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 > 国民老公强索爱:非你莫属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九州娛樂平台澳门星际游戏大平台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完美世界给你告白,要不要听修仙狂少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夫君个个太销魂圣墟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150 新婚

    素素依偎在唐立哲怀里,哭得撕心肺裂。

    让她如此伤心的不是内心的恐惧感,而是给她这种恐惧的人,是唐立哲的父亲。

    素素不明白,她真的不明白,为什么她曾用心对待的一个人,反过来这样对她。

    “好了,不哭了,都过去了,我们回家。”

    唐立哲温声细语的安抚,其实他的心里,又何尝好受。

    他知道素素之所以哭的这样委屈,是因为算计她的人恰恰是他的亲人,这一点无论是对她还是对他,都是无法接受的残酷事实。

    素素在唐立哲的搀扶下,上了车,车里的暖气很快驱赶了她身体里积蓄的寒气。

    看着车子扬长而去,一抹隐藏在黑暗处的身影渐渐向明亮的地方走近,月光照耀在她的脸上,江茵笑得无比狰狞。

    她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拨通了陆琪的电话,目光寒鸷的望着刚才唐立哲车子消失的方向,说:“已经被安然无恙的接走了。”

    “好,那咱们就坐等看好戏了。”

    陆琪在电话里肆意大笑。

    是的,没错,素素之所以没有被运送出国,正是这两个女人救了她。

    当然,她们可不是会好心救她的人,把她辗转弄回唐立哲身边,正是为了更好的拆散两人。

    送走了又如何?人只要长着腿,只要没有失忆,再远的距离都不是距离,送走了还是会回来,还是会团聚到一起,只是过程的繁琐,和时间的问题。

    陆琪真是想不通,唐鹤轩为什么会想到这么烂的主意。

    若真是不想让卓素素进唐家的门,还不如干脆将她灭口,留什么活口,若真是把她弄死了,她倒也是省心,就是没看到对方生不如死的心情,稍感遗憾罢了。

    但从此没有了这个抢她男人的女人,她也就高枕无忧了。

    原本接到江茵的电话,说唐鹤轩迷晕了素素,她还好一阵欣喜,以为老爷的手段和夫人一样阴狠,却没想到只是把人运送出国,这又让她不免一阵失望,才会让江茵把人拦下来,既然达不到她想要的效果,那就干脆按原计划行事。

    车子开回海边别墅,已经是深夜时分,回到温暖熟悉的属于两个人的家,素素又是哭了好一阵,才在唐立哲的哄劝安慰下,止住眼泪。

    “宝贝,告诉我,都发生了那些事?”

    “你父亲在H市拦截我,还在我的饮料中下了药。”

    “这个我知道。”

    唐立哲想知道的,父亲明明已经将她运送出国,她却为什么出现在了本市。

    “我醒来时,就发现自己被扔在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身边有人吗?”

    “没有。”

    “也就是说你从头到尾没有见过任何其它人,除了我父亲。”

    “是的,还有就是将我领到你父亲身边的一个陌生中年男人,看样子好像是你父亲的下属。”

    唐立哲表情陷入沉思,明明该是船上的人,又回来了?这中间隐藏着什么?

    他觉得这件事不单纯,必须要好好弄清楚,可眼下……

    “明天,我们还结婚吗?”

    素素泪眼婆娑的问他,她太了解唐立哲了,单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她真的好害怕,他会再一次说出婚礼延期的话。

    不是拖不起,而是已经伤不起了。

    虽然心里百般委屈,可是能平安回到唐立哲身边,她已然知足,假使她没有在这个晚上回来,那么明天的婚礼依旧无法再举行。

    所以既然回来了,一切都是好的,素素不愿再去想已经发生过的不愉快的事件背后的细节,只想和他明天顺顺利利的把婚结了,从此,做他相夫教子的小妻子。

    “结,我已经对你失约过一次,这次无论如何都会遵循诺言。”

    素素破涕为笑,伸手抱住了面前的男人。

    唐立哲看到素素情绪的变化,心里却并没有开心多少,相反的,他内心有些沉重,总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不吉利感觉。

    其实想来也是,他和卓素素的这段婚姻,除了他们身边的几位朋友,谁人能给予真正的祝福。

    素素的欣喜很快又被一股忧愁取代,看她愁眉不展,唐立哲问:“怎么了?”

