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 > 国民老公强索爱:非你莫属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永利402cc网站永利彩票怎么进不去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完美世界给你告白,要不要听修仙狂少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夫君个个太销魂圣墟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137 野战上瘾了

    两人来到一处极为隐蔽的草丛中,素素示意唐立哲:“把外套脱下。”

    唐立哲以为她要躺下去,便利索的脱下了自己名贵的西装,铺在了地上。

    “躺下去。”

    “恩?”

    唐立哲眉头一拧,这小妮子现在是在跟他说话吗?

    “快呀。”

    “我躺下去?”

    “不是你躺难道是我躺?”

    “难道不该是你躺?”

    “什么年代了,别思想迂腐了好么,人家棒子(注:古代韩国人的称号)都比咱先进,咱们也得突破一下了。”

    “你打算如何突破?”

    “你先躺下去再说。”

    唐立哲促狭的看她一眼,好整以暇的躺了下去,他倒要看看,这小妮子今天能玩出什么花样。

    待唐立哲躺好后,素素蹲下身,在黑暗中手脚麻利的掏出它的大宝剑,一下子把头埋了下去。

    唐立哲心里一惊,这样他是很喜欢的,可是,她是不是也太直接了……

    唐立哲的弟弟在素素的安抚下,很快变得结实健壮,素素继续拨弄,闭上眼睛,想象着棒子的动作,小弟弟越来越壮,到最后,她已经承受不了它。

    “讨厌,干嘛这么壮……”

    素素拍了下小弟弟的头,唐立哲感觉浑身毛孔都张开了,如同触电一般。

    “壮不好吗?你不喜欢吗?”

    “喜欢是喜欢,可是上面罩不住它了。”

    “那就用下面,下面罩的住……”

    两人说着隐。。晦的情话,说实话,素素十八岁跟了唐立哲,虽然出身闺里香,但是在床。。。第之间,很多时候还是极为害羞的,也是唐立哲这几年孜孜不倦的调教,才让她越来越上道,尤其是这战斗前的情话,更是说的痴。。。缠动听,让人听了就蠢。。蠢想动……

    “不,我还没吃够呢。”

    素素说着,又俯下身去,唐立哲头皮再次麻成一团,嘴里发出难耐的呓。。吟,“哦……宝贝……宝贝……太shu服了……太ci激了……你吃的我好shu服……”

    “这就shu服了?”

    素素得意的仰起头:“还有更shu服的再后头呢。”

    两人先前看了huang片,再加上这野外场景,为战斗增添了无穷的乐趣,素素终于吃够了,左右环顾一圈,掀起自己长及膝盖的羊毛衫,把里面一层黑色长袜脱掉,背对着唐立哲,慢慢蹲了下去。

    她蹲下去时并没有急于包围住弟弟,而是抓着小弟弟,在她早已经fan滥的门口轻轻打着圈儿,唐立哲喊道:“哦,痒……痒……”

    素素何尝不痒,但是她却忍着,战斗若想取得最好效果,前戏很重要,当然,这也是某人教给她的,再加上刚才片儿里女棒子把男棒子折磨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更加坚定了她也要把唐立哲弄成那样的想法。

    “宝贝儿,行了吧,可以进屋了,快把门打开,里面的水都漫出来了,弟弟没有穿雨衣,你这样会把弟弟淹死的,快,宝贝儿乖,把弟弟弄进屋,弟弟要进去……”

    唐立哲身子不停的往上拱,企图能把她的大门给撞开,素素觉得时候差不多了,一下子打开门,让弟弟畅通无阻的进到了屋内。

    “喔……还是屋内shu服,又温暖又柔软,宝贝儿,真想一辈子都待在这里……”

    唐立哲爽不自禁,开始猛列进攻,素素几次险些被他弹到空中去,两人变换着不同的姿态,有一次还是在树上进行的,那树叶都被摇晃的哗哗往下掉,素素坐在树干上,唐立哲站着,别提多痛快多惬意了。

    一场野战持续了将近两个多小时,等到两人穿好衣服回到车子旁,两名修车工已经将车子修好,正坐在地上抽烟等他们。

    趁唐立哲付钱,素素害羞的钻进了车里,也不知道先前那么肆无忌惮的大喊大叫,有没有被他们叫到,若是听到了,那也真够难为情的。

    唐立哲上了车,发动引擎,宠溺的看身边的女人一眼:“宝贝,以后我常带你到这里好吗?”

