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 > 国民老公强索爱:非你莫属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皇冠ag娱乐红虎电子套路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完美世界给你告白,要不要听修仙狂少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夫君个个太销魂圣墟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88 鱼和熊掌你只能选择一个

    陆琪看到了站在湘园大门外,唇与唇贴在一起的两个人。

    她脸上有惊讶,但是也有淡定。

    素素离开了唐立哲的唇,冲着他身后的女人微微一笑:“陆小姐,你怎么来了?”

    唐立哲猛一转身,就看到了身后面无表情的陆琪。

    那一瞬间,真的是尴尬到无语。

    “如果我没看错,你们是在接吻吗?”

    “是的,你没看错,我们确实在接吻。”

    素素一本正经的用力点头。

    唐立哲狠狠瞪了她一眼,已经猜出刚才她的举动,肯定是因为看到了陆琪过来,这样的招数,她已经屡用不鲜。

    “唐立哲,你就没有什么话要跟我说?”

    陆琪走到他面前。

    “对不起,我骗了你,她不是我表妹。”

    到了这个时候,唐立哲只能对她坦白。

    “不是表妹,那就是情妹了?”

    陆琪将视线转向素素,没有想象中的愤怒,却也有一丝淡淡的讽刺。

    “是的,我们是情人关系,并且这种关系已经持续了两年。”

    素素坦坦然然的告诉她,心里已经笃定陆琪知道了真相,肯定会和唐立哲了断,就像当初的JOP一样,是个人都无法忍受这样的结果。

    “情人关系?”

    陆琪直视唐立哲:“我可以不介意你的过去,但能不能请你告诉我,你们欺骗我的理由是什么?”

    “陆小姐你这个话说错了,欺骗你的人是他,不是我,我从来没想过要欺骗你。”

    素素纠正,把自己撇的干干净净。

    “是因为在乎我是吗?不想让我知道你还有其它女人,其实你不必这样的,我真的可以不介意你有什么样的过去,我要的是一个未来,只要未来你选择了我,这对我来说足够了,其它的我真的不介意。”

    素素目瞪口呆了,世上竟然会有这样的女人,知道了真相不但不介意,还丝毫没有分手的意思。

    她心中已经笃定,这个女人比荣艾琳更难对付。

    “唐立哲,我不介意你们的过去,但是现在我们也算是交往的关系,那么过去就该有个了断,不可能我们这边在交往,那边你还养个小情人,这对我也是不尊重。”

    “你希望我怎么做?”

    唐立哲发问。

    “我希望,你可以在我和这位卓小姐面前做一个选择,要么她搬出这里,要么我搬出橡树湾,你不可能同时在两个女人身边周旋,鱼和熊掌你只能选择一个。”

    好一个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素素好整以暇,她巴不得唐立哲作出选择,不管他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对她来说,都是一种解脱。

    他若选择陆琪,她顶多只会伤心一次,不会一直伤心。

    若选择了她,那么陆琪这个人将会不存在,她和唐立哲即使没有爱也不会再有其它女人掺合,于她,也没有任何损失。

    只是后者的可能性真的不大。

    她和陆琪,如同她和温雅,从来不在一个天平上,怎能相互衡量。

    “很难抉择吗?为什么不说话。”

    陆琪步步紧逼。

    素素打量着她,眼里没有紧张,有的是一种自信,瞧瞧,就连她,都认为唐立哲不可能选择自己。

    “陆琪,我很爱温雅,非常爱,所以你的出现对我来说,是感情的一种弥补,和你在一起我很开心,我也希望可以和你一直这样下去,但是很抱歉,我现在还不能选你,素素她必须要留在我身边。”

    唐立哲的一番话,惊呆的不止陆琪一个人,素素这个当事人都惊呆了。

    他竟然选择了她,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答案……

    “好,我知道了,我会尽快搬出橡树湾。”

    陆琪头也不回的走了。

    唐立哲用目光一直将她送的很远很远。

    直到她的身影消失不见,素素才开口问:“为什么?为什么会选择我?”

