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 > 国民老公强索爱:非你莫属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九号旗下娱乐平台吉祥坊wellbet软件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完美世界给你告白,要不要听修仙狂少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夫君个个太销魂圣墟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170 我会把最好的结果带到你面前

    素素终于肯直视他的眼睛,望了很久很久:“你说的这些话确实让人心动,但是抱歉,我已经过了再冒险的年纪。”

    她说完又转身走了,在门口被唐立哲硬生生拖住:“不管你接受还是不接受,我不许你走,你就肯定走不了,等着我,我会把最好的结果带到你面前。”

    唐立哲松开了她的手,先一步离开了姚瑞欣的住处,今晚约素素见面,这样的局面他是可以预料的,他知道素素不可能轻易答应,但是没关系,他想让她听到的,他已经说完。

    “他们都走了。”

    姚瑞欣坐在刘昊的车里,目睹了唐立哲与素素先后离去。

    “不知道谈的如何……”

    “还用说吗?肯定是不欢而散,素素的脾气我是了解的,她不会给唐立哲好脸色看。”

    “不管怎么说,今天谢谢你了,要不是你把素素骗过来,唐立哲怕是很难见到她。”

    瑞欣抚额:“哎别说了,这下我是罪大了,回头素素肯定撕了我。”

    “她真要责怪就让她来找我,毕竟是我拜托你帮的忙。”

    “算了,我助纣为虐是事实,推也推不掉的。”

    瑞欣说完,就转头对坐在后座上正在看书的儿子说:“子涵,走了,回家。”

    “为了表示我对你的感谢,今晚请你们吃顿饭吧。”

    刘昊说着,都不等她答应,就把车子发动了。

    “呃那个不用了刘教练,又不是什么大忙,真的不用这么客气……”

    姚瑞欣急的连连摆手,可刘昊坚持要请吃饭,他说:“我这个人恩怨分明,该报的仇要报,该还的情也要还。”

    姚瑞欣没办法坚持了,只能任由刘昊将她们母子带到一家十分上档次的餐厅。

    三人吃饭吃到一半时,素素的电话打过来,瑞欣苦着脸把手机给刘昊看,“撕我来了。”

    “要不要我来接?”

    “不用。”

    姚瑞欣作个噤声的动作,就按下了接听:“喂,素素呀……”

    “不要叫的这么亲,我跟你很熟吗??!!”

    姚瑞欣把手机拉出去半丈远,真险啊,差点耳膜就被震破了。

    “你现在在干什么?”

    素素就吼那么一声,语气就平缓了下来,听到她不再嘶吼,瑞欣的心也放下了,于是老实回答:“刘昊请我和子涵在吃晚饭。”

    “呵,刚把我卖了这么快你俩就举杯庆祝上了?”

    “不是不是,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我帮唐立哲约你,也是觉得你俩还有复合的希望……”

    “复合的希望?你跟汪鹏还有复合的希望吗?死丫头你给我等着,回头我慢慢收拾你!”

    啪,对方挂断了电话,瑞欣长长叹了口气。

    “这爱情真够磨人的,没有不行,有也不行。”

    她和汪鹏没有,所以婚姻只有痛苦,素素跟唐立哲倒是有,但也不见得比她快乐多少。

    还有,拿她和汪鹏打比方,她和汪鹏,跟她与唐立哲,那是一个性质吗?

    莫擎苍或许是因为求生的**太过强烈,所以手术非常成功,手术后的第二天,整个人就精神了很多。

    “干爹,你能脱离危险,真是太好了。”

    陆琪站在莫擎苍的床边,一脸如释重负的微笑表情。

    一旁的秘书插话:“多亏了小姐一直替您祈福,您才能平安脱险。”

    莫擎苍感激的笑了,握住陆琪的一只手:“好孩子,真是谢谢你了。”

    “干爹,说的什么话,我应该的。”

    陆琪蹲到他面前,无限忧伤的说:“我就干爹您一个亲人,要是你不在了,你让琪儿如何是好?”

