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 > 国民老公强索爱:非你莫属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世界杯外围在哪买竞彩足球玩法投注技巧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完美世界给你告白,要不要听修仙狂少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夫君个个太销魂圣墟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110 只要我一个喜欢就够了

    一张长方形的台桌,上面放着一束娇艳欲滴的红玫瑰,玫瑰的两旁插着几根蜡烛,此时,正燃烧着浪漫的烛火。

    这是一个美好的夜晚,只属于他们两个人。

    素素拿来两套衣服,递了一套给唐立哲:“换上。”

    唐立哲诧异的盯着衣服:“我吗?”

    素素眯眼一笑:“对……”

    “为什么?”

    “为了情qu。”

    她踮起脚尖,贴在他耳旁私语。

    只是一句情qu,便勾起了唐立哲无限的想象,他唇角一勾,便乐滋滋的接过衣服去换了。

    等他换好了衣服出来,看到已经将衣服换好的素素,两人不约合同扑哧一笑。

    “你像一只小母兔。”

    “你像一只小公兔。”

    其实两人穿的只是情qu睡衣,只是头上戴了一根像兔子耳朵的发箍,于是看起来便像兔子了。

    “你怎么会想到买这样的衣服?”

    “逛街的时候看到挺可爱,喜欢就买了。”

    “我这个好像有点小……”

    “小了才能展露你结实的胸肌。”

    “那你的怎么不小一点,也好展示你傲人的……”

    唐立哲的眼睛死死盯着她的胸部,虽然衣服稍有些宽松,但也掩盖不了她发育丰满的事实,那深深的沟线,几乎包揽了男人所有的想象。

    两人走到餐桌的一旁,一人端起一杯红酒,轻轻碰杯,摇曳的烛火,照耀着两个人迷醉的双眼,气氛不是一般的温馨和宁静。

    连着几杯酒下肚,素素的脸红了,加上烛光的印照,像天边的两朵红云,美的让人移不开视线,唐立哲看的心里发痒,走到她身边,一把将她抱坐在腿上,脸庞摩擦着她的脸庞说:“你就是个小妖精,把我迷的神魂颠倒……”

    “你有神魂颠倒吗?我看你挺理智的。”

    素素娇笑。

    “怎么没有?我告诉你啊,白天我在公司,正跟一帮人开会,我喊一名部门经理,结果喊成了你的名字,当时会议室里那叫一个安静,赵明辉看出了我的尴尬,打了个圆场,才把僵硬的局面转过去。”

    “你会有这样失误的时候?”

    素素根本不相信。

    “别说你不信,我自己都不信,所以你可以想象一下,现在的你对我来说有多么重要,要知道,我可不是那种会轻易被别人干扰的人。”

    不管他说的是真是假,这样的话素素听来很受用也很开心,她端起一杯酒,往他嘴里灌,他抿了一口,却没有咽到肚子里,而是扳过素素的头,渡到了她嘴里,暧、、昧到极致的举动,素素的脸更红了,唐立哲自然而然的,想要吞掉她的心也更加毫无掩饰了。

    就在那张餐桌上,他抱着她疯、、、狂亲吻,一只手更是耍尽流氓,素素在酒精和他高超的调、、情技术下,双手插进他的黑发,微闭双眼,昂着头,迷离而享受的轻吟……

    “素素,说,你是我的,是我一个人的。”

    唐立哲呼吸急促,咬着她的耳朵说情话。

    “我是你的,是你一个人的……”

    素素乖巧的照着他的原话说,男人都有极强的满足欲,听到这样满足的话,他更加兴奋了,用力一扯,就将素素后背的衣服撕、掉了一块,他趴在她的后背上亲吻,yu望在两人的心中犹如奔腾的兽,时而凶猛时而狂ye,时而安静时而躁动……

    正当唐立哲情难自禁,手机铃声却不合时宜的扰乱了这份充斥着满满yu望的空间。

    “你电话……”

    素素提醒他。

    唐立哲只想赶紧找到温暖的栖息地,粗重而坚决的说:“不管它……”

    电话响了一阵,又响了起来,似乎主人不接听,它就会一直叫嚣下去。

    终于唐立哲被吵的烦了,气恼的拿过手机,一看上面的来电提醒,对素素悄悄作了个噤声的动作,又将手机拿给她看,上面赫然显示着母亲两个字。

    素素识趣的不再吭声,唐立哲按下接听:“喂,妈……”

    “你在哪?”