    “干嘛,野。。。战上瘾了?”

    “感觉确实好,那些偷qing的男女没事去开什么酒店,这可是比酒店好上千百倍的地方。”

    “是吗?哪里好了?”

    素素可不觉得这里能跟酒店比,虽然是她提议进小树林的,可那不也是因为当时yu火难耐,实在找不到好地儿么。

    “对于工薪阶层来说,这里省钱。对于有身份地位的人来说,这里安全。对于像咱们这样追求高品质的人来说,这里自然就是太有qing趣了。”

    “呵?呵呵呵。”

    素素干笑几声,嘴上没说,心里想,下回要来自己来,可别指望她跟着一起,刚才坐在树干上,他又那么用力,她这薄嫩的皮估计这会已经破了……

    一场体力运动带来最直接的后果就是,素素回到别墅匆忙洗个澡,倒在床上就昏睡过去。

    她睡得香甜,以至于没有听到唐立哲的手机,半夜时分,突然毫无征兆的叫嚣起来。

    唐立哲立刻惊醒,几乎是本能的拿过手机立刻挂断,对于男人而言,半夜手机响绝非是正常现象,果然他的慌乱不是没有道理的,打电话过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被他安排在郊区居住的陆琪。

    唐立哲压抑着内心的怒火,正要将手机关机,陆琪发来一条短信。

    “你快点过来,乐乐病了,现在高烧四十度,孩子很难受!”

    唐立哲眉头皱成一团,撇了眼仍在沉睡的素素,拿着手机进到了卫生间。

    他拨通陆琪的电话,在电话里很生气的质问:“不是让你不要因为任何事联系我吗?”

    “但孩子病了,这不是小事……”

    “孩子病了你就送他去医院,给我打电话干什么?我是医生吗?!”

    “这里是郊区,打车根本打不到,司机的电话也打不通,你是孩子的爸,我不找你找谁?”

    “行了,我现在安排赵明辉过去。”

    “不,乐乐一直昏迷不醒,还喊着要爸爸,你就不能来一下吗?”

    “赵明辉会很快赶过去,就这样。”

    唐立哲刚要挂断电话,陆琪在电话歇斯底里的喊道:“如果你不来,我就抱着孩子去找你!”

    喊出这一句话,她便把电话重重的挂断了。

    唐立哲盯着手机,愤怒的一拳砸在了墙上。

    最终,他还是去了陆琪的住处,一见面,两人就吵起来。

    “才过了几天,你又敢威胁我,是不是上次给你的教训还不够?”

    “我威胁你也是你逼我的,孩子好好的你不来看就算了,现在病了你还不来,虎毒尚且都不食子,你的心怎么这么狠!”

    “我的心就是这样狠,所以你为什么要自作聪明生下这孩子?还自作主张的把他带回来?从一开始我就跟你明说了,我不接受他,无论鉴定的结果是什么。”

    “你混蛋!”

    陆琪哭着扬起手,想打在唐立哲脸上,却被他捏住了手腕,“觉得委屈吗?都是你自找的!”

    说完,唐立哲便甩开她的手,进到屋内,将发着高烧的孩子抱到了外面的车里。

    一路上,他不与陆琪说任何话,到医院将孩子安顿好后,他便准备离开。

    “唐立哲!”

    陆琪喊住他。

    “你就这么急着要走?你就不能进去看孩子一眼,陪他说个哪怕两句话?”

    “不能。”

    唐立哲很无情的回答了她。

    他的无情同时也激怒了陆琪,“你以为生下这孩子我不后悔吗?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我也后悔了,可是孩子已经生了你让我怎么办?他如今是一条鲜活的生命就算你无视我你就不能正视一下他的存在,你不管是吗?好,你不管我也不管,反正他身上流的是你唐家的血,我看你是不是就真的不管他的死活!”