    “我选择你,有很多理由,唯独一样没有,那就是感情。”

    唐立哲说完也走了,留下素素一个人立在原地,还真是伤心啊,前一秒还有一丝丝意外的感动,后一秒就如坠冰窑,她对唐立哲果真不能有半分的期待。

    素素做梦也没想到,在这件事之后没多久,陆琪意外的找上了她。

    当她接到陆琪的电话,说约她一起出来喝杯茶时,她当时想到的就是荣艾琳,于是也就预示到了谈话的内容,看来又是一场撕逼大战。

    她没有退缩,勇敢接受挑衅,在唐立哲身边待了这么久,若是连这点胆量都没有,那还配称之为唐立哲的性伴侣吗?

    素素在迎战的这天,特意将自己打扮了一番,说实话,她从来不觉得自己比温雅长的差在哪里,她唯一比不上温雅的,就是没有她认识唐立哲的时间早。

    到了约定地点,陆琪已经到了,今天的她也是相当美艳优雅,素素昂起头,大步流星的走过去。

    既然在感情上输了她,那么在气势上就不能再输。

    “找我什么事?”

    素素开门见山,直截了当的问。

    “以前总以为你真的是唐立哲表妹,所以都没有和你深入的接触过,如今既然知道了你们不是表兄妹关系,那么,我当然要知已知彼。”

    “呵,这话我听着怎么像是要向我宣战呢?你是不是还觉得自己会百战百胜?”

    “百战百胜我不敢笃定,但是没有放弃唐立哲,这是明确的事实。”

    “原来陆小姐还没有放弃唐立哲啊?那天晚上走的那么骄傲,我还以为你们这辈子都会老死不相往来了,没想到陆小姐竟然还没死心,不过也难怪,像唐立哲这样的男人,长的又好看,又有钱,又有社会地位,换了哪个女人舍得拱手让人。”

    “卓小姐年纪轻轻,嘴巴倒是挺毒舌。”

    “这还叫毒舌?你还没见过我更毒舌的呢!以前倾慕唐立哲的女人找上我,我都能把她们骂死,今天对陆小姐可算是嘴下留情了。”

    “现在我已经可以确定,唐立哲留你在身边,绝对不是因为喜欢你。”

    素素的心咯噔了一声:“你怎么确定?”

    “我是心理学家,我可以判断出你不是唐立哲喜欢的类型。”

    “那你以为他为什么把我留在身边?”

    “这就是我今天找你最主要的原因,我很好奇,是什么原因,使得唐立哲必须要把你留在身边。”

    “你好奇的话你去问他呀?你找我干什么?你找我我会告诉你吗?”

    “你也许不会告诉我,但是通过和你聊天,我基本上能够判断。”

    “不要危言耸听,以为自己既是心理学家还是神了呢。”

    “你的存在对唐立哲来说或许有某种意义,就像我一样,我的存在是因为我长的像温雅,唐立哲不是会把女人无缘无故留在身边的人,到底这个理由是什么,我一定会弄清楚。”

    “行,你慢慢弄吧,即便你弄明白了,你也无可奈何。”

    想到唐立哲的隐疾,素素难免的就会多几分自信。

    这是她留在唐立哲身边唯一的自信,也是她的存在最重要的地方,甚至可以说她也因此而比任何女人都重要。

    试想一下,不管两个人如何相爱,过不了两性生活,那样的爱情能维持多久?

    即便女方不在乎,男方呢?他们的尊严能允许自己面对一个深爱的女人而无能为力吗?

    爱情诚可贵,尊严价更高。

    “如此的自信,我还真是愈发的好奇了,好了,今天的谈话到此结束,你可以走了。”

    素素站起身,拎起包就准备走。

    “我的存在应该会让你觉得很闹心吧?”

    在她走之前,陆琪又补充了一句。

    素素转回头,冷笑一声:“也许对于唐立哲来说,你是一个宝,但是对于我来说,你什么都不是。一个毫无意义的存在,我为什么会觉得闹心?!”