    莫擎苍拍了拍她的头。

    “对了,你说找到了我那爱人的女儿,可是真的?”

    陆琪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笑着点头:“真的,等干爹病好了,我就带你去见她。”

    “嗳好好。”

    这是自己多年的心愿,眼见愿望成真,莫擎苍十分开心。

    “干爹,我能不能也拜托你一件事。”

    “什么事,你说?”

    陆琪故意露出为难的表情:“我知道在你身体如此不适的情况下,不该对你提出这样的请求,但是干爹我也是没办法,眼下我的处境极不好。”

    “又怎么了?”

    陆琪撇一眼秘书,秘书立刻识趣的说:“我还有事,先走了,老板您休息好。”

    待秘书走后,莫擎苍便鼓动陆琪:“什么事,就说吧。”

    “我想让你安排人让李载明……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莫擎苍闻言大吃一惊:“你要杀人?”

    “干爹,我也是没办法,这次事态严重,搞不好我就完蛋了。”

    “琪儿啊,你真的这是何必,唐立哲对你的态度连我这个外人看了都再清楚不过,不会比这更好了,你为他做到如此地步,至于吗?”

    陆琪的眼泪涌出眼眶:“我已经没有回头路了,为了留在唐立哲身边,我做了很多事,现在,如果不杀了李载明,那就不是我被赶出唐家的问题,而是,他若不死,我就肯定活不了。”

    “如此严重?”

    “是的干爹,真的很严重,我求求你,你帮帮我吧。”

    莫擎苍很是犹豫:“你想好了没有?李载明好歹与你有过情分啊……”

    “我从来不爱他,我与他的情分只是利用而已。”

    陆琪这一瞬间眼中的无情和冷漠让莫擎苍有些陌生,他钝钝的看了她两眼,叹息着说了句意味深长的话:“也许从一开始我就不该支持你的计划,那么,你或许也就不会走到今天。”

    肖戈莹正在卧室里给孩子哺乳,方明杰突然一把推开房门闯了进来。

    “肖戈莹,你什么意思?”

    莫名其妙的,肖戈莹面对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话,一脸困惑:“你才什么意思?”

    “听说你要跟我离婚?”

    “对啊。”

    “为什么?”

    “因为我生不出儿子。”

    呵,方明杰无语的冷笑一声:“谁埋怨你生的是女儿了?”

    “埋怨当然谈不上,但是失望却是事实,你父母很失望,你敢否认?”

    “那也不能成为离婚的理由吧?”

    “不然怎样呢?不离婚,然后让你们家从此后继无人?”

    “你考虑的未免太长远了!”

    “这是不能不考虑的问题,时间很快,一恍眼几年就过去了,趁着你还年轻,我也不想耽误你。”

    “哟,还连我都想到了,你真不想耽误我吗?还是不想耽误自己?”

    “这话什么意思?”

    “你还想着余江生吧?”

    肖戈莹顿时气的半死,把已经吃奶睡着的孩子放到婴儿床上,就拖着方明杰到了隔壁的客房。

    关了房门,她一脚踢到他腿上:“你就想找碴吵架是吧?我们是在谈论离婚的事,你扯到他身上干什么?”

    “他也离婚了,难道你不知道?”

    肖戈莹赫然呆住,她还真不知道……

    “所以你敢说你俩不是约定好的?居然这么巧,他刚离婚,你也提离婚,还美其名曰是为了我们方家着想,肖戈莹我告诉你,你想跟他比翼双飞,想都不要想!”

    “我不知道他离婚的事。”

    肖戈莹实话实说。

    “鬼信。”

    “不管你信不信,我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你知道也好,不知道也罢,安心的做你方家少奶奶,别再给我有什么其它心思!”

    方明杰说完就生气的转身离开,他走到门边,身后的肖戈莹突然说:“方明杰,你这么敏感干什么?你可别告诉我,你爱上我了?”

    方明杰脊背一僵,立马转过身哈哈大笑:“我爱上你了,你自从做月子后,都不照镜子吗?”

