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 > 国民老公强索爱:非你莫属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777娱乐有二八杠的取款通道维护怎么回事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完美世界给你告白,要不要听修仙狂少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夫君个个太销魂圣墟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172 不会再让你走第二次

    对于素素的到来,唐立哲丝毫没有感到讶异,仿佛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他放下手正在签核的文件,将一支昂贵的钢笔插上笔头,用眼神示意她:“坐吧。”

    素素面无表情,哦不对,不能说是面无表情,其实她的脸上是有些表情的,只是那种表情没有词语可以形象,像是愤怒,又不像是,总之,就是比较复杂的神情。

    一名女秘书在王珂的交代下,送了两杯热气腾腾的咖啡进来。

    唐立哲走到沙发旁,素素的对面,坐下,端起其中一杯咖啡,轻抿一口:“说吧,找我什么事?”

    “你到底想干什么?”

    “不知道你具体指什么?”

    “你少在这里装蒜,温启在T市的业务都出了问题,是你干的好事吧?”

    “没错。”

    唐立哲欣然承认的态度激怒了素素,她伸手重重的在茶几上拍了一下:“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为什么这样做,你不比任何人清楚?”

    唐立哲的反问,让素素怔愣了一下,但随即化为更压抑的愤怒:“我认为上次我已经把话说的很清楚了,不管你用什么手段,也绝对阻止不了我跟着温启离开的决心!”

    “既然你的决心这么大,那你还跑来干什么?”

    “你欺人太甚!”

    “我欺人太甚,我欺的也是温启,为什么来找我的人不是他,而是你?”

    “事情因我而起,难道我不该来这里吗?”

    “你来这里又能改变什么?”

    “警告你停止流氓的行为!”

    呵,唐立哲无语的笑笑:“素素,什么叫流氓?黑社会才是流氓,我是做正经生意的人。”

    他的言外之意,邪不压正,因为他做的是正经生意,所以温启才会拿他没办法。

    “你要这么执意一意孤行的话,那你就随你自己的心情吧,反正我今天把话撂这里,我会跟着温启走,谁也阻止不了。”

    素素说完,负气离去。

    她走后很长时间,唐立哲都坐在沙发上,不苟言笑,表情深沉,过了许久,才喃喃的自言自语说了一句话:素素,几年前我已经放你离开过一次,这一次,我不会再眼睁睁的,看着你和别的男人离开第二次。

    金帝夜总会门前,一名醉汉手里拿着一瓶酒,浑身邋里邋遢的非要闯进去跳舞,门口的保安劝阻无果后,将他拉到一边,好一顿拳打脚踢。

    汪鹏被打的奄奄一息躺在地上,他的眼皮闭了又睁,睁了又闭,仿佛垂死的状态,一个多月了,他每天就是这样醉生梦死,心爱的阿娇人间蒸发了,母亲也死了,儿子也没了,他到现在都不明白,自己怎么就变得一无所有了。

    一切都太过突然,突然的让他没有办法接受,他只能每天像个行尸走肉,游荡在T市的大街小巷,稍一不如意,就引来别人的一顿暴打。

    要真把他打死了也好,所有的痛苦都会一并消失,最痛苦的是打不死,他除了要忍受身体上的疼痛,还要忍受心理上的羞辱和那无边无际的绝望……

    娇娇,你到底在哪里?只要能找到他的娇娇,那么他所承受的一切耻辱也都不重要了。

    眼皮重重的瞌上,就在那一瞬间,他突然听到一声熟悉的说话声。

    “王老板,你好坏呀,刚才在车里就一直占人家便宜,讨厌死了……”

    娇娇?!

    是他的娇娇的声音,汪鹏浑身一个激灵,忍着身上的巨痛爬起来,竟真的看到了自己朝思暮想的人,陈娇,只是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此刻的阿娇,浓妆艳抹,穿着暴露,像是一个风尘女人,更让他无法忍受的是,她的手抱着一个肥胖男人的胳膊,那个男人肥厚的手则搂在她纤细的腰上,两人举止浪荡,他不由得怒火中烧。

    啊————

    狂吼一声冲过去,一拳砸在了男人的鼻梁上。

    肥胖男人被他打倒在地,陈娇发出一声尖细的惊叫声。

    下一秒,汪鹏就被金帝门口的保安控制。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放开我……!!!”

