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 > 国民老公强索爱:非你莫属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太阳城集团线上娱乐城澳门巴黎人网站地址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完美世界给你告白,要不要听修仙狂少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夫君个个太销魂圣墟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171 到死都会烂在肚子里

    陆琪失魂落魄的从李载明的家里出来,坐进了车里,仍然对刚才的一幕心有余悸。

    她否认自己有过想要李载明死的心,可不管她怎么否认,李载明都是一副不怒不恼甚至还面带微笑的表情,他说,他不需要她承认,他想要弄明白的事,会用结果来证明。

    这让陆琪十分焦灼不安,那个替干爹办事的人居然还敢说人已经被他杀了,简直是瞒天过海,刚才乍一见到李载明,天知道她心里惊慌成什么样。

    那个该死的杀手,胳膊擦破一点皮也叫把人杀了吗?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现在还引起李载明怀疑了,看来他更是不能留。

    回医院的路上,陆琪脑子里就剩下一个念头,后患无穷。

    陆琪走后没多久,李载明便拿出一只行李包,开始收拾行李,没错,他要离开韩国,事情既然已经挑明了,他首先要保住自己的命,才有机会去弄明白一些事。

    陆琪到了医院,向干爹哭诉,李载明没有死,现在还扬言要揭穿她的一切谎言,自己真的陷入了极度麻烦的境地,莫擎苍当即表态,一定会将此人灭口,不会让他成为她追寻幸福路上的绊脚石。

    有了干爹的保证,陆琪的心才稍稍放下,但随即,又悬了起来。

    “琪儿,你找到的那位干爹要找的孩子,她现在怎么样了?过的可好?多大年纪了?成家了没有……”

    “干爹,这个一言难尽,你现在身体还很虚弱,先不要关心别人,把自己照顾好才是大事,等你病好了,我自会带你去见她。”

    “我现在已经没什么大碍了,要是方便的话,我们明天就可以过去。”

    “那怎么行,万万不可,你才动过手术,现在出院的话那后果不堪设想,干爹,你打消这个念头吧,我绝对不会同意的。”

    “那怎么办?”莫擎苍思虑:“不然你把那个孩子接过来,让她来见我不可以吗?”

    陆琪的脸色沉了下去,就这么想见她?真的想到这种程度吗?怕自己一不小心死了,该说的话没说,该给的财产没给吗?!

    莫擎苍见陆琪表情复杂,失落的叹口气:“看来你很为难,也对,那个孩子怕是恨死我了,哪里会那么容易,叫她来见我她就来,看来还是得等我病好了,亲自过去……”

    “对啊干爹,欲速则不达,这不是能急的事,当务之急,你就是养好自己的身体,没有比这更重要的事了。”

    “那好,眼下也只能这样了,我一定会尽快好起来,然后马上去见她。”

    见干爹这么急不可耐,陆琪想着自己可能要回国了,病变随时可能发生,就算没发生,莫擎苍也是说要见人就要见人,真突然哪一个瞬间,他要见那个莫须有的人,自己到哪里给他找这个人出来见?

    因此,当务她的之急,就是回国去安排一个,能够应付干爹又能保障自己财产顺利继承到手的人。

    陆琪回国,王珂已经先她一步回来。

    “唐总,看来陆小姐此去韩国,并不是单纯的为了父亲病重,我在韩国调查困难重重,想必定是有人从中作梗。”

    “我已经猜到了,莫擎苍在韩国也是举足轻重之人,他不想让别人知道的事,别人肯定就不会很容易知道。”

    “李载明也离开了韩国,本想找到他,从他那里获取一丝线索,但偏偏他这个时候消失的无影无踪,完全查不到他去了什么地方。”

    “走的这么突然又这么隐蔽,你不觉得很蹊跷吗?”

    王珂面对总裁狐疑的眼神,想到一个可能性:“他是不想让人知道自己的行踪。”

    “没错。”

    “莫非他知道我要去调查他?”