    “那你为什么这么反对离婚?我们本来就没有感情基础,而且你爸妈也说了,不会再干涉你的感情,所以你完全不用担心和我离婚后,会再娶个麻子胖子之类的奇葩,你还这么反对干什么?嗯 ?”

    “我……我就不想看你们这对奸夫淫妇狼狈为奸,怎么样?”

    肖戈莹对着他离去的背影,气的真想脱了拖鞋抽他两嘴巴子,说她是淫妇是吧,等改天有机会了,她还就给他戴顶大大的绿帽子,看他能把她怎么样!

    李载明拿着一架摄像机,穿梭在韩国的街头,拍了许多行人和风景。

    过几天有一场摄影大赛,主题就是匆忙的行人,所以,他接下来几天,与之打交道的就是一些陌生的路人了。

    第一天拍的照片,洗出来以后,他每一张都仔细翻看,没有什么满意的,于是第二天,他再次来到街头,继续抓拍行人。

    第二天晚上的照片洗出来以后,他将第一天与第二天的放在一起对比,却突然,发现一个异常的现象。

    在他抓拍的陌生人中,居然有一个人是一模一样的,但穿的衣服却明显不同,第一天,他拍到他时,他穿的是黑色上衣,灰色长裤,第二天穿的却是一身宝蓝运动服。

    这个人有一个明显的特征,就是当他的摄像机对准他时,他在刻意回避。

    李载明越看越觉得这个人蹊跷,在两天的时间,一个人出现两次在他的镜头内,这绝非是寻常的现象,李载明当即决定,明天再到同样的地点,看看是不是还有这个人出现,倘若他仍然在,那么,就证明这件事确实不是寻常事了。

    第三天,当李载明再次在自己的摄像头内发现了这个人后,他已经完全可以断定,这个人在跟踪他,至于跟踪他的目的,他却不得而知。

    他自小在韩国长大,从未得罪过任何人,这个人却莫名将他给盯梢了,李载明决定弄清楚原因。

    他故意在当天晚上,一个人出现在一条偏僻的巷子里,当感到危险向自己慢慢靠近时,他突然一个回转身,一脚踢中了对方的胸腔。

    对方可能是没想到他会发现自己,有一瞬间的愣神,待反应过来,一场激烈的搏斗便开始了。

    那个人正是这三天里次次出现在李载明摄像头内的人,他的搏斗功夫很了得,但李载明却也不差,两人几乎是旗鼓相当,打了十几分钟,对方渐渐趋于弱势,毕竟在体格上,李载明占优势,他比对方高出半个头,男人很恼火,雇佣他的人可没说对方也会搏斗术,以为只是一个普通的摄影师,一个人可以搞定,现在看来,想杀了他肯定不可能。

    打斗越来越激烈,男人从怀中掏出一把极为锋利的尖刀,想刺死李载明,李载明奋力去夺刀,最终,刀被他抢了过来。

    李载明和男人都打倒在地,他死死压住对方,用刀逼着对方问:“说,是谁派你来的?为什么要杀我??!”

    男人咬牙不说,李载明怒的一把将刀抵到他脖子的动脉处:“信不信我先杀了你?”

    男人以为他不敢动手,仍然僵持不肯说,并且还在奋力扭转局势,李载明怒了,刀尖刺进了男人的皮肉,血瞬间涌了出来,男人痛的嚎叫一声,这时终于相信,这个怒红了眼睛的男人,可能真的会杀了自己。

    “兄弟,饶命……”

    男人终于松了口,李载明喘着粗气继续吼:“说,到底谁派来的??”