    陆琪吼完便跑了,唐立哲凝视着她远去的背影,脸色沉了下来。

    “爸爸……”

    身后传来了一声诺诺的呼唤,唐立哲缓缓转过身,用不冷不淡的声音说:“你出来干什么?到床上躺好。”

    “爸爸……”

    再一次呼唤,孩子的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了。

    唐立哲心一软,上前将他抱起来,送到了屋内的床上。

    等了一会,护士过来给孩子挂水,挂水的过程,唐立哲清楚的看到了孩子隐忍的表情。

    护士走后,孩子哽咽着问出了一直以来困扰着他年幼心房,深感难过的问题:“爸爸,你很讨厌我吗?为什么你不喜欢我……”

    问罢,眼泪便唰唰的落下来。

    即使扎针都不哭,却因为爸爸不喜欢而痛哭的孩子,让唐立哲的心揪到了一起,他伸手抚向孩子的头,语重心长的讲了一番话,即便,他认为孩子不一定会懂。

    “我不敢走近你,是因为我不能走近你,如果我走近你,你的妈妈就赢了。”

    等到孩子睡着后,唐立哲起身走了,他心里清楚陆琪不会不要孩子,这孩子是她唯一的筹码,她怎么可能轻易放手。

    事实如他猜想的没错,陆琪一直躲在医院的某个角落,看到唐立哲走后,她才回到了孩子的病房内。

    *****

    肖戈莹最近觉得自己已经快要接近忧郁症的边缘,自从那天方明杰莫名其秒跟她提出结婚的提议后,这半个月内,她被父母整日洗脑加逼婚折磨的简直是生不如死。

    尽管她一再否认,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方明杰的,可父母就是不信,说若不是方明杰的,就让她把真正的父亲找来,这种事毕竟不是谁能都担待的小事,她到哪去找个背黑锅的父亲,因为找不到这个人,父母便认定了方明杰,甚至前后反差到,先前方明杰没来时逼她去堕胎,方明杰来过后,就把她反锁在屋里,生怕她去把孩子给做了。

    肖戈莹看着日渐隆起的腹部,真是苦不堪言。

    要说依她肖家的条件,十个孩子她也养的起,可父母哪会依了她,嫁给方明杰,她又不想委屈了自己,一想到方明杰每次跟她作对的死样,她就恨得牙痒痒,再想到要跟这个男人过一辈子,那简直就是还没过呢,她就已经死了。

    这天,又是一个苦逼加无聊的闷日子,她坐在屋内的窗前,看着外面自由飞翔的小鸟,免不了又是一阵追悔,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呐,若不是意外怀了这孩子,她的人生该是比这小鸟还要精彩纷呈。

    身后有钥匙插门的声音,她不用回头也知道是照顾自己饮食起居的女佣,果然,女佣进到屋内,将一叠切好的水果放到桌上,叮嘱她说:“小姐,吃点水果吧,对胎儿好。”

    “知道了,先放着,我等会吃。”

    “小姐,你又在想什么啊?”

    女佣走到她身边,盯着她一脸愁苦的脸,想着以前小姐多开朗,咋滴现在就变成这样了。

    “我在想,人啊这一辈子,千万不能犯错,像我,就是一失足成千古恨,你看这外面的鸟儿飞得多么自由自在,我若不是意外怀了这孩子,也该是比它们还要快活精彩……”

    “那可不一定,你若不怀了这孩子,这会嫁给那大胖子,光是那两百斤的体重,都能把你压得喘不了气,还自由快活呢,做梦吧你!”

    肖戈莹猛一回过头,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方明杰,你怎么在我房里??”

    “看着门开着,就进来了呗。”

    “滚,我同意你进来了吗?”

    肖戈莹抬腿就要踢他,方明杰躲闪:“你要对我施加暴力,我劝你等一会,因为现在还有比这更重要的事,我爹妈就在下面,你若不下去,马上他们把咱们这婚事商谈好了,明天你就该出嫁了。”

    “什么?”