    汪鹏歇斯底里的怒吼,眼睛看向陈娇,发出兴奋的光:“娇娇,是我,是我,汪鹏呀,你不认识我了吗??”

    肥胖男人已经从地上起来,怒不可遏的上前朝他的腹部给了一拳,“你大爷的,敢打老子,找死!!”

    汪鹏顾不得疼痛,仍然两眼放光的望着陈娇:“阿娇,我找你找的好苦,你去哪了,阿娇……”

    陈娇早已气的脸色铁青,本来以为今晚有一单大生意,却没想到在这里见到这个晦气的男人,她气急败坏的朝他吼了声:“谁是你的阿娇,我不认识你!”

    吼完了,便又去抱肥胖男人的胳膊:“王老板,你受惊了吧,快让娇娇帮你揉揉……”

    王老板吼一声:“哼,光揉揉就完事了?”

    陈娇立时会意,露出一抹汪鹏再熟悉不过的浪笑:“好好,待会阿娇任你摆布,你想怎么泄气就怎么泄气,好不好?”

    “这还差不多,小婊子。”

    汪鹏傻眼了,他认错人了吗?不可能,这确实就是他的阿娇,可是,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眼看着陈娇与胖男人就要进了夜总会,汪鹏发了疯一样挣脱保安的手,从身后抱住了陈娇:“阿娇,你怎么了?你为什么不理我了,你知道我为了你已经离婚了吗?我妈也死了,老婆也带着儿子走了,我现在一无所有了,只有你了,你不能抛弃我啊,你答应过只要我离婚就嫁给我的,我们在一起的那些快乐回忆你都忘了吗?还有我们曾经发过的那些山盟海誓,你也统统都忘记了吗……?!”

    陈娇被他突然抱住,一脸厌恶的大喊:“拖开他,拖开这个疯子!!!”

    保安再度擒住汪鹏,陈娇脸色青白交替,她努力压抑怒火,换了副笑脸对身边已经不耐烦的王老板说:“亲爱的,你先到里面等我,这是我的爱慕者,让我把他打发走了,进去好好的服伺你好不好?”

    “别让老子等太久。”

    王老板骂骂咧咧的走了。

    陈娇脸上的笑意瞬间消失殆尽,她铁青着脸走到汪鹏面前,发出一声毛骨悚然的冷笑:“我倒是真没想到,这辈子还会遇到你这个没用的废物!”

    “你说什么……”

    汪鹏怔怔的望着这个自己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思念的女人。

    “我说你是废物,你耳朵聋了吗?”

    陈娇昂天再次发出几声嘲讽至极的冷笑:“见过白痴,没见过你这样的白痴,你真以为我是图你这个人才跟你好的吗?我呸,你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我是妓女没错,但21世纪的今天,妓女也是挑人的,不是谁都玩的起,想玩我,那至少也得刚才王老板那样的档次,你这种叫花子,连看我一眼都不配!”

    “不可能,不可能……你不是娇娇,娇娇不会对我说这样的话……”

    陈娇为了杜绝后患,决定一次把话说清楚,免得以后他再对自己纠缠不休,“我告诉你,我就是陈娇,与你上床的人也是我,想知道我为什么跟你上床吗?刚才我也说了,你不够档次,但你该感谢你的老婆和她的朋友,要不是她们出了大价钱,你可没有那些快活的日子过,所以现在你该明白了吧,我只是别人雇佣来迷惑你的棋子而已,你要找人算帐的话也是该找那两个女人,而不是找我,懂了吗?呵呵呵,叫花子,废物……”

