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 > 国民老公强索爱:非你莫属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1946韦德缅甸环球国际网投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完美世界给你告白,要不要听修仙狂少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夫君个个太销魂圣墟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167 强吻

    江茵阴沉着脸一语不发,她何尝不知道,黑虎迷恋的只是她的美色,他从来没有真心对过自己,其实何止黑虎,这世上从来就没有过对她真心的人。

    “把人放了,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真的?”

    “当然。”

    权衡利弊,青龙帮势力远不及天鹰帮,好汉不吃眼前亏,黑虎将枪拿下来,用力一推,把素素推向了温启。

    啪——

    与此同时,温启对准黑虎的腿,毫不犹豫的扫了一枪。

    黑虎哀嚎,气急败坏的吼道:“温启,你说话不算话!!!”

    “我刚才没说完,敢伤了我女人一根头发,血洗你青龙帮,敢让我女人受惊,我要你一条腿补偿,现在,我女人明显受惊了。

    “你……”

    黑虎将枪对准他。

    温启同样对着他,“要跟我比枪法吗?那就试试,看谁更精准。”

    温启的枪法是黑道中人人皆知的精准,他想要你一条腿,就不会误伤了胳膊,要你一只眼珠子,打下来的也绝不会是你耳朵。

    因此,黑虎根本不敢跟他赌。

    温启带着素素,一行人堂而皇之的走了。

    身后传来黑虎打骂江茵的声音:“你个臭婊子,都是你惹的事,让老子平白挨了一枪,你给老子跪下来把子弹给我吸出来!!!”

    素素在家休养了二日,就满含愤怒的去找陆琪了。

    这个女人,她不能就这样放过,自己当年受过的屈辱,也不能就这样算了。

    素素来到湘园门口,按响门铃,开门的人是鸿叔,一见到她,就像见到久违的亲人一样,鸿叔激动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卓小姐。”

    “鸿叔……”

    “你怎么来这里了,我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你了。”

    “我来有点事,鸿叔你身体还好吧?”

    素素心里酸酸的,这位老人,曾经在她青春莽撞的岁月,给予过太多的包容和关切,她感激他,一直感激。

    “嗳好好,好着呢,倒是你……”

    鸿叔说着忧伤的叹了口气:“到底是没能和少爷走到一起。”

    他的话语包含了太多的遗憾,他曾亲眼见证少爷如何一点点走近她的心,两人如何相爱,如何相残,这些,这位老人都见证了。

    “鸿叔,你进去喊一下陆琪出来,我有事问她。”

    “陆小姐吗?”

    “对。”

    “好,你稍等一下。”

    鸿叔转身进到园子里,到了客厅,对正在与小少爷说话的陆琪说:“陆小姐,卓小姐来了,说有些事要跟你说。”

    “卓小姐?卓素素?”

    “是的。”

    “她找我干什么?”

    “姐姐来了??”

    相比她的冷漠,唐乐就要开心多了,但兴奋的神情也只是片刻,在母亲凌厉的目光下,诺诺的收敛了。

    “不是很清楚,你就到外面看一下吧。”

    “不去,告诉她,我没时间见一些乱七八糟的人!”

    鸿叔走了,将陆琪的话转述给门外的素素,当然乱七八糟被他省略了。

    “鸿叔麻烦你再跑一趟,你就告诉她,如果她不出来,我就直接去找唐立哲,到时候有她哭的时候。”

    陆琪再次听到鸿叔传来的话,脸色拉了下来,她在心中暗想,这个女人莫非是捏住了自己什么把柄,居然敢这么自信的说要去找唐立哲,还有自己哭的时候?这样想来,陆琪稍稍不安,就打开电视让唐乐坐在沙发上看,起身朝外面走去。

    “找我干什么?”

    一见到素素,她就显得不耐烦质问。

    啪——

    素素没说话,却是先给了她一巴掌,打的十分重,陆琪的脸上,即刻显出五根红红的指印。

    “你个贱女人,凭什么打我?”

    陆琪怒极攻心,扬起手就要还回去,却被素素接下来的一句话震慑的僵住不动。

    “打你是为了我曾遭遇过的悲惨,就是因为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我才这么悲惨!”

    “你什么意思?”

    “还要装糊涂吗?当年指使黑帮绑架我的人,让我倍受屈辱,永失青白不正是你的杰作!”