    电话另一头传来母亲一向冷咧的质问声。

    “我在外面应酬,有事吗?”

    “昨天呢?也有应酬吗?应酬要应酬一夜?为什么结束了不回家?”

    唐立哲听着母亲一连串的发问,揉了揉额头,颇为耐心的回答:“妈,我是个成年人,我有我自己的私生活,请你不要像审犯人一样对我刨根问底可以吗?”

    嘟嘟,电话那头挂断了。

    唐立哲无奈的摇摇头,素素小心翼翼问:“你妈怎么说?”

    “还能怎么说,我就昨天晚上没回湘园睡,今天就打电话来质问了。”

    原本高昂的情绪,被这通恼人的电话完全破坏,两人都没了什么兴致,素素从桌上跳下来:“要不你回去吧,免得你妈担心。”

    唐立哲抱住她的腰:“回去什么?回避能解决问题吗?”

    “那我们这样偷偷摸摸也不能解决问题啊。”

    “我已经准备过几天安排一个饭局,让你和我爸妈正式见个面,到时候我们再开诚布公的谈一谈。”

    “大哥你不要想的太简单了,就你爸妈对我的态度,可能开诚布公的交谈吗?估计我还没开口,他们已经把巴掌甩在我脸上了。”

    “那你当我是空气吗?我会任由他们这样对你吗?”

    “那你准备怎么预防这类事情发生?”

    “这个我自然会有办法,你就放心好了。”

    唐立哲话刚落音,门铃突然响了,素素警惕的靠到他怀里:“谁啊?”

    “不知道。”

    “你这别墅有谁来过?”

    “没人来过。”

    “那有谁知道你在这里有别墅?”

    “赵明辉。”

    “难道是他?”

    “我去看看。”

    唐立哲径直走到门边,从猫眼往外一看,还真是赵明辉,他回转身悄悄对素素说:“是赵明辉,你先去把衣服换掉。”

    两人换了衣服,素素就坐在沙发上,唐立哲去开门,结果令素素诧异的是,走进来的人却不是赵明辉,而是唐立哲母亲王冬云。

    唐立哲万万没想到,母亲会这样突然出现,他蹩着眉头睨向随后进来的赵明辉,赵明辉一脸无奈的耸肩,那眼神是满满的有苦说不出。

    王冬云高傲的犹如童话故事中的女王,她脸色阴沉的走进别墅大厅,围着还未燃尽的烛光看了一眼,包括桌上扔着的一块情趣睡衣的碎布,转而向素素走去。

    唐立哲第一时间护住了素素,站在她面前,质问母亲:“你这么晚过来干什么?”

    “我来看看你应酬什么?怎么应酬的!”

    “你先回去,有什么等我明天回家再说。”

    “呵,你挡着她干什么?怕我吃了她不成?”

    “赵明辉,把我母亲带回去!”

    唐立哲一声令下。

    “你给我让开!”

    唐夫人的气势丝毫不输给儿子。

    “你想干什么?”

    “我想打醒这个贱女人,让她看清楚自己的身份,别什么人都纠缠!”

    “有我在,谁也别想动素素。”

    唐立哲义正言辞,那坚定的表情已经暗示了母亲,即使是她,也不可以。

    “给我让开!”

    王冬云猛的推了儿子一把,扬起手正要将耳光甩下去,举在半空中的手被儿子抓住。

    “你要再这么胡闹下去,就当没我这个儿子吧。”

    “你……”

    王冬云震怒的看着儿子,他居然为了一个女人,再三说出这种伤她心的话,她被气的浑身发抖,赵明辉这时过来,小声说:“夫人,先回去吧,你和总裁都需要冷静,等你们都冷静下来时再谈,别这样伤了和气。”

    王冬云恨恨的抽回手,恶狠狠的瞪了素素一眼,转身挥袖离去。

    偌大的大厅又恢复了先前的宁静,唐立哲缓缓转过身,蹲到素素面前,心疼的抚摸她苍白的脸庞:“被吓到了吧?”