    离开了茶馆,素素回头嗤之以鼻的哼了声,到底不是温雅,还以为这个陆琪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原来,也不过如此。

    ******

    唐立哲晚上坐在书房里办公,素素拿着画板和颜料走了进来。

    “你这是干嘛?”

    他疑惑的望着她。

    “我准备画一副人物素描,参加春风杂志第十期的肖像比赛,想来想去你比较适合当模特,所以就借用你一个小时的时间,给我当会模特吧。”

    “我现在很忙。”

    “哎哟,又不是占用你很长时间,一个小时而已,拜托了。”

    “你参加那个干什么?能给你几个奖金,我给你三倍的,你现在回屋里睡觉去!”

    “唐立哲,你能不能不要那么俗气,动不动就提钱,我要获奖是为了在美术方面也获得更高的造诣而非是为了什么奖金,你这简直就是侮辱我的梦想和才华!”

    “呵呵,才华啊……”

    唐立哲笑的阴森阴气,“那行吧,我就让你施展一下你的才华,不过我可把话说在前面,我长这么帅,你要是给我画的没那么帅,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切,还能咬死我不成。”

    素素翻翻白眼:“来准备吧,摆个酷一点的造型。”

    唐立哲站起身,开始脱衣服。

    素素目瞪口呆:“你脱衣服干什么?”

    “你不是要人体素描吗?”

    “……”

    “我说的是人物素描,不是人体素描,人体素描也不用脱衣服,**素描才要脱光,我的妈呀,你是地球人吗?居然听不懂地球人说话!”

    素素抚额叹息。

    “好了,来吧。”

    唐立哲摆了个较为酷帅的姿势,素素就开始拿起画笔作画了,她画的很认真,每一个轮廓都仔细勾勒,生怕画不出她心目中唐立哲的样子……

    作画作到一半时,唐立哲的手机滴滴的响了两下,他动了动身上:“等一下,我看下信息。”

    他拿过手机,看了一眼后,突然走到窗前,探头往外一望,就什么也没说直接就走了出去。

    素素纳闷,放下手中的画笔,也走到窗前一望,于是就看到了一抹身影。

    她的心,瞬间沉了下来。

    唐立哲疾步走到外面大门外,门口站着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陆琪。

    “你怎么来了?”

    唐立哲有一丝意外,也有一丝欣喜。

    “觉得我很没出息是不是?都已经搬离了橡树湾,却还这样来找你。”

    “不是,我没有这样想。”

    陆琪笑笑:“你想也没事,事实上就是我没出息,怎么样?有空吗,陪我去喝一杯如何,今晚我心情不是很好。”

    唐立哲犹豫了一下,点头:“好,你等我,我去开车。”

    他转身进到园子里,素素已经从楼上下来,在车库拦住他:“你要去哪?”

    “陆琪来了。”

    “所以呢?”

    “你的画我暂时不能配合你继续画下去了,明晚吧,反正你也不是等着急要。”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等着急要?”

    “素素,那你的意思是要跟我较劲了?”

    素素放开了他的手,既然都如此说了,那还有什么挽留的必要。

    “你走吧,没有你,我的画一样可以完成。”

    素素说完,转身离去。

    唐立哲开车带着陆琪来到了温雅生前最爱的酒吧,亦是他和素素的相识地。

    陆琪要了四瓶芝华士,揭开瓶盖,道:“今晚不醉不归。”

    “你有什么烦心事吗?”