    “两个可能性,第一,陆琪去找过他,并且让他离开,所以他才会走的这么突然。第二,有人想要他的命,他为了保证自己的安全,选择悄无声息的快速离开。”

    “这么说来真是极有可能,有句话叫不成功便成仁,假使陆琪真的去找过他,两人意见不合,陆琪为了掩盖真相,那么唯一的办法便是杀人灭口。”

    唐立哲点点头,赞同助理的观点:“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李载明离开韩国肯定是与陆琪有关。”

    “对了,唐总,我之前不是跟你提过莫擎苍一生未娶吗?这次我从韩国弄到了莫擎苍的几根头发,回头我再找几根陆小姐的,想要证明他们是不是亲子关系,一验证便知道。”

    “好。你尽快去办。”

    王珂很快便将这件事办妥,俗话说若想人不知,除非已莫为,再掩盖阻挠的事,只要有心找突破点,也一定能找到。

    拿到鉴定报告,其实是意料之中的事,当王珂将报告递交给唐立哲,他看完结果后,将那张纸在手心里揉成了一团。

    王珂知道总裁心里很愤怒。

    “唐总,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办?”

    唐立哲没有说话,而是将那张揉乱的报告又重新摊平,放到了一个文件夹里夹好。

    “走,陪我去各部门转转。”

    王珂云里雾里,但还是跟随着唐立哲,出了总裁办公室。

    “唐总,不提前通知一下吗?也好让他们做准备。”

    王珂的话引起唐立哲不满:“做什么准备?做给我看的准备?我要看的不是刻意装出来的样子,要看就看真实的实际情况。”

    “好吧。”

    王珂识趣的不再说话。

    果然,唐立哲每到一个部门,都引起一阵骚动,每个人都惊慌失措,唐立哲看到这样的场景十分不悦,直接在部门内就训斥部门主管:“这就是你带领的团队吗?我来了那么慌张干什么?”

    工程经理诺诺回答:“唐、唐总,你来的太突然了……”

    “如果是用心在做事,我来的再突然,也不至于引起骚动,可见你们根本没有用心在做事,我的突然造访,让你们心虚的无以躲藏,这是第一次,下次再让我看到这样的状况,你这个经理就退位让贤吧!”

    到了设计部。

    “这都在干什么?开会还是闲聊,三三两两围在一起就能设计出好的作品吗?难怪销售部那边反应,最近生产出来的东西都不能吸引大众眼球,如果下一期再没有什么推陈出新的作品,那就别怪我将设计部合体职员推陈出新了!”

    从设计部离开,王珂基本上已经可以判断,总裁莫名其妙突然视察部门的原因,原来是在宣泄内心的怒火。

    接下来到的是采购部,他们来时,正好看到赵小曼再给采购部的职员们开会,看到整齐的犹如军队的采购部员工们,唐立哲紧绷的脸才有了一丝笑容。

    他没有进去打扰,而是站在远处观望,双手环胸,一脸绕有兴趣,刚才的烦心事随即抛开,他对王珂说:“这丫头好像有两把子。”

    “可不是,我正想对您汇报呢,据说这个月采购部为公司节约了5%的资源费用。”

    这么大一家集团,5%可绝对不是一笔小数目。

    “这么说我当初没有挑错人了。”

    “如今看来确实如此。”

    “不觉得她很有能力吗?这么短的时间就收服了人心,连开会都是让一帮比她高半个头的老爷们站着,这可不是历任采购部经理们能做到的事。”

    “对,而且谈判了得,我这段时间陆续接到几大供应商的电话,说我们公司对他们报价压得越来越低,低到快没办法合作了。”

    “那还不是在照样合作?”