    “呵呵,真是天方夜谈,你被人强暴那是你命不好,管我什么事……”

    “你再说一次?我既然能找到这里,就说明我什么都知道了,你确定还要这样装疯卖傻?”

    素素额头的青筋突起。

    “你知道什么了你说啊。”

    “青龙帮黑虎,还有江茵,这些人你不陌生吧?黑虎已经亲口承认,当年是你托他们绑架的我,这件事我若告诉唐立哲,你觉得会怎么样?”

    事到如今,陆琪没什么底气了,但还是死鸭子嘴硬,不肯轻易承认:“我根本就不认识什么黑虎。”

    “好,那看来你今天打死了也不会承认了,没关系,你承认与不承认已经没太大关系,我来也没指望你会承认,我现在就去找唐立哲,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他,还有黑虎,前天才被我老公打断一条腿,我让我老公架都把他架到唐氏,让他当着唐立哲的面,指认幕后黑手到底是谁!”

    素素说完,拂袖准备离去,陆琪却突然扑嗵一声,跪在了她面前。

    “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我承认,那件事我确实脱不了关系,但让人强暴你并非我本意,我那时候也是因为怀孕,唐立哲的心一直摇摆不定,我实在没有办法,才做了错事,卓素素,我求你,原谅我……”

    “你有什么资格求我原谅你?”

    素素一把揪住她的头发,歇斯底里的吼道:“我所承受的痛苦,是你一句对不起就能过去的事吗?让人玷污我不是你的本意,对,当然不是你的本意,你的本意是让我永远消失,这样恶毒的你,竟然还有脸祈求别人的原谅!!你不配!!!”

    素素愤怒的嘶吼,如果现在给她一把枪,她会毫不犹豫打进这个女人的心脏,一泄她心头之恨,心底之伤。

    “对不起,我错了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求你,求你不要告诉唐立哲,就算是为了唐乐好吗?乐乐不能失去爸爸,卓素素,我替孩子求你了……”

    素素凄绝的冷笑:“呵又拿孩子来当挡箭牌,我现在真的怀疑,你做的坏事绝不止这一件,一个人为了达到自己的私欲而有那样恶毒的念头,再做其它伤天害理的事也不是没有可能,陆琪,你以为我现在原谅你,你就没有败露的一天吗?像你这种人,老天爷是不会放过你的!!”

    “那就让老天爷来惩罚我,现在求你放我一马,求你,求你……”

    陆琪跪在地上,泪水涟涟,双手不停的搓动,祈求素素原谅。

    “你做梦,揭穿不法分子是每一个正义人该有的行为,何况我还是一个受害者,你等着吧,等着被唐立哲从这个家里给你赶出去!”

    素素坚定的要去找唐立哲说清这件事,陆琪抱着她的腿哭着求放过,这时,身后又响起一道诺诺的嗓音:“姐姐……”

    素素的后背一紧,人就僵住不动了。

    她缓缓回头,看到的是唐乐悲伤的脸,孩子已经哭了,泪水大颗大颗从眼眶里渗出。

    看到儿子就像见到救命稻草一样,陆琪赶紧拽过唐乐的手:“乐乐,快求姐姐,求姐姐不要拆穿妈妈,求姐姐放过妈妈一次。”

    “妈妈,你为什么总是做坏事?乐乐真的开始讨厌你了。”

    唐乐哇一声大哭,小小的年纪,却也知道尊严,死都不肯向姐姐求饶,深知妈妈是做了不能原谅的错事,否则姐姐也不会这样生气。

    “你求姐姐啊,快求她啊,哭什么,求啊求啊,你哑巴了??快点啊……”

    陆琪只想赶紧结束这件事,担心唐家的人回来,一切都晚了,可儿子就是倔强的咬着嘴不说话。

    如今也只有儿子能挽回一些希望了,她一遍又一遍催促:“你不要老是哭行不行,倒是说话句,让你求她一下这么难吗?唐乐!!!”

    “够了!”

    素素怒吼,绝望的看一眼陆琪:“你真是无药可救了,孩子有什么错,遇到你这样的母亲。”

    她停顿一下:“我可以看在唐乐的份上,今天放你一马,但是陆琪你听好了,人在做天在看,多行不义必自毙,你终有一天,会为你今日做过的每一件事,付出该有的惨重代价!”

    素素在回去的路上,遇到了准备归家的唐立哲。

    他远远的从车里看到素素,诧异的将车子停了下来。

    打开车门下车,径直走到她面前,“你怎么来这里了?”

