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 > 国民老公强索爱:非你莫属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优德w88官网手机版APP永利娱乐棋牌上分微信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完美世界给你告白,要不要听修仙狂少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夫君个个太销魂圣墟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143 一件婚纱的距离

    陆琪死死盯着手机,手却怎么也不肯伸过去。

    她的瞳孔里闪现的神情是恐慌的,是的,这怎能叫她不惧怕,一个死人,给她打来了电话?

    手机铃声并没有因为她的不接听而停止叫嚣,刚没停止又响了起来,仿佛等不到主人接听,它就永远都不会放弃一样。

    最终,陆琪颤抖的伸过手,一把握住手机,放到耳边,屏住呼吸按下了接听。

    里面没有任何声音,陆琪张了张嘴,从嘴巴里艰难的吐出一个字:“谁?”

    嘟嘟,对方挂断了电话。

    陆琪的心可谓过山车一样,恐慌到了极致,先是这样一个人给她打电话已经令她心生不安,对方又不说话,更是让她毛骨悚然,方寸大乱。

    思虑再三,她编辑了一条短信过去:“你是谁?”

    发完短信后,便将手机放回桌边,忐忑的等待着对方的回应。

    大概过了三两分钟,手机嘀了一声,她急忙拿过手机一看:“别慌,我是你的朋友,我拿走了一个对你致命的东西。”

    朋友?致命的东西……

    陆琪脑中一片混乱,虽然从回复的短信来看,这个人排除了是赵明辉本人的可能,但她的心也不会因此而好过半分,若不是赵明辉,就有可能是别人,而这个人还很明显的,知道她那天晚上做过的事。

    该怎么办?怎么办……

    陆琪焦虑万分,以为那天晚上神不知鬼不觉,却没想到已经被人发现,这个人到底是谁?他又想干什么?如果只是一个普通的路人,这会肯定已经向警方说明了自己的所见所闻,可是他没有说,他选择了隐瞒,那么,他是否和赵明辉一样,想要用这件事来威胁她,逼迫她做一些,她不想做的事?

    陆琪痛苦的蹲下身,狠狠揪住自己的头发,为什么这诸多的不顺,为什么她想要和唐立哲在一起,就这么的难,这么的阻碍重重?

    她鼓起全身的勇气,拨通了刚才的电话,对方掐断,不肯接听。

    她又编辑短信过去:“你到底是谁?”

    对方也不再回复,并且从这之后,就像销声匿迹了一样,无论陆琪再打电话或是发短信过去,都是石沉大海,再得不到一丝回应。

    警方那边根据唐立哲的强烈要求,也对赵明辉的眼球做了投影检测,但结果却是,他的眼球里没有任何人的影像,最后从他眼球里检测到的,就是一汪山水。

    基本上已经可以确定,赵明辉非他杀可能,尸体也已存放多日,唐鹤轩不再允许儿子继续折腾,要让死者早日入土为安,案件基本上就已告一段落。

    一段传得沸沸扬扬的山崖闹鬼事件就这样慢慢结束了,陆琪在报纸上看到赵明辉最终断定为意义死亡,悬着的心随即落下,但想到那通神秘的电话,仍是不免一阵心悸,这个事情,已经成为她一块心病。

    虽然案件已经落幕,但是唐立哲的心情却仍然阴霾重重,素素知道,赵明辉在唐立哲生命中伴随过的那一段漫长岁月,可能要他用一辈子都不可能遗忘。

    就在赵明辉下葬后没几天,素素亲手设计的婚纱远从法国空运回来了,唐立哲开车带她去将婚纱取回了别墅,在别墅的客厅,她将婚纱从包装袋中取出,顿时眼前一亮,那已经不能用漂亮来形容,那是一种能令人沸腾的心情,不仅是因为它是由自己亲手设计,还因为它是那样高贵优雅美丽大方有层次有气质……

    素素已经找不到更多的词去形容她第一眼看到这件婚纱的感受。

    唐立哲示意她:“去换上看看。”

    她将婚纱抱在怀里,用脸摩擦它柔软的蕾丝,摇头:“不,我要等结婚的那天再穿上。”

    她要让他也有和自己一样惊艳的感觉。

    唐立哲没有说话,神情稍显忧郁,素素心知肚明,马上善解人意的说:“我们先不急着结婚,现在也过快年了,年前这件事就先搁着吧。”

    她之所以会说这样的话,不是因为不想结婚,而是因为知道现在不是时候,赵明辉的死还是唐立哲心里一块阴影,他现在应该也没有心情去操办那样的喜事吧。

    毕竟那样,也是对死者的不尊。

    唐立哲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她的提议。

    素素努力表现的不在意,心里仍然感到深深的失落,她的婚礼,又变得遥遥无期了。

    似乎每次只要他们提及结婚,就会有这样或那样的事发生,弄得她如今逐渐对结婚已经没有了多少期待,她甚至心里偶尔会有那样的想法,她和唐立哲这辈子,可能不一定能结成婚……