    “是的,他们估计就是心里不痛快,毕竟前任经理们为了拿回扣,无视公司的损失,要多少价给多少价,现在换了赵小曼,一个丫头片子本来就没放在眼里,却来势汹汹,他们当然是接受不了了。”

    唐立哲弯了弯唇角:“所以我说,采购部是公司一大漏洞,必须要堵,而且要找一个会堵的人来堵,目前来看,赵小曼再合适不过了。”

    她虽然年轻没有阅历,但这也恰恰说明了因为没有阅历才没有老谋深算,那些被**冲昏了头的人,灵魂已经被腐蚀,内心肮脏不堪,选择赵小曼,正因为她有干劲,有一股极度想证明自己能力的决心。

    众所周知,采购部是公司油水最丰厚的职位,因此,在招聘时,公司会特别引以重视,虽然当时唐立哲的选择让大家大跌眼镜,但现在基本上都已经转为钦佩。总裁这个位置并不是谁都可以做的,有与众不同的眼光,才能带领公司走向更长远的未来。

    “好好栽培她,时机差不多时,就将她调往总裁办。”

    “好的。”

    唐立哲最后看一眼仍在开会的采购部门,转身离去,视察结束。

    听说陆琪已经从韩国归来,唐立哲下班后,便直接驱车回了湘园。

    他回去时,一家人正坐在沙发上,谈论着莫擎苍的病情。

    见儿子回来,王冬云马上开口:“立哲,谢天谢地,你岳父手术成功,挽回了性命,你看近期可有时间,去趟韩国探望他一下。”

    “岳父?谁是谁的岳父?”

    唐立哲讽刺的换好拖鞋,向沙发中央走过去。

    唐夫人不悦的训斥:“当然是你岳父,还能是谁岳父,就算你跟陆琪没领证,但你们有了孩子是事实,孩子都有了,叫岳父难道不应该?”

    “有孩子没错,但跟岳父有什么关系?岳父是什么?岳父是女方的父亲,这位莫先生……是你父亲吗?”

    唐立哲突然将视线睨向陆琪,他的一记眼神,令她心惊肉跳。

    慌不择路的回答:“当、当然了,你这好端端说的什么话……”

    唐立哲也不跟她拐弯抹角,直接将一纸鉴定报告摊在众人眼前:“那请问,这又是什么?”

    鉴定报告上的一行字,让唐鹤轩夫妇倒抽口冷气,只见上面赫然写着:莫擎苍与陆琪的父女关系不成立。

    “不成立?不成立是什么意思?”

    王冬云错愕并且不敢置信的质问陆琪:“难道莫擎苍不是你亲生父亲?”

    陆琪早已傻眼了,她万万没想到,唐立哲居然对他和莫擎苍做了一份亲子鉴定,真是百密一疏,考虑的再周全还是会有疏忽的地方,在经历了那一瞬间的慌乱后,她很快镇定了下来。

    “是的,对不起妈,对不起爸,我骗了你们,莫擎苍不是我亲生父亲,他只是我干爹……”

    “你……”

    王冬云气的霎时说不出话。

    “骗你们是我不对,但是我也是无可奈何。”

    陆琪说着,嘤嘤哭了起来。

    “事实上我是一名孤儿,后来好心被干爹收养,这本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没必要对你们隐瞒,但错就错在我爱上了立哲,从他把我当成温雅,温柔以待的那时候开始,我非常在乎他,我看到你们极力排斥卓素素,便以为你们是嫌弃她孤儿的身份,所以,原本打算对你们直言的话,变成了谎话,我想着干爹也是爹,只要我不是孤儿,我就能配得上立哲,配得上唐家。”

    陆琪说的声情并茂,难辨真假,最主要的还是王冬云不想让儿子把她赶走,所以,先前的愤怒立时消失不见,“你这傻孩子,你和那个女人能相提并论吗?我们反对她不仅仅是因为身世的原因,还有各种各样的其它问题,而你呢,你给我们唐家生了一个孙子,这功劳是难以估量的,所以,不管你是孤儿还是有一位和我们有同样财富地位的父亲,都不影响我们接纳你的态度,下次,真的别再骗我们了。”