    “烦心的事每天都有,只是今天特别的烦。”

    “如果你愿意可以说来听听。”

    “不用了,我一个心烦就算了,别弄得你也跟着我一起心烦,你要真想替我分担,那就陪我一起喝酒。”

    唐立哲不再说什么,端起酒杯陪陆琪喝了起来。

    陆琪渐渐的醉了,这时,摇摇晃晃的走上舞台,她拿起麦克风:“我要唱一首歌,一首送给那边那位先生的歌。”

    她指的方向,是唐立哲所坐的位置。

    熟悉的旋律奏响,一首温雅唱过无数遍的《因为爱情》回荡在酒吧的各个角落,也回荡在唐立哲的心里。

    因为爱情不会轻易悲伤

    所以一切都是幸福的模样

    因为爱情简单的生长

    依然随时可以为你疯狂

    唐立哲的双眸模糊了,这三年来的思念如同刻骨铭心的小草疯狂生长,他一杯接一杯的喝酒,很快醉倒在吧台上。

    陆琪一首歌结束,从舞台上下来,走到唐立哲面前,笑着说:“堂堂一个跨国企业总裁,就这点酒量。”

    “你是谁……”

    唐立哲含糊的问。

    “我是陆琪。”

    陆琪回答。

    “你是陆琪,你真的是陆琪吗?如果你是陆琪,为什么温雅的一切你都会,你会下棋,你会吟诗,你会唱歌,你所有所做的一切,都是温雅曾经做过的,你怎么会是陆琪,你不是陆琪,你是温雅,你只是不小心失忆了,你只是不小心把我忘了……”

    唐立哲痛苦的陈述,他真的已经没有办法在现实与混淆中理清楚这一切。

    “你醉了,我们走吧。”

    陆琪搀扶起他,两人出了酒吧,拦了辆出租车,报了一家酒店的名称,车子就开走了。

    到了酒店,陆琪将他又搀扶到自己房间,她承认,今晚,她是有目的性的,她需要知道一些,她所不知道的事。

    砰,唐立哲倒在柔软的大床上,陆琪半俯在他身上,近距离的拍拍他的脸:“唐立哲,你醒醒。”

    他缓缓睁开迷离的双眼。

    “温雅……”

    “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把卓素素留在身边,你必须要把她留在身边的理由是什么?”

    “素素……我不认识她。”

    “你现在清醒一点,告诉我,那个理由是什么?”

    “那你告诉我,你是谁……?”

    “我……是温雅。”

    “你承认了,你终于承认了你是温雅了,温雅……”

    唐立哲用力将她抱进怀中,这熟悉的香味,是温雅最爱的香水,一切的一切都证明了温雅一直活着,世上有巧合,但是不会有这样的巧合。

    “你为什么要改名叫陆琪,你活着为什么不回来找我,你知不知道这三年我过的有多痛苦,你知不知道我有多么思念你,你知不知道你的离去对我造成了什么样的影响,我为了你,连一个……”

    唐立哲痛苦的说不下去。

    “连一个什么?”

    陆琪小心翼翼的问,直觉告诉她,这肯定是个秘密。

    “为了你,我连一个正常的男人都做不了,我对任何女人都不再能提起兴趣……”

    陆琪心中一惊,忙问:“那卓素素呢?你对女人不能提起兴趣,为什么还留她在身边,难道是因为她知道你这个秘密,而要挟你?”

    “素素……素素……素素……”

    唐立哲一连说了三个素素,才说:“素素她可以,任何女人做不到的,她做到了。”

    陆琪陷入沉思,最后总结:“所以你的意思,你对任何女人提不起性趣,却独独对卓素素可以?”

    “是的,她厉害吧,她别的本事没有,却这一点独中我要害……”

    原来是这样,陆琪恍然大悟,又觉得不可思议,世上竟会有这样的事,太不可思议了。

    “唐立哲,你真的认为没了她不可吗?如果换了我呢?也提不起你的兴趣吗?”

    陆琪拉住他的领带,更拉近了彼此的距离。

    呼吸可闻间,唐立哲眼中看到的,完完全全就是曾经挚爱的温雅。

    “我会推翻这个不可改变的事实,我会让卓素素的存在变得毫无意义……”

相关小说:豪门私宠:冷少的路边甜妻首席,想明白了再结婚第七任新娘我先爱,你随意无路可逃,首长结婚吧豪门悬爱重生之复仇女王太气人红颜依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