    望着陈娇扬长而去的身影,汪鹏浑身颤抖,双眼血红,叫花子,废物,这两个词不断的回旋在他的脑海里,突然,他发了疯一样的开始嚎叫,啊啊啊————

    两名保安认定了他是疯子,又是一阵拳打脚踢,直到他昏死过去,他们才将他扔到夜总会后面的一堆垃圾堆旁。

    陆琪接到干爹的电话,说三天后就会回国,对于干爹不顾身体抱恙,坚持回国的理由,陆琪再清楚不过,虽然心里气愤不已,表面上却也没有一丝慌张,因为,她早已经安排好了一切。

    和上一次一样,陆琪早早来到机场接干爹,莫擎苍这次回来不是一个人,而是随行跟了好几个,有贴身保镖还有秘书,以及医护人员,可谓是阵仗不小。

    “琪儿,尽快带我去见那个孩子吧。”

    莫擎苍见到陆琪的第一句话,便是要见情人的孩子。

    陆琪微笑答应:“好的干爹,你先跟我去唐家休息一晚,明早我就安排你们见面。”

    “不用了,我带了这么多人,住在唐家不方便。”

    莫擎苍的秘书又上前:“小姐,我们已经提前安排好酒店。”

    陆琪没有勉强,将干爹送到酒店后,又一起吃了顿晚饭,在吃饭过程中,陆琪看出了莫擎苍病情恶化,难怪那么急着要见人,原来是不知道自己哪一天就从这个世界上离去。

    隔天一早,陆琪赶到酒店,将莫擎苍带到了一家精神病院。

    下了车,莫擎苍大吃一惊:“琪儿,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陆琪装出一副难过的表情:“干爹,你要见的人……她就在这里。”

    莫擎苍如五雷轰顶,险些跌倒,幸亏随身携带的医护人员及时将他架住。

    “我就是怕你心里接受不了,所以一直没敢跟你说实话,干爹,要进去看吗?”

    “走!”

    沉吟了许久,莫擎苍从嘴里艰难的吐出这一个字。

    一行人进到精神病院内,陆琪对前台护士说:“叫你们院长出来一下,我父亲要见一个人。”

    随后,一名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穿着白大褂过来了。

    “您好,您就是莫先生吧?”

    莫擎苍点点点。

    “我是这里的院长,我叫张文贺,前段时间陆小姐已经来过,我这就带你们去见那位小姐。”

    莫擎苍怀着复杂的心情,随着张院长走到一条走廊的最后一间病房。

    “小红,有人来看你了。”

    院长对着屋里喊了一声,莫擎苍随即看到的便是一名二十五六岁的女孩子,一脸胆怯的躲藏着众人,双眼无神,头发凌乱,嘴角还留着口水,明显已经疯了。

    那一刻,他的心刀割一样疼痛,转头问陆琪:“你确实她是我要找的人?”

    陆琪一脸自信,“张院长,你跟我父亲说明一下,你们是怎么收到的这个孩子,把你所了解的这个孩子的信息,一五一十的对我父亲坦白。”

    “好的。”

    张院长望一眼屋内的小红,缓缓道来:“我们收到这个姑娘的时候,她才十五岁,送她来的人声称是她亲戚,于是我们才获知,这个可怜女孩的身世……”

    院长描述的与莫擎苍之前说的几乎没有任何差别,甚至他还说了更多,莫擎苍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过的细节,“她亲戚说,因为是这姑娘向父亲透露了母亲夜不归宿的秘密,才导致他父亲一怒之下痛失杀手,也正是如此,这个姑娘成了整个家族的罪人,没有人愿意收养她,外公外婆更是对她恨之入骨,她成了一个孤儿,每天四处流浪,就是靠捡垃圾筒里的残茶剩饭活到了十几岁,结果……最后还是被一个喝醉了酒的流氓给强暴了,至此,精神彻底失常,从那以后,她就成了我们精神病院长久的病人之一。”