    素素原本正沉浸在愤怒和悲伤之中,陡然遇到唐立哲,她深深的望他一眼,真的想说出心里的一切,但为了那个孩子,她没出息的忍了。

    “你不会是去我家了?”

    唐立哲探究的问。

    “让开。”

    素素心力交瘁,不想和他多说什么。

    “怎么每次都像我欠了你钱一样?”

    在他回家的途中偶遇,难道询问一下她的去向不应该吗?

    “你是欠了我的,只是不是钱。”

    素素悠悠的回答。

    “那是什么,你倒是说。”

    “你要是有心的话,就自己慢慢觉察吧。”

    素素说完,就留下一头雾水的唐立哲,决绝的走了。

    这边陆琪回到唐家客厅,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整个人都几乎虚脱。

    真的好险,如果卓素素真的去将这件事报告给唐立哲,那她真的很难在唐家立足了。

    姑且不说她让卓素素失贞的事,就是黑帮误伤唐立哲一事,被唐鹤轩夫妇知道,也是定饶不了她,还好,她还有个孩子,可以约束卓素素,卓素素孤儿的身份,是她一生最大的致命弱点。

    唐乐从外面进来后就把自己关进了屋里,不想与任何人说话,任凭陆琪如何拍门,他就是不肯开。

    唐立哲回来后,陆琪已经从楼上唐乐房前回来,见到唐立哲,可能是心虚的缘故,她不敢正视他的眼睛,她越是这样,越是让唐立哲怀疑。

    “你是不是见过素素了?”

    “没、没有,我怎么会见到她。”

    陆琪猛的抬起头,心惊胆战的回答。

    “我刚回来在路上遇到她了。”

    “哦是嘛,我不清楚……”

    “你真没见过她?”

    “没有!”

    陆琪渐渐自信起来,唐立哲遇到卓素素,她什么也没说,自己还怕什么,唯一知道素素来过的管家,也已经被她叮嘱过不许说出来,唐乐就更不用说了,这孩子再怎么闹脾气,始终还是与她这个妈妈站在一边。

    唐立哲不再询问其它,转身上了楼,陆琪凝视着他的背影,心中暗暗想,计划要加紧了,做的事太多,随时都有可能露出破绽,唯有怀孕,是自己最稳妥的护身符。

    终于赶上了排卵之天,陆琪兴奋的回到家,对婆婆王冬云说:“妈,医生说了,我今夜就会排卵,而且卵泡发育的非常好,怀双胞胎的机率非常大,我们今晚就开始吧?”

    “好,回头我就让管家给立哲打电话,让他今晚务必回来吃晚饭!”

    王冬云等这一日也是等的迫不及待,唐鹤轩天天为了她当年丢失的那个孩子与她争吵,由于理亏她竟是吵不过他,每每被气的半死,若是陆琪能成功怀上双胞胎,为唐家再添香火,那唐鹤轩那边,自己也是对他有交代了。

    然而事与愿违,管家给唐立哲打电话,他说晚上有应酬,不回来吃晚饭了。

    这可把陆琪给急得团团转,一个劲的让婆婆想办法,错过了今晚要再等一个月,他们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了,确切的说,是她没有太多的时间了。

    王冬云让她不要急,自己再想办法,到了晚上八点多钟,王冬云亲自给儿子打了通电话,在电话里,告知他自己心脏疼,让他立马回来。

    唐立哲接到电话后没多久就回来了,一进门就看到母亲坐在沙发上,单手捂着胸口,一脸不舒服的表情。

    他径直上前问:“怎么回事?”

    “儿子,你可回来了……”

    “是不是老毛病又犯了?没吃药吗?”

    唐立哲撇一眼母亲身旁站着的陆琪。

    “已经吃过了,现在好多了,刚才家里没人,我才打电话让你回来的。”

    王冬云解释。

    陆琪接着又说:“那时候我去给唐乐买学校明天要用的手工纸了。”

    “爸呢?”

    “谁知道他去哪了,现在这个家就好像铁笼一样,他一分钟都不想待在这里。”

    唐立哲沉吟片刻,“不舒服还是去楼上休息吧。”

    “你应酬结束了吗?”

    “还没有。”

    “那还要不要去?”

    没等儿子回答,王冬云就抓住他的手说,“儿子,别出去了,在家里陪陪妈,妈最近心情真的很差,你也好久没陪我聊过天了,算妈求你,今晚哪也不去,就陪陪妈好吗?”

