她……”

    鸿叔看着这个二十岁出头的姑娘,心里一阵怜惜,自己这辈子光棍一条,无儿无女,虽然素素总是闯祸惹麻烦,可有时候对他还是关心的,从国外回来,都不忘替他带一些爱喝的洋酒。

    “丫头,你今天得罪了夫人,湘园你是肯定待不下去了,你别急,我这就进去给少爷打电话,让他回来安顿你……”

    “不要走鸿叔……不要走……”

    素素拽着鸿叔的衣服,哭的就像一个孩子:“你陪我说说话,我有一肚子的话不知道跟谁说……”

    鸿叔的心都要碎了,这可怜的孩子,他拍拍她的头,“好,我不走,你说,鸿叔都听着。”

    “鸿叔,不要相信一个人对你的承诺……什么都是骗人的……会努力是骗人的……非你不娶更是骗人的……愧疚是骗人的……弥补也是骗人的……你为他失血掉肉,他到最后心还是在别人身上……不要再相信了,真的再也不要相信了……不要再把自己弄的像个傻瓜一样了……他前一秒对你说着承诺,后一秒就能把别人拥在怀里……什么劳什子爱情……统统滚蛋吧……”

    鸿叔一个劲的点头,他没有办法体会这一刻素素的心痛,但是看到她这悲伤的模样,也多少能够想象,她伤心到何种程度……

    轰——轰——

    天空爆雷一阵响过一阵,眼见着一场瓢泼大雨即将降临。

    “要下雨了,卓小姐,我得赶紧进去给少爷打电话,不然你去哪里啊……”

    鸿叔安抚的拍了她的背几下,就亦步亦趋的跑进了园子里。

    雨,终于如期而至,冰冷的雨水打在脸上,让人清醒了几分。

    素素最后望一眼身后的园子,别了,她今晚故意大闹一通,就是为了彻底决断自己的后路。

    梁山泊与祝英台的爱情再凄美,罗密欧与朱丽叶的爱情再动人,也终究抵不过来自家庭的反对和压力,更何况,她和唐立哲之间,还没有爱情。

    狂风暴雨裹着素素单薄的身体,将她淹没在黑夜。

    人生不能缺乏的是雨夜--淅沥地的雨夜。这样的雨夜里,天有泪,烛有泪,天泪有声,烛泪有形,唯有斯人面上簌簌流下的,是点点无声无行的热泪。

    唐立哲接到鸿叔的电话,就立刻赶回湘园,可是他赶回来时,素素已经不知去向。

    “她人呢?”

    唐立哲质问鸿叔。

    鸿叔撑着把伞,指着刚才素素坐着的地方:“我去给你打电话时,她就坐在这里,我回来时,她就不见了。”

    “你为什么要让她坐在外面?”

    “不是我让她坐在外面,是夫人……夫人她……”

    鸿叔有苦说不出。

    唐立哲心知肚明,也不再说什么,拉开车门又坐到车里,临走前交代鸿叔:“素素若回来,记得通知我一声。”

    车子哧一声驶离了地面,鸿叔对着消失的车灯喃喃自语:“她应该……是不会回来了。”

    唐立哲连着找了三天,都没有找到素素,那边温雅坚持不认识他,这边素素又找不到,真是让他极度焦虑烦燥。

    大年初五早上,鸿叔刚一打开门,就听到一声细弱的呼唤:“鸿叔。”

    鸿叔定眼一看,喜不自胜:“卓小姐?”

    他疾步朝她走过去:“你可算回来了,少爷这几天找你……”

    “鸿叔,你听我说,我今天回来是想取回我在这边的行李,你能去帮我收拾一下吗?包括我的护照还有身份证这些。”

    “护照?你不是又要出国吧?”

    “当然了,我在国外的学业还没有结束,所以我是要回去的,这件事你不要通知你家少爷,悄悄的帮我整理就行了,好吗?”

    鸿叔虽然年纪大了,但有事还是清楚的,他沉吟片刻,点点头:“好,那你等我一下。”

    收拾好了行李,把它交到素素手里,鸿叔依依不舍的问:“明年还能喝到你带回来的洋酒吗?”

    素素心一阵发酸,冲鸿叔笑笑:“鸿叔若想喝,我可以邮寄给你。”

    一句话,暗示了她不会再回来。

    鸿叔纠结了许久,最终还是决定对少爷坦诚素素来过湘园并且即将要出国的事。

    他打电话到唐立哲办公室,接电话的是唐立哲本人:“喂?”

    “少爷,有件事我想了半天,还是决定告诉你……”

    “什么事?”

    “卓小姐早上来过……”

    “素素回来了?”

    “恩,不过她又走了,她只是来让我帮她收拾行李,她说今天就要出国了,而且……”

    “而且什么?”

    唐立哲蹩起眉头。

    “而且她可能不会回来了。”

    嘟嘟,唐立哲挂断了电话。

    赵明辉正在外面整理即将开会的资料,总裁办公室的门突然打开,唐立哲表情严肃的从里面走了出来。

    “唐总,你这是要去哪吗?”

    “机场。”

    赵明辉还没反应过来,“机、机场??”

    赫然反应,赶紧转过身提醒:“不是,这马上要开会了呀……”

    可是,哪里还有人……

    ----------------------------------

相关小说:豪门私宠:冷少的路边甜妻首席,想明白了再结婚第七任新娘我先爱,你随意无路可逃,首长结婚吧豪门悬爱重生之复仇女王太气人红颜依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