    “好的,妈,谢谢你理解我,真的谢谢,还有,也很对不起大家,希望爸和立哲也能原谅我。”

    唐鹤轩望了她几眼,重重叹口气,什么也没说,起身走了。

    若问他的态度,说实话,他起初对陆琪印象还颇好,但现在却越来越不满意了,他在陆琪的身上,看到了太多和王冬云一模一样的劣性,他开始担忧,自己的现在,会是儿子的将来……

    待客厅里只剩下唐立哲和陆琪时,唐立哲扑哧一声笑了。

    “你笑什么?”

    “我笑你真会演戏。”

    “我说的都是真的……”

    唐立哲起身,缓步走到她面前,稍稍弯下腰,一字一句告诉她:“不管你是说的真的假的,最终你有多少面具,我都会一层一层全部撕开。”

    素素手里捧着一只小鸟,兴致勃勃的跑向温启的书房,想与他一起分享捡到这只鸟的喜悦,走到他书房门前,不经意间听到里面的谈话内容,她收起了脸上的笑意。

    身子避在书房右侧,仔细聆听里面的谈话。

    温启的手下汇报完情况就从书房出来了,在门口见到素素,他很是意味深长的打量了她一眼。

    素素进到了书房,温启似乎遇到了头痛的事,正在用手指掐着眉心的位置。

    听到脚步声,他抬起头,看到一只鸟在自己眼前,温启笑了:“从哪弄的?”

    “我抓的。”

    素素得意洋洋回答。

    “你还有抓鸟的本事?别骗我了,是从哪里捡到的吧?”

    “我真怀疑你是不是在我身上装了监控。”

    素素将小鸟放到桌上,收起脸上戏谑的表情,换回一本正经:“刚才你们的谈话我都听到了,你在这边的业务都出了问题是吗?”

    “不是什么大问题,一些用心良苦之人的雕虫小技罢了。”

    “是唐立哲所为吗?”

    “除了他还会有谁敢与我温启作对。”

    “他为什么要这样?”

    素素因为生气,脱口而出,其实仔细想想,她该最清楚原因的。

    “还能为什么?唐立哲针对我的原因永远只有一个,那就是你,他可能是知道我要带你离开了,所以现在处处在我的地盘上惹事,给我弄出一堆烂摊子,让我没办法离开。”

    “他可能只是在拖延时间。”

    “他想要证明什么吗?”

    素素望着温启的眼睛,很想对他坦白一切,但终是未能说的出口,唐立哲决定不放弃她,是从那个晚上开始的,而那个晚上发生的事,不管温启知不知道,她都不能说。

    为他一个男人的尊严,到死她都会烂在肚子里。

    素素决定去找唐立哲,她认为自己那天已经把话说的很清楚,他不该再这样堂而皇之的阻碍她离去的脚步。

    素素直接开车来到唐氏集团,在地下停车场乘电梯到顶楼,经过一楼大厅时,电梯门叮一声打开,进来一名二十出头的年轻女孩。

    素素认得她,但什么也没说,女孩按下了七楼,看她按的楼层是顶楼,侧过头打量她一眼,笑着问:“或许,你是来找我们总裁的吗?”

    “恩。”

    “你好,我是采购部经理赵小曼。”

    “你好。”

    素素礼貌的伸出手,却并没有介绍自己是谁。

    赵小曼在七楼下去了,素素则直接上到了总裁办。

    “卓小姐?”

    王珂陡然见到她,很是意外,起身招呼。

    “唐立哲在吗?”

    “总裁在的。”

    “好,那我进去了。”

    没等王珂再说什么,素素已经推开了总裁办公室的门。

相关小说:豪门私宠:冷少的路边甜妻首席,想明白了再结婚第七任新娘我先爱,你随意无路可逃,首长结婚吧豪门悬爱重生之复仇女王太气人红颜依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