    见母亲眼神充满期盼,拒绝的话终是未能说出口,重重的点了点头,答应了。

    儿子点头首肯,王冬云和陆琪心花怒放,互相默契的看一眼,表面上都没有显现出来。

    在儿子的搀扶下,王冬云上了楼。

    母子俩真的很久都没有谈过心了,一聊就聊了两个多小时,要不是媳妇有重要的事要做,王冬云真不舍得放儿子走,这样静谧的时光实在是太少了,自从出现一个卓素素,母子感情急剧退化,像这样心平气和聊天的机会确实不多。

    王冬云唤来佣人,让她给少爷端碗汤上来。

    唐立哲说不想喝,王冬云却坚持要他喝,说是下午就让佣人炖了,特地给他补身子用的。

    在母亲的坚持下,唐立哲将一碗汤喝了个底朝天,他做梦也不会想到,外人算计她,自己的母亲也会算计,对家人,他真的没有丝毫戒备之心。

    喝完汤后,脑子渐渐有些昏昏欲睡,王冬云知道药效要开始发挥了,便说自己要休息了,让儿子也回房里休息。

    唐立哲回到自己卧室,不算很长的一小段路程,他却是踉跄着才走回去的,不知道为什么,眼前所能目及的地方,都开始晃动起来,像是要来一场大地震一样。

    回到卧室,倒在床上,一股莫名的燥热便开始从下一直往上涌,浑身如同被烈火燃烧一般,难受的他开始撕扯自己的衣服。

    燥热难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连心跳都快的几乎要冲破胸腔,世界在眼前恍动,唐立哲嗓子里干的要冒出一阵阵青烟,他狠狠甩了甩头,试图清醒一点,但却无用,**在血液里流动,他发了疯的想要,下面某个地方,又硬又胀,硬胀的让他翻个身,发出了几声恐怖的嘶鸣。

    这时,一直在外面伺机而动的陆琪推开门进来了,人未到,先闻到一股清香,那是一种令人心醉迷乱的香味,有**作用,即便没有吃过迷药的男人,闻到这种香味也会把持不住,何况唐立哲,此时正经受着chun药的折磨。

    “哲,很难受吗?要不要我帮你……”

    陆琪的出现,可以说如同在大海中抓到一根浮木,唐立哲二话不说,就将她压在身下,迫不及待的去吻她,几乎咬的她嘴唇都留出血来。

    陆琪兴奋的要昏过去了,她等这一天真的等了好久好久,终于又可以做一回他的女人,不管以怎样的方式,只要能拥有他。

    唐立哲撕掉了她身上全部的衣服,就在准备进入的那一刻,陆琪情不自禁的喊道:“老公,进来,我要,我要给你生孩子……”

    一句生孩子,让唐立哲混乱的大脑突然清醒了几分,他在时而模糊时面清晰的状态下,逼视着身下的女人,似乎孩子这个话题让他想到了几年前的那个孩子,因为他一时失足才有了今日无可挽回的局面,顿时大脑里只有一个念头,不可以,历史不可以重演,他不能再重蹈覆辙。

    chun药虽然厉害,可以让一个人生不如死,但是倘若一个人的意志足够坚定,那么,没有什么可以控制它。

    唐立哲努力撑起自己的身子,开始与心里的魔鬼抗争,陆琪见他没有更近一步,反而站了起来,焦虑的喊道:“哲你干什么?快来啊,你不是难受吗?来这里就不难受了,这里会让你很舒服的,快进来吧……”

    陆琪不知羞耻的用手指着自己的私处,唐立哲死死绷紧着牙根,抵御着她的诱惑,发出一声嘶吼,陆琪上前抱住他,主动吻他,抚摸他,用身体挤压他,若不是心理有一个强大的意志在支撑着自己,唐立哲已经溃不成防。

    他用尽全身的力气,一把甩开了陆琪,接着,就踉跄着往门外走。

    陆琪从地上爬起来,整个人简直要疯了,这个药如此厉害,唐立哲却还能有理智,她猛的扑上前,从身后抱住他:“你要去哪?你不能走,离开了这里你会死的,今晚只有我能救你!”