    “这一桩一桩的事,弄得好多事都还没有安排,舅舅也没有通知到,还有……”

    “别担心,婚礼细节我都安排好了。”

    “我舅舅你也通知了?”

    唐立哲摇头:“这个没有,首先我没有你舅舅的联系方式,其次,自从知道你出了意外后,我全部心思都用在找人上了,实在是腾不出功夫再去想你舅舅的事。”

    “那倒也是,唉算了,也是注定我舅舅不能出现在我婚礼上,其实就算真的去请了,我舅舅也不一定会来。”

    “为什么?”

    素素眼光闪烁,她当然不能跟唐立哲说是因为舅舅反对两人结合了。

    “我想上楼去洗个澡,身上臭烘烘的。”

    “好去吧,洗完澡再睡个好觉,明天做个美美的新娘子。”

    素素看他没有上楼的意思:“你不去休息吗?”

    “我还有些事,今晚就不睡了。”

    “那怎么行,不行,你必须得睡,我可不想明天我光彩照人,你却面容憔悴。”

    “可是我……”

    “天大的事都没有睡觉重要!”

    在素素的坚持下,唐立哲只好作罢,他原本是想去查一下,素素是怎么被转手的,免得明天婚礼节外生枝,然而素素不让走,他也就放弃了,想来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素素洗完澡换唐立哲去洗,唐立哲正准备进浴室时,发现素素抱着枕头要出去的样子。

    “你这是干嘛?”

    唐立哲不解的问。

    “去隔壁睡。”

    “为什么?”

    唐立哲愈发不解了。

    “明天不是结婚了嘛。”

    “恩,所以呢?”

    “所以今晚我们应该分开,可惜我又没有家,不能睡在娘家,但既然睡在夫家,也不能再睡一张床上了,好歹为明晚的新婚之夜留点神秘感啊……”

    唐立哲哭笑不得,“少来了,老夫老妻了还什么神秘感,哪也别去,就睡我身边。”

    睡在他身边他才能踏实。

    “不行,今晚我必须……”

    “行,你敢走我也走,刚好我有事。”

    “好好,我不走,我就在这睡。”

    生怕唐立哲出去了,素素赶紧老实的跑到床上躺好,明天就结婚了,她和唐立哲的心思各不同,唐立哲想出去,是想剔除隐患,而她不让唐立哲出去,则是怕这最后几个小时,他再出什么意外。

    虽然心思不同,但顾虑都是一样的。

    唐立哲洗完澡出来,看到素素正在试衣服,试的不是别的衣服,正是明晚准备穿的火la内衣。

    唐立哲的家伙立刻就冲动了,他疾步朝她走去:“宝贝,这件好看。”

    “呀,你怎么出来了?”

    素素赶紧用被子裹住自己,她原本是背对着唐立哲的,想趁他洗澡时挑一件满意的衣服留着明天晚上穿,却没想到他悄无声息的就出来了。

    这下好了,她也觉得身上试的这套比较好,可是已经被他看过了,没有新鲜感了,她决定再换。

    “瞧你说的,我不出来还能在里面呆上一晚不成。”

    唐立哲笑意盈盈,一双手就伸了过去。

    “干嘛?你再去里面待一会,我再试几件衣服。”

    “还试什么?这不挺好看的。”

    “已经被你看过了,没有新鲜感了。”

    “哪里,就算看你千百遍,也是新鲜不减当年,反而越久越有味道。”

    唐立哲的情话让素素掉了几层鸡皮疙瘩,“好,就算不换,我也要脱下来啊。”

    “为什么要脱下来?”

    “我是明天穿,这还没到新婚夜呢。”

    “不用脱,对于咱俩来说,每一天晚上都是胜新婚。”

    “……”

    素素无语了,他总是说啥啥有道理。

    唐立哲揽着她的肩睡到被子里,素素望着天花板长叹一声,计划全乱了,虽然把唐立哲留下来了,可是却注定两个人都不能睡了,还有所谓的新婚夜也注定要提前过了。

    唐立哲将她翻过身,吻她的脊背,他知道这里是她的min感带,每次只要轻轻的吻几下,她的感觉就像狂风暴雨一样来了。

    今天也一样,感觉到她的身体开始发热,他将她扳正,两人的唇%%齿一接触,就牢牢贴%%合在一起,重重xi着对方嘴唇里的甜香……

    “把我的计划全打乱了。“她在他唇齿间埋怨,发出一道舒悦的咕哝,拿小拳头捶他。

    “天知道,你是不是穿着这衣服故意吸引我。”他将她分跨抱起,托臂往上颠了一下,开始说着醉人的情话,嗓音醇厚迷人:“今晚不让你吃香蕉,换我来吃你。小宝贝,我要吃你的那两袋鲜奶,水滋滋的燕窝,还有两个鲍鱼片……”