    她木然摇头,苦涩一笑:“还说要安排饭局,如今对我的印象愈发不好了。”

    “没事,你可以被天下人所厌恶,只要我一个喜欢就够了。”

    一句轻飘飘的言语,带给素素的力量却是无穷的,素素感动的想哭,至此,她记住了这句令她感动一生的话,你可以被天下人所厌恶,只要我一个喜欢就够了……

    ******

    暧昧的灯光肆意闪耀,摇滚乐震耳欲聋。

    汪鹏随着酒吧舞池内的男男女女摇动着自己的身体,最近他特别喜欢这样的场所。

    人有了钱对生活的要求就会有所提高,从前自己那点微不足道的工资经不起消耗,但现在不同了,自从有了卓素素的保障金,他的生活可谓风声水气,每天晚上都要出来喝上几杯,舞上一段,小日子过的无比潇洒。

    今晚,又和往常一样,他在舞池里摇摆了一会,回到吧台,要了一杯鸡尾酒,端到手里刚要喝,蓦然看到身旁来了一名女人,乍一初见,心跳仿佛漏了一拍,那种感觉比第一次见到姚瑞欣还要强烈,论漂亮,姚瑞欣是属于清纯型,而她是那种清纯中夹杂着一丝娇、、媚的,更重要的,此刻,她的眼角挂着泪,像极了传说中的林黛玉,激起了一个男人强烈的保护欲。

    汪鹏猛喝掉杯中的酒,借着酒胆向女人靠拢:“小姐,你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吗?”

    女人瞄他一眼,没吭声。

    “若有什么不开心的,可以跟我说说,若能帮忙的,我定会出手相助。”

    “你是雷锋吗?”

    女人悠悠的说一句,那声音真的是像棉花糖一样,又软又甜,汪鹏没反应过来,“啥?”傻愣愣的瞅着她。

    “我说你是雷锋吗?这么喜欢帮助人。”

    哈,汪鹏终于反应过来了,笑呵呵的解释:“我那是什么雷锋,只是遇见就是缘分,姑娘又刚好哭的梨花带雨的,我这不就问问了嘛。”

    “我没事。”

    女人低下头,几颗晶莹的眼泪又从眼角滑了下来。

    汪鹏那个心疼的哟,恨不得伸手去把那几颗宝贵的珍珠给接住,***的真是见鬼了,同样是女人,家里那个女人一哭,他就满心厌恶,为什么这个女人一哭,他就觉得这样心疼呢?

    “妹子,别哭了,既然你不想说,那我就陪你喝几杯,咱们把不愉快的全都给忘了,好么?”

    女人抽泣了一声,点点头。

    两人开始一杯酒接一杯酒的喝,喝到最后,女人醉了,竟扑在汪鹏怀里嚎啕大哭,汪鹏惊慌失措,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心跳乱无章法,他一边安慰着她,一边寻思着要把这个醉酒的女人带到哪里去。

    “妹子,你家住哪里,我送你回去吧?”

    “不,我还要喝酒,还要喝……”

    “你不能再喝了,你已经醉了。”

    “不要你管,陪我喝陪我喝……”

    汪鹏没办法,只好继续陪她喝,女人越喝越醉,喝到最后跑出酒吧吐了半天,站在酒吧门外,汪鹏将她抱着上了出租车,对司机说了一句,“最近的酒店。”

    话一出口,女人就说:“我要回家……”

    “妹子,你醉成这样,还知道家在哪吗?”

    “我知道,三里街156号……”

    迷迷糊糊的她竟也将家里的门牌号给报了出来。

    汪鹏承认自己是有点其它想法的,可看人家把地址都说了,再带到酒店去,那司马昭之心就有点过于明显了,只好又让司机改变路线,朝醉酒女的家里去。

    到了目的地,汪鹏将女人搀扶进家门,女人一头栽在床上,就开始撕扯衣服,“热,好热……”

    汪鹏站在床边,使劲的吞口水,太美了,简直是人间you物,那山峰……

    想到家里瘦的干巴巴的姚瑞欣,汪鹏的身体瞬间起了巨大反应。

    他心里乐坏了,这等艳遇竟也能让自己遇到,这女人醉成这样,估计把她*了她也不知道,就算知道,明天酒醒了还能记得他是谁?还能让他负责不成?