    唐立哲再次将她推开,受体内**之毒的蛊惑,他已经说不出一句话,双眼血红,青筋爆起,唯一的念头就是,离开这里。

    他不认为这里是能救他的地方,反而认为,留在这里,才会真正的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陆琪不死心,仍然抱住他的腿不让他走,可是唐立哲却抱了一颗必走的绝心。

    陆琪发狂,为什么他还能坚持,她在心里呐喊,让药效来的更猛吧,让这个男人彻底失去意识吧,只留下最原始的冲动,将她压在身下,狠狠的索求……

    事实上,唐立哲确实越来越难受,眼前已经模糊的快要什么也看不见,终因为强烈的药效而跌倒在地,陆琪大喜过望,扑过去就像一头母狼坐在他身上,既然他在这样的情况下都能对她存有排斥心理,那就让自己来主动争取,反正这个药过后,当事人对过程并不会记得特别清楚。

    唐立哲眼看着局势就要无法挽回,愤怒之下,一拳砸在了门边放置的一只水晶大花瓶上,啪的一声,花瓶四分五裂,唐立哲的手也随即鲜血淋漓,神奇的是,血一流出来,整个人仿佛清醒了不少,对眼前发生的状况也恍然间全部明白。

    他一脚踢开俯在自己身上的陆琪,血红着双眼辱骂她:“你这个下贱的女人,三番两次对我用如此卑鄙的手段,你给我等着。”

    唐立哲说完,就转身踉跄着出去。

    虽然人清醒了很多,但药毕竟还在身体里,暂时的清醒并不代表已经将体内的**之毒逼出来,他仍然还是掌控不了那只隐藏在他体内的魔鬼。

    陆琪失魂落魄的瘫倒在地,半响才反应过来,拨腿追出去时,赫然看到楼下管家已经出来,正在搀扶唐立哲,一脸关切的表情。

    她想到自己没穿衣服,赶紧又返身回去穿衣服,然而,等到她穿好衣服出来时,唐立哲却已经不在楼下。

    陆琪崩溃了,歇斯底里的质问鸿叔:“他人呢??唐立哲人呢??”

    “少、少爷出去了……怎么回事?”

    鸿叔也是一脸茫然,今晚他睡的晚,刚从外面回来经过客厅时,看到少爷脸色异常的从楼下下来,他上前询问原因,少爷一句话不说,看那个样子,真的是让人很担心。

    “为什么出去了?你怎么不看住他!!你这个没用的老东西,他那个样子走掉会死的你知不知道!!!!”

    陆琪歇斯底里的吼道,管家瞬间吓得面色苍白,惊慌失措的解释:“我、我就去厨房给少爷倒了杯水喝,等我出来时,他人就走了……这可如何是好,我们赶紧出去找吧!”

    “没用,没用,全是一帮蠢货,连个人都看不住!!!”

    陆琪怒极攻心,竟迁怒于他人,其实真正让她如此愤怒的原因,是唐立哲竟然到这种程度都不肯碰她丝毫,这让她简直羞愤的恨不得一头撞死在墙上。

    “到底是别人没用,还是你没用,什么都给你弄好了,你却还是连个男人都抓不住!”

    王冬云听到动静从楼上下来,正好看到陆琪气急败坏的在骂管家。

    怎能让她不恼火,卓素素勾勾手指,儿子就能为她赴汤蹈火,她倒好,药都喝进肚里,人却还能走掉,真是个无用的女人!

    “妈……”

    陆琪委屈的嚎啕大哭,她也想成功,可是唐立哲就是死也不肯要她呀,一个男人宁死不要,她能怎么办……

    “哭有什么用,还不出去找人!”

    王冬云的提醒,让陆琪即刻醒悟,对,现在不是哭的时候,唐立哲身受药性折磨,肯定不会走远,而今晚他必须要与人结合,否则,那个药最终可能会要了他的命。

    唐家上下出动,全部到附近找人了,然而,周边全部找遍,也没找到他人,鸿叔更是细心的发现,少爷的车不在了。

    想到陆琪说的话,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鸿叔还是很担心少爷,六神无主之下,忽尔想到一个人。

    他从手机里翻出一个号码,是前两日素素来时,他跟她要的,迅速拨过去,对方可能是已经睡了,迷迷糊糊的问:“哪位?”

    “卓小姐,出大事了……”

    鸿叔带着哭腔的声音让素素即刻清醒,她猛的坐起身,不安的问:“出什么事了?”