    素素虽听不懂燕窝是什么意思,但听懂鲜奶和鲍鱼片的意思了,立即就想到了自己每次被他弄得又疼又麻的地方,于是玉靥忍不住发热,小脸羞涩埋在他怀里,挥起粉拳捶他,重重的。

    唐立哲就喜欢看她这个样子,继续逗她:“知道女人为何爱吃?”橘色灯光下他深邃的双眸亮晶晶的,带着邪佞的笑,是因有两张嘴呢。这里一张,下面还有一张。”

    素素都羞死了,他总能说着各种让她应接不暇的情话,但她不否认,听着这样的话,身体会特别xing奋。

    “女人有两个优点,但有一个漏洞,男人经常抓住女人的两个优点,用自己的长处去弥补女人的漏洞,才能知漏洞的深浅……可惜老公的长处抵不到底,常常被紧紧咬住呢!”

    这下,素素可是听清楚是什么意思了:“坏东西,有没有像你这么邪恶的?!”

    唐立哲笑得无比欢%%脱,低头轻啄她的小嘴:“老公要吃花生米。”

    想起那两粒颜色可人的小樱桃就精神抖擞,咬一口……小可爱们便娇丽绽放……傲然挺%%立,跟她本人一样。

    他将她放平,头颅埋在她身前,衔住那两粒花生心。

    她立即一阵惊颤,柔%软身子似被通了电,被衔得异常ming感,紧紧抱住他的脑袋。

    Yu望排山倒海,唐立哲深知火候已到,拖起她的tun部,直接进入那早已水啧啧的xiao魂之地,喉间发出一声xing感至极的低%吟声,引得两人的身躯皆是一震,kuai感骑然而至!

    他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啊,瞧她都这么湿了,水啧啧的,身为老公,有义务喂饱她。

    女人湿一次不容易,素素被身上的男人压得紧紧的,更是塞得满满的,小脸红透,

    男人如一匹马猛力奔了进来,那种无法言喻的kuai感流遍她全身,麻麻的、酥酥的,让她忍不住仰起头,想大声的叫喊出来,极想畅快淋漓,让yu望喷涌而出。

    她仰起脸,浑身发热,美目不住翻白,实在忍不住叫出声来了!

    “啊啊啊!”可怜的哀求声从咬紧的唇缝里流泄出来,狂傲健硕的男人就是逼她喊叫,逼她爆炸!看着她被排山倒海的kuai感袭击,男人却突然停止了动作,让她体内急速奔涌的热%%流全部涌向腹部,逼得她jiao躯痉%%挛,下边的小嘴急速收缩,不断把他的命根咬紧,想爆炸却爆炸不了,她难受的哭起来。

    男人倏然吻住她的嘴,抢在她哭泣之前,把她的娇音全部堵在嘴里!

    一把搂起她柔%%软的小腰,健硕腰腹勇猛使力,不再有停顿,全力驰骋起来。

    她呜的一声被解放,水灵灵的俏目瞧着男人……双手搂紧男人,配合他的ting送,移动、推%%送起来,与他密切相%贴,哦啊啊的叫起来,抓紧他健硕的背,发出一连串动听的jiao吟。

    一夜果然未再合眼,东方露出鱼肚白时,素素将自己洗干净回到卧室,娇恼的看着床上望着她一脸坏笑的男人,怕是这世上再也找不出像他俩这样的准备新婚的新人了,新婚的头一晚,就开始忙着新婚后才忙的事。

    “现在怎么办?”

    唐立哲看看时间:“还早,你要不再睡会,我一个小时后让化妆团队过来给你化妆?”