    若说前面还有怀疑,后面院长的话让莫擎苍基本上已经相信,屋里这个小红就是自己情人的女儿,因为是这个孩子导致母亲死亡的事实,连陆琪都不知道,还有外公外婆对孩子的恨,也让他相信了,他曾在情人出事之后,想过收留那个孩子,找到她的外公外婆家,结果却差点没被两位老人用刀活活砍死,两位老人当时眼里迸射出的愤怒到现在他都忘不了,因此他相信了院长的话,那个孩子确实无依无靠,一个流浪的孩子,还是个女孩,她会遇到什么样的磨难,他完全可以想象……

    莫擎苍走到病房内,颤抖的伸手想抚摸情人的遗孀,小红却恐惧的躲开了,院长说:“她自从受了侮辱后,这些年都是如此,对于陌生男人的靠近,非常害怕和排斥。”

    为何会这样,莫擎苍痛心疾首……

    看到干爹已经完全相信并沉浸在了悲痛之中,陆琪与张院长意味深长的对视了一眼。彼此露出转瞬即逝的会心一笑。

    莫擎苍提议要将小红带到韩国治疗,张院长同意了,陆琪也丝毫不担心,她在心里嘲讽,一个精神失常的人,让你去治,等她治好时,你都不知道在哪了,况且,还不一定能治好。

    素素接到肖戈莹的电话,请她吃孩子的满月酒。

    孩子其实早满月了,只是酒席延后了一段时间,素素原本想带着温启一起去参加,但陡然间又想到,唐立哲与肖戈莹方明杰都是好朋友,孩子的满月酒肯定少不了他,温启去了,这两个男人见面,难保不会剑拔弩张,毕竟是别人孩子的满月酒,喜事一桩,可不能再搞的像上次市长的生日宴。

    素素一个人去了,果然不出她所料,唐立哲和刘昊早早就来了。

    “素素,你来啦,快过来坐。”

    肖戈莹见到她,热情的招呼。

    素素压根不想跟唐立哲坐一张桌子,可是肖戈莹像是不知道了俩过去那层关系似的,连拉带拖硬是将她安排在了和唐立哲同一包厢的饭桌上。

    两人中间只隔了两个人,一个是刘昊,另一个便是刘昊的女友。

    素素为了不陷入尴尬,主动开口和刘昊说话:“这位就是女朋友吗?不介绍一下。”

    刘昊笑笑:“都介绍完了,只差没介绍给你,好吧,我来郑重的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女朋友徐洁。”

    转过头又向女友介绍:“这位,就是我时常提起的素素小姐。”

    徐洁马上热情的伸出手:“你好呀,常听刘昊提起你,今天终于见面了。”

    素素笑着回握:“刘昊是个好男人,徐小姐有眼光。”

    几个人寒暄了一会,宴席便正式开始了,方明杰和肖戈莹当然是跟朋友们坐一起了,两人兴致似乎都很高,不停的敬酒罚酒,素素不知道为什么,闻到那个酒味就难受,于是偷偷的把杯里的酒都换成了饮料。

    宴席到一半时,方明杰才发现,素素一直在喝饮料,于是趁着酒劲挖苦她:“哎哟,你这偷梁换柱,到现在喝的都是饮料啊,啥意思啊,不真心为我们方家添了位小公主高兴呀……”

    素素急忙否认:“不是不是,是我感冒嗓子有点不舒服……”

    肖戈莹当然是站在素素这边了,“没关系,你想喝啥喝啥,别听他的!”

    方明杰不依不饶:“那可不行,平时就算了,今天是我闺女的满月酒,怎么着也要来一杯才显得有诚意,是不是啊?”

    素素盛情难却,也看得出方明杰是故意刁难,便微笑着起身:“行,那给我斟一杯吧。”

    方明杰得意洋洋的拿起酒瓶,给她斟了满满一杯。

    素素将杯子举到嘴边,刚抿了一口,胃里一阵翻腾,便丢下酒杯捂着嘴跑了出去。

    一桌子的人,瞬间陷入傻眼状态……

相关小说:豪门私宠:冷少的路边甜妻首席,想明白了再结婚第七任新娘我先爱,你随意无路可逃,首长结婚吧豪门悬爱重生之复仇女王太气人红颜依稀