    “我家少爷今晚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脸色特别不好,人也好像不是很清醒,半个小时前离开家了,现在遍寻不着,陆琪说,如果找不到他他会死的,卓小姐,你能找到少爷吗?如果可以,你能不能帮忙找找,毕竟我们都没有你了解,他会去哪些地方……”

    素素陷入为难,又是唐立哲的事情,她已经发誓再也不管他的事,可能是她的沉默让鸿叔不安,鸿叔又说:“拜托了卓小姐,就看在我们家少爷从前待你不薄的份上,帮帮他吧,他要真有个三长两短,我身为一个管家难辞其咎……”

    “我出去找找看。”

    素素不忍鸿叔太过内疚,勉强答应了下来。

    “他电话你们找过了吗?”

    “打了没人接。”

    “走了多久了。”

    “快一个小时了。”

    “好,那就这样,我找到他会第一时间联系你。”

    “谢谢了卓小姐,真的谢谢了。”

    素素挂断电话,穿好衣服,就悄悄出门了。

    她走的无声无息,没有惊动宅子里的任何人,驱车哪里也没有去,直接就开去了海边别墅。

    到了那里,别墅一片漆黑,明显没人来过,素素责备自己糊涂,若是在这里,唐家的人肯定已经找过来了。

    这里没有,能去哪里呢?T市这么大,素素还真的想不出,唐立哲会去什么地方。

    还有,他今晚怎么了?发生什么了居然会致命?

    不管到底发生了什么,现在也不是想这些事的时候,当务之急,应该是先把人找到再说。

    素素漫无目的的开车四处晃荡,口袋里的手机又响了,她赶紧接起:“喂?哪位?”

    “是素素吗?”

    咦,好熟悉的声音,但又想不起来是哪位,只好先答应:“是的,您是谁?”

    “我是房东婆婆,还记得吗?”

    素素愣了下,对方又说:“桃花巷的房东婆婆,想起了没有?”

    “哦哦是你,婆婆,你怎么会给我打电话?”

    素素惊讶极了,她当然想起了对方是谁,她正是当年闺里香的房东。

    “你快到我这里来一下,电话里说不不清楚。”

    素素踩动油门,十万火急的赶了过去。

    难道是妈妈回来了?不然房东婆婆会找她有什么事?可是房东婆婆是从哪里弄的她的号码?一定是妈妈回来了,不然房东婆婆绝对不会联系她。

    赶到桃花巷,原本她生活过的闺里香,赫然间看到门口停着的唐立哲的车,整个人惊呆了,不会是唐立哲在这里吧?他怎么会来到这里?

    “丫头,你可算来了,快进去看看吧,突然来了个男人,好像病的不轻,让我把门打开,进去后就再没出来过……”

    “阿婆,你怎么会有我号码?”

    “是那个男人给的,我不放心他,要报警,他不让报,说是认识这个房子的主人,我让他说,他就说了你的名字,我还是信不过他,担心他别是什么逃犯,让他把你的号码给我,他就给我了,这不,我就赶紧联系你过来了,你快进去看看,那个男人你认不认识,倘若不认识,我们也好赶紧报警把他抓走。”

    “阿婆放心吧,那个人我认识。”

    素素平静的说。

    房东松了口气:“你认识啊,那就好,吓死我了,这半夜三更的,他使劲拍门,那脸上的表情吓死人,像是我不给他开门就要把我杀了一样……”

    “打扰你了,你先去休息吧,这边交给我。”

    “嗳好好。”

    待阿婆走后,素素就推开门进到了屋子里。

    屋里没有开灯,只听到一阵阵男人痛苦的呻、、吟声,她顺着声源走过去,对着蹲在墙角处的一抹黑影询问:“唐立哲,你怎么了?”

    咋一听到这让他放心的声音,没等素素反应,他已经将对方抱进怀里,下一秒,炽热的唇就压了下来,唔……素素挣扎,好不容易挣脱了他,啪,一巴掌就甩了过去。

    素素打开了灯,喘着气望向刚才被自己甩了耳光的男人,忽得心底一惊,他怎么这样了……

    只见唐立哲脸色红的发紫,双眼也是布满血丝,额上的青筋几乎要冲破皮肤突出来,还有汗水,还没到三伏天,汗水便大颗大颗的顺着轮廓滴落而下。

    还有他的手,一只手上全是血,血已经干涸了,红的很刺眼。

    “你这到底是怎么了?”