    “不了,哪里还睡得着。”

    唐立哲起身穿好衣服,他要提前去安排酒店婚礼的事宜,临走前,拖着素素的脸庞说:“待会记得叮嘱化妆师给你好好化化,切勿不能让人家看出,我们一夜战斗的迹象。”

    “讨厌……都怪你……”

    素素刚举起粉拳,唐立哲已经哈哈大笑着走了。

    一想到过了今天,两人就正式结为夫妻,素素心里无比的兴%%奋,六点半,瑞欣打来电话,说是自己不能来了,素素的心一下子又难过起来,她知道瑞欣为什么不能来,现在正是最关键时期,瑞欣的生活如履薄冰,她能理解,所以绝对不会埋怨。

    好友人没来,却给了她最真诚的祝福,挂了电话,素素惆怅了好一会。

    好在肖戈莹很快来了,化妆团队也来了,素素化妆时,肖戈莹就在一旁站着,调侃上次陪自己化妆仿佛是昨天的事,一眨眼就十年风水轮流转了。

    素素问她新婚后的生活,她摇头叹息,不提也罢。

    素素惶恐,她又立马说:“你怕什么呀,方明杰对我,和唐立哲对你,那是一个档次上的吗?再说了,我们结婚的目的性也不一样啊。”

    她是奉子成婚,而素素却完全是爱情水到渠成。

    画好了妆,一行人赶去酒店,素素被安排在礼堂隔壁的房间,肖戈莹陪伴着她。

    离婚礼时间还早,两人唠着嗑。

    “你这婚纱真漂亮,唐立哲就是有眼光,什么事都给你安排的妥妥当当。”

    “这婚纱我自己设计的。”

    肖戈莹瞪大双眼:“真的啊?看不出来啊,小素素你还有这样的才华。”

    素素笑着说:“是啊,可惜你已经结婚了,不然回头也可以给你设计一件。”

    “你设计啊,没关系,回头哪天说不定我和方明杰就拜拜了呢。”

    “别胡说啊,孩子可听着呢。”

    素素指着她隆起的腹部。

    “要听早听到了,我天天都对方明杰说这样的话。”

    “真是后妈。”

    两人就这样闲聊着,直到一名服务生将一个小孩领过来。

    “姐姐。”

    听到丢丢的声音,素素欣喜异常:“丢丢,你来了,快到姐姐这里来。”

    肖戈莹诧异的望着孩子:“这谁家的啊?”

    “是我前不久认识的,怎么样,是不是长得很帅气啊?”

    肖戈莹猛点头:“对对。”随口开了句玩笑:“不过长的挺像你家老公的。”

    “那是,帅哥不都长一个模子。”

    素素摸了摸丢丢的头发:“一个人来的吗?”

    “是的。”

    “他这么小家长也放心一个人出来啊?”肖戈莹感叹:“现在的孩子真是了不得,这么小的年纪都开始出来应酬了。”

    几个人呵呵的笑起来。

    这时,肖戈莹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起,她撇了眼号码,凶巴巴的接起:“干嘛?”

    一听她讲电话的口气就知道打电话的人肯定是方明杰,只是不知对方讲了什么,肖戈莹的脸突然白了下来。

    “出什么事了吗?”

    素素内心忽尔生出一股不详。

    “没、没什么。”

    肖戈莹挂断电话,表情明显焦虑异常,尽管极力想表现出没事的样子,可素素仍然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她内心的无措和不安。

    “一定有事,到底什么事,快告诉我。”

    “没什么,真的,不要胡乱猜测。”

    肖戈莹努力挤出一丝笑容:“刚才我们聊到哪了,来,继续。”

    素素可没有心情再与她继续闲聊下去,双手拎起婚纱的下摆,就往门边走,一边走一边说:“我出去看看发生了什么。”

    肖戈莹急忙拦住她:“真的什么也没有,你不能出去。”

    素素总算明白了,肖戈莹接到的那通电话,可能就是为了看住自己。

    她越是这样,素素越是要去把事情弄清楚。

    “让开。”

    “不行。”

    “为什么不行?”

    “还没到新娘子出场。”

    “不要骗我了,让开!”

    “新娘子不能乱跑……”

    两人争执间,一阵脚步声急匆匆向她们走来,为首的正是新郎唐立哲。

    看到唐立哲平安无事,素素悬着的心落下了,只要不是唐立哲出了意外,其它的,什么都不重要。

    可她很快又担忧起来,因为唐立哲的表情,看起来颇为凝重。

    她张口刚要说话——

    “爸爸……”

    一个孩童的喊声,顿时让周遭鸦雀无声。

相关小说:豪门私宠:冷少的路边甜妻首席,想明白了再结婚第七任新娘我先爱,你随意无路可逃,首长结婚吧豪门悬爱重生之复仇女王太气人红颜依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