    这样想着,汪鹏扑向了女人,唇舌相交的刹那,他整个人几乎被刺、、激的晕眩,这感觉太好了,他feng狂了,拼命撕扯着女人的衣服,亲她的嘴,她的脸,她的脖子,她的胸,她的腹……

    汪鹏急不可耐,身体已经快要爆炸,好多天都对家里那个哭哭啼啼的女人没了性趣,这会他要好好释放一下,好好的快乐一把。

    正当他要将自己进入时,刚才还醉的不醒人事的女人突然坐了起来,挥舞着双手说:“你干什么,不要碰我……”

    汪鹏傻眼了,迫切的想要,他抱住女人:“你不是热吗?我能让你不热。”

    “别碰我,走,走开……!”

    嘿,这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汪鹏见她似乎清醒了很多,也不能再来强的,只好郁闷的穿好衣服,心有不甘的走了。

    汪鹏一肚子的yu火无处发泄,回到家便将床上已经熟睡的妻子抓起来,不由分说的扯她的贴身衣物,姚瑞欣醒了,极力挣扎:“你干什么?”

    “老子脱你衣服还能干什么?当然是*你!”

    “今天不行!”

    姚瑞欣这一句拒绝的话彻底激怒了汪鹏,才在别处吃了闭门羹,人家是陌生人,不给也正常,可自己的婆娘居然也拒绝,他顿时火不打一处来,一巴掌就挥在姚瑞欣脸上:“你不给我,你给谁,你个臭biao子!”

    “我例假来了!”

    姚瑞欣大声吼道,捂着自己火辣辣的半边脸,除了心寒,没有其它的情绪,连眼泪都没有流一滴,几年的时间,在汪家人的摧残下,她早已经哭不出来。

    “那老子也要亲眼见到才相信!”

    汪鹏说完,便没有人性的硬扯下瑞欣的内衣,在确认到了血污后,才骂骂咧咧的罢休,但也只是在rou体上放过她而已,在精神上,仍然折磨着她。

    “这么脏,别睡我的床,滚!”

    瑞欣被她拉拽下床,扯着头发出了卧室,外面汪鹏的母亲出来喝水,看到这一幕,像是没看到一样,淡然的又回了自己房间。

    砰一声,瑞欣被关到了门外,这样的待遇几年的时间时常发生,她已经不知道第几次这样被汪鹏赶出家门,蜷缩着身子,躲在门边的角落,想到素素说的那些没有骨气的话,眼睛抑制不住的落下来。

    真的想就这样走掉,可是想到屋里还睡着的可怜的孩子,如果没有了她该怎么活,她没了孩子又怎么活,生活的无助,几乎将她逼到崩溃。

    闷声的哭泣,身后的门悄悄打开,她听到一声微弱的呼唤:“妈妈……”

    “一涵!”

    瑞欣迅速抹干眼泪,冲到儿子面前:“你出来干什么?快进去睡觉!”

    “妈妈我在外面陪你。”

    儿子小小年纪,却能体谅她所有的苦楚,知道妈妈光着脚,细心的替妈妈拿了一双拖鞋出来。

    “我不要你陪,你快进去睡觉!”

    “我睡不着……”

    一涵的眼泪说着说着就掉下来,“我怕爸爸又打你……”

    汪鹏折磨姚瑞欣,从来不回避儿子,这个家的冷漠和暴力,使得汪一涵小小年纪却每天都战战兢兢,即使连咳嗽都不敢太大声,因为他知道,自己随时都有可能成为奶奶挑拨爸爸打妈妈的导火索。

    “妈妈,我们逃跑吧好不好……”

    这一句话说出来,瑞欣的心像被刀割一样痛,得有多么害怕和无助,才会让一个孩子有逃跑的念头,也是一涵的这个念头,终于让姚瑞欣决定不再做个沉默的羔羊,她决定要挣脱,不惜一切代价。

相关小说:豪门私宠:冷少的路边甜妻首席,想明白了再结婚第七任新娘我先爱,你随意无路可逃,首长结婚吧豪门悬爱重生之复仇女王太气人红颜依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