    素素痛心疾首的蹲到他面前质问。

    “我……我又被下药了。”

    唐立哲艰难的回答,胸口剧烈起伏。

    这药在他身体里,像是被诅咒了一样,时而轻时而重,时而缓时而快,轻的时候他尚且能控制住自己,重的时候真的想毁掉那个东西。

    下面要涨破了,太难受了,他想,如果素素能给他该多好,可是他知道,她不会给,就从刚才那一巴掌来看。

    下药……难道……

    “陆琪又给你下迷情药了吗?”

    唐立哲点点头。

    “这个恶毒的女人!”

    素素气的发疯,看到唐立哲这样难受,想到鸿叔说的可能会死,也不知道这陆琪下了多少剂量,不会真的死掉吧,该怎么办,素素一时间拿不定主意。

    唐立哲的呻、、、吟声更重了,素素当下提议:“你赶紧去凤凰城,找个女人把药解了!”

    凤凰城。

    唐立哲自嘲的望着她,到底她还是宁愿让他去找别的女人,也没打算让自己来做这个解药,他无力了笑了笑:“不必了,我若有心找别的女人,现在就不会再这里。”

    “你来这里干什么?这里能帮你解药吗?!”

    唐立哲痛心的凝视她:你如何能懂,我来这里,就是不想让别人找到,一旦陆琪找到了我,我很难保证,会不会在药效的迷惑下,而再次犯下永不可原谅的过错,已经错过一次,我不想再错了……”

    “那你就去找别的女人啊,你这样躲在这里也不是个事,痛苦的是你自己!!”

    “在得知你和温启结婚的那一天,我就已经发过誓,此生再不碰任何女人,今晚就是死了,我也不会违背自己这个誓言。”

    素素鼻头一酸,别过视线:“你这是何必,我已经结婚了。”

    “我知道你结婚了,所以你走吧,让我在这里安静的待一夜,你留在这里,我同样不会保证,会不会对你做出什么事。”

    唐立哲来这里,只是相信这里没人会找过来,他并没有想要素素替他解药的想法,虽然他心里真的很想要她,但他会努力控制,不会强迫她,不会让她为难。

    “你这个疯子,谁让你替我守节了,我即已结婚,我们就是没关系的人,你想与谁好与谁上床都是你的事,你这样死撑着自己以为我会感动吗?不会的,我只会觉得你钻牛角尖而已!”

    “没关系,随你作何想法,我只是不想再悔恨一次……”

    素素背过身,眼泪就涌出了眼眶,她能够体会唐立哲这一刻说这句话,是因为多么后悔当年和陆琪出轨的事,但事情发生了却还是发生了。

    “我打电话给鸿叔,让他送你去医院。”

    素素抽泣了一声,低头准备打电话。

    “不要……”

    “不要你真的准备在这里等死吗?”

    不去医院不找女人到底是想闹哪样?他知不知道看着这样的他,她的心里有多难受?

    “如果你现在打电话给他,他们不会送我去医院,最终还是会把陆琪送到我面前。”

    “他们?”

    “这件事我母亲也参与了其中,所以你明白了吧,我为什么哪里也不去,躲在这里,只有这个隐蔽的地方,是他们找不到的。”

    素素明白了,因为王冬云参与了这件事,就说明他们是有计划行事,他们的目的肯定是一定要得逞,因此,明明结合就能治愈的病情为何一定要送去医院?唐立哲也不是普通市民,相信王冬云不会让这样的事曝光出去。

    “那你要怎么办?你告诉我到底要怎么办?眼睁睁的看着你在这里痛苦折磨吗?”

    “你不用眼睁睁的看着,你走,我会撑过去的,相信我。”

    唐立哲坚持要她走,素素最后撇他一眼,转身跑了出去。

    跑出门外的素素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蹲在墙角边哭了起来,这一生,她与唐立哲的感情剪不断理还乱,即便是她结婚了,仍然纠缠不清。

    让她得知了他遇到这样的事,无论如何也不能轻松的走掉,内心真的会担心他死掉,陆琪的心狠手辣她已经领教,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给他吃了什么,如果真的致命的东西该怎么办?她要亲眼目睹自己曾经爱过的这个男人死在自己眼前吗?

    -----------------------------------------------------

相关小说:豪门私宠:冷少的路边甜妻首席,想明白了再结婚第七任新娘我先爱,你随意无路可逃,首长结婚吧豪门悬爱重生之复仇女王太气人红颜依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