    “明成、明成集团……”

    明成集团,李载明愣住,然而,就在他愣神的空档,对方夺过了他的刀,不但逃走,还在逃走时给了他一刀,幸亏他躲避的及时,对方的刀只擦破了他的手臂。

    李载明捂着鲜血淋漓的手臂,陷入了沉思,想要他命的人居然是明成集团,他身在韩国,当然知道,明成集团的社长是莫擎苍,陆琪的干爹。

    指甲掐进了割破的肉里,疼的地方却在自己的心脏。

    李载明躺在家里想了整整一夜,也想不出莫擎苍为什么要杀他,最后他决定,到明成集团去一趟,去弄清楚莫擎苍杀他的真正原因。

    到了明成集团,他跟门口的保安说自己要见社长莫擎苍,保安告诉他,社长一个月没来公司了。

    李载明通过多方打听,最后得知,莫擎苍病重,最近才做了手术,人还躺在医院。

    这更让他感到疑惑,都已经病入膏肓,为什么还有精力来找人要他的命?李载明去了莫擎苍所在的医院,看到病房门口伫着几名保镖,看来想接近他是不可能,他于是就守在远处,观察病房的一举一动。

    这一观察,竟然让他看到了一个人,一个极不想看到的人。

    当陆琪从病房内出来,进入到李载明视线的瞬间,他清楚的听到了自己心脏崩裂的声音,似乎一切都有了答案。

    夜晚,陆琪从医院出来,准备开车回干爹的别墅,在露天停车场,她正要拿钥匙开车门时,突然不知从哪传来一道阴沉的声音。

    “回韩国了,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

    陆琪的身体僵住不动,木然回头,就看到李载明双手环胸,倚在不远处的一棵大树旁。

    “载、载明。”

    “很意外吧?我会出现在这里。”

    李载明微笑着向她走近,伸手一把揽过她的腰,狠狠在她脸上亲了一口:“你这个婆娘,想死我了。”

    说完,没等陆琪同意,他就将她拦腰抱起,抱到了自己的车里。

    陆琪一语不发,任由李载明将她带到了他的家,这个地方她太熟悉了,几年前,就是在这里,他们度过了一个又一个激情四射的夜晚。

    “你的手怎么了?”

    陆琪沉默了那么久,终于开口,李载明懒散的笑笑:“没事,被一只不长眼的狗咬了。”

    他拉开冰箱:“喝什么?还是绿茶吗?”

    从前,她的习惯。

    陆琪点点头。

    李载明将一瓶绿茶递到她手中,看着她微仰起头喝茶的样子,慢慢的,慢慢的向她靠了过去。

    “什么时候回来的?”

    他抚摸着他柔顺的头发。

    “前几天……”

    “还走吗?”

    “恩……”

    “如果我不去医院找你,是不是你根本不打算见我?”

    “干爹病重,我没有心思想其它的。”

    “是吗?”

    李载明笑的意味深长,陆琪心里七上八下,她放下手中的饮料,主动在他面前宽衣解带起来:“我待会还要回医院,你速度快一点。”

    “这么自觉,呵,看来我们之间除了上床就没有别的事可做了。”

    李载明慵懒的解开自己衬衫的纽扣,露出大片麦色肌肤,他压倒陆琪,胡乱的吻着她的脸,她就像个木偶一样,没有任何反应,李载明不乐意了,挑起她的下巴,“就是外面的鸡都比你有反应,热情一点行吗?”

    陆琪闻言,伸手抱住他的脖子,开始主动热情的亲吻他,亲了一会,李载明平躺到床上,又说:“替我把裤子脱了。”

    陆琪怔怔的看了他几眼,心想,也好,可能是最后一次了,只当是满足了他也给自己留下了一些记忆。

    她半跪在他面前,伸手替他解开皮带,这次没有他的要求,她主动低下了自己的头。

    嗷……

    李载明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

    陆琪过了许久才抬起头,看着李载明半是坏笑半是迷乱的脸,她妖娆的掀开自己的裙子,就跨过腿要坐下去。

    然而,李载明却拒绝了她的热情,一个翻身,将她又重新压在身下,他陶醉的看着这张他爱了多年的脸,用手指顺着边缘轻轻滑动,那样温柔又不可琢磨,就在陆琪质疑他的刹那,李载明开口了:“我一定会弄清楚,你要我死的原因……”

相关小说:豪门私宠:冷少的路边甜妻首席,想明白了再结婚第七任新娘我先爱,你随意无路可逃,首长结婚吧豪门悬爱重生之复仇女王太气人红颜依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