    夜里,她从睡梦中惊醒,这样半夜醒来,是极少数的情况。

    醒来后便再难入睡了,撇一眼身旁的男人,呼吸匀称,素素悄悄掀开被子,下床,以免惊醒了枕边人。

    她来到隔壁的空房间,这里正挂着她下午才收到的华丽婚纱,慢慢蹲下身子,她就那样双手抱膝,下巴抵在膝盖上,默默的打量着。

    她不知道自己看了多久,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发现她这样半夜对着一件婚纱发呆,事实上她以为没有,但是结果却是唐立哲看到了。

    唐立哲在商场上摸滚打爬这些年,即使是睡着也别人没睡清醒,素素半夜起床他是知道的,起初以为她上卫生间,可是半天未见她回来,他便下床一探究竟,结果就在隔壁房间,看到了她望着婚纱发呆的样子。

    唐立哲没有出声惊扰,只是默默看了一会,便返身回屋。

    素素心里在想什么,即使他不问,他也清楚。

    隔天一早,唐立哲来到了湘园。

    他已经许久没有回来了,进到客厅,唐夫人正在喂养着自己从国外带回来的一只宠物猫。

    蓦然瞧见儿子,表情并没有多少起伏,云淡风轻的说了句:“这今天吹的什么风,把一个不愿意回家的人吹回来了。”

    唐立哲径直走到母亲身边坐下,沉吟片刻,郑重的说:“妈,我准备跟素素结婚,我知道你一定会不同意,但是我能不能拜托你,不要在我们婚礼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呵,绕来绕去的还是非她不可。”

    唐夫人将猫放到地上,猫提起爪子,便一溜烟跑了:“我可以答应啊,但是,陆琪会答应吗?”

    “陆琪那边我自然会安排妥当,只要你能放手成全,我定会感激不尽。”

    “我的态度你该是明确的。”

    “你的态度我当然明确,但是明辉的死是不是也该让你改变态度了,生命是多么脆弱的事,前一秒还在你面前出现过的人,后一秒可能就永远见不到了,慕青死了,赵明辉也死了,我们真的都不知道未来还会有什么事情发生。马上又要过年了,翻过这个年头我也该36岁了,年龄越来越大,我真的想有个完整的家,生一个自己疼爱的孩子,妈,拜托你,成全我吧。”

    “你不是没有孩子,你若想有个家,也是立刻就能实现的事,偏偏你就非那个卓素素不可。”

    “我知道你又想说陆琪,但陆琪真的不行,我实在没有办法和她生活在一起,如果你想看我一辈子痛苦不堪,那你就尽力撮合,只是最终,我也不可能会接受她。”

    “那行吧,你就根据自己的心做决定吧。”

    “你不会阻挠了?”

    “恩。”

    “也不会把那件事说出去?”

    这是唐立哲最大的忌讳,若不是忌讳这件事,他大可直接带着素素领证结婚就是,不必要出现在这里。

    “恩。”

    “谢谢。”

    唐立哲由衷的感谢,从湘园出去后,他长长舒了口气,心中默默的说,素素,你的愿望很快就可以实现了。

    素素开车漫无目的的在城市里晃荡,经过一家KFC,猛然间想到丢丢。

    坏了,这段时间一直忙着赵明辉的事,都把这个孩子给忘了,不知道上周三下午,他有没有到老地方等她,若是没等到她,他是不是会特别失望。

    素素一拍脑袋,瞧自己这记性。

    她将车停到路边,思来想去,决定打个电话问问。

    翻阅着通话记录,找了半天,才找到上次丢丢给她打电话的座机号码,素素拨过去,希冀接电话的人是丢丢,结果却是半天都无人接听。

    素素挂了电话,叹口气,要怎么见到这个孩子呢?

    看看日期,今天是19号,星期六,看来只能等下个星期三再见面了。

    眼下正是放寒假时,她倒是认识丢丢所在的幼儿园,但去了也白去,家里住的地方也是认识,但这样贸然前去,也是极为不妥。

    又过了几天,好不容易等到星期三这天,素素早早去了KFC等着,然而,她等了整整一下午,天都快黑了,也没见到丢丢的身影。

    他没有来,他是生气了?还是家里不让出去?

    总之有一万种可能,都不可能是丢丢忘了她们之间的约定。

    素素黯然离开,同时心里决定,明天到丢丢住的地方转转,说不定能够遇到他。

    第二天,她就真的开车去了,但令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她竟然在那里遇到了……

相关小说:豪门私宠:冷少的路边甜妻首席,想明白了再结婚第七任新娘我先爱,你随意无路可逃,首长结婚吧豪门悬爱重生之复仇女王太气人红颜依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