    肖戈莹又急又慌,赶紧蹬蹬蹬的往楼下跑。

    “哎哟,莹莹啊,别跑别跑,你现在走路要慢着点儿。”

    方夫人看她十万火急的从楼上跑下来,赶紧迎上去,牵住她的手,生怕她有个什么闪失。

    “阿姨好。”

    肖戈莹焦虑的对她匆匆点头招呼了一下,就来到父母身边,对他们用眼神示意,意思不要在方家二老面前说些不该说的。

    “肖老哥啊,一切都是我们家明杰的错,给你们添麻烦了,也给你们家的名声抹黑了,我和倩茹就是昨天晚上才知道的这件事,我们若是早知道了,早就登门来给你们赔不是了。”

    按说肖戈莹未婚先孕的事早已在上流社会的圈子里传的沸沸扬扬,与肖家一直以来关系好的方家肯定也会第一时间知道,而方家二老之所以昨晚才知情,也是因为老两口一个月前去周游世界才耽误了这重要情报。

    昨晚,若不是逼着儿子跟梦德集团联姻,儿子一时情急自己说出来,恐怕他们也不会知道的这样快。

    “方老弟言重了,咱们谁跟谁,用得着赔不是吗?”

    “咱们的交情归咱们的交情,明杰睡了莹莹这是事实,我们该道歉还是要道歉。”

    “没事,睡得好,睡得好……”

    “爸!!”

    肖戈莹气的直跺脚,这说的都是些什么,好像她没人要就巴不得被方明杰睡了一样。

    “莹莹,你不要生气,这件事叔叔替你做主,我们择日就会将你迎娶进门,负起我们方家该负的责任,并且婚礼也会隆隆重重的办,不会因为你怀孕就草草了事。”

    “对对,风风光光的大办,让你风风光光的嫁进我们家。”

    方夫人笑吟吟的接话。

    “那就这么说定了,日子由你们挑,挑好了咱们就把两孩子的事给办了。”

    肖老爷一锤定音。

    肖戈莹真的想吼一吼,这结婚到底是谁的事?都不问问她这个当事人的意见吗?她还想再说话,已经被方明杰拽出了客厅。

    “如今你已经没得选择了,你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

    方明杰坦白了跟她说。

    “呵,那敢情你们家这不是来提亲,这是来逼婚来了?”

    “怎么不是提亲,我爸妈可是带着十二万分的诚意来的,你要知道,他们可是对你这个媳妇百分百满意,虽然我不是特别能看得上眼。”

    “我呸,你以为老娘看得上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熊样。”

    “啧啧,我真替你这肚子里的孩子感到悲哀,怎么就摊上你这么个粗俗的娘,这孩子以后出生,别的我不敢保证,但是我敢保证他一定会骂人,因为在娘胎里他娘就把他教会了,肖戈莹你也是了不起,别人娘都各种胎教,从小培养艺术细胞,你倒好呵呵,娘胎里就开始培养流氓。”

    “我需要培养吗?他身上流着流氓的血,我就是想培养艺术细胞,我也培养不了啊。”

    “噢那你的意思,你终于承认这孩子是我这流氓的了?”

    肖戈莹懊恼,不说话,看这形势,两家齐上阵,以她一己之力,也无法扭转乾坤了。

    *****

    唐乐一直很苦恼,不明白那日在医院,爸爸跟他说的那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几天妈妈的情绪也十分不稳定,一会对他好一会又冲他发火,他真是不想回家,于是幼儿园一放学,她就趁老师不注意,偷偷的一个人溜了出来。

    背着小书包,不知道去哪里,小小年纪,却装着一肚子的心事,走到一条人行马路边,也没注意红绿灯,赫然闯过去,一辆红色的玛莎拉蒂就紧急停了下来。

    素素坐在车里,被突然出现的孩子吓了一跳,她整个人俯在方向盘上,大口大口喘气,险些酿成大祸,不过这孩子也是的,怎么一个人过马路?大人呢?

    素素抬起头,正好看到孩子木然站在车头前,不往前也不后退,看那表情估计也是被吓坏了,素素定了定神,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隔壁老王

相关小说:豪门私宠:冷少的路边甜妻首席,想明白了再结婚第七任新娘我先爱,你随意无路可逃,首长结婚吧豪门悬爱重生之复仇女王太气人红颜依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